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暴力下违宪的南京第三巡回法庭法官倒行逆施祸国殃民
(博讯2019年11月07日发表)

    首发
    
     2019年10月14日为了6年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官司,68岁受害人张焕文第四次到南京中央第三巡回法庭申诉。在登记窗口法官说:张焕文的刑事案件最高法院已经再次立案。并给了查询电话号码。
    
    受害人张焕文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向南京第三巡回法庭提出附带民事赔偿申请。
    
    2019年9月25日由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再审民事赔偿裁定书,我向南京第三巡回法庭展示诉求,第三巡回法庭5号窗说;到上海市第一检察院抗诉后再来找我们。我听从了法官要求走的程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 依据宪法第十三条规定我出示了老婆杨莉琴在1999年国家动迁时分给杨莉琴房屋份额让前夫给转移,并拿出1999年国家动迁的原始住房调配单证据,第四次向南京最高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申诉。并且把上海市杨浦区法院(2017)沪0110民初2507号民事判决书;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2017)沪02民终5539号民事判决书以及上海市高级法院(2018)沪民申1101号民事裁定书给南京巡回法庭5号窗口法官看。由于过了中午十一半吃饭时间,法庭民警说下午再来。
    
     下午1:30分我又回到了第三巡回法庭,看到一个女人自称从江苏省南通市来的,是刑事附带民事官司来南京第三巡回法庭申诉。南通市女人称现在打民事官司有潜规则。当时我不在意,我说打官司有潜规则很正常。南通市女人说现在打民事官司;法院法官吃了原告还要吃被告!当时我听了很是惊奇和错愕!因为我太落伍了,连现在法院潜规则腐败的快烂掉了都不知道?!孤愣寡闻的我整天想着国徽上的天平秤永远是平的!
    
    这时候民警叫我到5号窗口去,到了5号窗口我如实陈述了杨莉琴的房屋调配单的证据,5号窗口就是上海市高院派去的法官说:你作为丈夫不能替杨莉琴来申诉。我说上海市高级法院民事裁定书上我就是杨莉琴委托代理人!那个法官哑口无言。我对法官说,我代杨莉琴来申诉,为什么有房屋调配单的证据在上海市三级法院还判决国家分给杨莉琴的房屋财产遭到恶意转移?!法官说:一审法庭没有认定财产分割,你要另案起诉。
    
    我说:在一审时候上海市杨浦区法院法官对杨莉琴说过:你就是另案起诉都赢不了官司!一审法官已经下了定论!我另案起诉就是陷阱!再说打财产官司要事先付标的钱,我们穷人付不起! 这个上海市高院派去的法官无耻地说;你不是打每一场官司都会赢的?
    我说你是法官不要耍无赖,要讲证据,离婚案财产分割法律那一条规定说要另案起诉?你把法律拿出来给我看,我口服心服地就走。一个戴眼镜的法官在翻有关法律书籍,那个无赖法官说不要翻了,叫警察把他撵出去。这时候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高个子警察拽着我手臂,我这个68岁为了讨一个法律的公平、正义而受到贪官污吏的打击!至今左手手腕关节弯不过来,疼痛不止! 在中国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现象依然存在!几千年来中国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历史只有在毛泽东时代这种祸国殃民现象被颠倒过来了! 什么另案起诉,就是在变着花样榨取老百姓血汗钱!
    
     回想起刑事附带民事官司我打了六年多,我是受害人都赢不了官司?!还有国家分给杨莉琴的动迁份额;有房屋原始调配单的证据,法律都保护不了受害人?说明中国司法黑恶势力的太猖獗! 这就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中国各行各业一切向钱看的恶果在当今显现出来!凡是在有权力的地方政府腐败已经彻底控制着老百姓,潜规则在这中间盛行蔓延!在法律公平、公正、正义的幌子下老百姓已经跌进无底的深渊!不见天日!国家分给穷人的财富正在让有钱人榨取!
    
    习近平主席在2012年12月4日说: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
    
     伟大的习近平主席老虎苍蝇一起打万岁!
    
     受害人:张焕文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联系地址:上海市杨浦区贵阳路244号
     联系手机:15921042090
    
    暴力下违宪的南京第三巡回法庭法官倒行逆施祸国殃民
    暴力下违宪的南京第三巡回法庭法官倒行逆施祸国殃民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9/11/2019110706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