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雪莲花} 志愿者心声:请关注乌鲁木齐市郊的这个片区,我担心的哭泣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0月23日)
    
    
     (博讯 boxun.com)

    志愿者心声:请关注乌鲁木齐市郊的这个片区,我担心的哭泣
    
    
    
    新疆雪莲花项目 2006年 3月 21日 发布:
    
    这是新疆雪莲花项目的一名志愿者在随同活动负责人人员走访后的文作,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
    
    里面部分内容引用了新疆雪莲花项目曾经在邮件组或网站、博客等方式发布的信息。
    
    新疆雪莲花项目对于志愿者王维林的深刻思考和感受表示感谢!
    
    
    同时,新疆雪莲花项目非常遗憾的获悉,新疆雪莲花项目协调人常坤在参加的" 青少年预防艾滋病"爱心大使"评选活动" 中未能进入前100名!
    
    新疆雪莲花项目依然感谢那些支持和帮助常坤的个人和组织,在此向各位表示感谢,谢谢!
    
    
    
    请关注乌鲁木齐市郊的这个片区,我担心的哭泣
    
    
    
    2006 年3 月12 日,我有幸随同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的志愿者去"参观"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大家都称其为"六道湾",在乌鲁木齐市的东面。好像是个煤矿,当我身临其境的时候,第一感觉是鼻腔好难受,呛呛得,举目望去很昏暗的空气,破旧的房舍,尘土飞扬的马路,但这却是很多人在这里生活的地方,在我们所参考的区域内,是一所小学、一所中学、一所医院及其有包藏很多注射器的一片树林和一个有"不足 5 平方米的地方发现5 个带有针头的注射器外加一个针头"的住宅区,几片垃圾场等。这些看来本没有什么,但是听到新疆雪莲花项目志愿者给我的讲解,我担心的欲哭泣,心里酸酸的。
    
    新疆雪莲花项目对于这个片区的关注是因为雪莲花项目的儿童活动在这里持续进行了一个多月,直到寒风凛冽的冬季来临,在凄骨的寒风中,又在这露天的活动场所不仅对儿童们是一种伤害,对于志愿者也是伤害,雪莲花项目不得以暂时停止了儿童活动。在这期间,新建雪莲花项目儿童活动负责人多次与这些儿童所在的某小学联系,希望借校舍以用于帮助儿童的活动,因为我们有这样的认识,这些孩子是贵校的学生,我们无偿的帮助你们学校的学生学习、提高健康技能及其在这个片区所需要注意到的问题,学校应该是很乐意的啊,可是令志愿者们非常遗憾的是,学校拒绝了!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对这个片区要担心的哭泣呢?
    
    
    
    乌鲁木齐市郊这个片区的环境
    
    我们从市里做公交车,坐了很就久到这个地方,下车后沿着公路又走了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得鼻腔感觉很糟糕,口腔也是很糟糕,因为,到处都是灰尘,地上、空气中,一阵风或者一辆车,哪怕是一个人从你身旁浮过都能带起一阵不小的感慨 ,就是自己行走也是如此,环境实在是恶劣。
    
    去往小学的路上,需要经过一片树林,树林的一侧是一所医院,走进树林的道路中处处是恶水和垃圾堆。这里是她们做儿童活动的唯一活动场所,雪莲花项目志愿者指向不远的一个亭子告诉我。我顺着她的手的指向,发现了一个被垃圾场半包围着的一个破旧的亭子,有种愤慨涌向心头。
    
    过了树林,右边是一些低矮的房子,这里应该是居住的地方。左边则是被拆迁的废墟。前方就是小学,我已经看到了校名,本着道理说,这个柳暗花明的时刻,我感受到的应该是兴奋,可实事不是的,因为,在学校大门口的两边竟然是两个不小的垃圾堆,根据垃圾的成色看,时日已久啊!!!
    
    我们没有走进小学。我看到了中学,我们也没有走进中学。这是在马路这一边的情况。
    
    在马路的另一边,是一排排楼房的住宅小区,其中有我们参观的一个"针具交换点"。也就是这个小区的两排楼之间的一个单元的门口"不足 5 平方米的地方发现 5个带有针头的注射器外加一个针头"。在小区的最里面,是一条沟,充满了各色垃圾的沟。请看下面细解。
    
    
    
    这里有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
    
    这所小学就是与我们项目志愿者保持联系比较多的了,至于中学,也是我们这次参考的时候看到的,听其他的志愿者说,我们并没有和这里的学生有过多的接触,其原因也许是他们年龄比较大了吧。
    
    我看到雪莲花项目关于他们儿童活动方面的努力,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他们告诉我,他们将从如下六个方面去入手,开展 2006 年的儿童活动。还说,这是他们在05 年的工作的基础上,根据活动的效果和经验总结而来。
    
    1 、注重与儿童交流,近可能满足他们心理需求能力;
    
    2 、能够帮助他们学习,我们的强项是培养他们的汉语使用能力;
    
    3 、健康卫生知识传播;
    
    4 、关于男孩和女孩,注重性别角色,关注性别歧视问题;
    
    5 、关注他们所生活的社区或区域;
    
    6 、能够进行家访(条件允许时);
    
    但同时,他们也很担心,他们的能力和是否能达到预期效果,因为,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是少数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并没有充分的取得这些孩子家长和学校的信任,尽管,志愿者们一直强调自己是某些高校的学生,并且尽量还带着自己的学生证件,而没有说是草根组织"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的志愿者。值得庆喜的是,核心志愿者们已经发展了一部分少数民族志愿者参与其中,并且其中一些人已经越来越成为骨干分子了。
    
    雪莲花项目志愿者告诉我,他们不认为这里的学生课余生活很丰富,更不认为学校在辅导学生方面表现了很大的责任心和努力。
    
    而且他们的活动场所,这个树林及其这个片区充满了很多令人担心的事情,因为这里到处都有可能是被注射吸毒者使用过而扔弃的"注射针具",
    
    
    
    参观了一个效果不甚理想"针具交换"点
    
    " 针具交换"项目是中澳新疆艾滋病预防与关怀项目、减少毒品危害二期扩展项目的一部分,目的是通过回收废旧针具避免吸毒者重复使用不洁针具,以控制艾滋病在吸毒人群中的传播。此项目于2004年11月首次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六道湾社区针具交换点启动。实际上,虽然这样的消息多次听说,但要是真到针具交换点看看,这次还是第一次。
    
    因为我们事先并不知道"针具交换"点的具体位置,也只是笼统的听说在哪个菜市场和一些小卖铺里,应该是在摸索着寻找心中的"圣地"吧!
    
    非常庆幸,我们很快发现了在一个小卖铺的门上贴着"针具交换"点的标志。标志设计的很漂亮,有红丝带,不仅有汉语,还有维吾尔语言的标明。
    
    这是一个新设立的点,店铺的主人告诉我,她这里从 3 月10 日才开始正式"针具交换",在此之前,区防疫站的人来过许多次,积极地做工作,希望她能够配合,但是她顾及自己的孩子小等问题,而没有答应。
    
    后来,防疫站的工作人员送来专门存储已使用过针具的铁质小箱子,制作的非常到位,不是刻意摇晃掏取,针具是不会外漏的,而且钥匙店主也不保管。
    
    店主告诉我们,从 3月 10日 到今天3 月12 日下午,只有一人来交换针具,就在我们走进店的前面,那个人刚走。值得注意的是,店主说,这个人不是六道湾的人,"我一看就知道,这里的人我都认识"。我后来对于她这个话语确认了一下,她依然说是的。也就是说,目前唯一的一个参与针具交换的人还不是六道湾本地的人。
    
    我看了一下"针具储存箱",发现里面已经有很多了,这个时候店主告诉我,其他的都是他们在店后面的居民楼附近和马路对面的树林里捡拾的,有的甚至就是在马路边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实很多是带有泥土污迹的,有一个确实是很干净,里面还有鲜红但有点发黑的血污。
    
    目前,店主,每收集一个针具,防疫站会给他们兑现0.3元人民币。除此没有其他任何形式的补助或者奖励等。我们初进入店里,说到这个针具交换的时候,她还误以为我们是防疫站的人员,后来我们告诉她,我们是关心这个问题的志愿者。店主很知情达理,很明白这个问题的危险。
    
    
    
    不足5 平方米的地方发现 5 个带有针头的注射器外加一个针头
    
    在小卖铺里,店主向我们诉说了,注射器所能最密集发现的场景。说在去年的夏天,她店铺门前的煤堆上,经常性的在早上能发现注射器,数目多少不等,少者 1-2 支,多则4-5 支。在马路对面的树林里,在后面的家属住宅楼空地里等等,都有这些注射器的踪影。
    
    鉴于,马路对面泥泞的路呵大片的恶水和垃圾,我们没有过去。
    
    我们走向了家属楼区。
    
    我们仅仅走过一排楼,就在一个单元门前发现了一个注射器,我并没有急切的过去捡拾,而是由这个注射器向周围慢慢扫射,一个,又一个,直到我们发现了 5 个带针头的注射器还有一个独立针头。
    
    我们用卫生纸垫着把注射器和针头捡拾起来放在一个纸盒子里,在这个过程,我们发现,这里面有 3 个非常的干净,至少有2 个我们可以判断是在昨天晚上或者今天早上被使用的,因为那上面的血液看起来是非常的新鲜的,其中一个注射器里还包含着近1/5 管的血液。
    
    我们把这 5个带针头的注射器和 1个独立针头拿到"针具交换"店,放进了那个铁盒子里。
    
    时间不早了,又听到店主说的这里的安全问题,我们怀着不安的心情离开了这个地方!
    
    
    
    我担心的哭泣
    
    我小时候是很怕打针的。我小时候却是非常喜欢玩注射器的。看到这些场景,我不免想起了我小时候玩注射器的情景。
    
    我曾看到《新疆热线》在2006 年2 月21 日的这个报道《乌鲁木齐市新增44个针具交换点》中的一句话" 此项目于2004年11月首次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六道湾社区针具交换点启动,目前这个针具交换点已经发放针具1.7万余支,回收率达到98.6%。"(http://www.xjline.com.cn/news/news.php?id=496 )这个项目就是指前文所说的"中澳新疆艾滋病预防与关怀项目、减少毒品危害二期扩展项目"中的"针具交换项目。我想说的是,对于这里所渲染的"回收率达到98.6%"我有着深深的疑虑,这一天,我仅仅在一个" 不足5 平方米的地方发现 5个带有针头的注射器外加一个针头",而且这个地方竟然是在一个居民住宅楼的一个单元门口!我们没有更深入的到其他楼片区,也没有重返那个树林,但是,尽管如此,我们已经忧虑万分,心在剧烈的跳动!
    
    我又想起了,那个小学和那个中学!包括树林在内的很多场所都是他们玩耍游戏的地方啊,我根据新疆雪莲花项目儿童活动材料幻想其一群当代高校大学生带着各民族的儿童在树林里学习交流游戏的场景,同时,我也想到了,这里面竟然是个处处是地雷的地方啊!谁能忍心这样的事情的发生呢?我们当然都不会期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永远也没有这种可能!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活动的入手的六个方面里的第五条是:关注他们所生活的社区或区域, 新疆雪莲花项目儿童活动人员告诉我:面对这样的情景,我们是有准备的,儿童活动的方式和形式将会发生很大的变革,我们在积极地寻求值得探寻和实践的焦点,但是,我们力不从心,往往痛恨于自己能力的低微!看着他们能够如此的认识和关注他们,我衷心地为他们祝福!
    
    
    
    我担心的哭泣,这到底是谁的责任呢?孩子们是无辜的,他们是不应该如此的!
    
    
    
    
    
    王维林
    
    [email protected]
    
    2006 年3 月15 日
    
    
    --
    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
    项目协调人:常坤
    Xinjiang Snow lotus AIDS Project fo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Project Coordinator : Chang Kun
    Tell: 132-0139-6248
     136-5991-6458 (out of XinJiang)
    Email: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Web : www.xuelianhua.org
     www.xjaids.org
    --~--~---------~--~----~------------~-------~--~----~
    You received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 are subscribed to the Google Groups "
    安徽艾滋病信息" group.
    To post to this group, send email to [email protected]
    To unsubscribe from this group, send email to [email protected]
    For more options, visit this group at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nhuiaids
    -~----------~----~----~----~------~----~------~--~---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常坤 :新疆一省六个月增加了近3,000人HIV感染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