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汉阳当局盗卖器官 陈永东死无全尸(图)
(博讯2005年6月29日)
    中国器官买卖生意兴隆,现在是最大的器官买卖之国,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常有到中国大陆的换器官团。中国抢摘死囚器官在国际社会已是公开的秘密,不法公安、法官和医生串通从死者尸体上盗取可移植器官谋取暴利。访民陈寿田爱子器官被盗,尸体快1年了还在医院,可是法院却不肯立案处理,让他真的心力交瘁苦白头。

    40年多灾多难 苦不堪言

    陈寿田是湖南新化人,五十年代大学化工专业毕业生,在武汉市汉阳区英武街中学教书。因被同事嫉恨而种下祸根,坏事接踵而来,16个冤案缠身,40多年来上访至今,但平反却遥遥无期。

    陈寿田与王春贞这对命运多舛的夫妻,从他们60年代初遇到今天,凄惨悲苦,生离死别的日子,让他一家人苦不堪言;因上访陈寿田被抓七次之多,九死一生,牢狱时被尼龙绳捆进肉内,十指被钉竹签,中右边肋骨被打断三根,喉管被刺破,几次被打昏死。

    太太王春贞被打致残,医生诊断为:‘脑外伤后遗症,左侧上下肢瘫痪,运动神经断了。’而后家庭先后遭受车祸、被人为纵火37次、爱子死亡左眼被挖、开的公司被政府强占……

    爱子不堪刺激 精神错乱

    1996年11月20日,由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政府几位区长带领十六个单位包括公检法在内500多人,以莫须有罪名,对陈寿田的工厂和家庭来了一次大洗劫。公安、法院、武警、特警、消防从早晨开始一直进行抢劫和破坏到天黑。

    将陈寿田全家多年来辛苦创业的公司及财产,通通洗劫一空。使他们冬天无衣被,春节无米下锅,幸有一条金项链还在身上,拿去卖了才买回来过年的米。

    陈寿田说:‘汉阳区政府的迫害不局限在我身上,我儿陈永东从小到死没有在外打过架。陈永东是自家公司的经理,96年11月20日,不堪政府如此掠夺的刺激,又突然家财尽失,惊吓过度,患了精神病。从此挨打不会还手,挨骂不会还嘴,被打死也不会喊救命,其妻离家出走,我的孙子陈鸿翼三岁成了孤儿。’

    陈寿田说:‘陈永东被政府逼疯前,于1995年2月28日,汉阳区政府在他家附近办了一间公司, 6层楼高的公司正在装潢,由于工地没有任何安全标示及防护,6楼掉下来的重物砸伤一个7岁小孩,小孩顿时血流如注,工人怕负责任躲起来不救孩子,是陈永东叫来计程车,跟家人一起把孩子救回来的。现在那孩子已考上大学了。就因为见义勇为救人,害得汉阳区政府受批评,被停工整顿,从而使汉阳区政府对陈家更是恨之入骨。’

    爱子疯了 被活活打死器官不见了

    陈寿田说:‘2004年5月29日,37岁患有精神病的陈永东,在自己家附近不知被什么人打的全身是伤? 我二儿子把陈永东送到医院,当时还会跟二儿子说话,医生说要手术,可是当天就突然死了。而当时医院《死亡证明书》证明头部受致命伤,脑内出血,感染化脓,形成脑脓肿……。’

    陈寿田和二儿子后来去医院看尸体时,发现尸体颜色变黑,发现‘尸体’左眼膜被取走,证明“尸体”当时不是尸体,只是麻醉或者昏迷,刚‘死’的照片,双眼闭合很好,后来眼皮睁开很大,而眼膜却没有了。肚子周围盖了一块布,腹部四周都是血。

    
汉阳当局盗卖器官 陈永东死无全尸

    陈寿田说:‘陈永东的尸体一直在医院工作人员看管下,左眼膜不见了,说明人还有生命,却被施麻药或昏迷时器官被取走的。医院应给我们一个说法,但医院却没有给我们解释,这些器官到哪去了?盗给谁用了?疑点重重。现医院催我们将尸体火化,纯属为了毁尸灭迹,为了消毁罪证。我们要求公安局立案,公安局法医不鉴定受致命伤的头部,而要解剖没有受伤的腹部。为什么病人被无辜打死就不能立案?所以儿子的尸体至今还在医院,不能入土为安。’

    最后呼吁

    40年来16个冤案,申诉无门,信访办只是政府一个虚设的部门,却没有为访民实际办事,而我们却遭到毒打或拘禁,希望全世界人权组织,能关心我们这群弱势团体,也希望政府能依法治国,还百姓一个公道。

    这几天医院要我们赶快把尸体处理,可是我儿子的案疑点重重,却不立案。我要如何处理啊?他的器官到哪去了?我要再次向媒体求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百姓器官被盗案,让死者早日瞑目。

    (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