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南方周末》领导层更叠 风格大变 记者离职
(博讯2003年10月25日)
  (自由亚洲电台白帆10月24日报导) 以敢说真话以及批评报道在中国新闻界著名的《南方周末》最近再度引起海内外新闻界的密切关注。该报驻上海记者站记者翟明磊今年八月十七日给编委会写了短信,要求辞去职务。他在辞职信中还说:「我爲新闻而来,爲新闻而去」;他在该报三年,没有爲自己谋一分私利。
     (博讯boxun.com)

  那麽,这封辞职信是否是本人所写呢?如果真是出自他的手,又是什麽原因导致翟明磊要离开海内外具有盛名的《南方周末》呢?记者首先打电话给《南方周末》的新闻热线,询问详细情况,一位工作人员回答说:「这个问题我不方便回答你,对不起。」
  记者又向该报的新闻编辑伍晓峰查询:
  「翟明磊现在还在这儿工作吗?」
  「他在上海站,目前可能有点小麻烦,到目前为止还没确定下来,所以我不太好具体讲」
  「他是什么麻烦呢?」
  「这因为牵涉到报社内部考评问题,不方便跟您讲,这是报社内部人员管理问题,不牵涉外界。」
  
  记者又向《南方周末》另一名工作人员查询,他证实了翟明磊写辞职信的情况:
  「他辞职这件事是情是事实。但内部大抵什么原因我就不清楚,我建议您打到行政办公室去,因为他们是管人员出入的。」
  
  记者又给该报在广州的行政办公室打电话,但她表示,行政部门还没有正式下文件辞退翟明磊:
  「现在还没有决定,还没有正式文件下来。」
  「但是他已经不再继续工作了吧?」
  「有呀有呀,现在还在工作呀!」
  「他是什么原因有可能离开?」
  「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并不一定要对外来说吧!」
  
  虽然行政部门没有正式下达文件,但实际上翟明磊已经停止了工作,《南方周末》驻上海的记者站证实了这一消息:
  「翟明磊在吗?」
  「他不在。」
  「什么时候能回来了呢?」
  「他现在可能已经离开这儿了。」
  「什么原因离开的呢?」
  「这我不是很清楚。」
  「我想请问是不是辞职信发出之后,上边已经同意了他的辞职申请?」
  「这件事情还没公布,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他已经离开你们《南方周末》了吗?」
  「对!」
  「到那儿去,不知道吗?」
  「不知道!」
  
  翟明磊的同事,目前在湖北采访的黄广明也证实了翟明磊离职的消息:
  「是不是翟明磊已经辞职了吗?」
  「有这么个事情,对!」
  「这是什么原因呢? 他为什么辞职了呢?」
  「他觉得环境不宽松吧,我觉得这是一种正常行为,因为陆续也有不少记者辞职,也不要过于夸大它吧!」
  「那翟明磊现在去那儿你知道吗? 也就是说他离开之后在其他别的新闻单位工作吗?」
  「他的去向我还不清楚,可能休息一段时间吧!」
  
  那麽,究竟是什麽原因导致翟明磊离开《南方周末》呢?记者多次试图联络他本人,但没有找到他。不过,他的同事伍晓峰介绍了他辞职的部分背景:
  「我们认为是个人行为吧! 但做为编辑部不太好置评。这件事情内部还在斟酌处理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结果,因为整个都是内部的一个管理问题。从公开的出版版面上,读者或同行他有评价的这个自由,但对内部管理,我们还是觉得自己内部人处理好,还不想公开这一块。」
  
  记者又对翟明磊辞职的原因请教他同事黄广明:
  「在你们那儿做为调查记者,批露一些尖锐问题的记者,目前是不是面临著一些压力呢?」
  「确实有一些压力吧! 这是外部环境的问题,可以想见的。」
  
  事实上,在网上流传的有关翟明磊辞职信的附件中,翟明磊解释了辞职的原因。他说,他经过艰难采访完稿的《明孝陵保卫战》因爲批评了南京市政府,因此稿件被宣传部门新派来的总编从版面上撤下来。翟明磊在信中说,《南方周末》领导层宁愿得罪记者,也不愿意得罪政府,而且在当地政府完全没有施加压力的情况下枪毙稿件。这是他个人七年记者生涯中第一次碰到。他认爲,这种随意枪毙稿件的做法失去了《南方周末》的风骨,也超出了他的忍耐底线。翟明磊表示他爲自己稿件的发表权提出抗议。此外,翟明磊在信中还说,萨斯肆虐期间,他冒著生命危险采写的稿件被删改很多,他感到自己的劳动不被尊重,因此决定辞职。翟明磊的另外一名同事黄广明则表示,翟明磊的离去也不完全是因爲在办报理念上他同《南方周末》领导层的分歧:
  
  「我觉得这个原因是各种方面的原因,有些也不像外界猜测的那样,有些是属于内部管理的因素,包括管理的方式不认同,这在任何企业也可能发生的。」
  
  据了解,翟明磊并不是《南方周末》近期内离职的唯一记者,今年五月份,萨斯病在全国传染肆虐的时候,就有三名记者辞职,以示对管理方式的不满,当时翟明磊就以停止工作的方式对这三位元记者声援。此外,在翟明磊写辞职信的风波未了之际,网上的《亚洲时报》有消息说,一直低调的《南方周末》驻北京的记者林楚方给报社管理层写信,表示该报作爲中文媒体的另类地位不能变,编辑方向不能变,几条底线不能动摇。该报还援引林楚方信件的话说,《南方周末》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记者近日打电话给目前仍然在《南方周末》北京记者站工作的林楚方,他表示,有关他写信的报道同事实有出入:
  「只能这样说,网上流传的消息与事实本来面目是有出入的。」
  
  据了解,由于《南方周末》一直敢于抨击时弊,揭露腐败,刊登负面消息,而且针对热点问题展开很多深入的调查报道,因此在全国范围内深受读者喜爱,威信很高。但是,最近半年来,由于锋芒收敛,很多读者感到失望,甚至有读者在网上发出倡议,要抵制《南方周末》,拒绝阅读。湖北襄樊市的读者夏刚对记者表示,最近《南方周末》的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南方周末》最近半年审得够呛! 因为现在从报纸就可看出很多问题,比较尖锐的问题不敢报导了。原来我们当地老百姓都愿意看《南方周末》,因为文章写得很真、很尖锐,而且很贴进老百姓的心声。但这段时间就差了些。我们认为优秀的记者、敢说话的记者都离开了,他们生存不了,《南方周末》的领导换得很频繁。」
  
  夏刚认为目前中国官方报刊大部份同现实距离太远,因此难以得到普通老百姓,尤其是弱势团体的认同。
  
  「现在有很多吹牛虚假的报纸,老百姓不愿意看,什么工业产值农业产值。老百姓这么多下岗的,好多工厂停产是眼前的事实,老百姓吃不好、穿不好、睡不安定,这叫小康吗? 中央说得天花乱坠,落实不了。现在是买官卖官、司法腐败相当严重。」
  
  该报记者黄广明也认爲,报纸确实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现在大家一直都在坚持,环境能给多大空间,也难说吧!」
  
  夏刚认爲,中国虽然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经济领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新闻媒体仍然没有很多转变,令普通百姓特别是弱势群体失望:
  「现在根本提不到自由两个字,连真实报导都不敢,别说自由写那更不可能。当地老百姓说现在的局面是地方政府失信、司法失职、百姓失望。」
  
  据了解,在翟明磊的辞职信中,对《南方周末》进行自我审查、主动将稿件交给深圳市政府请示的做法表示不满。翟明磊还表示,他是写批评报道较多的记者,但他不是爲了批评而批评,也不是爲了同政府对著干,更不是爲了满足记者个人的成就感或者市场的需求,而是爲了对公衆以及社会负责任。
  
  据悉,在翟明磊离职后,报社内外的很多同行都对他表示同情,一位翟明磊的同事说:
  「据我们所了解也是通过网路知道,内部有什么事情如果不公开,我也不清楚。」
  「那在《南方周末》反响大吗?」
  「那当然,肯定会引起一些波动。」
  「据你了解大家怎么看这件事情?」
  「个人有各自想法,我不清楚,但我本人能够理解。」
  
  以上就是有关《南方周末》翟明磊等记者被迫离职的调查。大家都知道,新闻自由空间的大小以及报禁是否解除一直是海内外学者解读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晴雨表,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强调开放媒体市场,但有关部门对于新闻媒体的控制却一直没有真正放松,从《南方周末》多名优秀记者被迫离职的情况看,官方对媒体的控制目前不但没有放松,甚至有收紧的迹象。因此,中国实现新闻自由、媒体独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看中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真要告别《南方周末》 吗?
  • 《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访谈
  • 南方周末:劳教制度缺乏法律依据
  • 南方周末:“收容制度”是维护治安的法宝吗
  • 南方周末:流浪乞讨该一概收容吗?
  • 南方周末:银行整肃风暴初起(图)
  • 南方周末:这轮银行监管风暴将是持续性的
  • 《南方周末》证实中纪委调查周正毅案
  • 于学昌:《南方周末》的堕落和王岐山的走红
  • “西部无烟城”早已寿终正寝—《南方周末》:“300亿美圆的谎言”
  • 南方周末聚焦2003年中国几大关键问题 政治改革成关注焦点
  • 南方周末人事地震爆发,十名记愤然请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