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朱凤翎:莫绍文的绝食第九天 社会的重病比绝食伤害更深
(博讯2014年10月11日发表)

     朱凤翎:莫绍文的绝食第九天 社会的重病比绝食伤害更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香港人看着他人的犠牲变得越来越麻木。绝食者,经李思嫣一役,更加被扣上反智的印象,再得不到广泛的关注与同情。今天雨伞运动,广场上除了慷慨激昂的学运领袖,也有一位安静的绝食者;莫绍文至十月十日,已绝食了九天。谈到绝食,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一无所有者的最后要胁,相反,莫绍文却是一位资本优厚的中产人士。他的绝食行动目的亦不在要胁,而是想借身体的犠牲带给香港人一些更深的话,请放下成见,且听他慢慢说。
    
    社会的重病比绝食伤害更深
    
    莫绍文,典型香港中产,同时是一位长期病患者,患有高血压、心绞痛及糖尿病。糖尿病本身与饮食相关,进行绝食是加倍危险。笔者认真的地问莫绍文,以他的身体状况这样绝食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他却气定神闲地说:「所有绝食都有生命危险架啦。」人人都说健康无价,健康的身体对于莫绍文却有不同的理解,他认为就算拥有一个健全的身体,如果没有良好的社会制度,天天都要面对食品问题、环境污染、社会剥削、工作压力,活在一个的有种种慢性病的社会,也不会得到真正健康。每一个人的的身体天​​天也被这个病态社会腐食,对比之下,绝食的伤害算不上什么。
    
    绝食是想「找数」
    
    莫绍文说,绝食,是想「找数」。这条数,是广大香港的中产阶层应该给当代年青人找的。莫绍文是前政府测量师,也发过高薪厚职的中产梦。上一代的香港人,都是经济动物,以为赚到多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到头来,他发现赚到多少钱都无法弥补他们让社会白白流走的公义,他们只是在帮助霸权阶级越来越壮大,社会越来越畸形。他说上一代人没有尽力去争取社会公义与民主制度,也自满于时势带来的成功机会,没有为社会思考进步,现在的年轻人活在社会困局中,已经失去了创造幸福的空间,这条数,是他这一代人要还的。
    
    一场运动需要的是觉醒
    
    莫绍文对雨伞运动的未来仍是乐观的,他认为香港的于世界位置不可轻看,对于受中国金融欺凌的世界各国,香港问题将会是割席的借口,这将不止是中港关系,而是外交危机,中国让步的可能实在性不低。可是,莫绍文认为一场社会运动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民众的觉醒。对于雨伞运动的片地开花,他觉得,真正需要占领的,不是街道,而是人的心。没有觉醒,就算最后政府答应了我们的诉求,那都只是「示威霸权」而已。要占领民众的心,莫绍文的方法是犠牲自己。他希望社会注意的不是被堵住了的路,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个为了香港未来而犠牲着自己的人,有人训街,有人执垃圾,有人洗厕所,有人绝食。他相信只有犠牲,才能让那些以利益为先的人觉醒。生而为人,实在有其他事情,足以叫人用生命的诚意去唤取。他认为强硬地放路障为社会大众对运动的理解只会有反效果,路被堵着,同时也堵着人的心。他相信犠牲自己可以打动更多装睡的人,今天已是绝食第九天,超过他的预期,莫绍文估计带病的自己四天便会晕倒入院,可是他说,即使他进了急症室,回来后他也会继续绝食,直至政府给这里的示威人士一个满意的回应。
    
    给年轻人的话
    
    莫绍文记起韩寒的一句:「小孩看是非,成人看利弊。」成年人眼下是中有弊非中有利,最接近真理的往往是一群孩子,所以他很支持年轻人今天所做的事。他想对年轻人说:「在光明来临前一定要拥抱一起,才可以抵挡狂风」就好像极地的企鹅一样,紧紧地互送能量,终于都可以挨过寒冬。谈到他觉得今天的年轻人的行动是否明智,他送给我们一个寓言故事。有两只船在大海中漂流,一只船选择的人慢慢消耗食物坐在原位希望碰到救援,一只船的人选择把食物吃掉拼命游向未知有无的彼岸。到底那只船的人会幸存,没有人知道。但他说,如果你是用尽了力去求生,就算最终死去,至少必不会后悔。
    
    对中产阶层的寄语
    
    从中产梦醒过来的莫绍文,有很深的话想送给中产朋友们。他说:「不要以为自己的生活很安稳,其实你所掌握的一切都像沙堡垒一样,在霸权社会,你所拥有的东西随时一无所有,因为你要记住,说到底,这个社会只有劳动阶层和支配阶层。」他说了一个悲凉的比喻,所谓「中产」,有时很像跑步圈内的仓鼠,以为自己走得多快多远,却不知道到自己被困在主人的笼中。
    
    完成此文是十月十一日凌晨,明早便是莫绍文绝食的第十天。不知道明天还能否在广场上找到他的身影。除了记下他的寄语,忧心又痛心的笔者不知道可以如何给他支持,最后想​​送莫绍文先生一句:保重。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1109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