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田平利陷害的悲惨遭遇
(博讯2005年10月08日发表)

    
    ——致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等领导人的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
    中央军委郭伯雄副主席:
    中央军委曹刚川副主席:
    中央军委徐才厚副主席:
    
     你们好!
    
    今天,我以一个转业军人的身份,向各位领导谈谈我的情况,看看一个曾为共和国服务几十年的老军人在自谋生路的艰辛历程中遭遇不幸变故后,又是如何受到西安官场地方黑恶势力的蔑视、欺骗、压制和勒索的。
    
    1985年我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二院转业到中国储运公司西安分公司,后来该分公司宣布破产,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也没有得到一分钱的退休金。为了谋生,从1994年起,我在西安东新街开始经营餐饮生意“常记广东打边炉”。由于精心敬业,我的企业成为西安地区,特别是夜市行业中有声誉、有规模的模范企业。在我正常营业的7年间,解决社会就业300人次以上,其中有复转军人及军人子弟上百人次,累计缴纳税金300多万元,连续多年获得献爱心先进个人、纳税先进个人等多方面的荣誉,在西安地区转业军人就业状况普遍不好的情况下,我个人的经验成为复转军人中成功转型的一个突出典型。
    
    2001年6月19日,我放在店面房保险柜里的191万现金被盗。报案后,我店所在辖区的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很快锁定我多年雇用的副经理张成东和张的朋友梅陆军有重大犯罪嫌疑。经过现场堪查、指纹鉴定、审讯等例行侦查,认定张、梅二人为犯罪嫌疑人。为慎重起见,公安局邀请了我国著名心理测试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伯欣教授对张、梅二人进行了测试,认定二人就是作案人,并排除了其他任何人作案的可能性。我国著名刑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研室主任洪道德教授对全案的发生过程和各种证据分析论证后也指出,此案应该告破,即应对张、梅二人实施逮捕,因为判定二人犯罪的证据也是成立的。主办此案的新城分局刑警大队负责人当时也向我宣布案子已经告破。但奇怪的是,到了犯罪嫌疑人被刑拘后的第三天(2001年7月15日),新城分局刑警大队负责人竟然建议我与犯罪嫌疑人形成借贷关系。此建议及犯罪嫌疑人亲属要求私了的建议被我拒绝后,特别是犯罪嫌疑人梅陆军的姐夫田平利(田平利当时任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2003年提升为陕西省高院副院长)强力介入后,情况急转直下。张成东迅即以“证据不足”为由于2001年9月14日被取保候审,不久被释放,梅陆军也享受了和张成东同样的“待遇”。我本人提供的许多有价值的线索,新城分局都不追索调查,甚至有办案人员还将我提供的情况告知犯罪嫌疑人。
    
    更为恶劣的是,在当时的办案过程中,我被要求提供监视居住费、心理测试费共计人民币达六万五千元。在我要求继续侦查、提请对犯罪嫌疑人实施逮捕毫无结果的情况下,我又被西安市莲湖分局一刑警借办案诈骗了人民币29.5万元。此人后来虽被法办,但判决返还的钱至今一分也没有兑现。为阻挡我继续催案,犯罪嫌疑人和部分办案人员曾到处给我造谣,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挫伤我的斗志。此案的基本过程以及专家的分析意见曾在中央台“法治在线”栏目(除陕西地区以外的全国各省电视台)播放(后附影视、文字资料,同时本人还保存有大量的录音资料)。
    此案被办成这个样子,本人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企业停止了经营,所有员工被迫失业。尽管受到西安官场黑恶势力的打击,但自从案子发生后,社会各界许多人不断给我慰问和支持,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军人同志的支持和关心。甚至曾有30多位复转战友准备集体到中央军委请愿、反映情况,要求中央军委采取措施,积极保护复转军人的权益,要求中央军委责成地方解决好这个典型的涉及复转军人的案子。
    
    各位主席,通过这个案子,使我本人及西安地区许多军人切身地感受到转业后正直为人、本分做事的艰难和屈辱。几年来,除了得到复转同行的慰问支持外,我没有得到过自己曾经奋斗、为之骄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任何一级机关和组织的关心帮助,这是叫我感到寒心和悲伤的。作为一个老军人,遭此事变后,我感到,党不应该只领导军队,还应该爱护军人,保护军人,特别是保护那些已经转业或退伍的军人,不要让社会上的人嘲笑我们“当兵时是钢铁长城,转业退伍后成了人人可踩捏的软泥巴”。如果军人年老体衰无人管,受伤死亡无人问,遭遇陷害无法伸冤,想想看,除了那些入党为了升官、参军为了谋私之徒外,以后谁还愿意去当兵保卫祖国?又能有多少人到关键处还能靠得住呢?
    我从16岁起当兵,在部队干了20几年,一直被教育要热爱军队、维护军队荣誉。我热爱了几十年、维护了几十年的人民军队在我陷入地方官场黑恶势力的祸害后,却一直没有伸出温暖的手关怀和爱护我这个过去的军人,此情此景,怎不叫人寒心?如果再这样下去,军队还能剩多少荣誉值得军人们去维护呢?
    
    各位主席,遭此变故,感慨颇多!痛苦之情,难以尽言。我今天鼓起勇气,致信给各位领导,就是希望你们能在百忙中关心我的案子,更希望在你们的重视和干预下,我的案子能早日得到公正解决,让我以及许多同样陷入失落、无助和痛苦中的老战士们重新燃起对军队的荣誉感,重新树起对国家的希望!
    
    此致
    
    敬礼
    
    来自西安的解放军老战士 田宝兰
    
    电话:13892873938
    
    2005年10月
    
    此信抄送以下领导:
    
    陕西省委各位领导
    陕西省政府各位领导
    西安市委各位领导
    西安市政府各位领导
    西安市新城区委、区政府各位领导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0/2005100801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