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动检执法者为夺肉类检疫权竟当街斗殴(图)
(博讯2003年12月17日)
    

     本月7日上午8时许,襄樊市区两级数十名动检执法人员当街斗殴。Photocome供图 (博讯 boxun.com)

     身材娇小的薛晓棠躺在襄樊市第四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一个星期以来,因为臀部及大腿内侧青肿严重,她“痛得翻不过身”。

     作为襄城区动物检疫站的检疫员,薛晓棠与她的同事一起“参与”了12月7日早晨的一场殴斗,其对手则是襄樊市动物检疫站的检疫员们。

     事件发生后,两级动检站均被要求上报事件经过。

     “市动检站有组织有领导地携带凶器殴打致伤我站检疫人员。”区动检站的汇报说,12月6日早晨,他们已经和市动检站的人有了一次纠纷。

     汇报材料说,当时区里的检疫人员到仲宣楼市场内收取肉贩的检疫票证,并挂上了襄城区动检站仲宣楼市场检疫办公室的牌子。但市动检站的人员却无理闹事,把招牌砸毁,并将站长王庆华等三人两次殴伤,强行拿走检疫票证。

     襄城区动检站站长王庆华右眼眶上的青紫色痕迹清晰可见。这位27岁的站长说,12月7日早晨7时左右,市动检站人员在仲宣楼市场前砸了他们刚刚制作的第二块招牌,并将区动检站的14人打伤。

     按王庆华的说法,当时,市动检站的人打开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的后背厢,从里面拿出镀锌的钢管,向着他们乱打。“我们手无寸铁,很多人被他们打伤,当时他们四五个人围打我们1个人。”

     “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6个人打我一个,腿都被打肿了。”襄樊市动检站负责仲宣楼一带市场检疫的所长罗建伟也是殴斗事件的参与者。他对当时的情况的描述是:区里来了50多人,而市里只有10几人,是区里的人先动的手,而且好几个人拿着刀子挥舞。

     市动检站事后汇报:“共有罗建伟、王新德等6人被打伤。”

     襄城区王府派出所介入了事件处理。派出所所长李振国说,由于双方各执一词,一些目击者出于顾虑不愿做证,所以调查暂时还没有结果。李振国证实,殴斗事件中使用棍棒等凶器是确凿无疑的,但动刀子的说法没有依据。

     12月9日,殴斗事件发生两天后,襄城区仲宣楼市场门前的墙角处还散落着未扫干净的啤酒瓶碎片,“利波平价超市”的老板展示了一只被打坏的竹椅。这位老板说,当时打架的人冲到超市里面,在打斗中打碎了一箱燕京啤酒和一箱枝江大曲。竹椅则是被人当武器抵挡木棒进攻时打坏的。

     仲宣楼市场的猪肉账

     如果按计划接收襄阳市场肉类经营户,仲宣楼市场的肉类经营者将增加到近百户,每年产生的检疫费高达数十万元。

     12月8日,《襄樊日报》二版头条刊发了这次斗殴的图片新闻,其文字说明显示,“斗殴的起因是市区两级动检部门对仲宣楼市场肉类检疫权的争夺。”

     仲宣楼农贸市场位于襄城区陈侯街路南,共有400余个摊位,其中处于经营中的为100余个摊位。市场内的肉类经营户仅五六家。

     目前襄樊市生猪屠宰的检疫费平均为每头10元,其中,屠宰和市场销售环节各占一半。以仲宣楼市场当下的经营规模,经营户每天销售生猪一头,整个市场所产生的检疫费用每日不过二三十元,全年也不过万元上下。

     区区薄利何致于引发两级执法部门棍棒相向?

     仲宣楼市场管理处经理洪光儒认为,一则目前已基本得到证实的消息应该是关键。该消息称:襄樊市目前最大的农贸市场———襄阳市场即将搬迁,原襄阳市场中的大部分肉类经营者将搬到仲宣楼市场,从而使仲宣楼一跃成为襄樊市城区内最大的猪肉销售市场。

     洪光儒证实,如果按计划接收襄阳市场肉类经营户,仲宣楼市场的肉类经营者将增加到近百户,每年产生的检疫费高达数十万元。

     但襄城区动检站站长王庆华否认了这种猜测。“我们从今年4月份就开始和市站商谈仲宣楼市场的归属问题,襄阳市场搬迁是11月才定的事。”

     对于仲宣楼市场的归属,区动检站提出的理由是: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仲宣楼市场是襄城区投资建设的,所以襄城区动检站应负起管理和收费的职权。

     仲宣楼农贸市场是由襄城区科委所属的耐火材料厂改建而成。1999年12月28日正式开业。洪光儒介绍,“当时市区动检站都来祝贺,各自送了花篮和牌匾。”

     襄樊市动检站则表示,仲宣楼市场目前的肉类经营者以前都在马路上摆摊经营,一直归市动检站管辖,搬进市场后也理所当然地继续归市里负责。

     市动检站的汇报材料对市场开业时的情形作了描述:“那时襄城区动检站也去了人,他们见市站有人在那里,连个照面都没打就走了。”

     襄城区动检站在汇报材料中则直指市站“霸占”:“我站当时安排了检疫员准备第二天进场开展工作,当天晚上,市动检站站长找我们商定:仲宣楼市场的检疫工作由市区两级动物检疫站共同理顺后移交区动检站管理收费。可在市站进入该市场后,我站多次要求其交回检疫权,可市站一直不予理睬,霸占至今。”

     “脓包终于挤破了”

     “会开了不知多少次,各种协议也签了无数,可就是不见效。”

     熟悉襄樊动检工作的人都认可这样一个说法:12月7日的斗殴只是矛盾的一个总爆发,在此前六七年的时间里,襄樊市和襄城区动检部门之间一直暗流涌动。

     樊城区动检站站长尚明权在此次事件中成为旁观者,他认为:12月7日的斗殴应该看做是襄城区对现状不满,从而对“历史遗留问题”作出挑战。

     尚明权介绍,1996年之前,襄樊市城区内共有两家动检站,即市动检站和郊区动检站,1996年区划重新调整时,郊区动检站改为樊城区动检站,郊区动检站一部分人员则分流出来办襄城区动检站。虽然襄城、樊城两区面积扩大,但在动检站管辖范围上,还是保持了原状。

     襄城区动检站的一位工作人员举例说,区里一位主要领导曾对他们大发脾气,说区政府门口的一个肉贩都是市里的人来收检疫费,你们是怎么履行职责的?

     襄城区农业局副局长刘海涛认为,自1996年以来,襄樊市动检站通过违规收费,共从襄城区拿走近500万元。刘海涛举例说:根据协议,襄阳肉联厂由市区两家共管,分成比例应为1比1,也就是每头猪的检疫费市里5块,区里5块。但实际操作中,却是每头猪只给了襄城区4块钱,另外的1块钱要襄城区在所属市场里收回。而事实上,襄阳肉联厂的生猪却绝大多数都销到市辖的市场,仅此一项,襄城区就损失了近20万元。

     但襄樊市动检站手中有一把“尚方宝剑”———今年11月28日,襄樊市农业局主持工作的刘生陆副局长召集市、区有关部门就解决市动检站与襄城区动检站之间问题进行了协调,并达成了一致协议。

     这份市区动检站负责人签名盖章的协议规定:自1996年以来,到2003年底止,市区两级动检站的所有争议性问题,一次性协调解决;市动检站一次性给予襄城区动检站补贴5万元;2004年1月1日起,双方协商新的合作方案,按新方案运作,在新方案出台之前,双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对2003年底以前相关事情再发生争议纠纷。

     市动检站站长胡玉兵说:“我们一直按这份协议执行,可襄城区却故意制造事端,12月6日、7日的冲突到底是谁挑起的呢?”

     “这是一个多年的脓包,现在终于挤破了。”湖北省动物检疫站监督科科长熊延彬介绍,为了调解襄樊市这市区两家动检部门的纠纷,省农业厅、省畜牧局、省动检站等单位也多方进行协调,“会开了不知多少次,各种协议也签了无数,可就是不见效。”

     区市之争

     湖北省其他地市都已理顺关系,动检工作由市里统一负责。但襄樊市特别是襄城区却一直难以实施。

     2002年3月22日,襄樊市委、市政府曾下发《关于理顺市区行政管理体制的意见》(试行),这被称为2002年7号文件。

     7号文件专门提到了理顺市区动检体制的问题。要求“市区动物检疫执法工作由市动检站统一承担。襄城区、樊城区动检站并入市动检站。”

     但襄城区拒绝执行这一文件。2002年6月7日,襄城区政府2002年4号函指出,市政府的要求违背了《国家动物检疫法》的有关规定,剥夺了襄城区依法享有的动检执法管理权。

     襄城区引述了《动物防疫法》第六条的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畜牧兽医行政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动物防疫工作。”就此,“要求襄城区享有区级动检行政部门的执法权,确立我区动检站行政部门的执法主体资格,具体负责辖区动物行政执法工作,接受市动检站的业务指导。”

     随后,襄樊市方面也作出反应,一位主管副市长在当年7月2日的批示中说:“市委、市府7号文件必须得到贯彻落实,有合理实施意见可以采纳,但下级政府不得作出与上级政府决定相违背的决定,此是政令畅通的原则问题。”

     “遗憾的是,市政府的决定还是搁置了,阻力太大。”12月9日,襄樊市动检站一位负责人说。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是,早在2000年10月17日,湖北省人民政府下发第202号令《湖北省动物检疫申报管理办法》,该办法第4条规定:市、县城区的动物和动物产品检疫的监督和申报管理工作由市、县动物防疫监督机构统一实施。

     湖北省动检站站长华安龙说,根据省里的要求,湖北其他地市都已理顺关系,动检工作由市里统一负责。但襄樊市特别是襄城区却一直难以实施。

     襄樊市动检站一位负责人回忆,襄城区动检站当时还是愿意并入市里的。原因在于,区动检站是自收自支单位,而市动检站有财政拨款支持。这位负责人说,为此,襄城区动检站曾突击进人,“2000年以来,就突击进了20多人。”

     “襄城区动检站进人走的都是正常程序,按区委和区人事局的定额定编。”襄城区农业局副局长刘海涛否认了突击进人的说法。

     目前,襄樊一市两区动检人员的结构是,市站60多人,襄城区70多人,樊城区40来人。

     “市里的人发福利,发奖金,可我们这里10月份的工资还没发。”刘海涛说。

     相比而言,樊城区的情况要好一些,尚明权介绍,目前他们站里还有数十万固定资产,人员工资则完全没有问题。“一来人少,二来我们不需要向区里交任何费用。”尚明权说,对襄城区的相关情况他不很清楚。

     “部门领导下的市长负责制”

     “现在市里的部门不愿放权,区里当然也要争,大家都想多吃一口肥肉。”

     “这场冲突焦点在利益,症结在体制。”襄樊市一位政府官员说。

     该市某执法部门一位官员则表示:“动检部门打这场架,真不算什么事,襄樊市几乎每个部门都存在这样的矛盾。”

     “以动检站来说,市动检站是财政拨款,人员编制归市里管;区动检站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人、财物都归区里,只是业务上受市里领导,这样一来,两个部门都要吃饭,再加上执法收费时的交叉问题,就不可避免产生利益冲突。”

     按这位官员的说法,除了动检部门,襄樊市的环保、卫生、城建、交通、税收、土地等部门都发生过市区两级的冲突,而且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襄城区环保局一位官员说,现在市区部门在各自管辖权的划分上根本没有一个标准,基本是谁下手早,地盘就是谁的。这位干部举例说,襄城区的荆都大酒店排污费本来一直由区环保局收取,每年有万把块钱,后来,市环保局和该酒店接触,以少收费用的诱惑夺走了该酒店排污费的收费权。

     “凡是有利可图的,都是市里部门来搞;凡是没钱又出力的活儿,就都交给区里。”襄城区政府另一位官员则列举了市区两级部门在环卫工作上的矛盾:分配给区里打扫的大都是脏乱的街道、厕所,而市里的则是门脸集中容易收取清洁费的繁华路段。

     “现在市里的部门不愿放权,区里当然也要争,大家都想多吃一口肥肉。”一位熟悉襄樊市情况的人士引述民间流传的话说:“人们管这叫‘部门领导下的市长负责制’。”

     事实上,襄樊市领导并非没有看到症结所在,前述2002年7号文件在涉及动检部门的同时,也对城建、卫生、环保、土地、交通等多家部门做出了理顺市区行政执法体制的改革决定。

     但这项改革工作目前仍陷困顿。一些熟悉情况的官员说,这除了各部门之间矛盾重重,改革措施举步维艰外,“可能和前一段时间襄樊市那场政坛大地震有关。当时,襄樊市仅处级以上干部就落马几十人,肯定会影响到其他的工作。”(记者 胡杰 湖北襄樊 报道) (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行政执法人员犯罪剧增 前10个月造成损失6.5亿死亡460人
  • 工商执法竟被称作抢劫
  • 刘荻案是中国违法执法问题
  • 山西吕梁一药监分局局长严格执法被人报复杀害
  • 图片:城管如此对瓜农执法(图)
  • 执法人员引起车祸 孕妇惨死于冷漠
  • 广州暴力执法 不敌回民
  • 福州公路检测点遭冲击公路局副局长被打死:执法者态度偏颇为导火线
  • 太原客运办午夜“执法”目击:扣车抓人如绑票
  • 天安门广场配备专职城管执法人员和专用指挥车
  • 广西邕宁35人暴力抗法被拘留 12名执法人员受伤
  • 湖南耒阳4名城管执法人员轮奸醉酒弱女
  • 西安市容执法人员是流氓恶霸 掀翻卖奶摊抢走千元(图)
  • 法警执法时死于同事枪下 因系误伤无法申报烈士
  • 沈阳最严重暴力抗法案发生 30余执法人员被打
  • 警察在新闻大楼前执法动粗 令厦门城市形象蒙羞
  • 黑龙江暗访行政执法 国家权力部门化震惊省高官
  • 河北一村民杀害非典执法队员一审被判处死刑
  • 沈阳执法人员收缴《华商晨报》殴打采访记者(图)
  • 警察粗暴执法---戴手铐的女中学生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西安一执法人员粗暴执法 脚踩孕妇致胎儿死腹中
  • 城管打人事件论:执法者打人与包庇打人者
  • 外来工没暂住证丢命 媒体呼吁荒唐执法该结束
  • 西安市容执法打死司机续:闻听儿被打死老父昏倒在地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西安一老人劝架招致玻璃店被城管执法人员乱砸(图)
  • 我见到了恶霸执法的全过程!!!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石家庄有城管队员灭绝人性 执法车拖著孕妇飞跑
  • 执法人员借罚款嫖娼 谁来监管干部“性索贿”?
  • 烟草专卖局执法人员审问不休 烟贩被逼自残脱身
  • 市容执法岂能乱打人?
  • 执法人员打劫目击记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安徽市容执法人员踢打老人致死,法医说是心脏病
  • 宁夏灵武“城管”好威风 野蛮执法致一死几伤 (暴力抗“法”的根源)
  • 【博讯特稿】告诉大家:在中国执法是有双重标准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