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卫子游:中央要避免成为番禺恶势力的肉票
(博讯2005年09月27日发表)



发信站: 燕南社区 (http://bbs.yannan.cn)
    
     发生在番禺区的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至少有四个十分明显的疑点: (博讯 boxun.com)

    一,太石村村民从开始到现在,所要求的,不过只是罢免村委员会成员和审查村里的帐目,全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除此而外,再无其它诉求。政治层面,没有任何颠覆企图,既没有要求颠覆中央或县、镇任何一级政府,也没有与执政党过不去的任何表示。行为层面,既没有打砸抢,也没有冲击国家机关,连阻碍交通秩序都谈不上,一个远离政治中心的小村庄里发生的一起和平请愿,与稳定有何干系?退一步说,即使整个太石乱成一锅粥了,中国会乱吗?那些村民委员会为村民信得过的地方,那些不存在村官贪污的地方,会因此跟风上吗?肯定不会的。没有冤情,哪来的申冤?既有冤情,制造冤情者才是应予铲除的,哪有被冤枉的反而成为中央联手地方打击的对象?还有一点就是,太石村的事,如果番禺区民政局和鱼窝头镇镇政府开始处理得法,根本不可能扩大成为一起严重影响国家形象国际性的大事。村民们并没有有意炒作自己,如果在萌芽状态处理好了,有关的专家学者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个太石村。然而,就是这样一起地域性的小事,一起地方政府中有人应当承担政治和法律责任的涉嫌严重失职渎职与贪污腐败的事情,一起跟维护社会稳定八辈子不相干的事件,番禺区地方当局却硬是要跟维护社会稳定扯到一块,好象只要是有了维护社会稳定这块金字招牌,就能变被动为主动,就能在中央政府那里交差得赏,就能使贪污失职等罪行免受惩罚。这不能不说令人疑窦丛生。
    二、唐荆陵、郭艳律师调查取证遭围攻,郭律师被打伤,与律师同去考查真相的艾晓明教授等学者的车子被砸,这与文革中的打砸抢有什么两样?与电视中的那些黑道对付冤家对头有什么两样?唐、郭二人是郭飞熊的律师,赴太石村调查取证,是完全合法的工作。律师在法律范围内的调查取证权是为法律所保护的。番禺区政府只要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级政权机关,就应该从维护法律权威的角度出发,对两位律师的工作给予应有的配合。死刑犯尚有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何况这个案子中的当事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番禺地方政府没有任何道理对律师的调查工作不给予保障。但现在,番禺政府不仅不保障,反而阻拦他们赴实地调查取证,这说明必定有不能够被律师看到的事情,有怕被他们知道的东西,非如此,没有任何道理采取这种黑社会手段。
    三,成千的警察用武力与村民争夺的,不过是几本村民委员会的帐册。村民们守护这些帐册的目的,不是要将它们占有,不是要毁坏,也没有自作主张越权违法去怎么弄,他们只不过是想等待公正的审计.这些帐册和村财会室即便被村民们所占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急不可待的事情。为什么非得大动干戈去抢?抢去后却又不将审计的过程和程序公开透明?除非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需要包庇的东西,否则,完全可以温和地先平息村民的情绪,等情绪平静下来后,好整以暇地审计。
    四,曾经有媒体请番禺区区长出来说明情况,主动提供给区政府澄清事实的机会,见下面的邀请函:
    


燕南法治论衡版主太阳城致广东番禺区政府骆蔚峰区长的邀请函
    
    骆蔚峰区长:
    您好!
    我是燕南法治论衡版主持人太阳城。兹因为贵区太石村新近发生的事件专程与您联系。
    这个案子,现在已经是捂不住了,海内外都时刻关注着发展动态。应该说,自从本案被关注以来,网络上,特别是燕南网法治论衡上,出现了很多非常不利于贵区政府的言论。迄今为止,这些言论都是从村民或旁观者的角度叙事,却没有听到贵区政府对此案的观点与看法,这于贵区和您本人都相当不利,也有失公平。作为一个同时代人,我无法想象贵区政府会毫无道理就对辖区农民采取各种强制措施。我相信,在你们种种处置的背后,应该有你们的权衡和考量。
    为了还真相于天下,为了给予贵区政府一个挽回形象和影响的机会,燕南法治论衡真诚邀请您在您认为合适的时机内作客本版,与网友互动,回答各种质疑,破解各种误解。
    本版网址:http://www.yannan.cn/forum/forumdisplay.php?fid=55
    如果您将这个机会给予燕南法治论衡,我们将不胜荣幸!
    静候佳音!
    祝中秋佳节愉快!
    太阳城
    
    但是,就是这样善意的对待,番禺区政府却没有给予正面回应。人们不可能不知道,番禺区政府一手造成的太石事件,已经给中国、中国政府、执政党、地方政府脸上抹了黑,而挽回影响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出来澄清事实。只要讲清了事实,比如村民们有什么违法的举动,使得区政府不得不以大批警力才能维护秩序,讲清了,国际国内自然会给予理解与支持。但现在他们不讲,是不愿讲,还是怕讲?人们肯定更多的倾向于认为是后者。这也就失去了给中国、中国政府、执政党、地方政府挽回影响的机会。
    综合上述四大疑点,笔者认为,太石村事件,应当是由地方黑恶势力一手操纵,借助维护稳定这块招牌以实现并已接近达到保护其见不得人的利益的目的。他们深知,只有以维护稳定为幌子,才能得到省、中央的理解和支持,从而使得自身的非法行为和非法利益免受追究。从这个角度看,网络上那些将太石村事件泛政治化的讨论,实在是帮了番禺地方的大忙。这种将太石村的小事与中国民主人为的联系在一起的思路,客观上很容易加剧中央政府的神经紧张,从而促使中央决策者们堕入番禺阴谋制造者一手设计的套中。这是一起构思极其缜密的阴谋,是一起将中央政府拖下水跟自己绑到一架战车上的阴谋。如果中央政府中没有一个明白人,一味偏听偏信,其结果只不过是糊里糊涂地成为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成了地方黑恶势力的帮凶和肉票。堂堂中央政府,不能维护正义,锄除邪恶,反而与邪恶同流合污,实在是耻辱!
    我就不相信,过去那些传说中的皇帝尚且微服私访惩恶扬善,保护小民,现在中央政府的兖兖诸公,居然弱智到沦为地方豪强手中玩物的程度.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9/2005092711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