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博讯2012年11月24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郭大军的母亲赵梅福来北京看望儿子,却被兰州警方遣送回老家,家里接到她被劳教一年的处罚通知书,只因她有20多年上访的“前科”。郭大军通过发微博的方式希望母亲能尽快回家,称“只要妈妈平安回来就好,我养着她在北京好好过日子。”

  三个月前,湖南永州访民唐慧被劳教案曾一度引发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并重新激起了各界人士对劳教制度的口诛笔伐。一大批律师、法律学者、民间组织纷纷以上书或者撰写评论等方式共同声讨劳教制度,希望中共当局能顺应民意将其废止;但是,几个月过去了,此举并未得到当局的良好回应,劳教制度依然大行其道,不断有守法公民身受其害。渴望社会公平正义的人们禁不住要大声质问:如此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毋庸置疑,最近这些年的被劳教者当中,访民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事实上,如今的劳动教养,教育是假,让你劳动和限制你的自由才是真正目的。访民原本是对这个制度和当权者尚抱有一丝期望的民众,然而,如果你是长期上访,尤其是经常进京上访的访民,那么,不管你是否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使上访权,在地方官员看来都是罪大恶极的,因为对其在上级官员心目中的形象会产生负面影响,甚至会影响其晋升。

  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亲自接见访民的情况看,中共高层对于访民这一群体已经有了很大的重视,但是,一方面高层希望地方当局能积极解决访民的问题,另一方面,地方当局却不想解决访民的问题,因为解决了问题就意味着既得利益的丢失。所以,每一年的“两会”以及时隔五年一次的党代会期间,各地访民都如过江之鲫,纷纷涌向京城鸣冤叫屈。

  甘肃兰州访民赵梅福曾经上访20余年,今次她进京原本的确是为了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是,探望在北京理工大学读研的儿子时,儿子劝阻了她,她于是决定在京期间不进行任何上访活动。非常不凑巧的是,她选择11月5日进京的这个时间正是“十八大”召开的头三天,显然,这个时间属于极为敏感的时间段内。赵梅福作为一位老访民,应该是早就进入了当地政府和警方黑名单的人,她在此时此刻进京,必然会牵动地方当局的心。

  比较幸运的是,赵梅福没有在进京的途中被拦截,而是在北京探望完儿子之后被地方的截访人员控制,并送入了劳教所。儿子郭大军在11月8日还跟母亲联系过,但在12日就联系不上了,这使得他心急如焚,经过向家人打听得知,母亲已经被当地警方劳动教养一年,并拒绝亲属探望。

  面对母亲遭遇劳教,做儿子的郭大军在万般无奈之后,只得通过微博向广大网民求援。他于11月20日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相关信息。该微博迅速引起了网民的关注,在很短的时间内,该微博就被转发了上千次。次日,关注到该微博的《北京青年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郭大军此前并未接触微博,只知道微博有时候具有很大的能量。这次他的微博被网民和媒体关注,显然跟内容有关,当我们看到五十多岁的母亲千里迢迢背着油饼、核桃给儿子吃,却在几天之后被劳教的消息时,只要不是铁石心肠,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对这位母亲的遭遇表示同情,内心因此而酸楚。此事最终能成为新闻事件,让人感到欣慰。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郭大军出示了一张赵梅福被劳动教养的通知书。该通知书从简短的公文式叙述中记录了一个农村妇女漫漫的上访路。这张通知书是兰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签发的,上面写着:赵梅福,又名赵梅富。女,汉族,1958年4月11日出生,初中文化,农民。违法经历:该赵于2007年6月、2008年1月、2008年7月因扰乱公共秩序先后被行政处罚3次。赵梅福三次违规上访,经告诫和行政处罚后仍不悔改,又于2010年4月21日再次违规上访……兰州劳动教养委员会做出对其劳动教养1年的处罚,期限自2010年5月7日起至2011年5月6日止。签发日期是2010年5月14日。

  在官方看来,赵梅福是一位违法者,是一位刁民,但从上述通知书中,我们却不难看到一个坚强不屈的身影,虽然她是羸弱的妇女,但是,却有着倔强的灵魂,这种灵魂足以让很多比她社会地位高的人汗颜。赵梅福因为长期上访,身心均受到伤害,最终导致她身体状况不如人意。因为身体有病,在上述受惩罚履历当中,最后一次劳教并未彻底执行,赵梅福只在劳教所呆了一个星期左右。

  不过,释放她并不意味着解除了劳教,当地警方以其身体有病为由,只是做出了暂缓劳教的决定。是否继续执行,取决于赵梅福是否还会坚持上访,如果不坚持当然没事,只要继续坚持,就只能是坐穿牢底。据悉,那一次劳教中途获释,是因为儿子郭大军找当地媒体报道,警方迫于舆论压力才放人的。不过,郭大军表示,母亲从劳教所放出来后,家人没有收到任何暂缓劳教的通知书,警方也没有明确告知母亲是因为得了什么病而不适合劳教。

  这一回,赵梅福再次被送往劳教所,家人收到的仍是原来的那张劳教通知书,只不过落款的部分加了一行手写字:赵梅福于2012年11月12日投送甘肃省女子戒毒劳教所,期限为2012年11月12日至2013年11月11日。就算此前劳教赵梅福的法律依据真的充足,那么在没有医院提供的康复证明的情况下,当地警方也不应该将其重新收监。郭大军认为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把母亲从劳教所救出来,并愿意承担一且后果。从郭大军几度为母亲疾呼可以看出这位学子的智慧与勇气,当然,他最值得我们称道的还是他的孝道,倘若每一位访民和维权人士都能在危难之时得到子女支持,其力量一定更大。

  郭大军表示,他会申请行政复议或者诉讼,尽力将母亲救出,以后再也不上访了,让父母永远离开那个噩梦般的土地,在北京给他们安稳的生活。让他们的伤口慢慢地结痂,然后褪色。可见,在郭大军看来,即使是最温和的维权方式,也不可能为自己家讨回公道,因此,只能是选择放弃。这是一种绝望的表现,它更能被看作是对这个社会当权者的血泪控诉。不过,只要中国还是专制社会,一直没有法治,平民百姓要想永远故安稳日子是不可能的。可见,郭大军对这个社会还缺乏彻底的清醒认识。

  薄熙来垮台之后,重庆的多起以言治罪案件浮出水面,其中就有不少人是被劳教的。最近沸沸扬扬的任建宇案当中,任建宇因为网上发帖转帖关注公共事件,结果被劳动教养两年。现在,任建宇被劳教的决定虽然被撤销了,但是他的申诉却被法院认定为超过起诉期限,给予驳回。任建宇的案子能翻过来大概是他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因为他无法预见到薄熙来会垮台。而赵梅福则不同,不太可能有这种幸运,倘若当地官方还有一丝法律意识,有一丝人性的话,就应该立即无条件释放赵梅福,让她跟家人团聚,并在今后不再执法犯法。
(Modified on 2012/11/2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2422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