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孟泳新: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
(博讯2019年10月10日发表)

    孟泳新: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


    
    一,引言
    
    我本已一古稀之人,去国已超三十三载,现隐居于德国阿尔贝斯山下,忽闻远隔我万里之外的祖国香港风潮起伏,不能不引起我思虑万千,遂写下此随想录。若有些人欲想把我列入黑手之列,本人实在感到万分荣幸,无功不受禄,我万万不敢当受也。我对香港一不识一人,二我从未到过那里,不识香港一街一巷,只是在电视上见过香港而已,三我从未有与香港一文一字的往来。
    
    二,共产党的决策过程是从战争沙地推演到多次思维上博弈推演
    
    我素年来有个习惯,就是爱看战争题材的连续剧,深知中共军头们每当发动一场大战之前都要与参谋们一起进行战争沙地推演。同样,中共领导们在处理全国性的政治事件时也是采用了博弈推演方式来事先规划出各种解决策略,并在其各种解决策略下设埋各种各样的陷阱、处心积虑、精心谋划、妙使请君入瓮。不过今天已经不再是战争沙地推演,早就变成了思维上博弈推演了。就三十年前发生的六四天安门事件而言,至今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们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甚至于所有的所谓研究者象严家祺等都没有看出这一点,仍然凭着“自己的感觉”(柴玲当时的话)走。
    
    可以说,中共中央从数个月前就着手研究如何处理香港抗争事件,现在突然出台了《禁蒙面法》,这起码的一条是进行了多次的思维上各种博弈推演的结果。致于谁要问我,哪是中共设埋的陷阱,我只能回答,我浑然不知。这只有人们自己去判断了。香港的年轻人们,只有你们经过自己认真的思考与判断后,确认了这几个是设埋的陷阱后,就千方百计躲开之,这样才能取得成功。
    
    三,为什么说香港开展的是反恶法运动?
    
    首先我是从一个研究当代中国历史学者的眼光说出的这一判断。
    
    香港各界民众经过了数月的“反送中”示威抗议,取得了部分性的胜利,迫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有人称之为“反送中运动”。但林郑月娥于周五(10月5日)下午宣布自本周六(10月5日)凌晨起《禁止蒙面规例》生效。接着香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抗争运动。现有人称之为“反禁蒙面法运动”。
    
    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时间长达数月香港民众抗争运动必然会载入史册的。那么会以什么样的名称载入史册呢?如果仅仅是一个事件,也就是说,仅仅只是“反送中”抗争的话,那也好办,就直接称之为“反送中运动”即可。但现在又开始了“反禁蒙面法运动”,那总不能称之为“反送中与反禁蒙面法运动”吧!从而就从这两个,还有可能,有三个或者四个的运动接连产生,从这许多个运动中找出这些运动的共同的、本质的要素或特性来定名。而恶法则是送中法与禁蒙面法,或者也许还有别的什么法的共同的、本质的要素或特性。因此,用反恶法运动比较合适。
    
    其次,我是从一个多年研究法哲学发展史的中国学者的眼光说出这一判断的。
    
    为什么说送中法与禁蒙面法的本质的要素或特性是恶法呢?
    
    拉德布鲁赫[德]著作的《五分钟法哲学》中说 “法意图趋向正义。正义不过是指:不管是谁,一视同仁。
    
    如果谋杀政治对手的行为被推崇,谋杀异类的行为被愿求,以相同的行为对待自己志同道合之人,而处以最残忍、最羞辱的刑罚时,这既不是正义,也不是法。
    
    一旦法律有意拒绝去趋向正义,譬如根据任性承认和否认人权,那么这样的法律就缺乏有效性,人民对此就不承担服从的义务,法律职业人也就必须鼓起勇气,否定这些法律具有法的本性。 ”
    
    这就说明,存在有二种不同的法律,一种是恶法,一种是良法,一种是有意拒绝去趋向正义,一种是意图趋向正义。正义不过是指:不管是谁,一视同仁。送中法与禁蒙面法的本质的要素或特性就是有意拒绝去趋向正义,因此,它们是恶法。
    
    其三就是,我是从一个多年研究中国思想发展史的学者的眼光说出这一判断的。
    
    我早已说过,中国人所讲的马克思主义的软肋则是法律,欲想认清当代的一切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律,在于法哲学和在于法哲学史。(《张君劢VS胡适》 北京之春,2014年11月5日)
    
    这里举一例,中共搞宪法列举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一个长串的名字,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人不懂得如何进行概念的浓縮这一问题。这是一。我写的《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2006)主要立论都引自于法兰克福大学查卡教授所著的《形式逻辑和科学哲学,经济科学导论》一书。这本书就专门有一章讲的就是如何进行概念的浓縮问题。那么多理论之间出现了意义上区别与歧义时,宪法该取何种理论为依据呢?这是二。
    
    再举一例,大陆普遍流行的什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理论,三个代表理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都是谬论。除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我只是没有时间书写成文,我已经计划写《毛泽东的实事求是,罪在何处》。对其他的各种理论的批判都已经呈现于网上。共产党有自信的话还怕公开辩论吗?!
    
    最后,不管香港反恶法运动结果如何,无论它成功或失败,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我没有参与其中,只是从上面三个视角出发得出的。香港反恶法运动既是长达数个月香港民众抗争的各种不同运动的共同本质,也将是未来中国人研究长达数个月香港民众抗争运动所得出的历史总结。
    
    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
    
    作者:留德学者博士、独立学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10/2019101001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