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报社突然炒掉记者 称其“反面报道有点多” (图)
(博讯2003年10月22日)
  

    郝建军无奈地离开了自己工作多年的报社 (博讯boxun.com)

    据《内蒙古晨报》报道 (记者 任哲) 郝建军2003年1月进入内蒙古《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当记者,2003年10月14日,他被通知离开单位,理由是“朋友来往多,影响其他人正常办公;再者衣冠不整,有损电视报社的形象;此外,反面报道有点多。”在2003年的《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上,郝建军的《记者暗访黑职介》、《记者暗访“性病专家”》、《罕台川畔滚滚浓烟几时休》、《莫因恐非典误了治病》等报道引起过社会各界的重视,他的敬业精神和对新闻工作的执著得到了人们的认可,连单位领导在辞退他时也说他很“辛苦”。 就是这样一个记者,为何被突然辞退呢?一系列的问题在记者的采访中或深或浅地浮出了水面。

  

  农民给郝建军送的锦旗

    进入10月份,由于受西伯利亚冷空气的影响,鄂尔多斯高原已是寒气逼人,几场绵绵的淫雨过后,这里的气温明显下降了许多。10月15日,《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记者郝建军怀着无奈的心情和对《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的丝丝眷恋,值完最后一班岗,便被迫离开了这个他曾经放飞梦想的地方。

    消息一传开,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认识郝建军的人群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人们不禁要问:干得好好的一名记者,为什么突然之间就离开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呢?

    他离开报社成了一个谜

    在《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谁也不相信郝建军会突然离开报社,然而这却是事实。据郝建军的同事张广利、刘慧、邬咏霞等人回忆说:10月14日上午,郝建军还挺高兴,无忧无虑的。大约中午12:30左右,郝建军哭着给几人打电话说要见最后一面。当时把几个人给吓坏了,他们还以为这小子要干什么“傻事”。几人匆匆赶到《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办公室,只见郝建军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和你们告别。”他一边说一边收拾着自己书桌上的材料。几个人起初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才发觉事情确实如此。第二天,也就是10月15日(星期三),恰逢郝建军值班,他又来到单位和大家一一告别。当时一位女同事给报社某领导打电话,才证实郝建军真的要走。但是对于郝建军离开报社的原因每个人心里都不清楚。因为在报社,郝建军算是最出色的记者,无论从稿件质量还是数量上来说,他的发稿数都是其他人望尘莫及的,他的敬业精神和独家新闻报道在报社更是有口皆碑,且郝建军上下人缘都很好,在这之前,并没有要离开的迹象。于是,郝建军的走便成了《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其他记者心中的一个谜,也成了鄂尔多斯市新闻同行心中的一块疙瘩。那么郝建军到底为什么突然要离开《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呢?

    记者欲揭庐山真面目

    10月16日下午,记者几经周折找到郝建军的租房处,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里摆得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书籍和报刊,此外还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放着的十几盘录相带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表明来意后,记者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录相带。郝建军告诉记者说,每采写一篇新闻稿,他都要带上摄像机,在写稿之前反复看。用他的话说:“当好一名文字记者并不容易,它不同于电视和广播用图像和声音把信息传播给读者,而是用文字来描述,这就要求记者的文字要给读者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样写出来的新闻才有冲击力,影响力……”

    在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当记者问及他为什么忽然之间离开了广播电视报社时,郝建军反问记者:“你以为我想离开吗?”据他说,10月14日中午,《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社长冯心突然找他谈话,并说他是鄂尔多斯市最辛苦的记者,对他的成绩给予了肯定,但又说郝的辛苦是无用的,并要求他换个地方。郝建军坚持问是什么理由,冯心勉强地向他说了3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他的朋友来往多,影响其他人的正常办公;再者他衣冠不整,有损报社的形象;此外,反面报道有点多。对此,郝建军认为不足以构成其离开的理由,几个方面他都可以注意并改正。由于《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隶属于华夏龙有限公司,郝建军告诉记者说,他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于10月14日下午和10月15日上午分别两次打电话给华夏龙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樊亚伦先生,并问其理由。樊亚伦让他不要问那么多,服从就行了,具体的原因避而不答。据郝建军说,在这之前,他正在调查该市东胜区布日都镇持续半年之久的一份合同引发土地诉讼一事,也许自己的调查涉及到了某位领导人的利益,但是这一切只是猜测而已。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于10月16日下午5时许,拨通了《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社长冯心的手机,冯心对记者的提问不予回答,只是一个劲地说:“你去问他(指郝建军),他知道。”但是郝建军却摇头,他真的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记者随后拨通了华夏龙公司樊亚伦的手机,但是无人应答。看来想要揭开此事的庐山真面目确实有一定的难处。

    难道这真是“卸磨杀驴”?

    郝建军的走,在《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引起了轩然大波,他的一位同事气愤地说,“他们这简直是在‘卸磨杀驴’”。据记者了解,《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自去年年底增加新闻栏目以来,影响逐渐在扩大。今年元月份,郝建军的加入无疑给《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注入了新的血液,他是一个相当敬业的记者,且报道角度新颖独特,独家新闻抢占迅速。更主要的是通过他的采访调查发现问题,报道出来促进有关部门尽快给予解决。记者翻开2003年的《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发现郝建军的《记者暗访黑职介》、《记者暗访“性病专家”》、《罕台川畔滚滚浓烟几时休》、《莫因恐非典误了治病》等报道的确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在7月2日鄂尔多斯市中考漏题事件中,郝建军是新闻界采访此事的第一人。他于7月3日就展开了对整个事件的调查,无奈广播电视报的出版周期慢,独家新闻报道没轮上他,但是他却对整个事件做了追踪调查。郝建军告诉记者:在广播电视报一个月出4张报纸的情况下,他曾发表过22篇稿子,约一万字左右,稿件的数量也是其他人无可比拟的。无疑,对于每张《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而言,郝建军的报道都是很受市民关注的一个内容,他的工作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以及广大市民的肯定。

    众人纷说郝建军

    鄂尔多斯新闻界一位资深记者告诉记者,郝建军有独特的新闻视角和极强的敏感性,加之他作风正派,又肯吃苦耐劳,是新闻界一个难得的人才。《鄂尔多斯工商报》的蔺军认为郝建军树立的是该地区记者的形象,也是自己学习的榜样。的确,郝建军是一个特别敬业的记者,为了采写鄂尔多斯市东胜区自来水公司《北线水源区:非法采沙何时休?》的新闻,他曾独自一人骑自行车从东胜区出发,饿了啃方便面,渴了吃沙棘,历尽艰辛才采写完了这篇新闻。郝建军为了了解监狱服刑人员的生活起居,他于阴历2002年腊月二十八走进鄂尔多斯市监狱进行了为期7天的体验式采访,牺牲了春节和家人团聚的时间,采写了独家新闻报道《记者体验在狱中过年》、《走进监狱》等。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了这样一个秘密:在两个月前,当郝建军在达旗青达门乡碾房渠村采访时,一位村民正为自己的儿子乔善恩因交不起上学费用而发愁。郝建军当即答应每月资助乔善恩120元钱供其上学,目前已资助了240元。记者了解到,郝建军的工资并不多,况且他家中还有体弱多病的老母需要照顾。

    对于郝建军离开《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东胜区规划局张在荣不相信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为郝建军感到遗憾。东胜区布日都镇皂火壕村农民边存厚告诉记者这样一件感人的事:郝建军下乡采访时到农民家吃一顿便饭给5元钱,住一晚给5元钱,然而这些费用单位都没有报销。用郝建军的话说,“农民的确很可怜,我们不能再给他们增加负担了。”郝建军的一位同事坚定地告诉记者,郝建军为人正直,他离开报社与采访中吃、拿、卡、要行为绝对没关系。

    郝建军所在报社半数员工没有签定劳动合同?

    据郝建军说,就在他离开《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前夕,他牺牲了国庆的休息时间,连续4天独自一人到东胜区布日都镇皂火壕村边家塔社调查采访该社127位农民因一份合同引发的长达半年之久的官司。在记者要发稿时,该市达旗乌兰乡柳子疙旦村的农民高侯林给郝建军送来一面“敢为民做主,不怕路艰辛”的锦旗,这是缘于他今年9月24日在《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上发表的一篇《达旗乌兰乡——成熟的籽瓜几近绝收损失惨重由谁“买单”?》的报道,可惜他已经离开了《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记者在采访中进一步了解到,郝建军自从2003年元月份到《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任记者以来,一直未和该单位签定劳动合同。记者同时了解到,《鄂尔多斯广播电视报》社与招聘的半数以上记者没有签定劳动合同。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华社记者采访河南登封煤矿透水事故被打致伤
  • 胡锦涛今天将开首次记者会
  • 石壁三村紧急投书——致各媒体记者、编辑
  • 长春三名女记者采访时惨遭围攻 两人被打伤住院
  • 山西繁峙县矿难11名记者采访过程中受贿内幕
  • 记者无国界呼吁中国宽待何德普
  • 甘肃长青血案疑窦重重 记者披露案件更多内情
  • 记者无国界谴责四川高院驳回黄琦上诉
  • 青岛晚报记者采访火灾遭围追毒打 引起反响
  • 揭露刘涌的记者的紧急求救信
  • 这些记者的镜头还敢对准谁?
  • 广州记者追踪抢劫党被殴
  • 温州一药店保安暴殴记者 被打者至今未醒(图)
  • 国务院记者会 中国一记者竟提问"私事"
  • “南京多名记者被打”事件调查始末
  • 揭戒毒所卖良为娼 广州记者网上留遗言
  • 美国记者揭露CCTV外语频道黑幕
  • 采访江苏教育厅 南京多名记者遭数十名保安殴打
  • 外国记者关注"大坝裂缝"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