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1)(图)
(博讯2010年08月03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参与2010年8月2日讯)7月24日至26日的三天内,因“7.19链子门”事件被拘留的8位毒疫苗受害家长先后被释放,7月23日卫生部信访接待处的张明曾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逐个与他们谈话,毒疫苗受害家长在卫生部门前请愿一个月最后得到的是一张内容为回当地解决问题的信访回复单。今天记者采访了其中四位家长和之前被绑架回去的河南家长卢卫卫。
    
     山西大同的高二清7月26日上午九点才离开西城区看守所,原因是当地政府工作人员7月25没赶来“接”他。7月27日、28日,高二清接连两天去找天镇县卫生局局长询问如何解决孩子因注射疫苗致病的问题,却连局长的人都见不到。高二清的孩子以前做过疫苗异常反应鉴定,结果为偶合病例,令高二清深感怀疑的是,他曾亲眼看到县卫生局付给卫生部派出的专家厚厚一叠钱,为什么普通的鉴定需要这么多的鉴定费?7月19日那天,高二清受伤较重,他说四、五个警察一起打他,他的眼睛被打肿了,头上也是包,当时被打昏在地。
    
     山西洪洞的易文龙7月23日被当地政府接回,关押至7月25日上午八点释放。易文龙说他的孩子以前在山西省疾控中心做过鉴定,因为临汾市卫生局说自己的技术力量达不到,省疾控中心得出的结论是偶合病例。这次被截访回来,洪洞县卫生局局长、信访局局长、公安局纪检书记找易文龙谈过话,让他提条件。易文龙表示,疫苗造假问题不是经济赔偿能够解决的。
    
     河南内黄的刘凤琴7月25日被当地副乡长从北京接回家后,至今当地政府无一人过问疫苗的事情,她准备这两天去找政府领导问问到底怎么解决。7月23日卫生部的张明处长告诉她中央已经知道家长们拴铁链的事情了,上级非常重视,信访回复单上写明通过鉴定重新判断,可一周过去了,没人通知她向谁提供鉴定用的材料,而且此前县防疫站一直拒绝提供疫苗的批号。
    
     北京门头沟的李玉芬7月25日被释放,当天门头沟区卫生局、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和她谈过,让她有什么诉求提出来,7月28日,李玉芬以书面形式把诉求递交上去,至今还没有收到回复。
    
     最早被当地政府截访的河南商丘家长卢卫卫今天告诉记者,女儿卢佳润的病情稳定一些了,他和妻子希望带孩子去北京接受更好的治疗,尚不知是否能成行。卢卫卫7月15日被绑架回当地,先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之后在医院被24小时监视。在卢佳润病重期间,只有一名村干部以个人名义拿出了5000元钱,有海外好心人为其捐款,当地政府又警告卢卫卫不准接受“来路不明”的外汇。目前,卢卫卫为女儿治病的钱主要是向亲戚借的。
    
     卢卫卫 身份证号码:411402198605202018 电话:15303705010
    
     QQ:575666950 电邮:[email protected]
    
     捐款帐号: 姜娜娜 建设银行 6227 0024 7028 0013 117
    
     姜娜娜电话:13700839893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附:王克勤记者的相关报道(来源于王克勤博客)
    
    被拘疫苗家长期满释放
    
    地方政府看守所门口接人 2位家长情况不知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1)
    
     2010年7月25日,5天的拘留期限已满,8位被拘留的疫苗受害家长有6位相继被地方政府接回;目前还有被打骨折的辽宁杨玉奎、山西的高二清情况不明。
    
    
    
    地方政府人员进京接人
    
     7月25日上午9时,我的学生冯军来到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在接待处询问得知,要上午10时才开始释放被拘家长。
    
     冯军在现场看到,看守所门口共聚集了27人,都是各个地方政府派来“接回”疫苗家长的。他们分别来自王奎年老家山东济南,孙红丽老家山东淄博,李玉芬老家北京门头沟,刘凤琴老家河南洛阳。
    
     冯军还注意到,一共来了五辆车,车牌号分别是:鲁A· 38V28,鲁C· HD062,豫E·KD108,鲁·C15776,京E·17172。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1)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1)


    
     一中年女性告诉冯军,她是山东济南章丘市普集镇卫生院的工作人员,他们一行7人,由镇政府、镇派出所、镇卫生院三个单位组成,他们是来接回王奎年的。
    
     她说,是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直接通知当地政府来接人的。
    
     “家属不能接走吗?”
    
     “应该不能吧?上访的人员都要地方来接的。”该中年女性回答。
    
     冯军在看守所门口遇见了唯一前来接人的家属——北京门头沟李玉芬的丈夫潘昌楼。
    
     他告诉冯军,北京门头沟此次来了6人,带头的是警号为045611的民警。
    
     “是看守所还是门头沟地方通知你来接人的?”
    
     “没人通知我,是我自己打听的。”
    
     “门头沟也来人接,你也来接,究竟谁接你妻子?”
    
     “他们吧,我可能接不走。”
    
     冯军观察到,045611民警也简单地询问了潘昌楼“是谁通知来接人的”,之后北京门头沟人员和潘昌楼之间再无任何的交流。
    
    
    
    现场:4位家长被释放并被接走
    
     上午10时,从看守所门口出来一位警号为023727的警察,招呼各地方派一两人进去办相关手续。
    
     10时15分,王奎年在地方政府人员的陪同下,最先走出看守所大门,直接上车离去。
    
     10时17分,李玉芬在045611民警的陪同下走出了看守所大门;两分钟后,潘昌楼夫妇及门头沟6人员一起乘坐京E·17172车辆离去。
    
     10时18分,刘凤琴和孙红丽相继走出看守所大门,和地方政府来的人员一起乘车离去。
    
     冯军注意到,4位被释放的家长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份国家卫生部下发的红头文件。
    
     10时30分,再也没有地方政府人员来接人,我的学生冯军离开西城区看守所。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1)


    
    还有两位家长情况不知
    
     7月25日下午15时,李玉芬告诉冯军,中午12时30分她安全到家。
    
     她讲述,从看守所出来后,她被送到门头沟永定站派出所。在派出所呆了一个半小时,民警对她录口供做笔录。并且叮嘱她,“不要再去闹了”,地方会尽最大的努力解决问题;并要求她一两天内上交孩子接种疫苗生病的相关材料。
    
     早先被接走的山西家长易文龙告诉我们,7月23日中午12时30分,他被山西洪洞县地方人员从西城区看守所接走。24日凌晨4时到达洪洞,被关押在洪洞县拘留所。
    
     在洪洞县拘留所,易文龙被要求“今后不许非法上访”,“有什么要求可以写出来”。
    
     “骗人的,每次都这样说,他们是在拖延时间。”易文龙气愤地说。
    
     7月25日上午8时,易文龙被释放。易文龙告诉我们,他在老家,“已经自由了。”
    
     另外,山西临汾的王伟峰也告诉我们,自己于7月23日下午15时在西城区看守所被接回去。接他的地方政府人员一行5人,公安系统3人,卫生系统2人。
    
     7月24日凌晨4时,王伟峰被直接送到家里。
    
     地方政府同样要求王伟峰,这段时间不要去北京,“如果去的话要汇报”。并且要王伟峰将孩子的鉴定材料交上去。
    
     “可是鉴定材料早就递上去了,都一两个月了。”王伟峰无奈地说。
    
     截止发表此文时,已有6位家长被释放,他们分别是23日被地方接走的山西易文龙和王伟峰,25日被释放的山东王奎年、北京李玉芬、山东孙红丽和河南李凤琴。
    
     但是,被打骨折的辽宁杨玉奎和山西大同高二清,至今情况不明。我们没有得到他们提前被接走的消息,冯军25日在看守所门口也没看到他们被释放,上述二人的手机直到25日晚24时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焦点:警察有没有打人?
    
     7月19日被抓当天,4名家长被送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诊断检查。其中杨玉奎的诊断证明书记载:左膝、左小指软组织挫伤,左小指末节指骨骨折,胸骨骨折。
    
     任姬凤的检查报告单记载:胸部未见活动性病变。如症状不减,请进一步检查。
    
     另据李玉芬、王伟峰、易文龙等讲述,高二清也“伤势不轻”,在被拘留期间头痛、昏睡、眼角淤肿。
    
     王伟峰回忆,从展览路派出所转移到西城区看守所时杨玉奎腰间缠着绷带。可是,23日中午,杨玉奎在看守所里就医后,绷带被拆除。因为“检查结论是没有骨折”。
    
     可见,此次“疫苗家长被打骨折案”中,最大的焦点就是7月19日在卫生部门口警察是否出手打人。
    
     据家长们后来回忆,在展览路派出所和西城区看守所,他们被审讯的最主要问题也是“是否看见警察打人?”
    
     “我看见一警官打了易文龙妻子一巴掌,而且还掐她脖子。”
    
     “但是派出所说掐脖子不算打人,是属于强制执行公务。”李玉芬对我学生说。
    
     “说实话,因为场面混乱,我当时没太注意,但是并不代表警察没打人。杨玉奎、高二清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王伟峰说。
    
     “看见警察打人。杨玉奎的伤是警察用脚踢的、踹的,或是用膝盖顶的。”易文龙说。
    
     王伟峰还告诉我学生,7月22日下午15时左右,卫生部的张鸣(音)处长在西城区看守所,和王伟峰、高二清、王奎年、李玉芬、孙红丽、刘凤琴等6位家长举行了一次座谈。
    
     张处长询问了各位家长的受伤情况,并表示“遗憾”,说“卫生部很重视疫苗案子”,已经采用了家长们的部分建议。
    
     座谈会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四十分钟,张处长还给每位家长发了一份卫生部红头文件。冯军发现,25日上午被释放的4位家长手里都有这份红头文件。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0303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