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访民:请习总关注一下陕西省“三多”现象
(博讯2013年01月28日发表)

    原题:请习近平总书记重点关注一下陕西省“三多”现象
    
    来源:参与 作者:赵先生
    访民:请习总关注一下陕西省“三多”现象


    
    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您好!
    
    全国信访局长电视电话会议于2013年1月10日在北京召开。人民日报官方微博透露,会议要求今年推进以市县两级为重点的领导干部接访下访工作,加强督导,坚决纠正一切“拦卡堵截”正常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坦率地讲,截访问题在一些地方长期存在且触目惊心,截访伴生的“黑监狱”、非法拘禁问题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作为您的老乡,笔者认为,这个会议的召开应当也算是习总书记您上台以来的一项惠民工程的英明决策吧,如果真能从上到下顺利实行,也算是民之大幸了,然而您的故乡陕西省各级地方政府又是如何贯彻此次会议精神的呢?下面我就举例向您说明陕西民间真实现状。
    据我小区知情者听被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害的全家一死二残的王英强老人讲,他曾于2012年12月下旬悄悄进京上访,于2012年12月21日被北京警察送到陕西省咸阳市驻京办,咸阳驻京办领导史建武找来政法大学毕业的内行详细翻阅了王英强家案件的相关材料证据,承认陕西省公安厅确实是在严重违法办案。史建武领导听后表示同情,说他解决不了省公安厅违法办案一事,安排老王先在驻京办住下。随后老王又向史建武如实反映了一下有关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片警殷建库及咸阳市渭城区渭城镇街道办书记姚希昌合伙勾结、指使社区保卫科长吴国荣等人多次公开殴打王英强老人及家人、上门打砸,事后不准就医不准出门上访,事后到渭城区公安分局信访部门及警务督察队多次报警,至今没有任何答复和处理一事,请求史建武领导帮助依法督办,史建武领导只回答说,让王英强老人拿自己的医保去看病和治伤,依法处理只字不提。
    2012年12月22日,打手小头领吴国荣就带着两名得力干将出现在了咸阳市驻京办,据吴国荣事后和人讲,是咸阳驻京办电话通知他们来截访的。老王说,他看到吴国荣等人后,主动告诉史建武说,为保护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以吴国荣为首等人长年非法限制他的人身自由、非法给他带过手铐、多次上门打砸、多次公开暴力殴打老人及家人并事后不准就医、非法长年配合政府在群众中制造谣言没处理说处理过了等等恶行,请求史建武领导给买车票让他自已回家,避免吴国荣等打手再次途中施暴。史建武听后坚决不同意,说道:“如果你不跟他们一起回家我也打你。”老王听后绝望的说道:“如果咸阳市政府承认自己不是共产党而是土匪一窝的话,那老汉的人权也就无从谈起了,你们想打就打吧,打死在北京也就不用回去了。”史建武听后马上换了语气:“只要你乖乖跟他们一起回去,我让他们给你买卧铺票,保证路上不打你。到时我再给姚希昌打个电话,让他年底考虑给你点困难救助。”最终老王还是被吴国荣等人强行截访回来,途中并未享受到卧铺待遇,依然是坐的硬坐且一天一夜只给了一盒方便面。王英强老人还受到吴国荣的私下威胁:“路上放老实点,敢逃跑就把你打死扔沟里去。”到了咸阳火车站,吴国荣等人破天荒的叫了出租车,到了小区大门口,吴国荣逼老王付出租车费,说是火电四公司和渭城街办去北京截访给咸阳市驻京办出了好几千元的血,出租车费应当老王出。
    有好事者曾在和吴国荣一起打牌时听到吴国荣当众向人多次炫耀:“他王英强算个屁,他不是整天在告我和殷建库打他、整他吗,我们是奉省公安厅的命令这么做的,不是我们的个人行为,就算我们把他打死他也翻不了案。有省公安厅给我们撑腰我们怕什么呀,谁让他整天告公安厅违法办案呢,现在殷建库因为镇压老王卖力,表现出色,已经被提拔成咱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了。他老王告的越欢殷建库就升的越高,他到市公安局和渭城公安分局跑了那么多趟,到现在连张书面立案手续也没拿到手,和我们作对就是和党作对,没他好果子吃。不信他走着瞧!”
    另据咸阳市渭城区渭城镇街道办知情者透露,渭城街道办官员为了非法稳控王英强阻止其上访,每年仅给吴国荣个人固定奖金就达两万元,表现出色还有额外奖励。据说渭城区公安分局、咸阳市公安局及陕西省公安厅等各涉案单位每年给吴国荣等人下拨的维稳经费也不是小数目。用吴国荣的话讲,王英强告的越欢,他挣的钱就越多,王英强就是他的摇钱树。
    王英强家一案本不是一个什么复杂的案子,陕西省公安厅公开充当地方黑保护伞已经很可耻了,面对访民的上访,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地方黑恶政府不是去想办法依法纠正违法办案,解决访民反映的问题,而是长年指使以咸阳市公安局为首,以吴国荣等黑恶打手做帮凶,长年对王英强一家实行暴力维稳,企图想非法把访民解决掉,从而包住违法办案的复杂黑幕。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明确规定: 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可是以吴国荣为首的黑打手们及涉案犯罪份子们却长年躲在陕西省公安厅这个黑保护伞下逍遥法外,陕西省访民为什么就享受不到这条法律的保护?难道陕西省公安厅归台湾领导?
    多年来,陕西省公安厅为包庇前陕西省公安厅长王锐给犯罪单位火电三公司当黑包护伞的违法黑幕,雇佣了大量的黑恶势力对王英强一家进行24小时非法监控、暴力打砸、殴打及限制人身自由,花去的维稳经费已不是小数目。从某种角度讲,陕西省为了保护王锐这个大贪官及包庇陕西省公安厅的违法办案,仅在王英强一家身上花费的精力已远超过保卫祖国领土钓鱼岛的力度,假如陕西省各级政府能把镇压和迫害访民的财力、物力、人力用在关心钓鱼岛问题上,我想,也定能为习总书记您分忧不少。
    习近平您总是强调,在今后的反腐工作中要把监督执行八项规定作为经常性工作,制定监督检查办法和纪律处分规定,强化日常监督,做到出实招、动真格、见实效。坚持有案必查、有腐必惩,严肃查办违纪违法案件,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可是陕西省公安厅却总是明里暗里的和您唱对台戏,有群众说陕西省啥都缺,就是不缺贪官,遍地都是祸国殃民的黄世仁、李刚和黑社会份子,有人给陕西省公安厅官员们画了像:白天都是焦裕禄,晚上都是雷政富;远看都是孔繁森,近看全是王宝森;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台上宣讲八荣,台下实践八耻;党性挂在嘴上,女性放在心上;白天瞎JB忙,晚上JB瞎忙。
    陕西省公安厅的违法办案和非法暴力维稳都是对公民基本权利的“抢劫”,每一次对访民的迫害都是对宪法和法律尊严的公然践踏!容忍甚至纵容非法维稳行为,就是对人民的犯罪,是对宪法和法治精神的漠视。是对习总书记您的侮辱,还望习总书记您多多关注一下您的家乡陕西省各级官员们的严重腐败问题,打老虎、拍苍蝇,造福家乡百姓。
    
    附件:案件原始经过
     周末在家闲来无事休息,一个家住电建小区的朋友突然来访,寒暄过后坐下闲聊一阵,无意中听他讲了一件事,很是令人震惊和气愤,现将大致内容整理公布如下:
    
    我是陕西省咸阳市西北电建四公司小区的一名普通住户,和我同住一个小区的有一位名叫王英强的70多岁的残疾老汉。老汉有个叫王小刚的儿子,是西北电建三公司的正式职工。大约是2007年年初吧,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王小刚突然被父亲从所在工作岗位带回到家中休息,看起来精神状态严重异常,常常听到他整天整夜在家大喊大叫哭喊叫骂,还有他家人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样子,常常看到他父母出出进进往各级政府及企业之间忙碌奔波的身影,凭直觉他家应当是出了什么大事,恰巧我儿子的一个同学和王小刚在同一个项目部工程上上班(西北电建三公司蒲城项目部),出于好奇心我特意让我儿子找他同学打听了一下情况,才知道因工作原因王小刚被无怨无仇没有任何背景的同事程文才故意放单位狼狗咬伤并惊吓出精神病,奇怪的是事发后单位好几辆车都闲着,所有在事发现场的干部竟无一人带头救人开车送王小刚去医院打疫苗做检查及处理相关问题,还命令让王小刚赶紧回宿舍去不准乱跑,否则就下岗,狗咬伤不及时打狂犬疫苗和破伤风是要死人的,一些其他在场的职工见状不知领导干部唱的是哪一出,竟干出这样不合常理的事,因为害怕打击报复被下岗也都只好违心的散去不敢去救人。事发后不久王英强突然来到了蒲城项目部,可能是听说儿子出事了特地来了解情况的吧,当他得知事情真相后,很生气,多次找项目部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领导们不是态度恶劣以下岗相威胁就是赖死狗不愿给人家处理问题,针对这些反常现象多数工人都不能够理解,王小刚是一个老实本分性格内向工作勤奋也没有什么违法乱纪记录的好同志,曾和他共过事的同事们对他印象也都很不错,却为什么会招来如此大祸?私下里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针对如果是个意外,为什么事发现场无人救人,事后领导们又不愿处理这个问题大家都想不通。也许是有人向领导打小报告了吧,后来很多在事发现场和参预过私下议论的职工都不同程度受到了领导们的私下警告:“不准再关心参与王小刚狗咬一事,否则和他下场一样!”事隔不久更残酷的事情发生了,几名干部居然暗中指使几个当地农民在一天中午开饭时间在职工食堂将王小刚父子打倒在地,然后扬长而去,又是没人拉没人管。当时也没见他们父子和什么人发生矛盾啊,也许是嫌他们要求处理狗咬问题太烦或者其它黑暗内幕进行打击报复吧。迫于压力没人敢去帮他们。无奈之下王小刚被父亲带回了家中。
    我们小区的很多居民都很同情王小刚一家的遭遇,但是也很担心他们家能否抗住一个国有大型电力企业领导的黑暗腐败,众所周知,电力行业被人统称为“电老虎”,又有地方政府保驾护航,可以说是牛气冲天了。我们电建四公司前几任总经理分别公开贪污工人血汗钱十几个亿,然后拿着钱到政府去买官,包二奶等,现任总经理也是腰包鼓鼓,手底下还养了一群黑打手,谁敢和他作对,轻则挨打教训重则暗中杀害伪造事故,更可恨的是,这些企业腐败官员们暗中还和一些包工头联系,大量低价雇佣民工干豆腐渣工程从中渔利然后把大批工人下岗在家,很多工人现在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只得辛苦的外出打零工谋生。很多国有资产也被他们暗箱操作贱卖了,然后假账一做自认为天衣无缝,可工人阶级不是傻子呀,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就连小区居民物业费也是巧立名目乱收费,听说西北电建三公司也存在很多相同的黑幕,那里的很多工人也是苦不堪言。
    起初每次王英强从西北电建三公司讨说法回来或是从某个政府部门上访回来,都会有很多好心人或是好事者围上前去打听事情的进展情况,大家都认为企业再黑暗但至少还不是公开的黑社会,总该象征性的给老王家处理些问题,维护一点党的面子。没想到时隔不久,老王家的事情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开始恶化起来,西北电建三公司领导见老王家不为邪恶所屈服,顽强的讨要公道和正义怕事情黑幕暴露,便暗中收买了我们西北电建四公司几位领导,公然派一批在职小干部和职工对王英强一家进行24小时监控、听墙根、洗脑、威胁、强行跟踪、非法带手铐截访、私设公堂进行污辱打骂等恶劣手段妄图让他放弃上访。一些小干部甚至常常上门骚扰和威胁他的家人,变向打听上访动态,尤其是一个叫吴国荣的单位保卫科副科长最为恶劣和嚣张,此人是单位某领导手下出了名的黑打手之一,外号“吴二球”,心狠手辣做事胆大,很多工人都受过他的迫害。吴国荣还暗中交待小区大门口值班室工作人员,只要看到王英强出大门就立即做好时间记录和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上访无门加之又屡遭多重迫害,王英强的老伴王老太精神彻底崩溃了,于2007年下半年突发脑溢血卧床不起,导致本来就清贫的王家一下子更是雪上加霜。
    后来听说王英强几经艰辛上访至国家公安部,国家公安部看完材料后认定案情性质太恶劣,多次特批到陕西省公安厅要求查清事实真相依法严惩凶手,大家都替王家感到高兴,认为他们家终于可以重见阳光了。没想到案件转到省公安厅后如石沉大海,不但没有任何进展,老王家受到的迫害却反而在不断升级加重。常常看到王英强艰难的出门去上访不是被截访回来就是被公安局的警车和吴国荣押回来,常常看到西北电建四公司单位领导高建设、董小成、肖建华等人在光天化日下指使吴国荣等黑打手将王老汉打倒在地威胁不准他再出门上访告西北电建三公司的状,同时一些小区关心他的居民也暗中受到吴国荣等人的恐吓:“再敢参与打听议论王英强家的案情,让你立即从地球上消失!”为了自保,没有人再敢和他家任何人接触交流。大约是2010年元旦那天,王老太因为家中长期受迫害不能自由去医院治病含恨而死,没过几个小时西北电建三公司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立即派来几名干部24小时强行住在老王家对他家人的一言一行进行控制还企图抢走尸体,性质十分恶劣。
    大约从2011年3月10号左右开始,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常常看到辖区派出所警官们三五成群的出入王英强家,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2011年3月25日中午大约快两点的时候,吴国荣和我辖区片警殷建库一起来到王英强家,说是省公安厅派人来了解情况,让他全家去谈话做记录,地点在我们小区物业办公室。有人看到专案组大约来了有六七个人,穿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吴国荣和这些专案组人员有说有笑一副套近乎的奴才相。大约下午六点左右才分批离去。希望老王家能从此真相大白得到公正处理吧。
    事后有人和吴国荣一起打麻将,向他打听专案组来查案的具体情况,吴国荣很得意的说:“别看王英强告了这么多年状,连老伴都白搭上了,现在都是官官相护没人会给他做主,他除了会缠访胡闹搅得政府和企业不得清静以外他也没什么大的本事,其实他们全家就是一窝蠢猪!今天省公安厅专案组打着调查当年案情真实情况的旗号来找他全家谈话做笔录,他们家还以为有出头之日了,乐得屁颠屁颠的,其实人家专案组就不是冲着给他家主持正义而来的,太阳怎么可能从西边出来呢,西北电建三公司靠的就是省公安厅长王锐这棵大树当保护伞,陕西省内他老王能找到公道吗?他手里虽然有很多证据材料能说明案件性质真相,可没人理他呀。听说前几天他在外边摆地摊要饭不知怎么搞的居然还把案件材料上到了一个叫观察网的外国网上,直接把王锐厅长包庇西北电建三公司违法办案的事实给挑出来了,为此王厅长好象受到了中央哪个部门的严厉批评,闹得全陕西省沸沸扬扬的很没面子,他非常生气,省公安厅信访夏主任为这事还差点丢了帽子。今天专案组来我一直在跟前看着呢,人家明着说是调查案子,实际是误导他的思想整理他疯儿子及他全家口供好找借口做材料收拾他的。他疯儿子可真傻,案子的重点地方人家压根就没问他也不知道说,所写的口供也和他口述的内容有出入,让他签字按手印他居然就签了。他女儿也是个十足的法盲,人家让她干啥她就干啥,她的口供也有出入,有的地方她虽然看出来并提出了疑问,可人家专案组说不要紧没关系不用更正,居然也哄着她把字给签了。老王当年虽然在事发现场能说清一些真相,但人家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他几句,压根就没整理他的笔录,西北电建三公司那边早就按省厅的意思把相关的假材料假证明等东西都整理好送到省公安厅了,老王手里那些真材料真证据没人认就算彻底报废了,到时时机一成熟判他个证据不足无理取闹,他想哭都哭不出来,以后再敢去省公安厅缠访讨公道他就等着劳改吧。”
    一个小小的强权政治包庇案怎么会闹的全陕西省沸沸扬扬呢?我不禁有些好奇,正巧我爱人的哥哥在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公安分局供职,我决定去找哥哥打听一下。来到哥哥家小坐,喝点小酒,提及此事,哥哥立马很紧张的样子问我:“这事你也敢插手?你还想不想在陕西省混了?”我诧异:“才多大个事啊,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随便问问吗?”哥哥叹口气:“那个王英强老汉为他儿子的事整天去省公安厅上访,我们分局有时也出车去接访,我几个哥们在省公安厅工作,我也听他们说过此案,大家都知道这事不用调查就是个明显的刑案,暗中大家也都知道有厅长王锐当保护伞硬撑着,信访相关人员也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欺负人家,说是小小的治安纠纷,时效已过,无法追究,我们分局和咸阳市公安局对于这事也是人尽皆知,也有人看过那王老汉的相关材料,人家手里的东西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可没人给他主持公道有啥用啊,现如今哪个当大官的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哪个当大官的不是家财万贯金山几座的,苦的就是我们这些基层人员和老百姓。凭良心说,那王老汉家也确实很可怜,政府真想要形象就应当给人家秉公处理,一了百了,再这么玩花招包庇下去肯定落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党的江山迟早要亡到这些腐败分子手里!”
    听完朋友和哥哥的叙述,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李刚翻版吗?真是特权主义导致制度性腐败,腐败导致了政府政策向强势利益集团倾斜,而对民众大肆侵权;并且导致冤狱遍地。政治经济的制度性腐败又“传染”成社会性腐败,如:政策不公,城市暴力拆迁,强圈农民土地,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野蛮城管,强收摊派、恶官悍吏和贪官污吏遍地,司法腐败,黑白同流,犯罪猖獗,镇压维权,暴力截访等等。同时,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社保则滞后和缺位,医疗腐败、医保薄弱。住房、医疗、教育费用奇高,被民众称为“新三座大山”。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民怨沸腾。中国“颜色革命”即将到来,关键的问题在于民主力量的崛起。因为涣散的民间力量,遇到暴君,必然是悲剧。在这种“两强相遇勇者胜”式的正面较量中,民主力量只有自己成熟强大起来了,才不至于象千千万万个王小刚式的受害者那样再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工人阶级们勇敢的站起来吧,和那些伤害你们的强权政治勇敢的做斗争,争取自由和民主,重新夺回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力,重新找回平等幸福的生活吧。呼吁外媒朋友们能象多国部队支援利比亚平民那样,多多帮助这个不幸的王小刚之家呐喊和斗争,将黑暗腐败公布于众,我相信,经过多方支援和努力,我们的工人阶级一定会迅速觉醒的。也祝愿王小刚家能早日争取到公平和正义。
    王英强电话:029------3371106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1/201301280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