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赖昌星回应中国媒体关于远华案的宣传

【博讯8月21日消息】 中国4.20专案组的办案人员在加拿大的法庭上作证之后,加拿大的各个新闻媒体纷纷以“中国作证,对赖昌星有利”为题,发布新闻。最近,中国的各个媒体也是纷纷报道有关远华案的消息。赖昌星认为,这是因为专案组的人员在加拿大法庭作证,漏洞百出,中国方面只好调动新闻宣传攻势,进行弥补。

  赖昌星针对近来有关杨前线、开放红楼、远华资产拍卖等报道接受《远华案黑幕》一书作者盛雪采访,针对中国官方的一些报道做出反应

  关于杨前线

  问:海外有媒体转载中央台《焦点访谈》节目说,杨前线表示,你是他的好朋友,他不后悔。并且说,哪怕拿了你一百块、一千块钱,他死了也认了。

  赖:他说我是他好朋友,我也认为他是我的好朋友。但是他没有做出对不起国家的事,这个案子可以说是太黑暗了。他说不后悔,我也相信。

  问:你认为为什么他会说自己不后悔呢?

  赖:因为没做错事,后悔什么?他一直都没有做错事呀,所以他就会说出这句话。这是冤案呀,真的是冤案呐,是权力斗争整死的,就是这样的。

  问:报道还引用了一段话,说是你得知扬前线被判死刑之后,曾经对专案组说,走私的事情,不关杨前线的事,而是你和海关下面的人联络,让那些人帮你做的?

  赖:没有,根本没有这种事,胡说八道的。我什么时候有说过这样的话。

  问:你能够解释一下前因后果嘛?比如说你跟专案组都是怎么联络的,都讲过些什么?

  赖:是专案组跟我联络的,他们跟我说,是中国的一场大政治看上我,叫我回去。还开出六个条件给我,说不判死刑,如果我跟他们合作,让他们满意,可以特别宽大处理。就是要跟我做一个交易,我合作,他们就会让我很满意的这一种。主要是想让我说出一些人跟我有来往的,想找一些人的麻烦。我不愿意做这种事,根本就没有这种事。我跟他谈的就这一点。

  问:你在得知扬前线被判死刑之后,是不是针对这个事跟专案组有过联系?

  赖:没有,判了以后应该没有联系了。反正没有为扬前线的事专门联系过。

  问:那你有没有过任何表态,对扬前线的事情,你是怎么表态的?

  赖:我一知道他们判的情况,判他死刑,还判庄如顺死刑,我就知道他们这种就是要杀人灭口了,就是这个意思了。杨前线、庄如顺什么事都没有,就只是跟我是好朋友。因为专案组里面有人跟我联系,但不是以专案组的名义来跟我联系,里面的人有的是我朋友。所以他们做了什么,我还是照样知道,就是这样的。

  问:你对杨前线是怎么被判死刑是知道的。

  赖:我知道,他们对要不要判杨前线死刑,专门请了两个专家来研究。一个说应该判死刑,另一个说不能判死刑。最后还是决定要把杨前线判死刑,还有庄如顺也判了死刑。他们说,如果杨前线不判死刑,整个案子都不配套。因为他们说我是走私,多大多大,全国最大,建国以来最大,在厦门做的。而杨前线又是厦门海关的关长。不判他死,怎么配套。你们现在看杨前线的口供,他帮过我什么?他什么也没有做过。现在又说是他下边的人,怎么,怎么样。那副关长接培勇也判了二十年,有没有什么事,也没有呀。就说他收过我一套《毛泽东批二十四史》,算了七万八, 我那本书买的时候是五万,他们说书已经升值了。里面有人其实都告诉我这些情况,是怎么样怎么样,案子怎么样查不下去,就请专家来研究。他们就请了两个专家来研究怎么样把庄如顺跟杨前线整死,怎么才够把他们枪毙,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这两个人不判死刑,那这个整个案子就不配套了。

  问:你认为他们被判死刑是冤枉的?

  赖:绝对是冤枉的。当时四二零的人到加拿大这边来,要骗我回去,我有跟他们谈过,是二零零零年的六月份的时候,在温哥华,我跟刘晓辉谈过,我说:你们抓了那个杨前线和庄如顺,你们是绝对错了。他们两个是共产党最好的干部,如果像这种的人你们要抓的话,我说,共产党就完了。我说过这句话。

  问:专案组的有没有说,是不是因为你生意上的事抓他们呢?

  赖:没有,他们都不跟我谈生意的,连生意都不提起的。刘晓辉告诉我:不是走私不走私的事。只是中国的一场大政治看上了你,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吗?现在这样的方向已经转移了,不是打走私了,已经转移了,搞反腐败了。他告诉我这句话,让我配合他们。

  问:从打走私转向了反腐败?

  赖:对

  关于开放红楼

  问:中国政府决定在八月二十日将红楼正式开放,对这个事情你有什么评价呢?

  赖:我就是说希望他们开放,如果是真的是这样。他一开放呢,我相信很多观众去看了之后,也许对四二零的这种诽谤…,如果是没有改装的,你明白吗,观众都会骂四二零胡说八道。

  问:你是说,如果是原样开放的话?

  赖:对

  问:也就是说,你担心专案组可能会对红楼进行改装?

  赖:说句公道话啊,我自己想,改装机会并不是会很大。

  问:为什么?

  赖:因为我认为,这跟做假口供不一样,完全两回事。

  问:那你认为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开放红楼呢?

  赖:这个完全就是专案组组长何勇和那个牟新生两个人搞的鬼。他们干的事情心中有数,他们怕这个事情…,因我现在还在加拿大,我一直说是冤案,他们怕这个事情我都说出来,大家听了也会觉得有理。他们想取得社会上的信任。就是这个道理。

  问:可问题是红楼朱熔基也参观了好几次了,是朱熔基现在点头批准让红楼开放的。赖:这个红楼根本就没有什么呀,说句实在话,那个墙也是贴墙纸。

  问:如果真的象你说的没有什么,他们怎么会开放呢?

  赖:因为那个朱熔基到了厦门,他们四二零就跟他汇报,带他去红楼看了。我相信这之前,朱熔基看过的这种地方也是很少的,像这种情况,装修的这样,朱熔基有可能认为这样是非常好的、豪华的。

  问:你跟我说过,朱熔基到了厦门住悦华酒店的总统套房,他哪里都去过,他怎么会见这种东西见得少呢?

  赖:我讲的是指个人的,不是指大酒店来的,你明白吗?

  问:你是说,红楼实际上是跟豪华酒店一个等级的,是吧?

  赖:你听我讲,浴缸比悦华酒店要差。墙壁也只是贴了墙纸,就是墙纸的颜色,个人的眼光不一样,说不定是我挑的眼光好一点。房间我喜欢贴什么,餐厅我喜欢贴什么。地毯也是我自己挑的。其它都是跟酒店一样的,没有什么特别的。

  问:报道说房间里有鸳鸯浴缸?

  赖:没有,真的没有这种事。

  问:还有,说你红楼里面的东西都是红色的。

  赖:那个床头是红色的,是人造革的那种。然后二楼的餐厅的墙壁有一点偏猪肝色的那一种,也不算是红的。有两间地毯是红的,有做生意的人来,红颜色喜气一点。

  问:红楼一进门,有“红运当头”四个字。是红色的红。

  赖:对,“红运当头”。对,有这个话。很普通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真的要是对外开放的话,我知道,看的人会骂,会骂四二零,不会骂我的。全是胡说八道。还说我是花了多少,多少钱建的。 

  问:他们说建红楼花了一亿四千多万,不对是吗?

  赖:当然是不对喽,总共花了,我想想,包括建筑就四千多万。他们讲的是一亿四千多万。好象讲的总面积是五千多平方米。红楼总的面积才二千一百平方米。

  问:还有,他们说你的白楼空置着,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只是剩下了你原来训练打手的一些器材。

  赖:胡说八道,我没有打手。我的保安从来没有打过人,他也被抓过。专案组的问他,他还告诉专案组,我还跟他们说不能打人。这他们专案组都是知道的。

  关于远华资产的拍卖

  问:报道说,你在厦门的所有资产,现在正在拍卖。

  赖:我没有去想这些了。我就是一直在想的是,我想到就心里难受的,还是这些被冤枉、被判死刑的、还有那些服刑的这些人了,好几百人哪。我还是想的这些,根本那些资产什么的,我一点都不去想了。我说,就是四二零造成国家重大损失。特别严重的就是何勇跟牟新生这些人,还有章国胜。你看办案用了一千多人,花了两年多时间,花了几个亿国家的钱,还整了一个假案出来。他们就是把整个案子包装得很好。我现在在加拿大法庭上,他们的人也来这里出庭了。一个就证明红楼根本就没有那个事。他当然不是为我说话的,但他经不住这边律师的盘问。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没办法。他还在庭上把那个五楼的房间画图画出来,连图都画错了,我都觉得好笑。在这边法庭上一问他们,什么都没有。说我走私,律师问他有没有抓到我的任何走私的物证。他说没有。他说从九四年到九九年二月份这段时间的证据找不到,没办法。他说只是知道我做很多。九九年三月到六月,就是说有那个信封,说是在我红楼的一个保险箱了拿到的。这个说法已经改变了好几次了。这次在法庭上,加拿大这边也说不能接受,有伪造证据的嫌疑。因为他说,看到了保险箱,就把保险箱拿走了,拿到他们的办公室才找人打开。我的律师说,这是疯了。真的,大家都不相信,至于说我做的那些生意,是正正当当的,有批文,有转口手续,是合理合法的。并不是像他们那种指控的,完全是不一样的。要不是他们来做证,我自己都说不请,我怎么说给人相信呢?他们宣传做的很好,他们就会这样。他们里面的人告诉我,他们只要是有什么计划,要先放什么消息出来,然后就让里面的一个人,去告诉记者,说你不要说是谁说的。其实就是他们专案组计划要说出来的。让外面先传。是这样的,你说气不气人。

  问:中国政府指控你是中国最大的走私犯。你有那么多的资产,大家都普遍认为,你这些生意资产金钱都是走私得来的,所以是应该充公的,应该是由政府去处理的,你认同这个说法嘛?

  赖:不认同。我是不是走私,我的钱是不是从走私这方面赚来的,我最清楚了。你知道吗,我现在跟他分析这些没有用,我怎么能说得过他们呢?我只是要他们讲证据呀。

  问:目前只是对你提出了走私的指控,而你还没有到案。可是现在已经在分你的财产了。

  赖:啊呀,这个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他爱怎么样做,就怎们样做,这个事很正常的,你没办法的。

  问:但是,你能理直气壮的说,那些财产就是我个人的吗?

  赖:是,当然是我个人的了。不然是谁的?

  问:那么你能说明你的财产来源吗?

  赖:很简单那,我从八几年就生产的那种整台的纺织机器出来,你就可以想,我能不能赚钱了,你从这样自己去想一想了。那时,全中国只有三个厂,我是其中一个厂。我生产了几百台这种的机器,赚了多少钱大家都知道。那么八几年我就赚了那么多钱了,那么八几年有这么多钱的人有多少呢?是不是。我说这个案子真的就是冤枉很多人了。死的死了,做牢的坐牢了,有的家破人亡了,总共现在连自杀的人已经好几个了么。要是真的有鬼的话,他们害了这么多人是睡不着觉的,你知道吗?真的是冤案。

  问:可是中国政府这几年反腐败,打走私,查处那么多大案。老百姓也都知道,官员腐败的非常的多,随便说一个人,都是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的。

  赖:这个是国家自己笨蛋,它自己的错。你知道吗?随便的哪个官员抓起来,我看应该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了,要是象查远华案的这些人一样的道理,我可以肯定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你信不信?

  问:可是,你一直是说,远华案里面人都是冤枉的,难道说远华案当中的人都处理错了,远华案里面的人都是清廉的,怎么能够说的通呢?

  赖:你再说一遍。

  问:如果像你所说的远华案的这些人被处理都是冤枉的,这些人做生意都是合法的,难道说中国在处理其它的许多案件中都错了嘛?

  赖:其它的我不知道错不错,当时我也没有想研究这一些,我只是做我的生意。我看到这些报道,这些判决书,这些方面的人,因为我自己做的我清楚,他全部归到我这边,所以说我就知道这觉得是冤案了。就是这个道理。别人做的是我不知道,如果说这个枪毙的这个人真的是有事情,也是跟别人的事情,那你也不应该装到我头上来,你说是不是。如果是装到我这边,那就是冤案。如果说不是我这边的,那我就不去理他,我也不知道他是用别的来判死刑,你要宣布是别到什么,你明白这意思吧。你其它的事情是其它的事情,你不要装到我这边来呀。这个法律是能看不能吃呀,好看不能吃,现在大家说的都很公道的,要按法律,按法律其实他们有权力的人,他就会来拿这个来用,我要你死就你死,要你活就你活,要把你放出去就把你放出去。

  问:在远华按爆发之前,你所处的位置也是一个有权有钱的人,对不对,等于你也是在这个位置上,是有机会去欺压老百姓的人。

  赖:没有,我就是没有。我没有这样,我只会帮老百姓,我不会欺负老百姓。知道吗?到厦门去问问,问什么人都行。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任畹町:为了民运的政治利益和财政开源,赖昌星的庇护案,应当有所作为
  • 王希哲对赖昌星案的正式意见
  • 赖昌星究竟犯了什么罪?
  • 赖昌星案:中方证人作证温哥华日子不好过
  • 赖昌星妻子曾明娜为何获释
  • 加拿大法庭质疑中国对赖昌星指控
  • 到底是谁举报了赖昌星?
  • 远华副总万言书直寄江主席朱总理,举报了赖昌星
  • 专家分析赖昌星难民申请的三种结果
  • 赖昌星难民听证第四周
  • 赖昌星:港十万内地商人当间谍
  • 律师料赖昌星遣返机会微
  • 赖昌星:北京授意行贿台湾16名军官
  • 中共为调查赖昌星欺骗加政府一事表遗憾
  • 赖昌星忧遣返必死子女无依
  • 赖昌星承认贿赂台情报员
  • 赖昌星三子女盛赞加国胜香港
  • 李纪周:三次收赖昌星贿款
  • 赖昌星指亲人为保命诬赖他
  • 赖昌星加国法庭大谈内幕
  • 赖昌星:解放军总参二部 是「中国CIA」
  • 赖昌星称江泽民办公厅主任贾廷安为他通风报信
  • 赖昌星爆红楼内幕:肉林掩饰情报机关
  • 赖昌星否认香烟逃税
  • 赖昌星:江泽民借远华案 铲除前中央军委副座刘华清
  • 赖昌星难民聆讯星期二举行
  • 赖昌星大爆江李朱内斗黑幕
  • 赖昌星大曝情报、监听等内幕
  • master2001T:就赖昌星案件问盛雪女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