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山被捕 中国银行10亿金融大案谜团将揭开
(博讯2007年2月23日 转载)
    
    加拿大警方日前采取行动拘捕中国银行原哈尔滨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而且迅速进入探讨遣返可能性的聆讯,这或许表明,中国银行金融大案已有了新的突破,使中国公安部能有更强力的证据说服加拿大采取行动。
     (博讯 boxun.com)

    
    
    高山妻子称自己做儿童护理养活一家三口
    
    
    
      《大公报》报道,涉嫌侵吞超过十亿元人民币的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原主任高山,于当地时间18日被加拿大警方以虚报职业入境为由在其温哥华寓所拘捕。高山于20日在温哥华首次出庭接受拘留聆讯,审讯将于22日继续进行。中国公安部要求加拿大当局将高山遣返中国,但高山以中国司法制度不透明为由,拒绝回国受审。同时被捕的高山妻子和17岁女儿,问话后已获释。
    
      加拿大警方的资料显示,高山被捕前与妻子李雪、女儿高山雪莲,居住于温哥华一处城市屋内,妻子长得清秀,女儿十分漂亮。高山目前居住的房子,是以54.5万元购进,其中有32万元是向银行按揭。
    
      根据《环球邮报》报道,李雪在聆讯时告诉裁判官,一直以来,都不知道丈夫被怀疑卷走银行巨款的事,并说高山到加拿大后,一直没有工作,因此只靠她从事儿童护理工作、每年赚约3.3万元,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李雪透过翻译说,她是在两个月前,才知道丈夫被怀疑涉及卷走巨款。移民部资料显示,李雪在银行存有1.1万元,而抵达加拿大时,李雪总共带有6.5万元。
    
    
    
    “东方”落网可能是案情突破的关键因素
    
    
    
      高山2005年逃往加拿大,据加拿大警方表示,高山一年多来一直在他们的监视之下。这显示中国公安部早就向加拿大方面透露高山涉及金融大案,希望缉拿其归案,但加拿大迟迟未采取行动,相信这与中国公安部当时未能向加拿大方面展示强力的高山涉案证据有关。曾参与办案的知情人士透露中行金融案中一名神秘人物──“东方”的落网,可能是案情突破的关键因素。
    
      据知情人士介绍,该案中两个重要涉案人东北高速原董事长张晓光与高山之间,其关系一直迷雾重重。张晓光一直否认认识本案的另一主角──高山,而法庭也未有办法证实他说的是真是伪。知情人士认为,高山在加国被拘捕,很可能是张晓光因希望立功赎罪以免一死,而终于吐露了其与高山串同犯罪的情节。
    
      据悉,在河松街中行一案中,尽管东北高速与河松街中行之间如此频繁的往来,但张晓光一再表示他并不认识高山。张晓光只在其受贿情节中交代了与李东哲的“交情”,但直到2006年9月14日的第一次庭审中,张晓光仍然表示:“我不认识高山。”甚至因此激动得碰落了话筒。
    
      对此,调查人员分析有几种可能。其一,二人确不相识,只是中间人李东哲在一直居中联络。其二,张害怕被牵连进巨款丢失一案中,极力否认认识高山。一名接近案件的人员表示,他从四个方面,判断张晓光与高山有联系及张晓光早于事情曝光前知道巨款丢失一事:
    
      1、2004年11月11日,吉林省高院下达了有关民事调解书,要求东北高速于当月20日前将拖欠交通银行长春分行的1.5亿元贷款全部还清。但直至2004年12月31日,交行长春分行始终未收到有关划款。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东北高速的原董事长不知道公司存款已丢失的可能性很小。
    
      2、2004年11、12月左右,东北高速公司曾两个月没给员工发工资,这在东北高速这样现金充裕的公司是非常罕见的。
    
      3、东北高速的财务人员曾去河松街中行催款,虽已到达哈尔滨,却被张晓光召回。
    
      4、河松街中行开给东北高速的银企对帐单上,全部带有银行的公章,这是明显不符合常识的。
    
      2006年9月,一名叫“东方”的男子在烟台被捕。据说此人原姓张,此前担任东北高速子公司东高油脂总经理一职,他供认曾向张晓光行贿1000万元。这样,加上一审认定的受贿额度,张晓光可认定的受贿额度高达1900多万元。这么巨大的贪污款项足以令张被判处死刑,所以张晓光不得不考虑寻找“立功赎罪”的机会。高山携款10亿潜逃,如能帮助追回,这可成为一项重大立功表现。故此,张晓光很可能作出了坦白自己与高山关系的选择。张晓光在二次庭审中也已表示,哈尔滨市公安局和加拿大警方对其进行了共同审问。
    
      总之,一旦高山被遣返,哈尔滨中行案中尚未解开的谜团,都将被一一揭开。
    
    高山案事件回放
    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案发已过去整整一年。2005年1月,包括东北高速在内的多家企业存入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的数亿元存款不翼而飞一案曝光,而河松街中行行长高山已在事前逃匿。时至今日,巨额资金如何离奇失踪,依然缺乏清晰的答案。
    
    2005年1月4日,东北高速有关人员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庭法官在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对前者存款馀额进行核对时发现,巨额存款不翼而飞。其时,东北高速在该行的两个账户中仅馀7.31万元人民币。而此前的银行询证函显示,截至2004年11月30日,两账户共有存款馀额2.9397亿元。此外,东北高速的子公司黑龙江东高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存在河松街中行的530万元同样去向不明。除东北高速,辰能公司、黑龙江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等数家单位总计高达10亿多元的资金,已被高山等人转移至海外。
    
    中行总行旋即派出工作组进驻黑龙江省分行,彻查河松街中行的账户和资金情况。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全力追查高山等人的行踪。高山在案发前已经逃往境外。
    
    2005年1月11日,东北高速一纸诉状递到吉林高院,要求河松街中行支付2.9397亿元的存款本金及利息;1月17日,该案在吉林高院立案。河松街中行随即以管辖权异议为由,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于2005年6月指定由北京市高院负责审理,后者于2005年12月底予以立案。
    
    2005年1月15日,东北高速就巨额存款失窃一事对外发布公告。
    
    2005年5月21日黑龙江高院作出民事裁定,宣布哈尔滨至祥投资策划有限公司起诉河松街中行存款纠纷一案中止审理。
    
    2006年1月18日,哈尔滨中级法院裁定哈尔滨汇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起诉河松街中行存款纠纷一案中止审理。
    
    2006年1月22日,黑龙江高级法院再次做出相同裁定,宣布辰能公司诉河松街中行存款纠纷案中止审理。
    
    上述三起案件被中止的理由,均为“该案涉及刑事犯罪,事实有待查清”。
    
    2005年2月15日,在银行内部的身份为高山司机的刘静因涉嫌票据诈骗,被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5年3月11日,因涉嫌票据诈骗被逮捕;2005年10月9日,被移送哈尔滨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来源:星岛环球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怒:来自四川广安医院的现场报道/高山青(图)
  • 研究指上海人和台湾高山族同属越族人
  • 中行案:高山"发小"李东哲可能逃韩
  • 10亿卷款:中行高山案幕后人可能为世纪绿洲控制者李东哲
  • 高山流水心自知——献给高智晟和他的同伴们/吴一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