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唯色:达赖喇嘛的儿女(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6日 来稿)
    
    
    正如各位此刻所听到的,这篇文章从自由亚洲广播电台播出的时间是7月6日,正是达赖喇嘛72周岁的诞辰日。所以我把这篇文章作为一份小小贺礼,献给雪域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一个意味深长的现象是,如今在境内外藏人当中,许多藏人的名字都以“丹增”起头。尤其在历来被视为全藏地的中心——拉萨,名字中出现“丹增”的青少年相当普遍,年纪小的孩子更是如此。拉萨友人告诉我,在他的孩子就读的幼儿园大班,将近五十个孩子中一半名字含有“丹增”,如男孩叫“丹增多吉”、“丹增旺堆”,女孩叫“丹增拉姆”、“丹增卓玛”等。
    
    传统上,藏人名字多是由所尊崇的高僧大德赐予的。在藏人心中,高僧大德是救度众生的诸佛菩萨化身,因此请他们为自己刚出生的儿女起名,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也正是藏人名字重名很多,而且具有浓郁宗教色彩的缘故。通常从名字上,亦可追溯到所皈依的是何教派或是哪位喇嘛。这些年来,在境内外藏人中含有“丹增”的名字之多,是因为藏人纷纷请求达赖喇嘛赐名,而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尊名是“丹增嘉措”。
    
    据了解,请求达赖喇嘛赐名的现象始于1959年以后。在这之前,达赖喇嘛只给少数僧人赐法名,并不给俗人赐名。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西藏之后,十多万藏人追随而去,逐渐地,在流亡藏人中开始兴起请求达赖喇嘛赐名的现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境内藏地尤其是在拉萨,悄然兴起请求达赖喇嘛赐名的现象,当然这得委托境外亲友的帮助,辗转相告,很不容易。我也几次受人之托,请达兰萨拉的友人从达赖喇嘛办公室为刚出生的孩子求过名字。
    
    而在当年那场席卷青藏高原的“文革”风暴中,由于藏人自己的名字被当作封建迷信的产物遭到取缔,藏地曾经出现改换汉名的风潮,即使起的是藏名,也具有时代色彩,如“金珠”(解放)、“达玛”(红旗)、“萨几”(革命)等等。“文革”如同一场噩梦结束之后,藏人们重又恢复传统的名字,这意味着信仰的回归、民族认同感的复兴,以及渴望用自己的文化建设自己的生活,而不是顺从外来强权的压力。
    
    为自己的后代请求达赖喇嘛的赐名,更是表达了全民的敬仰之情和含蓄的政治诉求。“丹增”在藏文中的含义是护持佛法。而在今天,“丹增”如同一种姓氏,所有名字中有“丹增”的藏人就像是同胞手足。当许许多多藏人的名字都有了“丹增”这个姓氏,如同拥有了同一个大家庭的背景——我们因“丹增”凝聚在一起,同属一个血脉,同属一个民族,同属一个不可摧毁的信仰。“丹增”犹如一面旗帜,我们汇聚在这面旗下;“丹增”犹如一个标志,我们都是达赖喇嘛的儿女!
    
    (RFA藏语专题节目)
    
    
    
唯色:达赖喇嘛的儿女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唯色:向巴平措主席,可否拿出你的真诚来?(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唯色:来自西藏的新艺术~~贡嘎嘉措的画(组图)(图)
  • 唯色:你凭什么妖魔化西藏?(组图)(图)
  • 唯色:发生和发声中的西藏新艺术(组图)(图)
  • 唯色:一首最近在拉萨流行的歌曲--《阿若康巴》(图)
  • 唯色:不怕没有铁饭碗,就怕没有同等机会
  • 唯色:新书《念珠中的故事》后记(图)
  • 唯色:佛像究竟被砸还是被搬除?“搬除”的“除”又是何意?(图)
  • 唯色:释迦牟尼法像成了洗脚的广告(组图)(图)
  • 唯色:别族眼中的西藏人(组图)(图)
  • 唯色:为何走青藏铁路买不到“下铺”?(图)
  • 唯色:潘家园的毛主席与“四旧”为伍了(图)
  • 唯色:谁把编织“松阿”的资格转让了?(组图)(图)
  • 唯色:不许藏人入内的商场(组图)(图)
  • 唯色:帕廓街上的回族商店(组图)(图)
  • 唯色:西藏手机上来自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短信(图)
  • 唯色:不再是吉祥八宝的拉萨(组图)(图)
  • 唯色:请不要削弱西藏的声音!(图)
  • 唯色: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组图)(图)
  • 唯色:今年有谁还穿豹皮虎衣?(图)
  • 不自由的思想者-藏族作家唯色(图)
  • 唯色: 献给达赖喇嘛的赞歌
  • 唯色: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 唯色:长诗:西藏的秘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