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警察参与黑恶势力垄断当地色情业
(博讯2006年1月24日)
     生活新报消息 在镇雄县城,若问范晓这个名字,几乎妇孺皆知。
    
       2005年12月5日晚,在镇雄县的一个停车场内突然出现了大群便衣民警,接着就将一青年男子从车场抓走了。抓走的男子是谁?人们怀疑是“他”,但又不敢确信,直到公告张贴出来。而人们所说的这个“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就是在镇雄县几乎妇孺皆知的林业公安分局民警、县林业局林政稽查大队队长范晓。 (博讯 boxun.com)

    
      范晓,因涉嫌参与黑恶势力、组织容留他人卖淫等五宗罪名而被公安机关逮捕,其40余名涉案的团伙成员也被抓获归案,于是老百姓奔走相告:“天亮了!”
    
      缘由 一起凶杀案牵出“黑”老大
    
      事情得从发生在2005年6月4日的一起凶杀案说起。
    
      2005年6月4日中午,镇雄县有一个名叫李洪的19岁男子(本县人,居住在县城)被多人持刀追杀后倒在街心花园旁边,后因抢救无效死亡。镇雄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接警后立即赶赴现场展开调查,案件在当天就告破,8名犯罪嫌疑人当日被抓。之后又将另9名涉案嫌疑人抓获。而正好在之前,镇雄县公安局就多次接到云南省公安厅和昭通市有关部门转下来的一些举报材料称:镇雄县林业公安科民警范晓聚众斗殴还容留他人卖淫。
    
      那么这起杀人案件和范晓是否有联系呢?在镇雄县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下,经过对案件的进一步深入,警方发现,范晓和“6·04”凶杀案件果然有关联。“如果不是这起凶杀案,我们还发现不了他的涉案事实。”镇雄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杨副局说。
    
      抓捕 百余名警察直扑停车场
    
      在省公安厅和昭通市公安局的亲自督办下,调查取证证实:范晓涉嫌参与其他社会闲散人员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组织介绍和容留他人卖淫等多项犯罪。2005年12月5日晚,抓捕行动开始,省公安厅和昭通市公安局及镇雄县公安局的百余名警察冲进镇雄县城的一个停车场内,将范晓和部分涉案人员抓获,并现场查封了范晓在镇雄县城开设的用来从事色情经营的“恺撒歌舞城”,其弟弟范泽义、姘妇李维琼等人也一并抓获,至今已抓获涉案人员43名。当天,范晓组织介绍和容留他人卖淫的犯罪事实得到确认,其被依法逮捕。
    
      传言一:卡拿煤老板强行参股
    
      2005年上半年, 范晓从镇雄县林业公安科调到该县林业局林政稽查大队当队长。范晓在当林业公安科民警和林政稽查大队队长期间,为谋私利,以他经常以煤矿开采占用林地或以不批给采煤用坑木为等方式刁难矿老板,并强行在煤矿入股,“他虽然说是入股,但从未出过一分钱,他入的干股。”一深受其害的煤矿老板说。“范晓经常找煤矿老板给他打收条,一分钱没给但还要注明其收到他的入股资金,到年底就来找老板分红。很多煤老板怕惹麻烦,就把股份给了范晓,好让他充当保护伞。范晓则来个两手抓,又拿股份又收保护费。有一次,一煤矿放炮采煤震裂了村民房屋,村民就去找矿上讨说法,范晓得知后带着一帮帮人赶到,“我告诉你们,这个煤矿我有股份,谁敢再闹就对谁不客气。”有个别村民不服气,多说了几句话,结果就招来一顿打。
    
      传言二:搞色情交易资料图:警方查抄卖淫嫖娼场所开歌舞厅
    
      “恺撒歌舞城”位于县城的繁华地段,广告牌十分显眼,顺着昏暗的灯光上到二楼,一道大卷帘门将去路锁断,里面就是范晓开设的歌舞城,往日的喧嚣已听不到了,记者只能从通道上花花绿绿的装饰物想见昨日的浮华。一知情者说,这个歌舞城当初装修就花了30多万,2004年下半年才开起来。”一出租车司机说:“这个歌厅在县城不算最豪华的,但小姐却是最多的,最多时每天有40多人进出。与其它地方最大不同的是特殊服务……”一名曾参加该案件调查的民警也向透露说,范晓在从事色情交易中,经常以招聘服务员为名,将一些女性骗进来,先强奸然后强迫其卖淫。
    
      众口评说
    
      副县长:精于算计 典型黑恶势力
    
      县委常委、镇雄县常务副县长张先华对范晓的评价是:“他在镇雄是一个典型的黑恶势力,在镇雄县的产业开发过程中,他一直在大作文章,精于算计动脑筋想大赚一笔钱,在矿用林地、用坑木时他找借口对矿老板进行罚款。为了收交保护费,他先是煽动村民封堵矿洞,随后又出面协调,阻止村民闹事。一来二去的不仅树起他的威信也让那些矿老板对他信服了,而且还心甘情愿给他交保护费。他虽然在一些煤矿上参股,但实际上并没给过那些矿老板一分钱。”
    
      群众:治安好了,感觉像天亮了
    
      一小卖部老板说:“在范晓被抓之前,提他的名字都会惹祸。有一次,一姓张男子和朋友喝醉酒后大叫‘在镇雄我从没怕过谁,连范晓也要让我三分。结果范晓听说后马上派一帮社会闲散人员找到他一顿痛打,并用砖块将他的一条腿砸碎,导致张某至今从此落下了残疾…… 他被抓以前,镇雄街上每个月都会出凶杀案件。现在好多了,镇雄的治安状况好多了,感觉天亮了。”
    
      同事:接触不多,偶尔开会才到
    
      镇雄县林业局一位负责人说:“范晓很难管,在办公室很难见到他。一次,因昭通市某县一林业公安民警有违反五条禁令的行为,镇雄县林业公安分局组织民警学习五条禁令,学习之后还要写保证书,但他不单不参加学习也不写保证书。”
    
      林政稽查大队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范晓到林政稽查队后,很少到办公室,其他工作人员下乡,都是副队长带队,范晓作为队长却从来没带着人下过乡。范晓跟其他员工接触时间不多,只是偶尔开会才会到单位上。我们只是听说他开了个恺撒歌舞城……”
    
      纵深跟进
    
      历程:从警察堕落到涉黑犯罪
    
      范晓是如何从一个警察堕落为一个涉黑的犯罪嫌疑人呢?一名范晓的同村并同龄人向记者道出了原委。
    
      范晓,现年34岁,原名范泽忠,家住镇雄县塘房乡杉树村田坝社人,父亲是个屠夫。其哥范泽顺10多岁时因工死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塘房胡家山水库,范晓的父亲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范晓、次子范泽义身上。范的父亲含辛茹苦供让范晓读完了高中,但高考却名落孙山。1991年至1992年,范晓的父亲又把他送到昆明某学校复读。次年,范晓了考上昭通地区警察学校。两年警校毕业以后,他被分到镇雄县林业公安科即现在的公安分局。
    
      “要想出人头地,必须有黑白两道势力,到时候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是范晓到公按机关工作穿上警服后,就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实现“理想”,他在帮结派,甚至把还在镇雄师范读书的亲兄弟范泽义也拉了进来,说是让其“练练胆量”。可惜他弟弟第一次练胆量就出师不利,即:范泽义与镇雄县南派黑帮一伙人在镇雄县南太子抢得手机一部后当天就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范泽义在服刑期间,范晓还对其弟许诺:说等范泽义出牢后,一定让他在镇雄带上一帮兄弟打天下。“
    
      果然,范泽义出狱后,范晓就让他领着一伙人到处去收保护费。对看不顺眼的不是抄家就是用刀伺候。随着范氏兄弟势力的日益扩大,他们开设赌场,组织妇女到歌舞厅卖淫。据说当地人哄小孩说“范晓来了”,小孩便不敢夜啼。许多社会小股黑势力也纷纷投靠他,称他为大哥,其弟为范二哥。现在他哥俩到是罪有应得,可怜的是他70多岁的父亲独自一人受在家里。
    
      巨幅公告:范晓涉嫌五宗罪
    
      在镇雄县城的宾馆、酒店、办公楼等主要建筑上都张贴着同样的一张巨幅公告,其大意是:为了维护该县社会稳定和政治稳定,确保经济建设顺利进行,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镇雄县公安局在云南省公安厅、昭通市公安局的直接领导和参与下,成功侦破了以镇雄县林业公安科(现在已经改为林业公安分局)民警范晓为首的犯罪团伙案件,于2005年12月5日下午将首犯范晓抓获归案,予以刑事拘留。当晚,组织了百余名警力,依法查封了范晓在镇雄县城开设的“恺撒歌舞城”,依法对涉案人员范晓弟弟范泽义和范晓情妇李维琼等人进行刑事拘留。
    
      公告的后半部分这样写到:自1996年以来,范晓团伙在镇雄县城涉嫌杀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组织介绍和容留他人卖淫等多项犯罪,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影响社会稳定、政治稳定、治安稳定和全县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为了彻底摧毁该犯罪团伙,敦促涉案人员投案自首,依据刑法有关规定,特作公布:自2005年12月8日至2006年1月30日,一切涉案违法犯罪人员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主动交代犯罪事实的,将一律以自首论,依法从轻、减轻和免除处罚;一切涉案违法犯罪人员的家属、亲友应深明大义,主动协助公安机关工作、规劝、带领涉案违法犯罪人员早日投案自首,凡提供隐藏处所、提供财物帮助涉案违法犯罪人员藏匿或者作虚假证明包庇的,依法处以窝藏、包庇罪,从重处罚;广大群众应积极行动起来主动揭发检举范晓团伙的犯罪事实,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检举揭发经证实的,将视情节给予奖励,公安机关将严格为举报人保密;在2006年1月30日以后抓获的涉案违法犯罪在逃人员,对其违法犯罪行为将予以从重处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五千工人和一千警察发生冲突
  • 四川五千工人和一千警察发生冲突
  • 成都千余警察镇压民意
  • 中国去年过四百警察殉职四千受伤(图)
  • 衡阳数千民众围攻警察,导致多名警察重伤
  • 北京警察近日连续冲击城市家庭教会;国安剥夺入狱北京牧师会见母亲权利(图)
  • 三角镇一村民:警察封路见人就打
  • 北京警察近日连续冲击城市家庭教会(图)
  • 中国警察换装转轮手枪 军用枪将退出警界装备(图)
  • 中山市三角镇村民:两千警察阻止示威(图)
  • 余杰: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图)
  • 警察妻子开网吧 记者拍照遭警察指挥围殴(图)
  • 高智晟律师中午时分被警察带走
  • 暗访铁路“内鬼”倒票:倒票点有警察?(图)
  • 浙江新规没带身份证也可住宿 警察不能随便查房
  • 北京前警察因组织赵紫阳纪念会被捕(图)
  • 民乐县自杀爆炸续:被警察押解途中神秘死亡
  • RFA:重庆数百警察与拆迁户暴力冲突 多人受伤
  • 重庆数百警察与拆迁户暴力冲突 多人受伤(图)
  • 这个警察胆子够大了!!!
  • 哈尔滨铁路局张守帅领百余名武装警察把职工扔下楼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谁为层出不穷的“杀人”冤案和自杀的警察“埋单”?
  • 警车收费站强行冲关受阻 警察五脚踹晕孕妇
  • 警察酒后持枪灭门三口屠杀惨案“崔海龙”紧急求救
  • 河北老板将童工活着送去火葬闷死,警察庇护凶嫌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歹徒开政协车当街枪杀一人 警察就站在马路对面
  • “有困,难找警察”?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警察李建峰坚持正义得罪官员残遭迫害有关文件
  • 关于南京1月13日警察打人事件
  • 一个宝马案未了,又多了个警察下的冤魂!!!
  • 一个宝马案未了,又多了个警察下的冤魂!!!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四川警察酿惨剧:踢倒摩托车老太太被碾死
  • 警察粗暴执法---戴手铐的女中学生
  •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作者:李建平
  • 三学生围殴女丐惨死 医生不救警察不理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大学毕业生迫害致死, 甘肃警察伪造自杀假象
  • 为应付世卫检查,昨日上午广州警察拦截市民没收所戴口罩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昆明出租车司机被警察打死,司机堵路6小时
  • 教室里警察枪指学生头(图)
  • 警察在校园滥用暴力两少年学生一死一伤
  • “处女卖淫案”:警察要求强奸 幸好没得逞
  • 警察被无意碰撞 竟打得对方腓骨断裂
  • 陆文:与中国警察打交道须知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未成年少女惨遭毒害 警察帮凶?凶手逍遥法外
  • 警察把她送进“地狱” 被众多暴徒轮奸:发生逾三年 索赔之路何处是尽头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疯狂敲钱的匈牙利警察【博讯来稿】
  • 石家庄公安局警察殴打无辜市民成重伤
  • 海口霸道警察惹众怒
  • 16岁少女被警察关男囚室受尽屈辱
  • 福清市警察诬陷嫖娼逼供害死两人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被警察百般侮辱、折磨的少女尚伟丽跳楼致残,获赔35万
  • 因公致残双目失明,讨公道再遭法官、警察的毒打!
  • 流氓警察----“人民”警察殴打侮辱人民纪实:随意抓人、毒打侮辱妇女
  • "枪口下的选举"评论:选村委会干部为何要动用警察
  • 警察命令少女头挨地屁股朝天跪着 用手抠尚伟丽的乳房和阴部
  • 海口公园枪杀案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警察否认故意杀人、并认为是“自首”
  • 警察抢劫建筑材料被制止 怒而拔枪重伤保安
  • 杜培武案:警察遭警察刑讯逼供 违心认罪险被冤杀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 乌鲁木齐逞凶的奥迪车司机确系警察:出租车司机似乎先动手?
  • 我和军车、警察的一次交手过程的真实记录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老娘被警察撞伤,儿子找警察挨打受起诉
  • 中国警察是变形金刚?
  • 警察斗殴命丧美容院"因公殉职"
  • 山西割舌事件后续:警察刑讯逼供被判刑
  • 江苏壹警察“经侦大队办公室主任”开车撞死19岁女孩,故意逃窜
  • “处女嫖娼案”七大焦点:恶警察的逼供记录竟作“证据”
  • 恶警察为所欲为: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卖淫案”开庭
  • 一个高中生的遭遇:是警察还是土匪毁了他一家?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警车当街连撞五人 警官说驾车的不是警察:难道是流氓?
  • 福建晋江警察强行抢走男婴
  • 处女被告嫖娼续:可怜19岁女孩二验处女身,警察逍遥法外
  • 中国又一起处女卖淫案:在警察的淫威下,处女变妓女
  • 刘晓波: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 警惕“警察治国”的暗流
  • 阿衍:我们要为袁大法官组成的人民法庭做好警察工作
  • 打不过韩国农民的中国警察受到国际好评
  • 吴孟谦:新世纪的“警察抓小偷” —追记参加郭国汀律师听证会
  • 比癫痫病更可怕的是警察权滥用/朱述古
  • 范子良: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 下班了,就别再来找警察(图)
  • 警察弱势吗?更需要保护的是群众!
  • 警察不是用来收钱的!(图)
  • 党委书记是中国的思想警察/焦国标
  • 中国法律对涉嫌殴打赵燕的美国警察会如何审判?/流星雨
  • 中国法律对涉嫌殴打赵燕的美国警察会如何审判?/流星雨
  • 陆文:将警察推向工人对立面
  • “警察黑老大”为何死后才浮出水面
  • 北京警察被打死案思考:执法者应当言必信、行必果
  • 余杰: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 杨涛:从设陷抓嫖看如何限制警察“执罚”权(图)
  • 警察按规定出示证件有多难?(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