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鲁木齐第15中学遣返19名携带乙肝病毒学生/南方都市报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10月10日)
    
    
     《南方都市报》2006年10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40天前,阿卜都热成为了新疆乌鲁木齐第十五中学7年级(相当于初一)的新生,可当他从远在帕米尔高原的家乡满怀希望到学校报到20天后,却被学校通知立即返回需要 23个小时火车、4个小时汽车行程的库台克勒克村。这位13岁的少年说,他想上学,可是拿着一张由学校开出的证明,家乡没有任何一所中学愿意接收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卜都热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面向全区边远地区招收的两千多名疆内初中班新生中的一个,也是在入学后被查出为乙肝病毒携带者退回原籍的 19名学生中的一个。“学校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这侵犯了未成年人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已经向阿卜都热等学生提供法律援助的新疆西部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元欣说,“我们将向法院提出诉讼,这可能是中国第一例乙肝歧视造成的未成年人权利受侵害的案例。”
    
      被退学的乙肝携带者
    
      “可能是国内首例乙肝歧视造成的未成年人权利受侵害案例”
    
      退学证明:“该生患有传染病”
    
      阿卜都热的姨妈,一位喀什市巴楚县的小学老师,已经在乌鲁木齐奔波半月,她希望阿卜都热能够重新在乌市15中入学。“回去就没希望了,他只能放一辈子羊了。 ”可是,阿卜都热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我姐姐不想让他放羊,拿出家里所有的钱供他读书,一定要他上大学”,如果在乌市的奔波没有结
    
    
    果,阿卜都热的大学梦就将远去。
    
      和这位小学老师碰巧遇在一起的是来自莎车县的刘女士,她拿出了一张和阿卜都热带回家一样的退学证明。“9月20日,孩子给我打的电话,一个管理宿舍的主任告诉孩子,让接他回家,说他得了传染病,”刘女士的丈夫赵先生说,“过了两天,莎车县教育局的人在未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开车到学校要把我们的孩子接走。”他们的孩子晓晓借县教育局人的手机急忙给爸爸拨通电话,“我告诉那些人,孩子我自己去接,让他们先把孩子留下。”
    
      晓晓是从莎车县下面一个偏远的小学校考取乌市15中的。“我们那里距离喀什 160公里,离莎车县城90公里,只有小学,没有中学,孩子上学要跑很远的路,”刘女士在儿子打电话告诉不幸消息的第二天,就赶到了乌市,“晓晓在今年5 月报考了疆内初中班,他的成绩很好,报名的人很多,那里的孩子都想到乌市来读书。”晓晓的分数达标后,参加了7月中旬莎车县人民医院为疆内初中班报考生举行的体检,“体检比例是一比三,也是很严格的,晓晓通过了。”
    
      刘女士说,晓晓不仅通过了县医院的体检,也通过了新疆医科大学9人专家组的审核,经过如此多的繁琐体检程序后,才获得了录取通知书。
    
      8月29日,晓晓到学校报到,三天后,学校医生抽取了他的血样进行复检,随后,他参加了军训,10天之后,晓晓的血样被再复检,再10天后,学校做出了让他退学的决定,晓晓在乌市求学的道路戛然而止。
    
      “我孩子目前还‘赖’在学校,我不敢去学校看他,如果我去领他出来,就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刘女士不知道还能“赖”多久,她怕听到手机响,怕儿子突然向她报告不幸的消息。
    
      区内初中班:确认19名学生处于传染期
    
      “每年都会遇到这种情况的学生,去年我们学校招收的600多名疆内初中班新生中,查出了20多名异常的,经再复检后,确定了12名学生退学,”10月8日,乌市15中校长助理殷秀琴告诉记者,“在今年招收的808名新生中,查出了23名学生为异常,最后确定了10名学生属于乙肝传染期,属于应该退学的,13名学生为病毒携带者,可以继续留在学校读书。”
    
      殷秀琴透露,这种情况不止在15中一所学校存在,在乌市招收疆内初中班的66 中、67中、58中、15中等4所学校中,今年共查出47名异常学生,其中一名为肺结核直接退学,最后确认19名学生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并处于传染期。“我们上报了自治区教育厅内地高中班、区内初中班学生招生办公室(简称内学办),由内学办批准,我们才做出的决定。”
    
      殷秀琴拿出一本2006年3月发的“新疆内地高中班、区内初中班招生考试(测试) 的规定”和一份新疆自治区教育厅下发的(2006)37号文件,“这上面有体检标准,看了上面的内容,就知道为什么会让他们退学了。”
    
      在这两份该校做出退学决定依据的文件中,有这样的标准:“患有慢性传染病,并处在活动期的;各类传染病的急性期;肝功异常者,即总胆红素明显增高者(除先天性黄疸外);各种低蛋白血症,谷丙转氨酶增高超过80单位者。(注:对检查发现乙肝病毒携带但肝功能正常的学生,不属于不合格。)”
    
      “我们在做出退学决定后,先通知喀什地区教育局,又通知县教育局,让他们派人来接走学生,有些学生就被教育局接走了,现在还剩下两个学生,一个就是晓晓,另一个是女生”,殷秀琴说,这两位学生留下的原因是,一位是家长称自己来接却迟迟不来,而另一位则以家中贫困,无钱支付往返路费为由不来接,“肯定不能长久这样下去,实在不行,我们只能派人直接送回他们的家乡。”
    
      殷秀琴认为,区内初中班的选拔要高于普通中学的招生标准。“国家投入了一大笔钱,学生在校伙食费全免,贫困生还有补助,国家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钱每年至少 5000元,自治区集中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为他们提供这么好的教育环境,他们不想走的心情当然可以理解。”她透露说,今年招生过程中,竟然还发现弄虚作假、冒名顶替的。这也是为什么每年都要在新生入学后进行复检的原因。“生源地的体检存在误差,我们以医科大学的结果为准,那是全自治区最权威的。” 殷秀琴说,按照规定,这些被退学的学生返回生源地后,可以边在家治疗边就读,由当地教育部门给予安排。
    
      痛苦的回忆:“你们的身体不合格,回家去”
    
      阿卜都热没有像殷秀琴老师说的那样,可以在家乡重新入学。“拿着那样一张写有传染病的证明,哪所学校还敢接收?”他的姨妈有些愤怒,“况且,他家附近也没有可以走读的学校。”就连阿卜都热上过的小学,也远在父亲的羊群12公里之外。
    
      艾拉古丽把脸扭到了一边,她想哭出来,她的父亲、母亲木讷地站在边上。10 月8日早上10点,一家三口来到张元欣律师的办公室外面。“我们没有办法了,走投无路,女儿不想回家,她要读书。”来自英吉沙县乡下牧区的库尔班39岁才结婚,对于爱女艾拉古丽,他要给予尽其所能的关爱。
    
      “如果我回家,这一辈子就不会再读书了,我也不想上学了。”艾拉古丽终于说出了一句话,自从9月22日离开乌市15中,她就沉默起来,很少与人交谈,她的眼泪在话音未落时已经流了出来。
    
      艾拉古丽和晓晓等孩子一样,是怀着希望来到乌市求学的,7年级8班教室曾经是她短暂呆过的地方,可现在随着希望的破灭,7年级8班无奈成为了她的记忆。“你们的身体不合格,回家去”,她回忆那个痛苦的上午,“班主任通知的我,他让我离开学校。老师给了我一张电话卡,让我打电话回家,让爸爸接我走。”
    
      她把电话打到了乌市的叔叔家,叔叔来到学校,把她领了回去。记者在学校保存的艾拉古丽的证明上,见到了小女孩写下的歪歪扭扭的几行汉字,大致意思为她给叔叔打电话,不用教育局接,由叔叔办理她的退学手续。之后,古丽再也没有回过15中。
    
      “我不敢去学校看儿子,他在宿舍打电话也是偷偷的,不敢让其他同学听到” ,刘女士一脸泪水:“我们在生源地体检时都过了,可到了这,学校却说他的病有很强的传染性非要让他退学,难道有乙肝的孩子就不可以上学吗?这个学校怕他的病传染,其他学校就不怕了吗?这分明就是一种歧视!”
    
      记者多方了解的情况是,8名已经从乌市15中退学和9名从另外三所中学退学的学生,在返回边远家乡之后,大都辍学在家,何日能够重新走入课堂,对于他们,已经成了奢望。
    
      肝病中心:“这些孩子都可以上学”
    
      “病毒的急性传染期!学校不能因为几个学生害了大部分学生。他们的作业本老师要改,他们呼吸的空气别人也在呼吸……他们真的不适合过寄宿生活。”殷秀琴说,如果留下这些孩子,其他上千学生的安全受到了威胁,“我们的安全也受到了威胁 ”。
    
      自从被检查出为乙肝携带者之后,晓晓等23名学生就被隔离用餐了,接着, 13 名学生被排除,剩下了10名“经DNA检测为病毒复制期”的学生。“这个小箭头向上,代表着病毒正在体内复制,具有传染性,而其他‘大三阳’的学生,他们的体内病毒没有复制。”殷秀琴和一位校医拿出10名学生的复检化验单说,这些结果是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出的。“病毒复制期就是传染期。”
    
      8位学生被退学后,被隔离的饭桌上剩下了晓晓和另一名女生,两人的饭桌和其他学生之间留下了一条“壕沟”。“我们没有把他们的病情告诉其他学生,只是告诉老师掌握。”殷秀琴说。“知道我儿子得了传染病,同学们总是问他,什么时候走。”刘女士说,学校的做法已经给孩子留下了阴影。
    
      “如果学生家长认为我们的检查结果有疑问,可以在我们校医的陪同下,抽取血样,再送到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检查,家长自己做的检查,学校是不认可的。”
    
      刘女士拿着学校为晓晓做的复检结果,前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鉴定,9 月27日,医院根据本院先前做出的检验报告单,开出了一份“医疗证明书”:肝功正常,无症状,可以正常学习及集体生活。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病中心(感染科)是乌鲁木齐市教育局和学校认可的权威体检单位,也是这个中心医护人员组成的专家组为每一位区内初中班新生做了体检复检报告。该中心主任张跃新在看了几份15中学校医给出的检验报告单后,对前去采访的记者说:“这些孩子都可以上学,他们只是乙肝病毒的携带者,他们的肝功没有任何问题,这个向上的箭头只代表他们的体内在复制乙肝病毒,并不代表是乙肝病毒的急性传染期,教育部门作出‘退学’的决定太过草率。”
    
      对于学校老师提出的“其他学生和我们的安全受到了威胁”的说法,张跃新认为,这是把乙肝“妖魔化”了,是对乙肝携带者的一种歧视。“生活中,有许多人对乙肝病毒携带者有戒心,把乙肝病毒携带者误以为是慢性乙肝病人,害怕乙肝病毒的传染,其实没有必要。因为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是血液、母婴和性。而握手、同桌就餐等属于无血液暴露的接触,一般不会传染乙肝病毒。而且,乙肝病毒携带者一般不诊断为肝炎病人,也不按现症肝炎病人处理。”
    
      辩护律师:“这是对未成年人隐私的侵犯”
    
      律师张元欣已经接受了7名学生家长的委托,无偿为他们做代理。“前不久,我们去乌市天山区法院起诉,但法院以没有先例为由,不予受理。”他透露,天山法院正请示上级法院,将做出如何处理的决定。
    
      10月8日,乌鲁木齐市教育局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疆一媒体的采访时说: “教育部门对待乙肝必须慎重,一方面我们不能‘乙肝歧视’,另一方面乙肝又不像别的病能够治愈。此次疆内初中班的学生中有47名都是‘大、小三阳’,可学校并没有要求他们都退学,而是组织这些学生做了乙肝DNA,最后检验的结果表明,有19名学生的体内正在复制病毒,具有传染性。为了几千名学生的健康,教育部门只能作出‘责令退学’的决定。”
    
      这位负责人同时表示,这些学生应该避免过集体或寄宿生活。
    
      “病毒复制期怎么能等同于传染期?这是混淆了乙肝的传播途径和传染期的认识”,张元欣律师说,学校做出的退学决定,是根据自己对乙肝的理解拿出的意见,不能认为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结论,“那是学校自己的认识,不能代表权威部门的结论。 ”他认为,学校要求携带乙肝病毒的新生退学,显然违背了科学,也有违于法律,构成了对公民受教育权这一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的侵犯。
    
      “那一张证明,可能把孩子的一辈子都毁掉了,同时,这个证明也是对未成年人隐私的侵犯。”张元欣说,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看过那些写有学生姓名的退学证明,本应属于保密的个人隐私却完全无任何密可保。“作为未成年人,即使其患有传染病( 比如艾滋病等)或者是病原携带者,这也属于其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除非因为治疗需要,任何机构包括医院和学校等都无权泄露其信息。”他认为,学校的做法显然违背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
    
      “对于这些孩子,社会应该给予的是关怀而不是歧视。”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张跃新主任说,“假如说让乙肝感染者休学,学校可以获得了‘安全’的话,那是不是会给社会带来了更大的‘危险’?”他认为,所谓的“安全”是不负责任的说法,最安全的方法是让全体学生接种疫苗,学生做好个人卫生,改变不良的饮食习惯,加强体育锻炼,不与他人共用碗筷、牙具、剃须刀、文身针和针灸针等用品,完全可以预防乙肝的传染。
    
      (文中所提及未成年人名字均为化名)
    
      乌鲁木齐市第十五中学开具的退学证明
    
      xx教育局:
    
  我校区内初中班学生同学,在入学体检时,发现身体内有异常,再经复检,确认该生患有传染病,学校将此情况上报市教育局请示,经批复,同意该生返回原生源地治疗就读,请贵处按照区内初中班的相关规定,给予妥善办理入学就读手续为盼,致谢!

    
      乌鲁木齐市第十五中学
    
      2006年9月22日
    
    
    
    来源:南方新闻网 作者 :喻尘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两个搅浑水的记者:北京三联生活周刊王晓峰和南方都市报袁蕾
  • 南方都市报:刑拘禽流感举报者应作公开解释
  • 广东警方破获《南方都市报》记者故意伤害案
  • 广东警方破获《南方都市报》记者故意伤害案
  • 南方都市报记者被砍断手指续:三四百人看望伤者
  • 《南方都市报》记者被歹徒砍掉两根手指
  • 南方都市报副总编程益中开除党籍
  • 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交通事故遭肇事者殴打
  • 新规定出台 南方都市报冤案平反露转机
  • 南方都市报案平反露曙光
  • 《南方都市报》老总程益中获释
  • 指南方都市报案量刑仍重 法律专家挺喻华峰
  • 《南方都市报》副主编关押7个月后获释
  • 南方报业集团广告部经理陶真失踪,疑与首富马明哲和《南方都市报》案件有关
  • 南方都市报案:入狱后喻华锋家人的生活
  • 南方都市报案记事
  • 南方都市报案: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向张德江慷慨陈辞
  • 南方都市报案:黄华华穷凶极恶,胡锦涛理应三思/钟国忍
  • 广州政法网:广州政法系统高质量完成“南方都市报案”第一战役
  • 杨银波: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 南方都市报:岂能图己方便就驱赶乞丐?
  • 南方都市报披露惊人案例,呼吁收容遣送尽快立法
  • 黄纪苏:就《冰点》事件答《南方都市报》
  • 驳斥南方都市报:就王斌余案戳穿帮闲们的丑恶嘴脸
  • 南方都市报暧昧:努力使王斌余案件看上去不是阶级矛盾所导致的
  • 南方都市报:“死不起”是社会之耻
  • 南方都市报:地狱门前的官话能警醒谁
  • 顾则徐:从南方都市报案看司法独立
  • 杜光:司法腐败和民主革命-周正毅案和《南方都市报》案
  • 秋风:南方都市报案是极权主义向威权主义转变的一个象征
  • 刘晓波: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方都市报」评论之一
  • 南方都市报事件评论3:维权重点在于揭露谎言,维权武器就是口诛笔伐
  • 南方都市报事件评论2:民间维权面对的事实与现实――维权环境
  • 邓曙华:关注南方都市报案
  • 许志永:我们无法逃避——关于南方都市报事件的说明
  •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南方都市报》喻华锋判刑)
  • 樊夫:《南方都市报》贪污行贿案不得不说的几个问题
  • 牢记灾难是为了紧握幸福 - 南方都市报社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