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莆田农民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封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福建莆田农民维权

(博讯2007年3月05日 来稿)
    尊敬的委员长、副委员长阁下:
    尊敬的各位全国人大代表阁下:
     我们是占福建莆田市300多万人口中最多数的农民,现在已沦为最低层、最弱势的群体。今天,之所以给你们上书的原因:一,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举报莆田市许多领导人的不法行为;二,多年来我们依法举报、上访的权利被剥夺,发生在莆田市的种种腐败行径,都得不到任何查处;三,作为全国最高的权力机构,要正视发生在莆田市的种种违宪违法坑农事件,要正视莆田官员的严重贪污腐败问题;四、希望真正能履行全国人大的职责和职能,彻查发生在莆田种种贪污腐败事件,给莆田百万民众一个交代。 (博讯 boxun.com)

    莆田各级官员在侵害坑害农民方面有五大表现:一、采取违宪违法,暴力强行征地;二、采取隐瞒、欺骗等不正当手段,少批多征土地;三、采取拖欠、扣押、甚至拒付,公然侵吞农民应得的土地赔偿金;四、官官相护、层层包庇,任凭含冤民众上访、举报、告状无效;五、官员颠倒黑白,对上访、举报、告状民众,明目张胆地治罪!
    
    一、违宪违法 莆田暴力强行征地
    莆田市荔城区新度镇政府非法征地,酿成东郊11.11惨案,村民受伤40多人,其中重伤17多人,案发后全省、全国、全世界都知晓,至今仍得不到的查处!
    莆田电业局“220kv新度变电所项目”,强征新度东郊良田30亩。没有任何合法手续,便于2006年8月25日强行开工。村民无法忍受,8月25日集结起来,现场阻止开工。
    莆田市荔城区新度镇东郊村人口873人,耕地良田380 亩,属于“粮食自给工程示范片”项目,由省财政厅投资180万元建设。
    2006年11月11日早上,新度镇政府依仗权力,在没有村民参加的情况下,自个儿开工测量。村民与之说理,竟然部分老人小孩被打,闻讯赶来的村民与之讲理,引发争吵,双方发生了打架。镇政府竟雇佣数百人社会上打手,对村民进行血腥镇压。打手们个个手持棍棒,把村民往死里打,连老人、小孩和旁观者都残遭毒手。有的被打昏地里,有的打成脑震荡送医院,有打成骨折的,有打成屁股开花的,有打成耳朵断裂的,有打成头破血流的,有打成全身创伤的,有打成面目全非的,就连几位70多岁、80多岁的老太婆、老头子都不肯放过。当场受伤人员有40多人,17人立马送到莆田市医院抢救,其中4人生命垂危,13人重伤。至今花了十多万元,几个月了,还有8人住院。
    11.11惨案是有预谋的。事态仍在恶化,发生当时,村里通信被控中断;荔城区公安局付局长在场;打手全是社会上雇佣的;事后到市区党政机关、公检法部门,报案投诉都不给受理;要求法医鉴定也不行;现在公安、村镇反要抓捕村民郑乌松、郑梅莺、郑凤棋等多人,并发出威胁通知,弄得人心惶惶!吓得村民白天都关门闭户。
    
    二、无法无天 少批多征非法拍卖
    ⑴发生在荔城区黄石镇水南村少批多征非法征地事件。
    2003年3月27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征用黄石镇水南村263.868亩土地。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强行征用土地高达364亩,多征100多亩。在莆田市人民政府莆政土(2002)157号、福建省人民政府闽政文(2003)78号、莆田市人民政府莆政土(2003)43号文件上清楚地看到,征用集体土地19.4818公顷(292.227亩),其中征用黄石镇水南耕地、田坎、农田水利用地等土地共为17.5912公顷(263.88)亩。从水南村征地面积丈量汇总表中看到,仅5队就征用了39.5409亩,比批准征用的16.69亩,多征用了将近23亩。水南村5、6、7三队加起来总共被多征的土地有100多亩。在强行征地中,当地有关部门没有召开一次村民代表大会,村民们根本看不见任何公告公示,不知道征地是做什么,不知道自己的土地是否在征地范围内。
    2004年5月25日上午,不事先告知村民,不提供任何相关手续,由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组织国土资源、城建、公安等部门共350多名工作人员,以清理抢栽抢建及违章搭盖为由,出动5部推土机、3部装载车和挖掘机对不在征地范围内的水南村土地、果树农作物及拥有合法产权的多座民房进行违法强制推平。
    为此,愤怒的村民们,把当地政府告上法院,可是在法院审理时,当地政府却明目张胆地弄来明显的假证:⑴没有四至范围,只写“详见地形红线图”的征用土地方案公告;⑵所提供的红线图破绽百出,红线图不是原件,红线图没有绘制单位校对,红线图纸不全,红线图纸名称不对号,红线图没有绘制单位公章,红线图没有绘制人员签章及说明等。
    ⑵发生在莆田市非法拍卖讼争在案强征的土地事件。
    黄石镇水南村村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以法维权,就在等待法院终审判决之时,莆田市政府却明目张胆地把正在讼争的土地拍卖掉。
    2004年11月30日上午,莆田市国土资源局在该莆田市招投标中心交易大厅,竟然把讼争在案、强征来的63.6905亩土地进行拍卖。最后结果,由荔城区建工房地产公司以4050万元买下进行房地产开发。
    
    三、明目张胆 公然侵吞土地赔偿金
    例一:莆田秀屿区埭头镇征地赔偿金五年不付。
    莆田秀屿区埭头镇200多户村民34亩良田征地赔偿金,上访举报五年,至今仍杳无音信。
    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高林村200多户村民, 2003年,政府用“招商引资”为名,未征得农民同意,强行把赖以生存的34亩良田征给大欣鞋厂,按国家有关部门土地赔偿标准,每亩应支付给失地农民18975元,然而发放补偿款每亩只有8千元,可就是这一点点赔偿金,让失地村民多次上访举报五年,至今仍杳无音信。
    
    例二:莆田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侵吞土地款达三千万。
    福建莆田市江口镇是著名侨乡,改革开放以来生活逐渐富裕,江口新前村农民耕种的水田土地、山地渐渐被开发商征用,加上村民自建房,现在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004亩。
    江口镇新前村,多年来出让土地达七百多亩,但是,失地的村民只知道土地没有了,却不见分到土地赔偿金。是村党支部书记王金水独吞土地赔偿金和村财,其总额超出三千多万元。
    王金水是福建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党支部书记,多年来,一贯采取土地低价贱卖,从中渔利,每亩从中收取好处费3—5千元,700多亩就是200---300万元。并依仗有后台撑腰,明目张胆地独吞所卖的土地赔偿金,强行拒付给村民。
    面对捞取村财数额高达三千多万元的大贪官,新前村的成百名村民联名上中央、省、市、区、镇有关部门状告,竟然是数年无果。
    村民被迫上网公布举报、向中纪委举报、向省检察院举报、向省纪检举报,村民集体到省里上访,到市、区、镇上访……结果是,转来推去,象球一样踢来踢去,多年过去了,不见得有那个部门真的去查一下腐败!
    这样,让贪污三千多万的王金水,长期逍遥法外。土地被卖掉的村民,抗争无力,无权无钱无地的村民,只好出省、出国去打工。
    在江口、在莆田类似镇村一级侵吞土地款问题很普遍!
    
    四、官场生态 官官相护上访治罪
    
    ⑴上访怪圈 访民冤民成千上万
    在莆田大批的上访者中:有因“两千多亩农田被违法超低价强征” 以黄维忠为首的延寿、溪白等十个村上万联名失地农民们;有因愤于“村官侵吞上千万土地赔偿金而举报上访”以王文兴、王玉煇为首的新前村上百联名失地农民们;有因受“暴力强行征地”之害的东郊村、西刘村数千的村民们;有因受“暴力强行拆迁”之害的后塘、马巷、阔口等地数千失房的居民们;有因“控告村官违法,反以违反计生为由打击,遭拘留、关押、毒殴”难得伸张的林金典们;有因“控告法官徇情枉法和渎职”气愤难消的吴元斌们;有因“举报村、镇干部变卖村财,计生受贿”气愤难消的陈雄京们;有因“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闹市被黑帮打死,夫讨公道又遭害”难得伸张的陈淑兰们;有因“丈夫在大街上被黑社会绑架致死得不到公正处理”的黄妹英们……
    莆田民众冤案多如牛毛,含冤者成群结队、接三连三地赴省、进京请求解决,有许多冤案千辛万苦得到重视,中央批复下文,但到了莆田如同废纸一般。
    长期以来,莆田有成千上万访民、冤民,奔波在省城、京城之间上告、上访,其结果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⑵官场定律 欺上瞒下公然作假
    涵江区西刘村4.9公顷土地,曾经是被国务院核定为基本农田保护区,现被涵江区政府强行非法暴力征用,逼着无法生存的西刘村民成百上千人,三番五次到省城上访。
    2005年3月28日,再次组成声势浩荡的上访车辆队伍,数百人直奔福建省政府大门,抗议涵江区政府非法强行征地。莆田市纪委书记林光大十万火急率领市公安、区、镇一班领导人到省城,一方面给省里表态解决好,一方面连哄带骗,答应次日派人到西刘村立马协商解决好。欺骗访民返莆回村,实际上最后什么事,都没有解决。
    从2002年12月,到2003年3月6日,林金典、陈雄京及其他莆田多批上访人员,先后共计二十余人到京上访,被莆田市政府信访局派出的接访人员强硬接回。莆田官员在北京,向中央有关部门信誓旦旦地保证:回莆田来后,我们一定会依法解决好他们反映的问题!
    可是,回到莆田后,实际上什么事情也不解决,反而治罪上访者。截止今日,没有一个上访人的问题得到解决。后来,中央有关部门还用电话查询有关案件处理结果,莆田市信访局公然作假瞒骗,谎报莆田上访的问题60%都解决了!
    
    ⑶法治怪圈 上访治罪无处诉冤
    例一:莆田农民黄维忠上访维权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三年。
    2003年5月始,福建莆田地方政府数次以城市建设的名义征用农民的土地,单就城厢区延寿、溪白等十个村至少两千多亩农田被违法征收。官员为谋取私利,在有关土地征用程序和手续、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和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上侵犯损害村民的权益,他们以每亩2800元人民币补偿,占用黄维忠所在的莆田郊区延寿村及附近十几个村子的土地,然后以每亩9万2千8百元的高价卖给开发商,兴建豪华住宅区。这样,严重影响10村1万余人村民的基本生存。黄维忠和村民要求政府提高土地补偿,保护自己的权益。
    莆田制造出大量失地农民问题,是对社会稳定和谐造成空前的挑战。大量失地农民,基本生存没有保障,只好向各级政府部门信访。2004年向省、市提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2005年申请游行以法抗争。各级政府、法院拒不受理立案,也不批准游行。福建省高院收下行政诉状后,压案两年不办。农民们多次去人或打电话催问。到去年十月省高院指令福州中院受理,但中院至今还是不立案,也不驳回。为保护土地而带领村民与当地政府和开发商抗争的农民维权人士黄维忠的案件败诉。莆田当局把游行申请人、农民代表黄维忠以莫须有的“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三年。至今仍在狱中。
    农民土地被强征,失地农民为生存和生活,通过行政及司法救助方式-----诉讼的途径来解决。然而,莆田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肆意限制公民正当权利的行使,使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许多公民权利在现实生活中难以实现。
    农民黄维忠自学法律,受到众多农民信任,委托他代理行政复议和行政讼诉。莆田当局认定黄维忠以676名诉讼代理人的身份与众多的当事人进行诉讼活动,是聚众行为,是构成“扰乱社会秩序”罪。在现行中国法律没有对委托人的人数限制。黄维忠代理目的是为使被人为阻止的诉讼权利得以恢复,使自己的诉讼请求得到最终裁判。现在,黄维忠因676名失地农民委托人讼诉代理人而获罪。
    
    例二、农民林金典、吴元斌、陈雄京等人因上访维权获罪判刑。
    ⑴上访获刑。
    莆田市三个上访人林金典、吴元斌、陈雄京被分别判刑。2004年1月6日被市公安局拘捕,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2004年8月13日荔城区法院作出的(2004)荔刑初字第86号刑事判决书分别判处:林金典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现在泉州监狱五大队二中队服刑);吴元斌有期徒刑两年,(于2006年1月5日释放回家);陈雄京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现在泉州监狱服刑)。
    ⑵上访获罪。
    莆田市上访人林秀玲、陈爱玉、郭梅贞、郑秀梅等人被分别拘留、劳教。2004年5月份林秀玲(又名朱秀连)、陈爱玉、郭梅贞、郑秀梅等十多个老上访人上北京上访被接回,处与十五天的拘留处罚。
    2004年7月1日,荔城区人民检察院以“积极参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向荔城区法院起诉,7月28日荔城区法院开庭审理,因遭到其他上访人及当事人家属的坚决反对,开庭审理流产。上访人林秀玲、郑秀梅已被处以一年的劳教。请看,林秀玲(又名朱秀连)的《劳动教养决定书(莆市劳教[2004]109号)》就足以说明:罪一,2004年1月7日,因扰乱机关单位办公秩序被治安拘留15日;罪二,2004年5月14日,因扰乱机关单位办公秩序被治安拘留15日。罪由:2002年至2004年间朱秀连多次在省委省政府机关门口进行围堵上访、拦截省领导的座车、扰乱了省机关的正常办公秩序,造成不良影响。
    莆田各级制造大量冤案,禁止含冤民众上访、上告。莆田规定:凡参加上访者交由司法机关严重惩处。凡发现赴省、进京上访抓回、拘留,屡屡上访者判刑。更恶霸的是,直接雇用黑社会打手对上访人进行残无人道的毒打。
    
    
    ⑷体制之痛 越多越能构建和谐
    ●事实一:罪名相似、金额相等、拘捕在押、运作差别、结局差别。
    江口镇东大村党支部书记伙同村长,合伙贪污村财13万元,事发被拘捕,关进莆田第二看守所,少了摆平,最近要判刑。
    江口镇丰山村党支书陈玉荣、欧庆兴村长、陈秀琴妇联主任兼出纳,仨人共同贪污修铁路工程款14万元,事发被拘捕。有村里的土地赔偿金在运作打点,摆平上下左右。现在啥事也没有,平安出狱。实现构建和谐贪腐社会最好样板。
    ●事实二:贪多安否、取决摆平、赃款活用、编织网络、确保平安。
    江口镇新前村党支书王金水贪污三千多万元,村民举报、上访三四年,安然无事。
    奥秘何在?其弟王金顺一语道破:“叫你们别再瞎折腾了!上告、上访、举报有屁用?几年来害得我兄长,平白多花二百多万!”
    体制之痛,成千上万民众告状、上访、举报、维权的最终结果,竟然是造就了莆田贪官们巨大的财富源头!
    体制之痛,民众千方百计,反复到省城、京城举报、告状、上访的最终结局,竟然化成寄给贪官千千万万张的汇款通知单!
    体制之痛,莆田民众越是千方百计,越是反复到省城、京城举报、告状、上访,其维权结果,越能促成莆田贪官生态系统更完善和谐!
    难怪莆田许许多多大贪们,都可以长期逍遥法外!
    
    ⑸官场怪圈 越坏越贪越提越好
    ●事实一:林庆生,莆田大专班毕业进涵江法庭当法警,后到莆田团县委、莆田团市委,任莆田县委副书记,任涵江区长、书记。几年来,官商密切勾结,投身地产领域,实施暴力掠地、强制非法圈地。
    涵江区江口镇西刘村有4.9公顷良田,1995年经国务院核定为基本农田保护区。1998年获得莆田县政府颁发的30年土地不变承包经营权证。自从高速公路穿越西刘村后,林庆生就千方百计与开发商勾结,以超低价侵吞可以增值几十倍上百倍的公路沿线黄金地段。
    2003年7月23日开始,涵江区与江口镇在林庆生授意下,就非法扣押西刘村公章长达14个月,方便与所谓的“外商”暗箱操作,瞒着西刘村由政府单方定价每亩22500元,以超低价没收式强征。
    2003年10月17日,在无任何合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涵江区组织数百人,强暴施工,推平4.9公顷良田,激起村民奋争。
    2004年10月20日,涵江区通知要在10月26日组织大批人马强行侵吞西刘村4.9公顷良田。10月25日,西刘村组成上访队伍数百人,扶老携幼集体到省政府请愿。涵江区非法征地被喊停。
    2005年3月25日,涵江区再次组织500多名武警、公安、打手强行掩埋西刘村4.9公顷良田,复盖掉所有农作物。
    2005年3月28日,西刘村民再次组成声势浩荡的上访车队,近千人直奔省政府上访抗议,非法征地被叫暂停,村民赶紧复耕土地。
    2005年7月13日,涵江区再次集结数百名,由武警、公安、打手组成数百人的防暴队,进村非法拘捕村民刘金荣,围攻欧打村民刘清水、刘天水、刘亚哥等人,许多反对强行征地维权的农民,被打成重伤住院。。。。。。
    涵江区反复摧毁农民复耕地,强毁地面上所有作物,强暴征地。
    在莆田类似西刘村非法、暴力、强盗式征地,不是孤案。在暴利的驱使下,官商勾结,疯狂到不法、违法的事,都敢明目张胆地干!
    为人贪婪的林庆生,造就了一批区镇村官们的胆大妄为;为官暴富的林庆生,养成了一种阔佬气概跑官买官出手大方。
    去年底,林庆生甩手就是数百万买官,捞到了市委常委,由正处上升为副厅级!
    
    ●事实二:阮开森,如何混上涵江区区长一职?
    阮开森原在城厢区司法局是个很一般的干部。当年让他参加城厢区学园路等路段的旧城改造项目。他头脑灵活,讨得区个别领导的欢心,慢慢让他负责学园路段拆迁指挥部。他敢于滥用职权巴结权贵,为区常委和副区长以上的官员,每人送上一幢有天有地有店面的五层300㎡临街房(市价超百万)。同时,为自已、为亲戚捞了不少于六幢房子,获利近千万。事后,有人举报败露。作为拆迁老总的阮开森,赶紧上下打点摆平关系。莆田官场为防止拔出萝卜带出泥,紧忙提拔保送为副处级官员到西藏挂职。二年后风平浪静,镀金后的阮开森,就摇身一变为涵江区区长。在房地产领域里,擅长于官商勾结,擅长于坑害百姓,阮开森与林庆生都轻车熟路,自然形成为最佳搭档。
    
    ●事实三:郑海雄,如何混上莆田县委书记、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书记一职?在手段、创新、经典上,何称为莆田最大贪官?
    1945年出生的郑海雄,莆田人称为首创商业运作官场模式的开山祖师。曾经被中共中央纪委信访室、中共中央组织部信访室,同称为全国状告数量第一多的县委书记,因能果断地卖掉在莆田所有的豪宅和不动房产,因能义无反顾地父弃官、子弃职,因能在一夜之间消失,举家迁离祖籍地莆田,至今不受追究?!
    郑海雄,他如何混上莆田县委书记、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书记一职?如何在莆田政坛上惊天动地呆了6—7年间?如何使用商业化官场手段?如何运用商业化官场创新?创下商业化官场经典?如何被称为莆田有史以来最大的贪官?
    郑海雄,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厦门大学生物系毕业,分配到江西劳改农场接受再教育锻炼,随后留下当管教。
    可是,郑海雄经常搞女人,虐待犯人,敲诈犯人,劳改场上下意见纷纷。他混不下了,请调到江西一个贸易公司,后到厦门经商。
    1989年,仙游籍的郑海雄,知道莆田市外贸公司有分公司在厦门,就削尖脑袋调进莆田厦湄公司,捞上了经理。
    1991年,时任莆田市长的许开瑞,到厦门参加“9.8”贸易洽谈会,郑海雄投其所好,迅速粘上,顺利地调到市外贸公司任总经理。从此,郑海雄以公司经费提供许开瑞市长吃喝玩乐,出资10万给许开瑞市长在福州的老家房子装修,出资200万给市委常委、副市长以上豪华装修办公室,工程由许开瑞市长侄儿承包等等。
    1993年,许开瑞由市长提拔为市委书记,在郑海雄强势攻关下,让郑海雄到最富有莆田县任县委书记。
    郑海雄,1993—1996年就任莆田县书记,1996—1999年就任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书记,是莆田首创商业化运作官场模式的开山祖师爷。主要功绩:
    一、移植外贸鞋帽经营模式,主营“官帽批发”业务。
    独裁人事,区分级差:
    ⑴规定凡县区所有机关部门人事调动、提拔、任免须经他一支笔;⑵部门科局、乡镇正副科级,以热门和效益分三五九等级,标价经销;⑶进机关起价1万,政法、经济好的部门3—5万;⑷副科级起价5万,正科有10、30、60万不等,视部门职位区分;⑸富村支部书记价位抬到20万;⑹特别热门油水大的,半公开竞投标,以价高者中。
    扩增机构,多增官员:
    ⑴北岸管委会原辖笏石、忠门、灵川、东庄4个乡镇。郑海雄上任首先是拆忠门,为忠门、东埔、山亭、月塘四个乡镇,加上笏石、东庄(秀屿)、灵川变成7个乡镇,连区相关机构可增员500多人。
    这样生意兴隆,庙增多,盖庙;僧增多,进人;官增多,卖帽。
    ⑵县区增官帽,科局一正六七副、正副主任科员十多人;乡镇三正(书记、镇长、人大主席)十八副(四五个副书记、七八个副镇长、五六个党委委员),正副主任科员二三十人。
    常年调整,危机生财:
    改变换届班子稳定的潜规则,实行职位常年动态管理法。郑海雄变乡镇三年一届,科局五年一届,为常年数趟调整。这样,产生官帽危机,促使跑官、保官经常化,财源自然滚滚涌向书记来。
    二、移植外贸商业经营模式,主营“侵吞国有集体”业务。
    莆田主政几年的郑海雄,创下“四光”业绩:
    ⑴花光财政。莆田县前几任积累下的一百多亿县财,让其挥霍一空;⑵卖光国有。低价卖掉县里所有国有企业,实现无国有企业县,让其中饱私囊:⑶掏光集体。以个人低价承包所有的集体企业,连镇村集体企业,也不放过。如让自已人在华亭低价承包集体林场,在梧塘低价承包集体林果场;⑷搞光美女。无论是经商还是从政,郑海雄最大特点是不放过美女。莆田人赠与的俗称是“猪公雄”。
    三、移植外贸商业运作模式,主营“工程发包”业务。
    在莆田县、秀屿区内,所有工程项目须经郑海雄发包。郑海雄主政六年,商业运作,工程回扣,蔚为大观,值得大书。
    秀屿运作模式,堪称一绝,称为官场商业秀经典之作。
    秀屿良港多年喊开发,却开发不了,造成很多莆田官员没有信心。原因有三:⑴不列入国家开发计划;⑵莆田市本身无大量资金启动项目;⑶良港建设须靠招商引资,但基础落后形成恶性循环。
    相反,秀屿港的独特商机,被商官两栖的郑海雄,慧眼识珠。原因有,⑴三年莆田的大捞特捞,贪婪赃官臭名远扬;⑵现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到秀屿是最佳选择。
    秀屿港的独特商机何在?⑴改革开放涌现一批千百万的莆田富商群体;⑵目前秀屿港招引外地商人、国外商人较难,越规范企业越难引进;⑶地方富商是相信本地籍官员,只要敢打破“兔子不吃窝边草”规则;⑷秀屿港官方开发信息明显不对称,技巧运作得当,容易诱使地方富商投资。
    1996年8月,郑海雄上任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书记(现称秀屿区)。
    首先,冻结现有工程项目,由他重新发包;其二,放风声秀屿港列入国家重点投资项目;其三,以高回报鼓励民间投资,项目前期支付20%,分五年偿清;其四,投资额细分档,公路码头楼房,所有项目按投资额,分解为1000万内,1000—3000万,3000—5000万等几档;其五,协调银行贷款,管委会出具承揽项目的证明。
    郑海雄手中三张牌:⑴共产党县区级书记,掌控发包权;⑵银行只要有项目、有抵押,可以贷款;⑶秀屿港虽说没列入国家投资计划,市财政解决项目配套资金20%左右。
    富商们手中四张牌:一是工程回报率高,合算;二是银行可以贷款,灵活;三是政府工程保证五年还清,放心;四是郑海雄是本地籍官员,不怕!
    先期,莆田富商为确认项目招标资格,均要提前送钱,数目在20—30万元不等,郑海雄来者不拒、一一笑纳。
    招标,做到见人见份,由于细分项目,公路分段、码头切段,合乎投资者财力。富商们眉开眼笑、称心如意。
    那时,银行乐意贷款,富商求有所得,省市佩服海雄,海雄名利双赢,真是皆大欢喜。
    莆田市财政项目配套资金20%左右,在项目开工之时到位。富商们遵守工程回扣游戏潜规则,在配套资金20%到手后,立即返回给郑海雄。
    为此,《福建日报》曾报道:郑海雄是莆田秀屿港建设新时代的开拓者,三年引资近五十亿人民币。
    省市许多领导高调表扬郑海雄,是新时期最有魄力,最有能力的人民好干部,人民好县区委书记!
    1999年底,莆田人民关注郑海雄,正在风风火火运作当莆田副市长、市委副书记之时,突然,郑海雄在公众视线中彻底消失了!
    消息说,郑海雄卖掉莆田城关五六处价值上千元的豪宅,父弃官子弃职(儿子在税务部门)全家举迁,消失莆田,留下一个迷?
    有人说,郑海雄秀屿港引资是设圈套骗局,自已捞上10个亿,害得富商变负商,几多去自杀!你想,这边工程款拿不到,那边逼贷还贷紧得很。真的,在莆田,想杀死郑海雄的,大有人在!
    有人说,当年郑海雄参与远华走私惊天大案,溜是最佳选择!
    有人说,郑海雄坏事干多了,跑官买官卖官,事事敢为;索贿行贿收贿,件件都干;吃喝嫖赌毒黑,样样精通;打击报复整人,五毒俱全!
    郑海雄主政六年,经他手调进莆田县、秀屿区机关的,不少于1000多人,人均2万,索贿额不低于2000万;官员平调、保位、提拔不少于1200人次,人均5万,收钱不少于6000万。工程项目收贿额不低于10亿。
    
    ●事实四:郑瑞锦,如何混上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信访局长,又要升迁为市规划局长?
    八十年代初,福清轻工学校毕业的郑瑞锦,不想以制糖专业进莆田糖厂,通过关系到笏石镇。镇团委书记、副镇长分管城建,地产商是他卖官支持者。
    1993年,30万当上梧塘镇长;1996年50万当上笏石镇书记、湄洲湾北岸管委会副主任;郑海雄跑后,花重金投奔新主,当上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信访局长。
    郑瑞锦是捞足了,在老家东庄有豪宅,在笏石有豪宅,在梧塘有涵江房子,在莆田有两处豪宅,现又占了机关干部经济房。
    多年来,郑瑞锦欺上瞒下、坑蒙拐骗访民冤民、坏事干尽。
    郑瑞锦作为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信访局长,在北京向中央有关部门信誓旦旦地保证:回莆田来后,我们一定会依法解决好他们反映的问题!在回到莆田沿途,竟象押送犯人一样,对待上京告状、上访的民众,进行惨无人道的施暴!回到莆田后,实际上什么事情也不解决,反而想方设法来治罪上访者。
    截止今日,没有一个上访人的问题得到解决。后来,中央有关部门还用电话查询有关案件处理结果,莆田市信访局公然作假瞒骗,谎报莆田上访的问题60%都解决了!
    在2007年全国人大会召开前,郑瑞锦竟然再率领一批打手摛拿莆田众多上京访民,押送回莆,沿途又是故伎重演,频频施暴访民,惨无人道家伙竞会是2006年度全国信访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最近又要升迁为市规划局长。
    莆田市3000多访民敬上
    2007年3月5日
    
    附一:
    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民举报信
    
    莆田江口村支书贪污三千万
    上百名村民状告数年却无果
    王金水是福建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党支部书记,多年来,一是采取土地高价贱卖,从中渔利,以每亩从中收取3000—5000元,700多亩就是200---300万元;二是卖光水田耕地山地,揣入腰包,强行不给村民分红半分钱,明目张胆地侵吞村财上千万元。
    面对捞取村财数额高达三千万元的大贪村官,新前村的成百名村民联名上中央、省、市、区、镇有关部门状告,竟然是数年无果。
    村民上网公布举报、向中纪委举报、向省检察院举报、向省纪检举报,村民集体到省里上访,到市、区、镇上访,结果是转来推去,象球一样踢来踢去,没有那个部门真的去惩治腐败!其中有人为之袒护,就这样,让贪污村财达三千万元的王金水,长期逍遥法外。
    是不是三千万数目太小了!村民不理解负有反贪、肃贪职责的“猫”,竟然面对象王金水这样的大硕鼠无动于衷。
    福建莆田市江口镇是著名侨乡,改革开放以来生活逐渐富裕,江口新前村农民耕种的田地、山地却被开发商占用,加上村民自建房,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004亩。现在七百亩水田耕地山地被卖掉后,村民没有分到任何补偿,全由书记王金水一人独吞。土地被卖掉的村民,抗争无力,无钱无地的村民,只好出省出国去打工。
    江口镇新前村村党支部书记王金水,侵吞公产、贪污村财的事实:
    (1)新前村700多亩土地,按最低均价每亩4万元值2800万元。
    多年来,新前村700亩土地以各种形式被卖掉。通过土地超低价贱卖从中渔利,每亩以获利3000—5000元,700多亩就是200---300万元。按不同时期2--15万元不等价格,以亩均价4万元计,有2800万元。村民不见分文钱。
    (2)新前村卖宅基地250多套,按每套收2万就有500多万元。
    新前村卖宅基地给村民和外村农民盖房,有250多套,按每套占地约120㎡至150㎡。由村委会收取宅基地款18000元至27000元人民币,总数超出500万元。村民不见分文钱。
    (3)新前村卖给莆田华侨中学80亩田地,超出200万元。
    莆田华侨中学要扩大校区,村里卖给80亩田地,每亩约25000元,共有200多万元。村民不见分文钱。
    (4)新前村卖给新飞天鞋厂200余亩,半买半送有90万元。
    鲤鱼山被新飞天鞋厂占地200余亩,说是花了90万元。村民不见分文钱。
    (5)马金龙纸厂占地45余亩,亩价2万有90万元。
    马金龙纸厂占村土地45余亩,亩价2万有90万元钱。村民不见分文钱。
    (6)出租乌石山地30多亩,三年多租金40多万元。
    新前村乌石山地出租30多亩,每年每亩租金是1万多,说三年多是40万元。村民不见分文钱。
    (7)雅俊食品厂占耕地超出25亩,亩价2万有50万元。
    卖给雅俊食品厂耕地25多亩,按最低价值50万元,总额不公开,村民分文未得补偿!
    (8)说是德辉鞋厂地款共30万元。
    村里卖给德辉鞋厂土地共30万元,除了油岚自然村分到10万元,20万元由王金水代收了!
    (9)华正自来水厂征地40亩地,说是100多万元。
    村里卖给华正自来水厂40亩地,听说是有100多万元。村民不见分文钱。
    (10)江口平民医院征地50多亩地,说是有100多万元。
    村里卖给江口平民医院50多亩地,说是有100多万元。但是村民不清楚地皮金收入多少,村民不见分到分文钱!
    (11)改造公共厕所10万元,由王王金水侵吞。
    全村有六个公厕,每个造价15000多元,由王金水卖给村民建私房,10万元由王金水收入,钱被王金水侵吞。
    (12)占山地50多亩办机砖厂,地租土款每年是50多万元。
    新前村两委干部在鲤鱼山占用村民土地5 0多亩,入股办机砖厂。每年占地租金,挖土费用都要50—80多万元。
    (13)纵容亲戚谋私,村财不进帐,坑害村民。
    违反一级耕地不准审批作宅基地,让堂弟王福林,在本村一级可耕地上霸占200多㎡建房,加罚款要5万元,但村委会分文不收款、不入帐。
    纵容胞弟王金顺,将全村公有灌溉农田的水沟,擅自填为平地建房,部份由王金顺自建房,部分由王金顺出卖给他人建房。将公地占为私有并以自卖收入,使全村几十亩农田无水灌溉而荒芜。
    以上是莆田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党支部书记王金水所作所为,多年来大肆侵吞、贪污村财,这些事实是否算得上一只大大的硕鼠!
    现再三控告,恳请上级派员查处!
    
    福建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民联名具状
    王文兴、王玉煇、林玉清、王玉坤、林秀华、王金水(同 名)、郑金尾、郑金莺、李玉莲、黄玉辉、黄玉明、王玉治、王文森、黄尚林、黄秀梅、黄美珠、黄姝仔、王吓细、王金坤、王金泉、谢凤龙、祖晓琼、王文盛、李玉兰、谢金凤、蔡秋妹、王元明、王玉珠、王金晃、
    王文新、王金积、王金春、李阳春、李子平、李春英、许玉莺、王元森、王国春、王金荣、王国树、李梅玉、王国良、林玉成、王国荣、王文兰、王 绍、王振武、李文金、李玉蓬、王宝凡、黄彩玉、王文通、吴金莲、王金珠、李文珠、陈玉钗、王国华、王国建、王文辉、王文和、王佳藤、王国贤、王金华、王文荣、王玉合、王九资、周 英、吴金钰、王莺吓、等上百名村民
    联系人:王文兴13110568863
    王玉煇13015972841
    0594—3697890
    
    附二:
    国务院定为基本农田保护区的西刘村,谁来保护?
    涵江区江口镇西刘村有4.9公顷良田,1995年经国务院核定为基本农田保护区。1998年获得莆田县政府颁发的30年土地不变承包经营权证。自从高速公路穿越我村后,官商勾结千方百计侵吞可以几十倍上百倍增值的我村公路沿线黄金地段。
    2003年初,涵江区政府违规扩建所谓的“莆田高新技术开发区”,修建迎宾路,强征20多亩基本农田保护区,每亩仅补偿19600元。已经就超低价了,仍欠30万元,仅付12万元。
    2003年7月23日,涵江区及江口镇政府非法扣押西刘依法选举的合法村民组成自治组织公章,长达14个月,与所谓的“外商”暗箱操作,无经村委会和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强行以每亩22500元超低价征用4.9公顷为国务院基本农田保护区。区镇两级政府以政府单方面定价征地补偿,引起西刘村上千村民的海外上千侨胞的共同愤慨。
    2003年10月17日,涵江区政府在无任何合法征地程序审批手续情况下,与江口镇政府组织数百人,开来载土大卡车、推土机等,强行进行填土、平整施工,以暴力造就事实推平4.9公顷良田,激起全村农民强烈抗议,纷纷拿起手中农具,奋勇争斗,赶走强盗式征地,并寻求法律援助。2003年10月28日,村民请来福建省电视台,采访涵江区政府非法征地全过程,11月4日在福建省电视台新闻纵横栏目曝光,坑农事件暂时停止。
    2004年10月20日,涵江区政府通知下属部门单位,准备在10月26日组织大批人马强行侵吞西刘村4.9公顷良田。西刘村海外侨胞纷纷电告乡亲,一致抗争,保卫不可再生的土地资源。于是在10月25日,西刘村组成上访车队数百人,扶老携幼集体到福建省政府请愿上访,涵江区政府非法征地再次被喊停。但涵江区政府仍不死心。
    2005年3月25日,涵江区政府再次打通关节,由500多名武警、公安、打手组成的突击队,一边戒严,一边用土强行掩埋西刘村4.9公顷良田,复盖掉良田里所有的作物,给各承包大户造成重大损失,事后拒不赔偿。
    2005年3月28日,被逼着无法生存的西刘村民,再次组成声势浩荡的上访车辆队伍,近千人直奔福建省政府抗议非法征地。莆田市纪委书记林光大率领市公安、区、镇领导一班人到省信访局,以答应次日派人到西刘村协商解决,骗村民回家后,实际上又长期没有下文。
    2005年7月13日,涵江区政府再次集结数百名,由武警、公安、打手组成的武力队伍,非法拘捕西刘村村民刘金荣,围攻欧打村民刘清水、刘天水、刘亚哥等反对强行征地维权的农民,致使多人重伤住院。。。。。。再次强行摧毁地面所有庄稼作物,给村民造成重大损失。
    由于涵江区政府一再而,再而三地动用武警、公安、大批打手,非法强行暴力征用,属国务院定为基本农田保护区的4.9公顷土地。由于某种原因,新闻媒体无法介入征地拆迁报道,司法无法介入征地拆迁案件。
    多年来,我们上告、上访、求助司法援助无门,我们呼吁中央关注保护农民合法权益,切实保护耕地和维护法律庄严,治理发生在莆田市的官场腐败!
    
    刘正英 郑兰芳 刘玉进 刘金贤 刘金忠 刘庆元 刘淑群
    黄金珠 刘家庆 宋天会 刘金树 黄秋妹 刘榕达 黄瑞莺
    杨亚妹 刘国平 刘玉水 刘益门 杨金梅 刘元坤 林玉兰
    刘文仁 刘国泉 黄丽琼 刘文彬 刘清水 罗建强 罗仲金
    刘文相 刘玉珠 刘梅红 刘金富 蚁亚钗 刘国珍 刘文远
    曾玉英 刘中芳 刘卫国 刘尚贤 金进宝 刘金土 黄丽霞
    刘碧英 喻真龙 刘美珠 黄亚东 刘玉祥 刘金涵 陈淑花
    刘文金 刘文勇 陈金莲 黄俊英 刘文泉 刘世富 刘玉笔
    刘金国 黄玉梅 方小青 代美霞 姚林英 姚后洋 刘亚三
    刘玉莺 刘腾丹 刘春祥 刘金文 方玉华 张玉燕 刘朝阳
    刘文通 黄火治 刘玉生 陈燕平 刘利倘 刘国花 刘秀珠
    俞其兰 刘天水 刘玉瑞 林细妹 刘新光 刘宗贵 刘景兰刘元梅 黄吓琼 刘国华 刘金玉 陈春林 陈光祖 刘光煇
    刘金前 刘珠妹 刘天勇 陈金梅 李美云 刘玉华 刘玉仁
    黄玉珠 黄素英 赖冠梅 刘文泉 刘金玉 刘正喜 黄秀玉
    黄金兰 吴青英 刘文凤 刘文森 黄金凤 刘淑平 刘金柱龚金宝 陈美珍 李志强 刘金明 刘玉珍 黄花莺 刘亚桐
    刘金煇 刘少雄 刘金清 刘少龙 吴美双 刘瑞祥 姚秀梅
    陈金珠 黄金喜 吴金星 黄美云 吴炳朱 林秀珍 黄金珍
    吴金霖 黄瑞发 陈玉兰 施秀凤 吴金泉 吴瑞荣 吴美榕
    。。。。。。
    涵江区江口镇西刘村全体村民
    
    附三:
    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前面村民举报信
    我们是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前面村民,二年来,多次反复向福建省各级、各部门上访举报,前面村党支部书记李彬贪污一案,但是李彬一直受到各种关系的有力保护,得不到查处。相反,举报人反不断地受到打击报复,恐吓、漫骂、毒打。。。。。。
    以下是前面村党支部书记李彬的贪污200多万元事实:
    ⑴前面村有75亩集体葡萄园,李彬占为已有,贪污45多万元。
    1994年9月20日,先现李国勇、黄文凤合伙,李彬参暗股,每亩年租金500元压为315.84元,年租金23688元,每年少交13812元。12年多,少交17多万元。
    1998年7月26日,他踢掉合伙的李国勇、黄文凤,自已独霸至今不交租金,12年多,贪污284256元。两项合计贪污45多万元。
    ⑵假借集体葡萄园等名义,申请各项补助金,私吞20多万元。
    1998年莆田县水产局下拨养殖跳鱼扶持款30000元,李彬私吞;
    2002年2月7日,省农办给村里芦荟补助金30000元;
    2002年2月28日,组织部下拨扶持款20000元;
    2002年10月17日,江口镇下拨扶持集体葡萄场10000元;
    2002年12月26日,江口镇下拨芦荟受灾补助金50000元;
    2003年1月17日,莆田市组织部下拨芦荟受灾补助10000元;
    2004年1月8日,市县下拨葡萄补助款40000元;
    2006年2月25日,江口镇下拨党员活动及葡萄补助10000元。
    ⑶挪借私用村财6万元10年不返,实际赖掉。
    1998年,李彬挪借私用60000元村财,近10年不返还形如贪污。
    ⑷出具发票私吞龙食品公司改门占村道3万元。
    2002年,台资企业黑龙食品有限公司大门改向占村道,补偿30000元。李彬自已葡萄园出具发票私吞。
    ⑸私吞村里海水养殖场壹号池租金4万元。
    1999年,海水养殖场壹号池延期续租的租金40000元,没缴村财私吞;
    ⑹低额发包海水养殖场5年,至少私下得利30万元。
    2003年底,村里360亩海水养殖场,没有进行公开招标,以13万元低额发包给李玉煇5年,原来每年公开招标都是在19万元以上,李玉煇每年给5万元,5年至少是30万元。
    ⑺出售土地雁过拔毛,一亩捞取5000元就是上百万。
    前面村出售土地数百亩,每亩捞取好处费5000元,就是100多万元。村民们,都在议论多年来的村书记李彬,是够上百富翁榜?!
    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前面村民
    李春震 身份证:350321196903050013
    手机号码:13515926818
    李玉水 身份证:350321195104070013
    手机号码:0594-3698562
    李金荣 身份证:350321195205080018
    手机号码:0594-3611086
    汤金章 身份证:350321194008050018
    手机号码:0594-3697695
    李玉荣 身份证:350321195110180059
    手机号码:13859885890
    李秀香 手机号码:13850284518
    李金煇 身份证:350321196207070010
    李玉兰 身份证:350321194305010020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莆田:江口前面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莆田:江口新前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福建莆田:谁来保护西刘村农田保护区?
  • 莆田:商业运作官场模式祖师 --郑海雄
  • 莆田民众再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万言书(三)
  • 莆田民众再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万言书(二)
  • 莆田民众再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万言书
  • 莆田失地农民:难产的《集会游行示威不许可通知书》
  • 福州公安局不批准莆田农民游行示威/芦刚
  • 计划生育家破人亡:莆田一个老汉吴国兴的哭诉
  • 福建莆田农民黄维忠狱中家信
  • 莆田失地农民再申请游行事态发展(1)(图)
  • 抗议福州中级法院不作为,莆田失地农民再申请游行(图)
  • 福建莆田发生持枪抢劫运钞车
  • 福建莆田农民黄维忠状告党报无法立案
  • 福建莆田:黄石水南村上百亩良田悄然失踪
  • 福建莆田:阔口居民要求还一个生存的空间
  • 福建莆田:200多户失地村民何时能拿到土地补偿款
  • 福建莆田:百年名校莆一中建筑被开发商非法摧毁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福建莆田村民面对大硕鼠无能为力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八)一个村民的纪实诗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