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工讯:追讨工资却被判刑-------《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博讯2004年3月24日)
    冤案更多文章请看冤案专栏
     一群讨要工资的记者,被哈尔滨市副市长的儿媳妇找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的人非法拘留,其中一位记者还被判刑!时至今日还没有平反!而拖欠的工资至今一分钱没拿到! (博讯 boxun.com)

    
    造成我们悲惨经历的是哈尔滨市前副市长的前儿媳宋潇,一个自称在红道和黑道都很混得开的所谓高干子女。1年多来,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同公检法打了多次交道,我们已经心力交瘁,我们深深感受到权力的黑手一旦介入司法,我们这些草跟阶层出身的小知识分子的命运是如此的脆弱!所谓的司法公正不过是一句空话!
    
    但我们将不放弃通过种种途径解决这个冤案,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并希望得到各位正义人士的继续支持!
    
    《名人》杂志黑档案
    主管:黑龙江新闻出版局
    主办:黑龙江少儿出版社(办公室电话:0451-82329507)
    社长:于晓北
    主编:赵立程
    投资承包商:薛某
    在京办公地点:北京朝阳区亚运村
    
    原《名人》杂志社全体记者 2004年3月15日千龙新闻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此刻,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这样一群青年记者。一件本来十分简单并且已经被基层派出所调解完毕的普通民事纠纷,由于公安队伍中人别人的介入,被人为地拔高,最终上升到刑事案件,权益受到损害的人居然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侵犯他们权益的人却逍遥法外。
    
    2003年1月25日上午(春节前4天),《名人》杂志社6位记者去北京朝阳区风林绿洲杂志社办公室领工资。3个记者先到。时任《名人》杂志社行政主管的宋潇递给每个人的只有基本工资2666元,对稿费编辑费只字不提。按正常工作量每人都有1万多,还有许多作者包括许多名家的约稿无法兑现稿费!大家都表示不接受。希望能结算稿费编辑费。这时宋潇开始大骂,让赶紧拿钱滚蛋。不然找人“修理”。在随后对记者的追打中,宋用力过猛致其中一个记者厚羊皮夹克暴裂20多厘米,该记者躲闪不及,手顺惯性一下就杵在其脸上,没有伤痕或鼻子出血症状.派出所按普通民事纠纷调解完毕,对方却打电话给其前夫(哈尔滨某副市长之子),并通过他找来了在朝阳公安分局担任某领导职务的熟人……随后3记者中2记者被拘留,其一后来被判缓刑,上诉被驳回,为洗脱罪名仍在申诉。
    
    [千龙新闻网报道]近日,不少媒体争相报道了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不成反被判刑的遭遇,引起极大反响,人们纷纷发表意见,抒发感慨,为该记者鸣不平。11月6日上午,该记者王刚(化名)向千龙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下午,王刚的代理律师也向记者表示,《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案有四大疑点。
    劳动报酬引发纠纷
    
      王刚,男,北京市西城区人,原《名人》杂志社记者。2003年1月,顺利完成了2003年前3期的稿件采编工作后,1月10日,《名人》杂志社赵主编突然通知包括王刚在内的6位记者,解除劳资关系,要他们1月25日去社里领工资。赵主编当时承诺之前的稿费和编辑费一定发给他们。
    
      2003年1月25日上午,也就是春节之前4天的上午,王刚等去朝阳区风林绿洲《名人》杂志社办公室领工资。王刚与同事李某、郝某先到,时任《名人》杂志社行政主管的宋潇递给他们每个人的只有基本工资2666元,对稿费编辑费只字不提。“而按照正常的工作量,差不多每个人都有1万多。大家都表示不接受,希望能结清稿费编辑费。”王刚向千龙网记者说,“没想到,这时宋潇开始大骂我们,让我们赶紧拿钱滚蛋,不然找人揍我们。”
    
      王刚等人开始联系劳动监察大队,但是周六劳动监察大队没人在。“就在此争吵期间,宋潇多次表示要找人‘修理’我们,并且要对我们动手,她还拿出一个警官证晃了一下,说自己红道黑道都吃得开。”王刚和李某、郝某都表示,宋潇当时说她虽然不是警察,但证件是真的。因此,他们很害怕,也不想惹麻烦。僵持间,互相都打了110。派出所警察来了后说“别打架,找相关部门解决”,然后就走了,王刚他们又开始联系劳动监察大队,没联系上。
    
      到当日下午1点半,双方均不让步,事情仍没有结果,王刚等人又累又饿,万分焦急。这时宋潇整理东西准备离开。因为那是春节前4天,他们担心宋潇走了就要等到年后了。“我们当时感觉很无助,于是就跟她商量说能不能先把2666块钱给我们。”王刚说,宋潇这时却不再认帐,说你们以为想要就给你们啊,一分钱都别想。
    
      说不清的意外冲突
    
      欲离去的宋潇被王刚等人拦在大门口,要她给钱或等劳动监察大队过来解决问题。“她先扯李某,被推回去了,又准备扯郝某,不知道怎么的,她好像觉得我这里是个突破口。她说‘你找死啊!’,然后猛地抓住我的胳膊使劲一拽,刷一下我的羊皮甲克被扯开了一道20多厘米的口子,从肩上到掖下都裂开了。我险些被摔倒在地上。”王刚向千龙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他立不住脚,往前窜了一下,“手不知道怎么地顺着惯性一下就杵在了她的脸上,就听她叫了一下,捂住了脸。”
    
      王刚等人都立在旁边看,没看见宋潇脸上或鼻子有没有出血症状,这时双方都打了110。一会,大屯派出所的两位警察来了,问明了情况,把他们叫到另一个办公室,了解了具体情况。接着去做了宋潇的工作,警察最后对王刚等人说:“这样,你们去给人宋潇赔礼道歉,这事情就算完结了。至于劳资纠纷,要找相关部门解决。”王刚等人答应了。
    
      当王刚等人准备去给宋潇道歉时,宋潇开始给她前夫打电话,说:“你不是认识刑警队的那个人吗?把他找过来!”然后出来恶狠狠地对王刚他们说,要让他们在拘留所过大年。“你等着瞧吧,有让你好受的!”
    
      宋潇的前夫和一位警察模样的人一起来了,他们和刚才的两位派出所警察以及宋潇在外面谈了半天,期间刚才的两位派出所警察还把王刚找出去,让王刚给他们看他被撕破的衣服。“看得出来,这两位警察大哥在帮我们说话。这期间3个多小时,宋潇的鼻子未有任何异常。”王刚说。后来王刚等3人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
    
     一份鉴定书导致判刑
    
      “当天晚上,警察对我们说没什么大事,晚上就能回去。可是那一晚上都没放我们。第二天中午,突然给我和郝某戴上手铐要押走。郝某被行政拘留,而我是刑事拘留。”王刚说,拘留他们的理由是宋潇鼻子有伤痕,这次法医鉴定是轻伤。后来他们才知道,宋潇的鼻子以前做过垫鼻梁手术。
    
      2003年2月21日,王刚才被取保候审。在预审中,尽管王刚等人一直说明事实是宋潇先拽打,王刚站立不住快倒地时无意中手碰到了宋潇的脸部,但还是说不清。“本来是在拽打过程中发生的误伤事件,却被分割为宋潇先拽完,然后我再打她这样两个事件,从而预审把宋潇拽打我的时候产生对她的误伤,认定为互殴。”王刚说。
    
      后来此事到了法院,法官问王刚是否愿意调解并赔偿,说调解后就可以把这个案子结了,回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去。王刚也跟宋潇联系过,宋潇当时也表示:大家本来无怨无仇的,说不会跟我为难。加上法官说,认罪就可以调解,所以王刚以为调解了就不追究刑事责任,“为早点结束这个没有意思让我难受的官司”,王刚表示同意调解并交纳了赔偿费1万元。
    
      然而,在随后的简易程序审判中,法庭依据一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刚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这个结果让我十分诧异。”王刚说,“轻伤”鉴定有问题,而且本人行为非故意伤害。而且在事后,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接受检查机关调解,赔偿1万元,态度诚恳。而本次纠纷给本人造成的巨大精神和物质损失,本人均没有任何怨言,对他的这个刑事处罚实在不公平。
    
      律师提出四大疑点
    
      就该案来说,指控王刚犯有故意伤害罪的主要证据是拿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然而,王刚的代理律师却向千龙网记者列举了该鉴定书的四点看法。她认为,这份鉴定书不论是在内容还是在程序上,都存在一定问题,在未进行重新鉴定的情况下,作为证据使用,确有不当。
    
      鉴定书所依据的送检材料有的材料案卷中没有记载。鉴定书所依据的送检材料是北京同仁医院的病历、诊断证明、CT片。而卷宗中并无伤者宋潇去同仁医院看病的记载甚至没有看病的单据。卷宗中有宋潇去安贞医院看病的单据、X线诊断报告及诊断证明。而安贞医院的诊断报告与鉴定书的鉴定结论是不一样的,是矛盾的。按照安贞医院的诊断证明及X线诊断报告,宋潇的伤不构成轻伤。代理律师认为,即使宋潇同时也去了同仁医院看病,那么鉴定时也应该同时参照上述两个医院的报告,更何况根本没有同仁医院的看病单据,两个医院的诊断证明有矛盾,应该重新鉴定,否则作为证据使用显属不当。
    
    该案件据被告人和相关证人介绍,存在一定的人情关系,是否也会影响到案件的公正性。据被告人王刚及相关证人郝某、李某的证据材料证明,在派出所工作人员解决王刚、郝某、李某与伤者宋潇纠纷期间,宋潇打电话让其前夫找来一位刑警,后确实是宋潇前夫带刑警到的派出所,这一情况除王刚陈述外,证人郝某、李某可以证明。当日又在该分局法医鉴定室作了伤残鉴定。这种情况的出现,很难保证鉴定书客观公正。
    
    该案并非故意致伤。该案件的发生是事出有因,而且是伤者宋潇先动手拽破了被告人王刚的皮夹克,王刚在站立不稳的情况下,手碰到了伤者的鼻部,致伤者鼻部损伤,并非故意致伤。从当时双方的情况看,伤者宋潇高大魁梧,王刚身材矮小,而且是伤者先动手拽的王刚,王刚的皮夹克被拽破了20多公分的口子,王刚在站立不稳的情况下,惯性将手碰到了伤者的鼻子,造成的伤害,王刚的行为,尚不完全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的故意伤害罪的故意特征。
    
    该案件是一起因劳资纠纷发生的普通民事伤害案件。使王刚在没有得到应有的劳动报酬的同时,还要受到民事及刑事的双重处罚,这对王刚来讲确实是不公平的,而且是伤者宋潇动手在前,负有主要过错责任的情况下发生的。
    联络《中国团结工会》: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3~4)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1-2)
  • 工讯:吉林油田工人们上访被抓,数十名工人集体自杀
  • 工讯:中国工运领袖赵品潞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和动力!
  • 工讯:《中国团结工会》给所有来信朋友的回复:
  • 工讯:《中国团结工会章程》(草案)
  • 工讯:《中国团结工会宣言》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