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上海首富周正毅案:六名记者联合采访,未及发表即被封杀的新闻稿
请看博讯热点:上海首富周正毅案

(博讯2003年11月04日)
  这是一篇由六名富有正义感的记者联合采访,未及发表即被封杀的记者独家调查新闻稿,上版前晚,禁令已下,否则对郑恩宠会起到极大的保护作用;记者们一直因未能及时发表此篇采访稿深感遗憾。如今当记者们得知竟有同行向郑恩宠这种真正的人民律师大泼脏水,还有不少不明真相的人们以为郑恩宠真象官方所说的那样人格人品不良,他们也无法再保持沉默了!他们向本律师庄严承诺:如果高级法院需要,他们愿意集体出庭作证。同样是记者新华社陈姓和解放日报场姓两位记者,你们摸着自已的良心自问:应不应当惭悔???


是谁引爆了上海首富周正毅          5,28事件即一场拆迁官司成了周正毅倒运的开始.被称为最初的导火线.记者独家披露导火线燃烧全过程:上海最穷困的拆迁户如何斗败了上海最富有的人.

  目前其中关键人物郑恩宠被上海公安局所抓,记者紧急呼吁中央应立即对郑恩宠进行保护,这是保全证据的关键行动。救救上海的“蒋彦勇”。


周正毅案中的“蒋彦勇”

  4月4日北京西路524弄居民退休工程师莫珠洁打起了一场看似普通的拆迁官司,要求撤销2002第26拆迁许可证,此地段正是后来震动海内外的“东八块”.

  4月21日,由于疲不堪言,加之种种压力,莫珠洁撤诉.

  按法理行政诉讼撤诉后,不能再起诉,于是官司似乎消解了.

  如果此时结束,未来种种大事没了因缘.

  莫珠洁的女儿沈婷是香港公民,她性格坚定,不信在大陆,在上海没有说理的地方.

  她飞到上海,满上海找肯打官司的律师.

  她找遍二十多家律师事务所,竟没有一个律师肯接拆迁官司.一位杨文昌律师告诉她:”拆迁官司不敢打,没有一场能打,打了我的乌纱帽没有了.

  她不明白,她更感奇怪,终于有人向她交底:上海区县司法局在大会小会通知,房屋拆迁官司,上海律师最多咨询,最好不要受理,但代表政府,开发商除外.

  一筹莫展的沈婷突然收到了朋友的一份报纸,香港太阳报上有一段介绍上海著名拆迁律师郑恩宠的报道,写他如何为百姓打拆迁官司.如何提出要维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

  当沈婷找到郑恩宠时,郑恩宠却无奈告诉她,由于自已打了500场拆迁官司,律师证被上海官方无理不予注册,甚至连做公民代理都很困难.

  但当他看完沈婷从法院复印来的材料后,发现周正毅很可能是上海的赖昌星.

  “好,我给你写代理词,给你想点子。”

  他惊呼:“可惜撤诉了,行政案撤诉,就不能以同一理由起诉。”

  但是这难不倒经验丰富的郑恩宠,他摸了摸微秃的脑袋:“十八岁以上公民有单独诉讼权,就以莫珠洁的爱人沈俊生名义再次起诉。”

  5月8日,郑恩宠促成沈俊生向静安区法院起诉成功。

  同时此地块其它6名公民代理大多是郑恩宠多年的支持者,由于郑恩宠的律师证未注册年检,无法出庭为拆迁户亲自辩护,郑于是决定将那些原本说话结结巴巴的拆迁户临时培训成公民代理人,在郑恩宠帮助下,他们从普通的拆迁户成为说话响当当的公民代理人。

  5月21日第一次开庭时,法院以非典为由不肯提供大法庭,双方又引起争议.由于牵涉到周正毅,静安区法院刚开始时提出秘密开庭,拆迁户观众只能来五个人,不行,不公开开庭,无法将消息传播出去,沈婷与郑恩宠商量后坚决不同意。法官当场挂不住脸,竟骂沈婷“垃圾,瘪三,烂肉,鸡婆。”

  同时原告明明已到庭,法官却以原告未到庭为由,不开庭。

  结果沈婷告到了法院领导,要求公开开庭,要求该法官回避。

  也许是说到短处,法院同意了。


庭上风云

  改成5月28日开庭.

  郑恩宠打了10年行政官司,富有此类诉讼的经验,知道行政官司由被告举证,如果在十天内没有向法院提交证据,视为没有证据.因此开庭后对复印的证据进行过相互质证即可成为定案证据,同时经验丰富的郑恩宠知道再走上访上告在上海行不通,只有向海内外媒体公开.寻求社会舆论的支持。

  拆迁户们做了精心的准备.只等开庭时对自已从法院复印取得的证据进行确认.

  5月28日上午9时,静安区法院来了250多名公民,他们均是郑恩宠多年来的支持者,这次郑恩宠再一次调动了支持力量.

  由于只能进入100位听众,还有150人只有在庭外等待,复旦大学职工张恭元打出横幅“还我人权,还我住房,司法不独立,天下无公理。”

  法庭上,法官三次打断原告代理人的代理词:“不要念了,不要念了,交上来”白发苍苍的沈婷母亲莫珠洁坚持念完由郑恩宠撰写的代理词。于是法庭中如此重大的案件却没有律师出庭,但代理词在法庭中回响,一个苍老母亲的声音坚定有力:

  “……周正毅是否是上海的赖昌星,与静安区政府个别人勾结的一个犯罪分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静安区政府成立的东八块旧区改造基地指挥部。政府与企业应当分开,特别与外商分开,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成立动迁指挥部在法律上找不到依据。

  ……警察法规定,人民警察参与动迁没有依据,而指挥部中的公安部门中的警察,不断参与动迁。

  ……静安区法院行政庭的严明昌庭长就有参与动迁指挥部的不良纪录。”

  同时通过法庭证据质证,周正毅的一些重要事实得到了确认。

  此中关键是上海四个局联发的2001第68号文,这也是在上海引起百姓诸多矛盾的文件,文件规定,旧区改造,鼓励居民回搬,同时开发商可以享受土地出让金为零的政策。这一政策出发点正是为了让三方获得优惠,原地改善居民居住条件的政策.

  法庭上的证据显示,周正毅以旧区改造的名义申报地产项目,不花一分钱,获得了黄金地段东八块之一。面积4万平方米,市场地价至少在3亿以上。但是周正毅拒绝所有拆迁户2159户中原地回搬的要求,其实质就是用旧区改造的名义无偿占地建高档商品房谋取暴利。

  居民全部被安置到边远郊区。

  同时法庭证据显示,开发这一地块的开发商,占股1%的静安城建公司拆迁安置到位,当庭出示的静安城建公司在银行3亿元存款证明,证明了静安区城建公司到位了自已的5百万的拆迁安置费份额。

  而庭上没有任何证据出示证明周正毅付出了自已应当付出并承诺的5.8亿元拆迁安置费.

  也就是说周正毅空手套白狼,既没有支付政府土地出让费,也没有支付老百姓拆迁安置费.却拿到了一块4万平米的大地产项目.

  更令人费解的是上海政府规定:只有拆迁安置费到位30%,政府才可批准拆迁许可证,只到位了1%的拆迁安置费,为什么静安区政府却发放了拆迁许可证?


周正毅与静安区政府是什么关系?

  周正毅打着旧区改造旗号,却在这一地块拆掉了10207.76平方米新公房,6716.91平米的新式里弄.8882.44平米私房,这些按市政府规定都是不在旧区改造范围之内,试想想,刚住上的新公房要为大地产商让路要拆掉,难怪当地老百姓火不打一处来.

  12:00庭审结束.

  1:30按拆迁户们按原定方案由郑恩宠帮助写就一份通稿,附上致****涛与****宝的公开信,列举法庭证据呼吁中央“现在已到了公开揭发大大小小周正毅的时候了,我们上海市民等待你的批复。” 2:00沈婷与郑恩宠将法庭上取得的证据传到香港,当天香港十多家报纸与电视广播媒体公开发表.

  香港公民沈婷说:“我们在香港媒体中并无关系,但我们相信在一个开放社会,任何报纸都不会放弃经法庭证实的证据,谁漏了就是他的经济损失,市场损失。”

  2:30。拆迁户们又将相同材料与公开信发往美国。

  晚上6:30已有居民听到法新社广播来自美国之音关于此案的消息。

  5月28日当天,上海首富周正毅旗下香港两家上市公司股票突然爆跌。分别跌去40%与20.9%.

  5月31日,兴力浦大厦停工.

  6月1日东方伦敦广场停工.

  同日下午,周正毅起家店--阿毛炖品歇业.

  6月3日上海政府首次证实,周正毅正被调查,事件严重,中央的调查仍是刚刚开始.

  记者获悉,致胡温公开信已批转至上海政府.静安区一些局长已被调查.


周的致命伤

  为何一起拆迁案引起如此大的资金链反应?

  其实这也在沈婷与郑恩宠意料之中.

  他们正是要通过紧逼资金,让周正毅的尾巴露出来。其实目前爆光的仅是静安区东八块地块中的一块即58号街坊。

  而实际上东八块的八块土地全部是以零土地出让金方式出让给周正毅的。总面积17平方米,开发规模63万平方米,动迁居民1000户。其合同签在2002年5月28日。这一日期正与2003年5。28事件相同,冥冥之中真有命乎?

  换句话说:周在2002年五月已拥有至少十七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

  也正是2003年5月,周成为上海首富的关键举动发生了。这一月开始,周正毅动用了远远超过他以往财力十倍的资金完成了其“上海首富”的飞跃。因为正是2003年五月,周正毅突然发力取得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22亿授信额度。周正毅得以用15亿收购建联通(0067)成为真正的上海首富,而在这之前,周正毅被银行家称为“空心老倌。”至今香港媒体仍困惑于当时他的资金来自何处。

  因为如果以周正毅当时在香港的资产抵押根本不可能取得中国银行22亿授信额度。当时据香港报纸统计,周正毅以海外设立的佳运投资公司名义收购的香港资产只有2亿4000万。

  周正毅如果以上海物业估值50亿做抵押,由上海银行向香港中国银行担保,从资金规模上是可行的,但需解决是否有外汇局的批文。

  目前仍无法判断周的资金来源。


从下列迹象,不难分析

  太阳报报道:2002年5月周正毅高调邀请香港传媒到上海实地考察他自称投资50亿的东八块地块。(现在证明可能投资极少)。

  2002年5月28日签订东八块土地使用权合同。合同签订方是周正毅香港的公司佳运投资公司,注册在维京岛。

  2002年5月获得中国银行香港分行20亿元授信额度,并用15亿收购建联通59.8%的股票.

  并将建联通改名上海地产,然后动用22亿现金大肆收购上海房地产项目,一开始从市场上收后来则开始收购大股东周正毅本人的资产.

  有关人士分析,周是以众多低价获得的上海地产向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抵押,获得贷款,通过中银上海分行再从中银香港分行获得20亿授信额度买壳上市获现金后再注入上海地产项目.

  于是一旦当香港市场得知东八块是空心汤团时,骨牌倾倒了.


上海抓人.

  一群也许是上海最底层的拆迁户打败了上海最富有的人.

  但他们无法打败其周正毅背后另一支有力的手.

  6月4日下午,在前往北京的参与5.28开庭的9位拆迁户在火车行至无锡站时遭上海警察人身拘禁,一位女士沈永梅情急之下欲跳火车,被警察扯光上衣。带回上海。被关押24小时。

  但仍有三位拆迁户到了北京,他们接受了中外媒体的采访。

  6月5日晚记者在郑恩宠家中录制了有关周正毅的证据材料百余页,但当晚香港总部接到指令:就地消毁。记者只好奉命行事。

  6月6日下午.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

  上海公安局以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刑拘郑恩宠,而且在其家中办公室外安上便衣,一有拆迁户上门就抓,并关闭他们的手机,甚至不出示任何证件,抓走多名拆迁户.很明显这不是让郑参与调查,而是想先于中央抓人.

  郑恩宠并未有违法行为。郑曾对记者称:“我接受采访有两个原则,只说公开和依法取证的资料,不说国家机密。”上海公安抓人依据何在?

  与此同时,在全市中层以上干部会上,上海陈良宇书记一再表示全上海协助中央做好对周正毅案的调查工作.

  这不禁让记者问:上海市政府究意是想协助中央调查,还是反其道而行,控制信息源,进行打击报复.

  郑恩宠现在何处?全世界将会关注。


诞生周正毅的土壤

  周正毅零地价搞商品房的做法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关注,特别是在东八块竞争中曾开出高地价却败北的香港其它大地产商极为不满。

  但据记者了解,这种做法在静安区是普遍的。

  旧区成套改造是在静安区率先试点,也是在静安区率先变形。

  上海最早的旧区成套改造正是静安区福田村项目,然后是新福康里。当时是政府规定,危棚简屋拆平重盖让居民回搬后才可以用多余房出售,而旧里改造则是不拆房,在原有房中整修,加大面积,在安置原居民后可将多余面积出售。在这些改造中,土地均是零地价无偿划拨。

  在这之后静安区自行制定静安区土地局(2002)第003号文越过区只有1万平米土地批准权限。违规大面积批地,并将旧里改造变成所有旧里拆掉建商品房,并不许居民回搬。

  而国家应收的土地出让金仍享受零地价而逃逸。

  据记者掌握的资料仅静安区就有63号地块2万6700平米地面积,55号地块静安丽都国际花园,三期占地2万1300平米,48号地块2万7554平方米,中凯地块(面积不详应在万平以上)。仅此偷逃国家土地让金达6亿到7亿多。

  其中63号地块没有办国有土地有偿使用手续,没有建设用地批准证书,项目可行性报告,回搬安置方案。安排的房源是假的。48号地块也是没有四项手续。在48号地块开发的国有房地企业鼎安置业有限公司自然人的资金占了65%,其中占股最多的是区政府静安地产集团总经理王永康。

  静安区批地完全没有公开招标,而是领导指定。

  在周正毅之前,已有无数的房地产公司如此操作,这不仅违反了中央的土地出让金相关法规,也违反了上海自已制定的法规如68号文。但这恰恰是培养空手道高手周正毅的土壤。

  静安区的做法后来在全上海推广开了。

  松江大学城土地没有用地批文。

  一位外商认为:“如果政府所有应当实行的手续都不实行而是按长官意识实行,这是一种政府整体性腐败渎职。”

  据财经时报报道,2001年至2003年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出让的479块土地中仅57块是公告招投标。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