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北青报记者248天的台湾牢狱之灾
(博讯2003年10月23日)
  

    2000年5月11日,包括北京青年报记者部主任张力在内的五名航海者,带着从海上看中国、企盼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维护钓鱼岛主权的愿望,从厦门港和平码头起锚,驾驶一条仅8米长的运动帆船“银鹭号”扬帆出海。 (博讯boxun.com)

    然而, 五个人的命运就在这大海上拐了个弯儿:5月14日凌晨,帆船遭台湾海巡队的舰船拦截,五位航海者从此经历了三个月的审讯、248天噩梦般的囚禁。作为随船记者,张力并没有就此放弃自己的职责,他在狱中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记录了这一切。近日,张力所著的《直航台海——我在台湾牢狱248天》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张力首次向大家详细而客观地讲述了在台湾牢狱248天噩梦般的日子。千龙网记者就此对张力进行了专访。

    遭拦截

    2000年5月11日下午,一条8米长、3米宽的白色双桅帆船停泊在厦门港和平码头一号方舟,8米长的主帆上贴了一行大字:“兄弟姐妹要团聚”。在一片送行人的祝愿声中,张力和魏军、李涛、王光满、邵勇言五人跳上小船。李涛壮硕的身躯与主帆并立,高举双臂打出“V”字手势,喊道:“等着我们凯旋吧!”五位爱国者的航海梦就此开始。

    5月12日夜11时38分,小船通过台湾海峡中线位置,这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大陆的运动帆船首次穿越台湾海峡。5月13日清晨,迎着太阳,他们朝着台湾方向放飞了两只和平鸽,默默祈愿两岸和平、统一。

    5月14日凌晨两点,张力在梦中被突如其来的喝令声惊醒:“停船检查!里面的人全都站出来!”接着,小船被套上绳索,强拖着改变了航向,驶往台湾岛。几个小时后,他们被带进海巡队办公楼审讯。从2000年5月16日,张力等五人在台湾岛东北端的宜兰县罗东镇的“内政部警务署大陆地区人民宜兰处理中心”,与被关押的600余名大陆客一起,度过了248天的牢狱生活。

    与此同时,一个弥天大谎开始在台湾岛内外蔓延,海巡队召开记者会,对外宣称抓到一网大鱼,而且是稀有的很吊人胃口的品种——“共匪谍船”,并离奇地捏造说他们携带了“夜视器材”和大量美元、新台币,偷拍了许多“军事目标”。

    在狱中

    ■尖利的哨声和难熬的打坐

    张力就这样开始了在牢狱中的生活。每天早上5:40,张力会准时地被尖利的哨声惊醒。“特别尖利的哨声,突然的一下,一定要让你惊醒。”他说。八个多月后,他在自家的床上还会听到这种哨声,然后在凌晨5:40准时从床上坐起,之后才发现是幻听。

    起床之后是半个小时的打坐,在此期间,张力和一拨一拨被关押的大陆客轮流洗漱,洗漱时间不到三分钟。8—10分钟的早餐后,他们进入上午更为漫长的打坐。“挺胸、抬头、收下巴、闭眼睛,一动不动,而且还有人监视。因打坐挨打的人很多,因为这种姿势非常难摆。”张力说。

    为了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每当打坐时,张力就会闭着眼睛,让思绪飘到很远的地方。打坐结束时,他会发现自己根本站不起来,两腿发酸,脚骨和脚踝在硬板床上硌得生疼。在这里,打坐成了一种仪式,狱警换班时、吃饭前都要打坐,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床上坐好”!

    ■每天完成10000米1250趟的跑步

    为了让生活丰富起来,张力在自己的牢房里开起了个人“运动会”。在大概测量了一下自己的屋长后,他开始在这个8米长的小屋里每天坚持跑步1250趟,分上午、下午和晚上三次完成,总长度为1万米。为了防止头晕和腿部的不适应,他要顺时针和逆时针掺杂着跑。

    在跑步的时候,他想的是,照这样的进度,用多少天能“跑回”大陆,多少天能“跑回”北京。他还坚持每天做600个俯卧撑和60个仰卧起。“我居然在这里打破了自己多年前当兵时一次做俯卧撑的记录。”张力说。

    到了春末夏初以后,他又多了一项健身运动:每天晚上专门安排时间打蚊子。先是耐心地搜索,眼睛练得越来越刁,一旦发现,就耐心地接近它,从脚上悄悄取下一只拖鞋,突然拍过去,一次击毙率能达到90%以上。由于总在跑步,脚上那双薄底塑料泡沫拖鞋已经快磨透了,而且变了形,特别硌脚,张力只好将左右脚反穿。

    ■墙上留言曾经是最好的读物


  起初牢狱里没有任何书可以读,张力唯一的读物是以往的大陆客用指甲在墙上留下的字:“平潭79天”、“福清103天”、“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遭狗欺”……即使这样浅显的文字,对于张力来说已经是很好的读物了。

    后来,他得到了一本《圣经》和一本佛经,视若珍宝。2000年10月,家属从大陆奔赴台湾探望张力时,带来了《网络经济》、《马克·吐温精品集》、一沓稿纸和笔,张力欣喜若狂。然而,笔和纸却被很快被收回到了值班狱警的抽屉里。

    由于书很少,张力不得不计划着读,每天只读15页,像三餐一样严格分配,上午、下午、晚上各5页,一读到定额就强迫自己把书合上。为了把书凑到铁窗下那一点光亮处,或者在晚上的时候,能离房顶近一点,张力学会了长时间站着看书的本领,站乏了就在牢里走一阵子。

    为了“弄”到一支笔,张力趁着一次写“陈情书”的机会,用从地上捡的一根没油的圆珠笔芯换掉了手上的笔芯,从剩下的三张纸中抽出一张塞在裤裆里。后来,他又不得不把自己所读的佛经中没有字的白页撕下来用。

    张力就用这根笔芯在这些纸上记录了自己的感悟,字只有蚊子大小,写满了纸的正反面。直到现在,这些纸张力还保存着,而上面的字只有用放大镜才能看得清。遗憾的是,这只笔没过多久就怎么也不下水了,哪怕他用嘴吸都不行。 ■天天目睹打骂自己侥幸逃脱

    在牢狱这个极端的环境里, 因为不需要遮掩和伪装,人的面纱被揭掉,劣性一览无余。牢狱里的大陆客被打骂是常有的事,张力曾在梦中被挨打大陆客的惨叫和哀号惊醒。“有个外号叫‘荷兰猪’的狱警特别想对我下手,他命令我三分钟作一首长诗,我作出来才得以幸免。”张力说。可与张力同行的五位航海者之一王光满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天晚饭后,张力突然听到狱警喊:“14寝,你出来!”此时,张力的难友之一王光满走出自己的屋子,点头连声喊叫:“长官好!”谁料,一高一矮两名提警棍的狱警抬腿就踹!接着狱警开始让王光满做俯卧撑,好不容易做到30下,一个脸上长了一大块黑记的高胖子一靴子向王光满的腰间踹过去,身高一米六的小王滚到了一边,两个狱警抡起棍子就打,小王的叫声传遍整个楼道。

    狱警又让小王爬起来,坐在铁折叠椅上,上身挺直,膝盖端平,双脚抬起。然后,高胖子就用木警棍狠狠敲打脚板,每一下都伴着小王揪心的哭嚎。接着是李涛,之后是魏军……而张力终因狱警换班而幸免此劫。

    ■恨是记忆爱是支撑

    “是爱支撑着我,而不是恨。”张力说,在牢狱的日子里,他看到了人性的丑恶,但记忆里更深刻的是在这里体味到的善良和情谊。

    7月19日是张力的生日,晚上,突然有人从门上的铁窗格塞进一个东西,张力捡起来后发现是个馒头。他趴在门上,看到同被关在这里的大陆客“公差”小峰的身影闪过。“我们曾经隔着铁窗聊过天,互相问对方多大,但我没有想到他会记得我的生日。”张力说。

    过了一会儿,小峰利用加水的机会,用水桶掩护着对张力说:“力哥,生日快乐!我在这里也没有别的礼物送给你。”这天晚上,张力三口两口吃完了这个馒头。“你无法衡量他带给你的心灵上的东西,远不止一个馒头,每年吃蛋糕也永远不会有这种感觉。”张力说。后来他知道,这个馒头是一个狱警吃早点剩下的,而小峰偷偷把馒头藏了起来。

    “原来总把私渡客跟丑恶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但他们身上其实有着特别美好的东西。相反的是,台湾的那些警察一般都受过高等教育,看上去都非常体面,有的带着金边的眼睛,但他们在人格上就完全输给了这些大陆客。”张力说。

    回家了

    2001年1月17日,张力等五人得到了“不起诉”的结论。要离开这个牢狱了,各囚室的大陆客纷纷挤在小铁窗上看着他们,有的祝他们一路顺风,有的黯然落泪,有的喊着:“回去后帮我们想想办法!”有的喊着他家里的电话号码。这些难友让张力在终于要逃出去的时刻却倍感辛酸。

    1月19日上午11点整,张力随着同船的大陆客钻出船舱,一步迈上祖国大陆的土地。并没有如牢中无数次想象的那样亲吻热土,长跪不起,而是抓起简单的行囊,拖着虚弱的身躯,朝着远离海岸的方向疾走,再也没有回一下头。

    在见到前来迎接他们的福建省的几位领导后,对面的领导刚一开口:“唉,你们……”张力和其余四人居然条件反射地齐刷刷站起来,有人还脱口而出:“是,长官!”五人都站得笔直。

    在首都机场的出口,张力见到了母亲,母亲的身后是父亲,父母明显苍老了。张力一手搂住父亲一手搂住母亲,像哄孩子一样不住地安慰:“过去啦,都过去啦,我没事,都会好的。”接着,张力又贴在老父亲的耳边补上一句:“相信吧,我比走的时候还好!”

    然而事实是,八个月的囚禁生活对张力的身体造成了伤害,对工作也造成了影响,甚至让他失去了女友,但他并不想抱怨。“理解别人就是宽容自己,度过了牢狱里那么难耐的日子,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我正在从谷底一步步往上走。”张力说。

    三年来,张力始终未向父母和亲朋透露自己在台湾牢狱中经历的这么多困苦,父亲猝然辞世时仍未能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在收拾遗物时,张力才发现,父亲曾将刊登张力狱中生活的几本杂志悄悄收集在一个袋子里。“我惟有将此书祭于他的灵前,或可告慰。”张力在本书的结尾写道。

    即使这本书出版后,张力仍不希望母亲看到。但母亲已经偷偷看完了全书,“你书中的诗我都会背了。”母亲说。由于没有纸笔,这些诗都是张力在狱中吟诵,熟记于心的。

    张力将这段难忘的经历著作成书,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书刚一面世就引发抢购热潮,各大媒体也纷纷选载或者连载。一名福建籍的大陆“私渡客”曾专门跑到中国文联出版社索取该书,并打听到张力的电话专门致谢,因为这不仅是张力一个人的经历,也是数万名曾被关押在台湾的大陆客的共同经历。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