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乌鲁木齐市6万农民血泪控诉:乌鲁木齐市郊的六个惊天大案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10日)
    控诉人:新疆乌鲁木齐市郊区6万流离失所的农民
    
     发布时间:2006年10月29日 (博讯 boxun.com)

    
    目 录
    
    第一大案:“4.20农民暴乱”真相
    
    第二大案:掠夺九家湾村农民集体资产490万
    
    第三大案:诈骗国家建设资金200余万的诈骗集团
    
    第四大案:疯狂抢夺农民资产案18个亿
    
    第五大案:村民队长摆生明贪污卖地款近亿元
    
    第六大案:惨绝人寰的“撒村建居”、“撒村建居”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
    
    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领导:
    
    全球华人华侨同胞们:
    
    我们是新疆乌鲁木齐众多的苦难同胞,
     请大家来看看我们暗无天日的呼求······
    
第一大案:“4.20农民暴乱”真相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
    
     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
    
     打造的“4.20农民暴乱”和“政绩工程”
    
     2005年4月20日,天空蔚蓝蔚蓝,太阳特别明亮。新疆乌鲁木齐县水西沟镇方家庄子村一百五六十村民,男女老少都在一块一千七百余亩麦地里除草、

施肥、浇水……
    
     忽然间,十几辆豪华轿车停在麦地旁的公路上,县委书记蔡启明、县长马立福、常务副县长张兴友等在车内指挥十几辆满载树苗的拖拉机冲进麦地里——栽树——“退耕还林”,势不可挡!一霎时,村民为保护自已赖于生存的一千七百余亩麦苗,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围住拖拉机、手拉手躺在麦地里,阻止拖拉机前进轧坏麦苗……
    
     县委书记蔡启明、县长马立福等一起吼叫着:“这里农民暴乱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十几辆军用卡车,满载全副武装的防暴部队约二百多人,跟随着救护车,杀气腾腾而至。方家庄村周围数里武装戒严。这些训练有素的防暴队员飞身下车,扑向保护麦苗的村民,见人就打!对老头老婆猛打猛踢,放倒在地,任其呼救!惨叫!呻吟……对年青的村民,两三个对付一个,反拧胳膊,摁倒在地,光挥拳打头,后跃脚跺腰、跺肋、直打得奄奄一息。共打伤打残50余人。其中重伤12人。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被打倒在地,哇哇惨叫。一名60多岁的老汉打残后住院数月。一个由此路过的四川人扭头看了一眼那场面,也遭防暴队毒打。
    
     更无人道的是,村民李连云打伤后,女儿送医院不给治疗,上级指示:不准转院,不准对伤处用X光拍片。当“农民日报”记者采访时,一家人痛哭失声;这真不让老百姓活了!
    
     为了加强领导,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亲自提拔的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许斌在现场督陈。
    
     可怜的100多村民,像一群小羊一样任其蹂躏 、毒打!无一人还手!无人还口!
    
     疯狂的暴力平息了像一群小羊为生存而耕耘挣扎的村民。收兵回营时,押走12个青壮年村民到公安局对其毒打,打得12个村民叩头求饶:“我不要地了!也不要钱了!”放一条活命——我家还有妻儿老小……此时,在暗里指挥的官员才松口:“啥不要了——那就放人吧!”
    
     1780亩麦地是水西沟镇著名的特等地,是方庄村149户,600余人的命根子。通过暴力大扫荡之后,全部栽上了树,由警察日夜看守着,严防村民拔树。村民谁有胆拔树!1780亩麦地,通过防暴队大扫荡之后,全部“退耕还林”了,一笔数百万元的“退耕还林款”让官员们哈哈大笑。
    
     需知:必需了解栽1780亩树——实付工资多少?而书记县长们又上报多少?这是贪官的最佳时机。
    
     请看,树栽了——1780亩麦地“退耕还林”了,又把树活活干死!
    
    2005年4月20日防暴队平息暴乱后,在1780亩麦地上全部栽上了树,当年全都活了。到2006年官员们又指示:2005年栽的1780亩树不准浇水,让1780亩树苗全部干死!搁荒!等待开发商购买。因为耕地,林地售价太高,开发商也不敢买,不容易卖出去。林地干死了,耕地搁荒了——最好出卖!
    
    现在,1780亩小树,干枯焦黄的立在那里,地上的野草也喝不上水,早早黄萎了。

“政绩工程”
    
     乌鲁木齐南行35公里,离水西沟镇约500米便是方家庄子村,垮在公路两沿。到南山旅游的人路过方家庄子村就满目一新:“村民住房”“农家乐”—— 一样的款色,一样的大小,排列整齐,间隔等距。令人“赏心悦目。”
    
     方家庄子村的“农家乐”就是原县委书记许斌的“政绩工程”。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对“农家乐”特别感动,为许斌当红娘找老婆,亲自提拔为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
    
     需知,方家庄子村在水西沟镇有史以来就是最富裕村,土地肥沃、水源好,住着多数回族、少数汉族和维吾尔族。村民都很勤奋、会经营。在未建“农家乐”之前90%的村民住的都是砖混结构的新式房屋,宽敞明亮,造价十几万元以上,只有少数几家老弱者住着80年代的土木房。
    
     2002年乌鲁木齐县委书记许斌决定把方家庄子村原来村民的住房全部拆除,让农民自己掏6万元,政府掏6万共同筹资建“农家乐村”。当时,99%的村民坚决反对:“我们十几万盖起来的新房,要拆掉,干脆把我们拉去抢毙算了!”村民宁死不干!理由是:没钱!
    
     然而,许斌非搞“农家乐”村不可!县镇各级官员都逼着时任村支部书记的杜生宝给村民做动员工作,要村支部书记带头先拆掉自己新盖几年的房屋。杜生宝是回族,在方家庄村亲戚多,在村民中的人缘也好,人也年轻,村民都理解他的苦衷,怕上面收拾他影响一个年轻人的前途。于是,当杜生宝首先带头拆除自己的房屋以后,村民都跟着拆起来……
    
     县官们一次次的欺骗村民。由于方家庄的村民是农牧兼营,每家养的牲畜多,在动员村民拆房时,官员们表示,修建“农家乐”保证每家800平方的房屋和院落。当房屋拆除后,官员们改口说给每家600平方的宅基地,到建房动土划线时,只给每家400平方米。原先,方家庄子村每家的宅基地至少1000平方,在房前屋后都是牛舍羊圈,村民的收入一半是农一半是牧。现在建“农家乐”只给400平方米,村民靠啥生活呢!死不该松口建“农家乐”,家家悔恨不已。雪上加霜的是,建“农家乐”有协订,每家村民出资6万,村民没钱,政府官员让银行给每家贷款6万,村民办手续,政府官员拿钱。岂知,修建“农家乐”的包工头李修奇其实就是常务副县长张兴友。李修奇只是张兴友的幽灵罢了。
    
    由于建“农家乐”的房款是民一半公一半,合计每家的房款是12万。对每家房屋的建筑材料,什么砖?什么水?什么泥?有多少?村民都看在眼里,算在心里。村民们掐着指头算计,“农家乐”每家的房屋造价,最多在六七万左右,怎么也用不上12万。所以“农家乐”竣工后村民一致要求县政府对修建“农家乐”的房款和村民一同算算账,不能由官儿们的嘴一张花了12万——就12万!但是,县政府的官员就是不算账。为了要求县政府算账,并且张榜公布账目,村支部书记杜生宝首当其冲,要求政府把建房款算清,杜生宝深感对不起村民,我害了村民——当初要不是我杜生宝带头第一个拆房,谁也不会拆!现在拆了——盖这个“农家乐”把村民害了。为了要求县政府对建“农家乐”算账,他天天跑县政府找县委蔡书记,找马立福县长,找张兴友副县长。结果都是一个答复:“现在忙,没时间!你还是党员,是村书记也不相信政府!”杜生宝一连跑了几个月,找县委书记,找县长,开始还和颜悦色,以后都横眉冷对!可杜生宝还是天天找你算账。最后,县委书记、县长牙一咬把杜生宝的村支部书记撤了。
    
    “农家乐”兴建四年过了,建房的账目还是不算!每家的房屋都原样摆这那儿,每家的房顶都漏雨水,谁来评估它造价多少?
    
     雪上加霜的是,修“农家乐”给每家贷款的6万元,政府官员以农民不还贷为借口于2003年强迫方家庄子的村民把栽树后搁荒的那1780亩,以每亩7800元价卖给县政府。当时村民全部反对,终于无济于事,政府只答应:“把地卖给政府以后还让村民耕种三年。无奈之下,只好把地卖给政府。村民基于政府官员的话“让村民种三年”,都在1780亩地上施肥种麦,春天,麦苗绿油油的,长势喜人,却来了晴天霹雳,方家庄子农民暴乱了……。
    
     未建“农家乐”之前,方家庄子村149户,三个民族,村民富裕、欢乐,每户年均收入2万元以上。建“农家乐”之后,每户年均收入不到2仟元。有的几乎为0。
    
     自许斌任县委书记建“农家乐”前后的三年间,方庄村特等耕地2400多亩全部被县政府抢夺而去。方家庄村149户,600多村民靠什么生存下去呢?村民们咬牙切齿地说:“这哪儿是共产党的政府?这是强盗的政府!”
    
    然而,许斌正是靠方家庄村的“农家乐”而飞黄腾达!
    
     水西沟镇闸滩村支部书记吕学峰,是贪官污吏的狗腿,其人贪得无厌,每见县长和县委书记便哈哈大笑地打招呼——嘿!希特勒!
    
     这是他们之间一贯的“亲热”称呼,竟连“农民日报”记者采访他们时,他们之间还是如此称呼。
    
第二大案:掠夺九家湾村农民集体资产490万

    
     1999年,杨刚到任乌鲁大齐市委书记的开门红——
    
    乡党委书记、县纪委书记、乌鲁木齐市常委、常务副市长、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为杜春光“华联公司”掠夺九家湾村农民集体资产490万——59.3亩地。
    
     二工乡九家湾村七队,93年商业厅征购159.3亩菜地时,尚欠490万征地款。此后,商业厅把地倒卖给“宏大公司”,“宏大”又倒卖给“天海公司”,倒来倒去都不给七队欠款。当时,队长怕欠款收不回来,便控制复耕59.3亩地。为此,“天海”的人还把队长打伤。人打伤了,地保住了。又分给农民耕种,从94年到99年春,耕利5个年头,根据1999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已经办理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一年内不用又可以耕种并收获的,应当由原耕种该幅耕地的集体或者个人恢复耕种……”所以,七队农民因欠款而控制复耕的59.3亩依法归属七队集体农民所有,而不是商业厅的,更不是“天海公司”的。这是国法规定的!应当受到国法的保护!
    
     其实,早在94年,商业厅倒卖该宗土地时发生纠纷,起诉到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1994)乌审民初第12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新百货公司,宏大公司,天海公司三方之间所订立的协议违反了国家有关土地使用权出让及转让的规定。做出判决,均为无效协议(判决书附后)。
    
     岁月过去五个年头,农发的“父母”官——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以什么变戏法——把七队农民集体的490万征地款而“合法”地“变”没有了——把七队农民耕种5年的59.3亩而“合法”地变成“天海”的,并由中级法院依法拍卖!
    
     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又何时把自己在94年(1994)乌中民初第12号“民事判决书”勾销的。中级法院拍卖属于七队农民的59.3亩地是根据哪一条事实?运用哪一条法律!
    
     华联公司在“报纸”上还宣扬投资1680万“竟买” 59.3亩地。钱给谁了?99年4月,“华联”进入59.3亩地施工,绿油油的麦苗轧在控掘机、推土机下,农民蜂涌而至,阻止、守护。
    
     99年4月30日,市中级法院出动十九名法官法警到59.3田地现场,和看守土地的几十个老头老婆撕打在一起,打得老头倒地呻吟,老婆伏地哭骂……。当时,有两老人被法警打伤,送医院抢救医治。农民郭占林88岁,祁德珍74岁等6人被打。任其打死,农民也要保护自己的土地。
    
     99年6月8日,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县纪委书记丁富友、乌鲁木齐市委常委、常委副市长周恩良,市中级法院画院长王建玲,带领几十名法官法警分乘四五辆警车,耀武扬威来到59.3亩地现场,绿油油的小麦已经吐穗,100多农民在此守护。
    
     周恩良用高音喇叭疾呼:你们赶快撤离现场,让“华联施工”!商业厅欠你们500万(490)与“华联”无关,你们向法院起诉解决,你们不许“华联”施工是违法的。法院副院长王建玲跟着疾呼:商业厅欠你们500万(490)中院已受理立案,我们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尽快判决!尽快追回你们的500万(490万)。
    
     农民双手高擎着“土地管理法”;请你们这些大大小小的“父母官”看看这三十七条“……”
    
     这是国法呀!你们当官的对抗国法!是犯罪!你们抢夺农民的490万——59.3为地给杜春光的“华联公司”,给你们当官的“华联公司”和强盗有啥区别?
    
     县纪委书记丁富友也火起来:“你们不要胡闹,赶快撤离现场!”
    
     农民一起怒吼:“490万+7年利息拿来!我们走人!”
    
     周恩良动起肝火:“你们不撤,我们有办法!”终于,农民无能为力,气愤已极,瘫痪在地……
    
     周恩良一伙如此野蛮、欺骗、把七队农民集体的490万——59.3为地掠夺而去!
    
     99年6月至今,七年过去了,法院没有给七队农民追回一分钱!证实: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尽快追回农民的欠款500万(490万)!纯属骗人!请看1999年6月10日,“乌鲁木齐晚报”头版载:“副市长苦口婆心……”又载农民是“暴力抗法……”
    
     请看“华联公司”的来历:
    
     95年8月,二工乡二工村“村长”张全祥,在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的策划下,建立“二工村镇建设服务中心”。口号是发展“集体经济”,张全祥任站长。后经杜春光授意,“服务中心”和二工乡八家户村的“三联公司”“新宝公司”联合,在二工村成立“华雄股份公司”。张全祥任董事长。侵占二工村一队24户101个村民承包的76.37亩(50921平方米)菜地,建设“苏州路花园小区”。
    
     “花园小区”峻工后,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谎报县、市政府,称“花园小区”搬进60户村民,经市政府批准,乌鲁木齐县政字(1997)43号红头文件定为“安居工程”。尔后,全部以商品房卖出。
    
     其实,“安居工程”的“苏州路花园小区”没有一户村民住进去!全部以1280-2800元每平米的价格卖出。卖得2亿多元,未缴国家一分钱税。
    
     “安居工程”的“花园小区”建在100多村民靠种菜活命的土地上,未给集体村民掏一分钱,又得不到一分钱的好处,农民依什么生存下去?在中国历史上有哪一个朝代是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的人吃人呢!
    
     华雄公司的“安居工程”——花园小区占农民的地不给一分钱,名曰:村民集体企业;“花园小区”卖出去,名曰:“安定工程”不缴一分钱的税。“花园小区”卖得的那笔巨款哪里去了?村民们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花园小区”成了村民仇恨的象征。
    
     “华雄公司”的贪官们,有了“花园小区”那笔巨款,摇身一变为“新疆华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又在二工村侵占农民集体耕地150亩……
    
第三大案:诈骗国家建设资金200余万的诈骗集团

    
     在沙区纪委书记王春柱和乌鲁木齐建委纪委书记贡某的庇护下又变本加厉诈骗贪污国家和集体资金二佰余万……
    
     2001年3月,村民对周永涛、摆生明等一伙诈骗乌鲁木齐市外环路建设资金200余万向乌鲁木齐沙区检察院举报,检察院十分振惊,非常重视,但迟迟不予行动,村民一边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请求督办,一边不断追询沙区检察院。
    
     村民每星期跑两次沙区检察院,纠缠追问何时查办。最后,沙区检察长侍新利亲自接待,他说:“检察院办案有个程序,首先报纪委审批,你们举报一案,沙区纪委领导不批,所以我们不能动。”怕村民不信,叫一个科长把举报人带到沙区纪委见纪委书记王春柱。纪委书记王春柱看着举报的村民,气势汹汹地说:“我们不能因为你的举报把一个九家湾村不要了,所以不能办”!
    
     村民说:“周永涛是国家干部,摆生明是村干部,诈骗国家建设资金是犯罪,这与九家湾村有什么关系?九家湾村有三四千村民,摆生明仅仅是村民之一,摆生明个人犯罪——就不要九家湾村了,真是荒唐!”
    
     之后,村民向市政法委书记和市长举报,又再次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映……
    
     2001年7月,乌鲁木齐市建委纪检委两人登门找村民“调查”诈骗案,谁的指令?为什么来“调查”看事实:
    
     一位叫庞军的人说:明天10点到市建委纪委办公室来,村民到办公室后,庞军二人做了“问询”笔录。随后,借口“不知道”九家湾村委会在什么地方?要村民当向导,带庞二人到“村委会”去。村民说:可以!路上,庞军问村民喝酒吧!村民说不喝!沉默许久——沉默的气氛让人可怕,宠军冷冷地冒出一句:“你举报的案子可利害呀!”
    
     听此,村民大吃一惊!宠军二人是来威胁还是来谋杀!村民不禁想起市建委纪委书记贡某,才恍然大悟,贡某就是原乌鲁木齐市委副秘书长。他就是“九家湾”村集体资金数千万被瓜分之后的“假报告”的庇护人。贡某曾数次以乌鲁木齐市委工作组长的身份到九家湾村“调查”上访村民举报的犯罪事实,贡某知道村民其人,村民也知道贡某的为人。当村民把庞某二人带到九家湾村委会之后,以周永涛摆生明为首的一伙诈骗集团,各级党政司法机关都不受理了。
    
     这促使周永涛、摆生明等一伙更加疯狂的诈骗,看事实:
    
     1、以九家湾村六队村民赵进才的房屋700m2被修补环路震坏为由,由国家赔偿每平方米530元,向国家诈骗37.1万余元。被周永涛摆生明一伙瓜分,赵进才是六队队长陈华民的岳父。赵进才的房屋远离外环路20余米,修路不会影响到赵的房屋。
    
     2、九家湾村六队集体等靠外环路不到2米有一排160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修外路时严重受震成危房,国家赔偿每平方米1060元,共赔偿169.6万元,全部被周永涛、摆生明、陈华民等一伙分食。
    
     3、2003年“撤村建居”期间,摆生明、陈华民身为一个副村长和村民小组长,竞贪污集体资金近千万元。却被各级党政要员保护着,安然无恙。
    
     请看村民2001年3月向检察院举报周永涛等一伙的诈骗事实。
    
     以周永涛和摆生明为首的诈骗集团
    
     诈骗乌市外环建设资金200余万
    
     (周是市建委外环办干部,摆是九家湾村干部)
    
     九家湾村六队在88年由队集体投资兴建了一个桃园,占地80亩,桃园建成一年后,分由8户农民承包,各筑篱笆分割成8家小桃园。
    
     2000年修建设外环路,每棵桃树赔偿180元,有多少棵,赔多少钱。有关赔偿事宜由外环办负责办理。
    
     这个桃园分两期征用。
    
     第一期:修外环路占用两户桃园。第一户是托拉西7亩桃园,共获赔5万多,平均每亩8千元,平均每亩有桃树45棵。第二户黑力8亩桃园,获赔5万元,平均每亩获赔7千元,平均每亩有桃树40棵。
    
     第二期:征建住宅区。以周永涛和摆生明、陈华民为首组织了一个诈骗集团。这次征用的是6户。1、马德福(前任付支书记0;)2、张珉(现任付会计);3、李学禄(村会计的小舅子);4、秦桂花(前任队长的老婆);5、努尔(女儿帕旦);6、哈斯木。
    
     查这六家桃园的棵数,周永涛、摆生明、陈华民、刘淑娟、刘国强都在现场,坐阵指挥。看这伙人怎么“查数”?!
    
     “查数”前开始清场,只准许这6户桃园的主人地场,围观的人一律“婉言”走开。当时六队的的党小组长再东汗不愿离开,马德福推着他的肩:“嫂子你回去休息吧”。再东汗愤愤地勉强离开了。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周永涛使眼色开始查数。摆生明和陈华民把准备好的编织袋解开,倒出一捆捆布条,每捆布条100个,尔后,从旁边修路的内地民工中雇来一个人。查谁家的树,由谁领着这个民工抱着一捆捆布条,到桃园里往树上拴,拴多少布条——那怕是扔多少布条,就是多少棵桃树,就是多少钱,这样“查”出的棵数和钱数是:
    
     1、马德福(前任村书记)9亩桃园,两次获赔40多万,平均每亩5万,平均每亩有桃树280棵。
    
     2、张珉(现任村会计)7亩桃园,获赔35万多,平均每亩获赔5万,平均每亩有桃树280棵。
    
     3、秦桂花(前任队长的老婆)7亩桃园,获赔40多万,平均每亩获赔6万,平均每亩有桃树330棵。
    
     4、李学禄7亩桃园,获赔35万多,平均每亩5万,平均每亩有桃树280棵。(此人是村会计的小舅子)。
    
     5、努尔(女儿帕尔)7亩桃园,获赔27万多元,平均每亩4万,平均每亩有桃树220棵。
    
     6、哈斯木有10亩空白地,是刚裁上的桃树苗,棵数是自己随便报的,获赔10余万。
    
     以上都是大概的数字,详数请到外环办查实。周永涛诈骗的数字和实际的数字相差多少?
    
     近当初88年建园的技术规格,株行距是4米×4米,每亩40棵。以此40棵/亩×180元/棵=7200元。那么7200元和5万多甚至6万元相比,则周永涛的诈骗数高达6倍以上。
    
     再按实际数字算:2000年冬天,白雪盖着地面,举报人在一天月夜里,到努尔的七亩桃园里,一畦畦一行行的查了一遍,共有160棵,举报人考虑桃园的主人索赔后有移裁的情况,又在今春雪化以后,又在今春雪化以后,再次到努尔的桃园里查了一遍,加上留下的树坑,共计176棵,176棵×180元=31680元。周永涛的诈骗数字27万比实际数字3.1万就高出9倍。以此6户共诈骗国家建设资金近200万以上。
    
     周永涛等一伙为什么挖空心思,创造了这个布条诈骗术,诈骗国家建设资金200万元以上,周永涛从中分财多少?这伙人各分脏多少?只有周永涛一伙人知道。
    
     如果不是为了装满自己的钱包,周永涛等一伙绝不会发明这个诈骗术的。
    
     这个骗术露风以后,六队农民托拉西十分不满,大吵大闹。托拉西的大儿子吐尔逊向周永涛要求把他一幢不该征迁的楼房片迁掉,并答应给周永涛好外费,周永涛立马同意了。
    
     现在桃园的原始现场有5家还在,请到张珉、秦桂花、哈斯木、努尔、李学禄的现场查实,再和外环办的支付帐目对照一下。周永涛等一伙的诈骗术就水落石出了。
    
     广大老百姓强烈请求查处。
    
第四大案:疯狂抢夺农民资产案18个亿

    
    一、全国罕见的特大欺诈,抢夺集体农民资产案
    
     一个私人公司以2400万买下18亿农民集体资产,且有年经济总收1.2亿的六大市场——即私营“新疆华凌集团工贸公司兼并八户梁村”。
    
     2001年8月,私营新疆华凌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米恩华,和八户梁村“村官”杨生仁私下达成“新疆华凌集团工贸公司兼并八户梁村协议”。
    
     米恩华杨生仁何许人也?
    
     米恩华是私营“新疆华凌集团工贸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米恩华的企业是怎发展起来的?怎样成为亿万富翁的?八户梁农民不知道,但毛主席健在时有个哲理:看他的现在,就知道他的过去。
    
     杨生仁是贪官死保的八户梁“村官”。94年,他挪用农民集体资金200万,走私进口高级轿车;15万征地款存入私人帐上,且有自己的“小金库”,农民一直控告他,举报他,县委纪委书记一直保护他,农民无奈何。杨生仁的贪心越来越大,天天做梦“胡大”保佑。在窘迫渴望中,杨生仁和米恩华拥抱“上了,将八户梁集体农民的一切的一切,全部贡奉给米恩华,企图和米恩华瓜分八户梁集体农民的巨额资产,且有米恩华背后高官的保护。其实,米恩华早就眼馋,八户梁这块大肥肉。真是干柴烈火,岂不燃之!
    
     在新疆,在首府,八户梁最富足,最著名。
    
     八户梁座落于新疆大学,水上乐园,延安宾馆,红雁池电厂,红雁池水库之间,位居天山北麓,全村人口1100人,土地使用权证面积7900亩,其中林地1600亩,头等耕地900亩,专营菜地800亩,农民宅基地450亩,草地400亩,荒地560亩,泉湖水源地5华里流长,远在56年合作社的积蓄380万元。现有帐面资产4037万元。在新疆,在首府,八户梁有著名的六大市场,占地410亩,即:唯一法定牛羊屠宰厂,每天屠宰牛羊2000多头;2、牛羊肉交易市场;3、活畜交易市场,每日成交万余头,存栏近5万头牛羊,是全新疆最大的牛羊集散中心;4、牛羊皮毛交易市场,为全新疆之首,日成交额达30余万;5、机动车交易市场,每在双休日,交易大小汽车二千多部;6、瓜果交易市场。周围有四个小市场,12座仓库房,出口报验厂一处。
    
     以六大市场为主体,形成庞大的市场群,人口密集,经济十分繁荣,每年为八户梁落农民创造1.2亿元经济收入,人均收入5781元。
    
     看米恩华的“华凌”“兼并”“入户梁”的事实:
    
     2001年8月,米杨二人私下达成“新疆华凌集团工贸公司兼并八户梁村协议”。
    
     怎么“兼并”?“兼并”协议第四项规定:“兼并”方式是“收购兼并”。实质做了确切定性:“收购”。就是一买一卖,通过“买”把农民集体资产全部“法定”给米恩华,所以“兼并协议”内容规定:兼并方将享有被兼并方的全部土地(含私人宅基地)和集体资产……。
    
     按米华恩的“收购兼并”方式,应对“收购”的一切做出收购“价格”,“买卖”的关键是“价格”,没有“价格”就不成买卖。请问米恩华对八户梁的六大市场做“价”多少?世界上哪有无价的买卖呢!而米恩华对“六大市场”未给一分钱,却将八户梁农民的“六大市场”侵占去,请米恩华自己评一评自己:是公司总经理?是商人?是日本鬼子?还是强盗?
    
     再请问米恩华:“华凌集团”年经济收多少?八户梁的年经济收入是12020万元,这个数是政府和人民群众公认的,没有一点水分。如果有水分,也是只多不少。你米恩华也否认不了。按年经济收1.2亿的八户梁村,还有7900亩土地。你米恩华买得起吗!米恩华在“协议”里标自己的“资本优势”自己不脸红吗!真是恬不知耻。谁不知道,什么“广汇”、什么“华凌”的全部家当都挤出来也不够清贷!米恩华的优势就是“官”!
    
     看米恩华买八户梁村用了多少钱?
    
     在“兼并协议”里买价是8050万元。这8050万元在分发给个人时,有一二百人不要这个“买钱”,只发出6400多万。但“兼并协议”一落笔,就将八户梁农民集体帐面上4037万“兼并”给米恩华了。用八户梁农民的钱买八户梁农民的一切,米恩华真是“生意精”。买一个年经济收1.2亿的八户梁,只用去2400万。
    
     米恩华用2400万“买下”八户梁村,拿着八户梁村的行政权、财务权。
    
     从2001年9月开始经营八户梁的六大市场和一切经营场地。
    
     米恩华一年收入1.2亿,二年2.4亿……。
    
     米恩华比日本鬼子还厉害,还现代化,日本人昔日侵略中国,还要流血,死人,可米恩华欺诈,掠夺农民资产,却不费吹灰之力。
    
    二、米恩华破坏抢夺农民耕地惨案。
    
     2002年9月24日,米恩华雇用100多打手和100多民工,出动六七部挖掘机和推土机,气势汹汹开进八户梁农民耕地里,挖得挖,推的推。农民纷纷出动阻拦,村民马正元冲在最前面,疾呼:“土匪……”面对米恩华强大的阵势,马正元在米恩华破坏的耕地上气绝身亡。但仍未阻止米恩华对耕地的破环,挖掘机轰隆隆地挖,推土机轰隆隆地推……
    
     马正元死未幂目,他还在哭……
    
    三、一起恶性盗伐千亩树林的特大案件
    
     2003年9月至11月16日,米恩华不间断出动五六十人至二三百人和许多重型机械大卡车盗伐,八户梁村农民集体栽植20余年的千亩树林,边伐、边运、边烧。盗伐树木直径35-55公人,9.8万棵。造成八户梁村集体家民直接经济损失2亿左右。这片千亩树林在乌鲁木齐市多么可贵啊!晨报记者,新华社记者,纷纷赶赴现场采访,拍照。自治区森林公安局表示:是一起恶性盗伐千亩树林特大案件。坚决严惩!但当对凶首拘捕证签出后,竟被米恩华的 “后台”而喝令制止!
    
     2005年,米恩华在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的支持下,对乌鲁木齐近邻的米泉市的农民进行大规模的掠夺……。
    
第五大案:村民队长摆生明贪污卖地款近亿元

    
    1999年,杨刚到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
    牛云宗好干部退休,杜春光败类兴高采烈
    ――村民雪上加霜
    
     1999年2月九家湾村换届选举违法,在重选时,乌鲁木齐市委组织部长牛云宗亲自到村,表示三天三夜不睡觉也要选举成功。
    
     与此同时,村民不断群体上访。乌鲁木齐市和县各级党政贪官为了对付上访群众,曾以市委办公厅副主任贡某为首的“联合调查组”,多次进村“深入调查”,特别是1999年5月9日,以办公厅副主任贡某和市委调研组的王惠兰泡制的“联合调查”报告。落于村民手中。广大村民目睹“联合调查”报告,一条条一字字都是假的,虚构的,村民像汽油着火一样群情激愤。于5月18日,六、七十村民涌到自治区党委,控告乌鲁木齐市委“联合调查”报告,弄虚作假,保护贪污腐败,打击受害村民。
    
     事发后,市委组织部长牛云宗把上访群众接到市委座谈,许多老农、老队长、老党员声泪倶下的摆事实,逐条驳斥“联合调查”报告,此情此景的确感动下了组织部长,使他恍然大悟,看清了摆在眼前的三大铁的事实:1、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和九家湾村支部书记赵宽礼和二队队长摆生明合伙以“办公司”为名,将村集体资金150万汇往香港后私分(后不断汇款,不断私分)。2、九家湾村七队在1992年的卖地款1700多万,被村支部书记赵宽礼以种种名目将其贪污瓜分殆尽。3、以卖豆芽为业的二队队长摆生明出卖村民集体土地四百余亩,卖得近亿元的巨款,将其贪污分食。村民一致要求,九家湾迫在眉睫的是查账,清理村民集体资产,而不是选举村干部,于是牛部长立即答复了村民的要求:选举暂停,成立村民理财小组查账!也许,牛部长考虑九家湾村问题的严重性、复杂性、普遍性、于5月19日对村民代表杨兴才说:“你给村民大伙讲讲,市委决定抽调各专业干部,成立市工作组进驻九家湾查账,你好好配合他们工作,组长姓竺。
    
     5月21日,由审计、财政、纪检、土地等各部门组成的市委工作组30余人,进驻九家湾村。工作组进村后,不吃村民一口饭,不花村民一分钱,真是昔日的三大纪律八大注意。
    
     随后,牛部长撤职了乌鲁木齐县县委书记潘建忠,由他自己代理县委书记,接着撤职县长韩寿、和县纪委书记丁富友,逮捕九家湾村支部书记赵宽礼……
    
     刚刚深挖查办时,杨刚到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要市委组织部长牛云宗退休,九家湾村民再也不见其人,不闻其声了。

风云突变
    
     由市委组织部长牛云宗。组织进驻九家湾村的市委工作组30多人,从不吃村民一口饭,不花村民一分钱,变为大吃大喝村民集体血汗,在200天内吃喝九家湾村集体资金30余万。贪官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耀武扬威,动用法庭拘留上访举报人杨兴才。1999年10月12日,在杜春光主持下,市委工作组召开九家湾村民代表大会。杜春光在会上兴高采烈地大讲特讲:“二队的队长摆生明!你要好好感谢市委工作组,要不是市委工作组,你咋能把问题说清!”
    
     摆生明在二队出卖500多亩耕地,卖地款近亿元,由摆生明贪污分食了。
    
     这次30多人的市委工作组,在九家湾村驻了二百多天,干了哪些事?1、对于逮捕的九家湾村党支部书记赵宽礼,仅以个人直接贪污的九牛一毛――4.5万元,判三缓三。对汇往香港的巨款,对于九家湾七队卖地款1700多万等重大问题都未追究。赵宽礼拘留期间住着舒适宽敞的单间,吃喝随意挑选。2、进一步“盖严”了九家湾村集体资产被掠夺的事实。3、扶持了一个村民坚决反对的败类马健――当村长。
    
     在此,九家湾村民向市委组织部长牛云宗致以深深的歉意!因为,村民也曾经控告过你,是错误的。
    
第六大案:惨绝人寰的“撒村建居”、“撒村建居”

    
     在世界历史上,在中国历史上,
     有哪一个国家?有哪一个朝代,
     把六万农民生存的20万亩土地收归“国有”,不让农民种地!
    
     看――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对乌鲁木齐市郊四乡六万多农民的“撒村建居”、“撒村建居”时把村长、村民小组长视为“皇帝”——
    
     2003年12月20日,中共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发文“关于加快城市进程化的决定。”第一条:“充分认识......四乡24个村的18个村的村民基本已不再从事传统的农业生产。”纯属别有用心的无稽之谈。现在,到四乡24个村挨家挨户地调查一下,让事实回答:笔者所在的村队90%的农民靠种菜种果为业为生,兼营私房出租,7%的工商户,3%的人靠贪污等不法手段发财致富。
    
     2004年春至2005年6月,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紧锣密鼓地发动各级党政、人大公安、民政各部门“撒村建居”。行动十分仓促、闹得人心惶惶。
    
     对四乡六万多农民“撒村建居”――如此重大的政治事件,杨刚上报自治区党委了吗!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王乐泉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不支持!否则,杨刚胆敢!至于中央政治局委员有没有另立国法,另立党纪的权力,老百姓不知道。
    
     所谓“撒村建居”没有什么“政府规定”,没有什么合法的价格,就是官们随便给村民一点钱,只要能“过得去”,就把六万多村民和村民集体所有的土地近30万亩全部收归“国有”。
    
     中共党中央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以及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中国华人、华侨,请认真地看看“撒村建居”为了什么?企图何在?
    
     2003年12月20日,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发文所言“撒村建居”加快城市化进程......是这样吗?不是!是对四乡六万多农民的洗劫!大扫荡!看事实。
    
     杨刚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精通唯物论,应该知道“存在决定意识”:
    
     一、“撒村建居”时,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和九家湾村支部书记赵宽礼,二队队长摆生明以办公司为名,把九家湾村集体资金150万、200多万......一次又一次地汇往香港,尔后私分了,到底汇多少?县长韩寿、县纪委书记丁富友一直捂盖着。这次“撒村建居”以坏账处理,一笔勾销了;2、二队队长摆生明出卖集体土地500多亩,卖地款一亿多元,被贪污私分了。这次“撒村建居”也以坏账处理,一笔勾销了。
    
     在“撒村建居”时,仅九家湾村――这一个村就有近二亿的农民集体资金被贪污瓜分――被“撒村建居”以坏账――而一笔勾销了。
    
     “撒村建居”看原二工乡二工村和二工乡九家湾村,两村相比一下:
    
     二工乡二工村“撒村建居”,每人给安置费5.4万,每亩青苗费10.87万,每亩土地补偿费11.98万,再看九家湾村“撒村建居”对九家湾村的农民,每人给安置费7.56万,比二工村的5.4万多2.16万。为什么多给2.16万,这是打向农民私欲的一个烟雾弹,背后有残酷的杀机。
    
     看事实:
    
     “撒村建居”对九家湾村农民的土地,不说青苗费也不说补偿费每亩只给7万元正,一了百了。
    
     以二工村的标准算算,看九家湾村“撒村建居”有多少农民集体资产被贪污掠夺而去!九家湾村3000多人,6个生产队,耕地7000多亩。
    
     以二工村的标准:青苗费10.87万×7000亩=83090万元,补偿费11.98万/亩×7000亩=83860万元,共计16695万元。减去已给7万元/亩×7000亩=49000万元,合计166950-49000=117950万元。
    
     还有,83年以后在九家湾村落户的有400人,这400人仅以7.56万元/人的安置费计算,共7.56万×400人=3024万
    
     把以上全体村民在“撒村建居”中被贪污掠夺而去资产共计117950万+3024万=120974万(壹拾贰亿零九百七十四万元)
    
     在“撒村建居”前九家湾村集体资产被贪污掠夺近二亿元,在“撒村建居”后被贪污掠夺壹拾贰亿多万,请问市委书记杨刚,“撒村建居”是不是浩劫!大扫荡!请问市委书记杨刚,仅仅一个九家湾村在“撒村建居”前后,农民集体资产被贪污掠夺壹拾四亿多万,请你算算在你的大权之下有多少村?有多少亿?被你、被你的上级和下级“依法”掠夺而去!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请你向党中央说清楚,你和新疆华凌集团公司总经理、董事长米恩华是什么关系?米恩华鲸吞八户梁村的罪恶事实为什么不能依法严惩!而且,米恩华鲸吞八户梁之后,又依你的权势在米泉市鲸吞农民土地百余亩!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请你向党中央说清楚,原乌鲁木齐县纪委书记现市信访局局长丁富友、原二工乡党委书记杜春光,市中级法院副院长王建玲掠夺九家湾村490万-59.3亩,你为什么庇护着?杜春光、赵宽礼把集体资金150万、200万......一次又一次地汇往香港后私分,为什么不追究,不依法严惩!现在罪犯赵宽礼却到处追杀举报人。赵宽礼把九家湾七队的卖地款1700多万,被贪污分食殆尽,为什么不查处、严惩!
    
     再看“撒村建居”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刚,你可以向党中央请功,请中央领导去视察你的“政绩”――“撒村建居”以后的“城市化进程”的范例。
    
     现在,“撒村建居”之后:1、四乡六万多农民,无业,闲散着;
    
     2、近20万耕地荒芜着;3、近2万亩林地,果园的水利设施被破坏,无人浇水而旱死。总个乌鲁木齐市郊四乡,好似一场残酷的毁灭性战争之后的景象。
    
     再看“撒村建居”对村民的人权更是天壤之别。
    
     例如:村民都是农民,人权应该是平等的,而“撒村建居”不是这样:在九家湾分“老户”和“新户”。“撒村建居”前,未曾如此区分对待。所谓“老户”是83年以前落户的,所谓“新户”是83年以后“落户”的。“新”、“老”是“撒村建居”的需要,便于分化村民,克扣一部分人的利益,满足一部分人的利益而利于收买。在“撒村建居”的文件上叫“因地制宜”。
    
     由于“因地制宜”在大湾乡的二道湾村却恰恰相反,二道湾村在83年以后落户的“新户”是多数,而且“新户”靠官的一面,站在“老户”的头上,说话做事都有官势,在“撒村建居”时就优于“老户”。
    
     如果是村长、队长,那就是“皇帝”了。而领导“撒村建居”的党政官员就是“皇爷”。“皇帝”和“皇爷”狼狈在一起。
    
     “皇帝”可以把千里之外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落在自己的名下,享受“撒村建居”的待遇。
    
     例如:九家湾村六队队长陈华民和他的保镖――河南帮就是这样。
    
     更可叹的是:九家湾村六队一个叫郭宝贵的人,是出纳是会计谁也说不清,“撒村建居”时公布他有一个儿子叫某某。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维吾尔族妇女问他:“郭宝贵!你老婆啥时生下一个儿子?啥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儿子?”郭宝贵气愤地跳起来,把这个妇女痛打了一顿,打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在九家湾村负责领导“撒村建居”的陈海涛――沙依巴克区司法局副局长非常清楚,却不问不闻!
    
     对于坚决反对“撒村建居”的村民,死路一条――啥也不给!破坏侵占土地天不管!地不管!有反抗者,判刑坐牢!许多家庭破败的农民逃生在外打工,妻女老小颠沛流离,在死亡线上挣扎......
    
    控诉人:
    
    新疆乌鲁木齐市郊区6万流离失所的农民
    
    2006年10月29日发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富汗毒品取道新疆渗透中国 京沪等是最后市场
  • 新疆乙肝退学案延后开庭 政府监控威吓学生家长撤诉
  • 新疆被退学的乙肝学生被当地政府要求撤回诉讼
  • 新疆乙肝学生来京维权 乌鲁木齐教育局要求遣返
  • 西部律师在线被关闭 新疆维权律师张元欣愤而起诉
  • 发生在新疆乌鲁木齐市郊的六个惊天大案
  • 甘肃省占用教产,新疆逮捕基督徒/对华援助协会
  • 新疆油罐爆炸10死
  • 新疆八一煤矿爆炸十四名矿工全部遇难
  • 新疆煤矿气体爆炸14人生死不明
  • 新疆雪莲花项目志愿者交流会暨项目组织发展表决会圆满结束
  • 新疆乌鲁木齐警方突袭圣经培训,美籍韩矞牧师与当地基督徒一同被捕
  • “稳定书记”王乐泉三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图)
  • 新疆雪莲花项目第七期7《雪莲花艾滋简讯》
  • 新疆雪莲花项目第八期8《雪莲花艾滋简讯》
  • "伸出手臂,挽救生命!"—作为新疆第一个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骨髓捐献)者发出倡议
  • 新疆雪莲花项目 2006 年第4 号公告:"心连肝科普宣传工作组"成立
  • 《新疆法制报》对雪莲花常坤的报道:热心公益事业的大学生
  • 新疆乙肝歧视案大事记:乙肝携带者初中学生被迫退学 援助组织被取缔
  • 新疆石河子市高中家长的呼吁!
  •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 新疆:要办免税政策花的钱,比免得税都多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 蒙难的雪莲花----新疆乙肝岐案再一次暴露中共本质
  • 黄河清:我是新疆文革造反派——文革人民线索的见证
  • 新疆孟庆刚的公开声明
  • 高智晟: 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及政府主席公开信
  • 蒋兆勇:民族与外交交织的新疆问题
  • 大陆当局姑息养奸 新疆小偷为祸内地 - 淼野
  • 新疆平叛士兵亲历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