[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甘肃嘉峪关一法警执法时打死人 法院赔付36万元
(博讯2004年07月27日发表)

     兰州晨报讯(记者 郝冬白 廖明)6年前,嘉峪关市法院的执行庭法官王继禄赴酒泉华利百货有限责任公司执行案件,用手铐将隆泰公司的库房管理员打死。受害者的父亲是老年丧子,其妻子是中年丧夫,其儿子是幼年丧父 ,人生的三大悲剧集于这一家。受害者的妻子还因大脑受刺激患了精神分裂症,完全靠亲属接济过日子。王继禄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为了彻底解决问题,尸体被公安机关管制,存放在医院的冰柜里,“悬尸”4年。2004年7月26日,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该案在最高人民法院和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注下,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嘉峪关市法院为该院法官的职务犯罪付出了代价,赔偿受害人家属有关损失23.26万元 ,支付医院停尸费13.3万元。

       惨案回放 (博讯 boxun.com)

      手铐砸向库房管理员

      6年前,嘉峪关市法院法警王继禄在酒泉地区执行公务的过程中,将一个叫陈全丰的人用手铐打死,酿成震惊全国的“10·12”血案。

      据有关材料记载,陈全丰,事发前是酒泉市隆泰公司的库房管理员 。1998年10月12日,在嘉峪关市法院执行庭 有关人员赴酒泉执行酒泉华利百货集团公司与嘉峪关市百货二级站经济纠纷一案时,陈全丰被嘉峪关法院认定无理阻挠执法人员执法,将其拘留。拘留时,法警王继禄用手铐猛击陈全丰的头部,后戴上手铐抬上警车同其他5人押回嘉峪关,关进法院的3楼小法庭。当时,陈全丰就出现流鼻血、呕吐等不良症状。下午6时许,嘉峪关法院执行庭有关人员发现陈全丰身体异常,当即派人送陈全丰去医院检查,但经医生测量血压、脉搏未发现异常。

      嘉峪关法院有关人员随后将陈全丰带到法院行政楼1楼法警室看管,期间,陈全丰小便失禁,出现昏迷状。当天午夜,陈全丰又被送医院检查,均未发现异常。当晚10时许,嘉峪关法院召开审判委员会,决定对陈全丰等5人分别处以罚款、司法拘留处罚。次日凌晨,法院宣布了此项处罚决定,后将陈全丰 等5人送嘉峪关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执行拘留。拘留所见陈全丰有病态反应,拒绝接收。据有关材料反映,当时,嘉峪关法院有人说陈全丰犯了大烟瘾,陈全丰才被收押。陈被拘留后出现小便失禁、乏力、烦燥等症状,13日早晨处于昏迷状态,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10月16日死亡。

      据嘉峪关市医院诊断,陈全丰因重创颅脑伤;中枢性呼吸循坏功能衰歇,多脏器功能衰歇死亡。据甘肃省公安厅出具的陈全丰死检报告称,陈全丰系头部遭受钝器直接暴力致颅内出血,脑疝形成死亡。 此案惊动了甘肃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指示,要求由省政法委牵头,成立“10.12”事件调查组,赴河西调查此案。

      1998年11月6日,甘肃省检察院、张掖检察分院、张掖市检察院三级检察组织赴酒泉、嘉峪关市,立案侦察。1998年11月18日,王继禄被嘉峪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日,嘉峪关检察院决定对王继禄逮捕。当时,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指定管辖,指令张掖市法院审理此案。1999年1月19日,张掖市检察院以王继禄犯故意伤害罪向张掖市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认为,王继禄在履行公务中不文明执法,滥用戒具,用手铐伤害并致他人死亡,已构成故意伤害罪。1999年3月份,张掖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据有关材料反映,张掖市当时是万人空巷,争睹这一空前审判。但因案情重大,此案经过两次庭审,1年以后才作出一审判决。

      张掖市法院审理查明,当时,嘉峪关市人民法院审判员范毅带领王继禄及该院干警贾建忠、刘近坦等人赴酒泉市华利公司(原华利百货集团有限公司)执行嘉峪关市百货采购供应站与酒泉市华利公司拖欠货款纠纷一案。当天上午,范毅等人到达华利公司后,未见到该公司经理,只找到该公司诉讼代理人许多宽。许多宽以还需要对账、保管员不在等理由不配合执行。贾建忠等人随许多宽到酒泉市商业局找到该局副局长张玉龙,要求执行已查封的财产,张也以不知库房由谁保管为由搪塞,贾建忠等人只好回到执行现场--酒泉市华利公司西关仓库。

      范毅给张玉龙打电话,再一次要求他帮助找一下8号库房保管员,配合法院执行案件,张玉龙仍以不知保管员是谁为由不予协助。期间,范毅两次电话请示嘉峪关市法院执行庭长,说明情况并请示能否强制执行,执行庭领导同意强制执行。

      下午2时许,范毅再次给许多宽做思想工作,让其找8号库房保管员,许仍以找不到为由拒绝。范毅遂让法官刘近坦找来斧头,将存放被查封财产的隆泰公司8号库房门锁砸开强制执行。2时30分许,仓库职工陆续上班,隆泰公司负责人曹茂和8号库房保管员陈全丰来到8号库房门处与范毅等人争吵后离去,陈全丰到值班室拿上门锁将大门锁住。

      下午3时许,范毅等人将执行财产装车后用新锁锁上8号库房大门,将钥匙交许多宽,许拒收。执行车辆行驶至仓库大门处,由于大门被锁无法驶出,范毅便令司机打电话请示嘉峪关市人民法院派员增援,王继禄到仓库大门处等候增援人员,范毅等人四处寻找大门钥匙未果,刘近坦到仓库值班室欲借斧头砸大门门锁,与门卫韩世敬发生争执并被仓库职工围困,分割包围,并遭辱骂、推搡和殴打。贾建忠掏出随身携带的“六四”式手枪两次鸣枪示警,但现场局面未能控制。

      王继禄在大门外听到枪声后返回仓库大院,也遭到围攻。此时,嘉峪关市人民法院增派的法警赶到,人群开始疏散,主要闹事的隆泰公司保管员陈全丰欲跑时,被范毅抓住往大门外警车上推送,王继禄右手持手铐欲给陈全丰戴手铐,却遭陈全丰的反抗。王继禄用手铐的一端在陈全丰颅顶部猛击一下,致陈全丰当即仰面倒地。随后,王继禄给陈全丰戴上了手铐,范毅等抓住陈全丰的双腿,致陈头部着地向南拖拉数米后被抬上警车,其他法警先后将隆泰公司负责人曹茂等4人押上警车,贾建忠将大门门锁砸开,被困车辆驶出大门。

      张掖市法院认为,王继禄身为司法警察,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不能正确使用警械,当暴力抗法行为已经结束时,为制止陈全丰对拘留的反抗,用手铐在其头部猛击一下,致使陈全丰被伤害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其主观上具有伤害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伤害行为,并造成伤害致死的结果,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伤害罪。2000年12月29日,张掖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王继禄犯故意犯罪害,判处有期徒刑5年。后来,王继禄上诉,受害人家属申诉。2002年后半年,张掖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终审判决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

      悬尸4年,最终讨回公道

      陈全丰的死了,留下了妻子李娟和幼小的儿子。李娟原来是酒泉市百货公司的职工,陈全丰被嘉峪关法院的法官打死以后,由于过度的悲伤,29岁的她,竟然患上了情悲性精神分裂症。从此,她便不能从事任何工作,待在家中养病。可是,陈全丰死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断了,她和儿子只好靠亲属的接济艰难度日。陈全丰的父亲已七十多岁的高龄,请一保姆照料他的生活。

      陈全丰的尸体从1998年4月16日放入嘉峪关市人民医院停尸房长达4年时间,产生费用达13.3万元。

      在王继禄的刑事判决生效后,陈全丰的亲属提起国家赔偿。

      在最高人民法院和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注下,日前,嘉峪关市法院赔偿陈全丰亲属有关损失23.26万元,并全部承担停尸费。

      2004年7月26日,记者采访了陈全丰的遗孀李娟,她对记者说:问题解决了,“悬尸”的丈夫终于入土,但我丈夫的生命没有了,我从此成了寡妇!

      记者 郝冬白 廖明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07/2004072712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