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图)
(博讯2008年08月01日发表)

    
    现役军人应浩南于2003年12月入伍,分配在武警8642部队341团迫击炮连服役。由于长期超体力负荷的军事训练,导致心脏主动脉瓣膜严重受损。因此,于2005年4月中旬在训练过程中出现胸闷、呼吸困难、胸前区不适等症状,昏倒在训练场上。就诊于团卫生队,检查中发现心脏杂音,诊断为心脏病。4月20日去武警总医院检查诊断为“心脏主动脉瓣膜严重受损”。并于2005年5月10日上午8时,由主刀医师王奇、助手王立新、手术护士侯坤对应浩南进行了全麻下主动脉瓣人工机械置换术,手术顺利,术后恢复良好,但病情并未稳定。341团为了甩掉包袱,将病情未稳的应浩南带药出院。并勾结薛炎医师于2005年12月19日出具伪造的“患者目前病情稳定,已临床痊愈,可办理复员手续的出院小结”。并于2006年3月27日,强迫凝血四项严重不稳定的应浩南签订退伍协议,对病情中的现役军人应浩南进行残酷的政治迫害和痛苦的精神摧残,现将事实控告如下:
    (一)、病情中凝血四项不稳定,带药出院。术后病情及注意事项已向患者本人及家属详尽交代。出院医嘱:1、嘱其注意休息,避免劳累、受凉等因素,预防感染;2、出院带药,遵医嘱服用;3、定期复查凝血四项,逐渐增加活动量;4、不适随诊。
    (二)、出院后,凝血四项复查严重不稳(详见武警总医院、金华中医院、兰溪三医院复查结果复印件),而武警8642部队341团,买通薛炎医生出具伪造的出院小结(有出院小结复印件为证)。
    (三)、明知病情未稳,由于当地人民医院定时间2006年3月17日复查,一周复查一次,8642部队为推托责任,于3月23日强迫应浩南签订协议退伍。协议无单位公章,只有吴青、胡亚午的个人签字。又买通律师签名。而且指示与应浩南同年入伍的战士刘思英毒打应浩南,强迫其签名(详情见协议书复印件)。兵役法明文规定:依法服兵役和按规定退伍,从来没有协议退伍的先例。另军人劳动社会保障法97条规定,退伍义务兵慢性病病员如何接收安置:对一些确认濒临死亡的疑难病患者,部队不再作退伍处理。
    (四)、应浩南是经过严格的体检和复查后入伍的,有先天性心脏病者根本不能参军入伍,而且祖宗三代也没有患主动脉瓣膜病的历史,我儿的病是在部队发现的,即便是先天性主动脉瓣关闭不全也是在超负荷训练的诱因下发病的,理应由部队负责治疗痊愈。
    (五)、更为鄙夷的是以伤亡军人一次性抚恤优待条例处理,“大活人当作死人看待”,现役军人应浩南患有心脏损伤、主动脉大量返流、二尖瓣、肺动脉少量返流,且病情未稳定,完全符合军人劳动社会保险政策第59条、第11条的规定,评定为一等伤残军人。但武警错误地按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作伤亡保险暂行规定第五章第二十三条军人伤亡性质认定,对现役军人应浩当作死人一次性抚恤迫害和精神摧残。。。。。。(详见关于处理应浩南问题协议第一条)。
    (六)、我对武警8642部队341团迫害应浩南母亲不服而上访,不但未得到解决,相反在遭到该连队指导员窦金选的毒打和侮辱后,又买通当地驻京办将我非法拘禁和关押,将我打成终生残疾(详见打伤照片和医院病历复印件)。
    综上理由与事实:武警8642部队341团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了残酷迫害现役军人应浩南及家属的事实,同时又给应浩南全家带来了痛苦的精神摧残和严重的经济损失。为此,特向上级控告,请求依法查处!
    
    
     控告人:应浩南的母亲 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8/08/2008080100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