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抗议!-兼向艾晓明老师致敬!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9月27日)
    
    


提交者:张大军 发布时间:2005-9-27 10:39:32
    
    
    
    今天(公元2005年9月27日)一上网,我就看到艾晓明老师致朋友的信,信中简单描述了她及郭艳和唐荆陵两位律师在前一天受到了有组织的野蛮攻击。而在他们不断打110报警求救时,竟然没有警察前来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在朗朗乾坤下,在中共据说要依法治国的今天,这种赤裸裸的威胁公民人身安全的行径居然得不到警察部门的及时制止。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此,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位普通公民,我抗议!
    
    我抗议广东番禹地方警察当局的不作为!
    
    我抗议广东番禹地方政府治理不力,导致野蛮的黑社会法西斯暴行横行无忌!
    
    我抗议广东番禹地方政府没有在其辖区贯彻依法治国的方略,导致其辖区的公民无法得到及时的法律救助!
    
    我抗议广东番禹地方政府,因为他们的作为和不作为已经使人们对广东番禹乃至广东全省建成和谐社会的前景彻底失望!
    
    同时,我要向艾晓明老师及其维权同仁致敬,你们的正义感和爱心必将激起更多的富有良知的公民起来反抗种种法西斯暴行!历史将会见证这一切!
    



    


艾晓明教授致各位朋友、读者的感谢信(转)
    


致各位朋友、读者的感谢信
    
    各位朋友和读者:
     你们好。谢谢关注和呼吁。9月26日星期一下午大约4点多,我和郭艳律师、唐荆陵律师一起访问他们/她们的委托人、当事人家庭,村里大约十人一队的治安巡逻分队(穿迷彩服)一直跟随着律师一行,村民见后避之不及,没有人和律师说话。村民冯秋盛母子两人被关押,律师到冯家,冯秋盛的父亲不见人影。律师继而到村民冯伟南家,这家父子两人被关押,冯伟男的母亲也不知去向。律师只好向邻居打听,正在这时一位昨天滋扰《人民日报》记者和律师的、自称“村民”的大汉前来厉声哄赶律师,几位身体粗壮大汉在一旁参与威胁,一路迷彩服由两小队合并尾随监视,还有一些骑摩托者在前面拦截。
     我们过TS村部时,粗壮大汉突然抬出几桶脏水泼向我们。我和郭律师背部全被淋湿,唐律师的公文包也被浇湿。唐律师、郭律师不断给110报警,没有警察前来。
     离开村部到番新公路,律师郭艳先乘摩托去找出租车,我和唐律师沿路慢行等待。唐律师继续报警,他走,身后的迷彩队走,他停,身后的迷彩队也停,前面的摩托不远处停住。
     当郭律师带出租车前来时我们才知道她在途中被后面追上来的骑摩托者追打,一棍打在她腿上,她被打倒在地,接着棍子打到她头上和背上。幸亏郭律师有过专业训练,她奋力逃向人多处,上了过路的公共汽车,坐过两站后找到出租车来再接我们。
     万没有想到这辆出租车在番禺沙湾大桥收费站再次被暴徒围住,一辆摩托横在车前面不让走,歹徒用钢制防暴锁打碎车前窗前玻璃,打烂右边车门玻璃,右边车门处整块玻璃掉下,扎伤了郭律师的手。我们被困车中,看着暴徒凶猛攻击束手无策,唐律师和郭律师紧紧拉住车门,所有人都在车里狂呼救命。两边的收费过道都有车过,没有警察前来,没有人出面制止。
     相持一阵,幸有收费站人出来搬走摩托,出租司机不顾自身安危勉强开着破车直奔广州。
     我到广州境内立即向我任教的中山大学中文系总支书记丘老师紧急呼救,丘老师迅速联络中大保卫处。我们让车直接开到了广州市公安局门口,在门口报警。中山大学保卫处处长和我系丘老师带车会同中大所在地新港街派出所所长带的警车及时赶到,我们才下车。接报警的警察到,我们在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塔街派出所报案。中大保卫处的车和新港街派出所的警车分别把两位律师和我安全送回家。
     到家后已接近半夜11点,先匆匆写这些,谢谢各位朋友关心、问候。
    


艾晓明 敬上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晓明教授等情况通报
  • 声援艾晓明教授 / 萧瀚
  •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因帮助太石村民正在遭到追杀/崔卫平
  • 呼吁有关部门保障艾晓明教授与她同伴的人身安全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 赵达功: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 艾晓明:温家宝总理,请救救太石村的村民!(图)
  • 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丘岳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