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昌玉:就是要刨马克思主义的祖坟—读马氓《五驳马克思主义》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2月13日)
    李昌玉更多文章请看李昌玉专栏
    
     (博讯 boxun.com)

    
    李昌玉
    
    
    马氓的文章《五驳马克思主义》,我好像不多几天前在哪里读过,读完之后还回读了一下5个要点:一、反动的资本理论,二、反科学的商品、价值理论,三、反进步的剩余价值理论,四、反人类的阶级斗争理论,五、灭绝思想的马克思主义。当时觉得言之成理,言之有理,并没有想加以议论,因为题目太大,自觉没有新见。但没有想到作者曲里拐弯地把文章发到我家里来了,卡着脖子要我说说读后感。我是一名语文教师,教学生写读后感是家常便饭,那就再来一碗,应付一下拦路打劫,逼人就范。
    
    二十世纪是法西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大行其道的世纪。法西斯主义因为作恶多端,已经彻底被埋葬。法西斯主义到底有什么政治经济理论做作支撑,我实在不甚了了,所熟悉的只是“排犹、反犹”一项。对于马克思主义我们不能说不甚了了。但是我也只读过《共产党宣言》这么薄薄的几本,《资本论》买了也没有翻过,所以,要高屋建瓴地来谈论马克思主义,在下实在不敏。但是,我毕竟亲身体验了共产主义长达50几年,根据切身的体验、观察和思考,我觉得马氓归纳的5个特点是可以成立的,是抓住了要害的。
    
    对马克思主义绝对不可藐视轻视。它有系统的理论,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乃至自然科学,几乎涉及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至今在资本主义国家仍然作为一门显学在大学课堂讲授,尤其是它在实践上影响了整个二十世纪人类历史的走向,虽然苏东解体,但中国至今仍然处在回光反照,夕阳迷离之时。所以,我们确实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科学的而不是感情的分析研究,实事求是地来认识它的理论陷阱与实践谬误。
    
    有一种说法,马克思主义的经是好经,就是被歪嘴和尚念歪了。的确,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都是一个不同于一个,因为共产国家的领袖首先是教父,同时时代也的确有变化,总不能刻舟求剑,需要“与时俱进”,所以他们都要打出自己的高招,才能获得统治的合法性与领袖的权威性,但是他们仍然有万变不离其宗的核心价值观,就是马克思主义。今天不刨掉马克思主义这座祖坟,那就只能谬种流传,贻害无穷。马克思主义绝对不是一本好经。
    
    中共打天下夺取政权、掌握政权依靠的就是地主资本家剥削论。我还记得1950年土改的时候,在上海传唱着一首苏南小调: “地主搭仔农民,到底啥人养活仔啥人啊!”那是土改时斗地主唱的歌,唱得群情震荡,唱得斗志昂扬,唱得理直气壮,其实不外乎是说,地主剥削了农民,农民养活了地主。后来在五反批斗资本家的时候,剥削有罪又成了批斗资本家的致命一击的武器。
    
    但是,几十年的实践证明,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剩馀价值、剥削、商品这些历史上产生的推动了历史进步的“杠杆”,我们想要推倒就能推倒吗?最极端的实验,就是红色高棉彻底消灭商品经济,结果为自己掘了坟墓。顾准为之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穷源竟委的商品经济问题,今天只好以“不争论”来禁止言说。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就是以事实上给“剥削”翻案为开路先锋,给剩馀价值学说开了追悼会,但是这些问题不能提。俗话说,哪把壶不开提那把。马氓的文章犯忌就犯在这上头,因为这样一来就否定了夺权的合理性合法性。
    
    把一个伪问题当作真问题,实践再实践,一方面是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英勇牺牲夺取了政权,另一方面是为了巩固政权开动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火车头,斗得你死我活,斗得天昏地暗,斗得鬼哭狼嚎,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走进了马克思主义的死胡同的结果。
    
    毛泽东临终前“一腔深情,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吟诵起南北朝文学家庾信的《枯树赋》:昔年种柳,依依汉南; 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他,已是一棵枯树,只能“凄怆江潭”了!斗来斗去,斗了一生一世,还是要去见马克思。上帝不许他“万寿无疆”!
    
    几十年、几百年之后的人们来欣赏这部历史大剧,多么好玩!
    
    马氓说,马克思的剩馀价值理论“不是为了生产,为了创造,而是为了‘揭露’剥削,为了挑起阶级仇恨和斗争。”毛泽东思想的创造就是给每一个人划阶级,定成分,定出身,制造人群的对立、分离、隔阂、“挑动群众斗群众”,他则坐山观虎斗,收取渔翁之利。诚如马氓所言,“他们用阶级斗争理论将人类社会阶级化,人为制造阶级隔阂,挑起阶级仇恨,宣扬阶级斗争和阶级压迫。它与种族主义并列,是人类近代史上战乱不断,屠戮和暴力肆虐横行的两大根源。”
    
    我们在批判中共一系列谬误的时候,的确要追本溯源,刨马克思主义的祖坟。
    
    马氓的文章提纲挈领,值得一读。
    
    (2006/2/4于山东大学附中)
    
    ---------------------------------------------
    附录:
    
    张伟国先生:
    
    转来马氓、紫电先生的大作,收到。
    
    谢谢二位的厚爱,让我来阅读你们的这两篇费了心思的作品。其实,我在每篇文章中都注明了自己的单位,实际上是告诉读者,我是一个中学教师,具体一点说是语文教师。语文教师者,是个摆地摊卖杂货的小贩。虽说货色不少,品种繁多,但都是低档次的一元货,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对我都是不屑不屑,可是近来在《新世纪》发表了几篇杂文,竟然惊动了几位不明内里的朋友,以为我有什么高见,曲里拐弯地来讨教我,实在是谬识知己。既然我被绑赴刑场,只好在问斩之前,写几句应付的答卷,以谢厚爱。
    
    李昌玉2006/2/4(2/12/2006 0:59)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社科院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 部分地方领导称马克思主义过时 中央花巨资整顿
  • 胡锦涛1995年谈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 中共再次强调: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绝不能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 中共中央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马克思主义理论网站
  • 中国举行哲学大会强调将继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贺伟华
  • 贺伟华: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贺伟华
  •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贺伟华
  • 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扭曲了的哲学/萧萧
  • 反人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起源分析之一
  •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失败?
  • 马克思主义又打补丁啦!
  • 刘植荣:感受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
  • 通向地狱之路:略论中共死硬派集团“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II)/叶宁
  • 通向地狱之路: 略论胡记“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叶宁
  •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站出来说话!/梁柱
  • 要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主导地位/王子恺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下)/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下)/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中)/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上)/武振荣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的归档──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1)/武振荣
  • 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收藏──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2)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