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学债务缠身,中国经济新噩梦/沧海月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5月15日)
     近几年,随着中国“教育产业化”的兴起,大学成了一只下金蛋的母鸡。继高校合并、高校扩招之后,“大学城”建设又成为中国高教领域的一“大手笔”。2000年8月,先是河北廊坊东方大学城开张,其后上海松江、北京昌平等大学城相继拔地而起。其后两年之内,全国规划建设的大学城多达50多座,涉及21个省、市。目前正在建设中的31个大学城中,规划总面积达6,146.87公顷,实际用地总面积达3,161.937公顷。
     如今在中国凡涉及土建工程者必滋生腐败,所以大学城滋生大量腐败,中国人并不惊讶;但在全国许多大学城还未完成之时,就已经因资不抵债,面临破产,却让中国人大跌眼镜。
     (博讯 boxun.com)

     “大学经济”的泡沫是如何吹出来的
    
     为了让不同政治制度下的读者明白何谓中国的大学城,先得花上一点篇幅谈“大学经济”,才能了解中国大学城这个怪胎是如何养育出来的。
      将大学扩招(即教育产业化)作为拉动消费的手段,中国堪称世界独步。 1999-2004年期间,中国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人数增长了2.2倍,其中研究生人数增长了3.1倍,而此前1993~1998年的6年间,分别只增长了34.4%和86%。显然,原有的教学条件已经不能满足学生对教学硬件、软件日益增长的需求,于是,高校的扩张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大学城”这个新名词也应运而生。大学城并非一天建成,而与大学城一起壮大的除了大学的招生规模之外,还有巨额的银行贷款。
    
     大学城圈地=合法拥有小型印钞机
    
     每个大学城的占地规模都相当大。国土资源部的一项专题调查发现:陕西西部大学城占地400公顷,山东菏泽大学文化城占地466.67公顷,辽宁大学城占地543.4公顷,浙江的五个大学城规划用地面积为2,240公顷。
     从2000年至今,在中国任何一个大中城市,“大学城”都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房地产概念,为了得到大学城的基建项目,房地产开发商趋之若鹜。而负责大学城建设的大学基建部门也成了腐败重灾区。国家审计署曾发表2005年度第2号审计公告“四城市高教园区开发建设情况审计调查结果”,这个对杭州、南京、珠海、廊坊等城市高教园区即俗称大学城的审计调查结果显示,四城市九个大学城违规“圈地”问题突出。
     最大的获利者是谁?首先当然是各高校利益集团。大学城土地的价格非常便宜,基本上属于政府划拨,比市场价格便宜许多。所以不少大学不管需不需要,都采取这种实用态度:先圈下来再说,将来肯定有用。国土资源部透露,在各地大学城以划拨方式取得的土地当中,相当部分变成了商业经营性服务用地。河北省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2001年以来,以建“大学城”配套设施等名义租用土地,非法圈占北京市和廊坊市农民土地10,636亩,这些租用土地的一部分又被用于违规建设拥有5个标准场地的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
     大学城土地的获利空间到底有多大?以重庆“江南大学城交院片区”地产项目为例可以管窥蠡测。2001年重庆交通学院以大学园区需要扩张以及修建教师宿舍为由向有关部门申请用地,以每亩近2万元的价格征用到1,270亩土地,然后由重庆交通学院下属的江南大学城置业有限公司与重庆天景置业有限公司“合作”,对其中的981亩“联合开发”。这一地段商业开发用地公开转让的价格每亩至少为60万元。但据透露,江南置业有限公司给重庆天景置业有限公司土地的价格约为每亩40万元,大学每亩净赚38万元。但重庆天景还是每亩赚了20万元,这20万元,自然是大学利益集团的权势者们瓜分的“利润”。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各大学以建大学的名义圈到地之后,等于拿到一架小型印钞机,只不过从这架机器里滚出来的钞票不是流到国家与人民的口袋里,而是利益集团的私囊中。
    
    大学成了继银行、证券业之后的一个高危产业
    
      最让人吃惊的是,审计调查发现大学城建设贷款比重高,偿贷存在一定风险。
     从表面上看,中国建设大学城的资金来自政府、学校、社会等三方面。以政府投入为主的模式有深圳、珠海大学城;以社会投入为主的模式有河北廊坊东方大学城、上海松江大学城;多元化投入模式则有浙江宁波大学城。但实际上,无论是哪一种投资方式,其最终资金来源还是银行贷款。从1999年开始,银行与大学的合作开展成为一种风潮,开发和建设大学城所需的资金动辄几十亿,甚至百亿,主要是靠银行贷款。
     而大学城建成后对于资金的返还,主要通过以下途径:配套服务经营;后勤社会化服务;旧校区土地财产的置换;教师和学生公寓的出售与出租;学生学费收入等,其中学生的学费和住宿收入是主要来源。所以,资金返还的前提是学校需要能够招收到足够的学生,以及对学生学费的不断加码。一旦资金链断裂,结果都是银行坏帐的大量增加。
     2005年6月28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曾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指出,在对18所中央部属高校2003年度财务收支情况进行了审计和调查后,发现不少高校大规模进行基本建设,造成债务负担沉重。截止2003年末,18所高校债务总额72.75亿元,比2002年增长45%,其中基本建设形成的债务占82%。其中,南京中医药大学新校区和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堪称贷款建校的“楷模”,它们分别已贷款7亿元和6.28亿元,分别占已筹集到建设资金的93%和94%。
    
    政府意愿产生的中国特色大学城
    
     大学城建设所导致的大学负债率过高已经成为中国一个经济隐患。
     目前,很多城市的地方政府热衷于推动大学城建设,以带动所谓房地产经济,大学已经被彻底纳入到地方政府的GDP政绩链条当中。这一切的真正根源均在于大学在短时间内的超常规膨胀,而这也是中国“大学城”与美英等国大学城的不同之处。
     国外大学城的生成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自然生成,如美国的波士顿,英国的牛津、剑桥等大学城,它们都经过百年以上的历史自然形成;另一种是主动构建,如美国的密苏里、日本的筑波大学城等,它们是二战后随着高等教育的迅猛发展,由国家、地方政府、高等院校和企业等多方合作而共同构建的。但即使是主动构建的大学城,其推动力主要是高等教育发展的需要,政府的推动只是因势而成事,并非造势者。
     已经有研究者指出,中国的大学城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问题,原因在于中国大学城建设中出现了价值错位现象,主要表现为创建规划错位、发展模式错位和生存理念错位。其中最严重的原因是创建规划错位,一些地方政府对大学城建设的必要性和基本条件缺乏应有的论证,对大学城定位不准,草率从事,好大喜功,以致于大学城越建越大,完全脱离了高等教育本身发展的需要。
    
     入不敷出,中国大学的隐患
    
     中国大学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部分:第一,国家财政拨款,但这部分经费逐年下降,现已下降到学校经费的50%左右,不可能再有上升;其次是学生学费,这是近年来大学增加收入的一大“法宝”。自1999年以来,中国高校学费以年均20%-30%的速度增长,学费占教育成本的比例也越来越高。有统计表明,学生及其家庭负担的高等教育成本从人均GNP的1.65%上升至51.87%,一些地方性大学甚至达到71.8%,普通百姓对学费已经不堪重负。因此,中国大学继续以盘剥学生为手段的“挖潜”能力显然也已接近极限。更为尴尬的是生源将逐步减少,根据教育部的测算,到2008年,高考适龄(18-22岁)人数将达到最高峰。也就是说,2008年以后,居民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将逐步下降,大学的学费收入增长前景可谓极其黯淡。
     第三则是除了各种名目繁多的乱收费,这也是大学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如今,大学的收费已经实现了“创造性”的突破,各类费用可谓五花八门:有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有辅修费、旁听费,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的学费、住宿费;有强制收取服务性、代办性收费;还有重修费、专升本学费等……,2005年,中央部属18所高校收取的上述费用高达8.68亿元,比2004年增长32%,占当年全部收费的14.5%。
     教育产业化在中国已经引起天怒人怨,使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成为中国恶名昭著的暴利行业榜首。随着社会呼吁的日益强烈,监管也将日益收紧,这方面可做的文章已经不多。
     由此看来,大学的收入似乎已经接近天花板,很难再有突破。但在另一方面,大学支出的刚性增长还会长时间持续。新校区的开辟、配套设施的完善、大学的基建支出、大学员工不断增长的收入要求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旦陷进去,就难以爬出来。
     而众多大学城的兴建,让大学深感头疼的首先是滚滚而来的银行利息,这些巨额贷款的利息像一座大山,将大学压得没有翻身的余地。位于南京江宁大学城的南京工程学院新校区总面积达2,250亩,预计投入11亿。除了一期工程4.2亿的投入外,学校还有7亿的融资缺口,而在已经投入的4.2亿元中,该校已先后向工、农、建行借款3亿多元。面临每年2,000多万元的利息,学校的财政已经捉襟见肘。巨额的利息支出是它们为了扩张而疯狂贷款后必须吞下的苦果。
     上述情况几乎是各高校近年来的通病,据说中国大学校长们近年来互相问候之后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们学校借钱了没有?”中国现在担心大学什么时候破产,实在事出有因。
    
    原文载于《Taiwan News 财经文化周刊》第235期,2006年4月22日-5月5日 _(博讯记者:蒙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学经济的破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