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欧氏开发商“黑心”赚钱 莆田政府成了“助推器”
请看博讯热点:福建莆田农民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透析莆田市后塘拆迁“怪圈"
    
     莆田市荔城区后塘片区位处市区中心,宗地面积20.7421公顷(含军事綑绑出让土地3.53公顷)。按照市府2001年规定,该地为二级地,基准价每平方米6250~8750元,然而2004年12月24日却仅以每平方米486.93元出让给民营企业——欧氏集团旗下的江西“正荣”置业开发。地皮价格低得离谱! (博讯 boxun.com)

    在此之前,2002年处于同地段的市政府搬迁,地皮每平方米卖出16000元;在此之后,2005年3月,市府发文调整该地块基准价,每平方米10800~19000元。
    同一个莆田市政府,2002年之前,每平方米出卖价16000元;2005年之后,每平方米出卖价10800~19000元。偏偏给欧氏集团,却以每平方米486.93元的超低价出让。为什么莆田市政府可以这样做?是什么原因,促使莆田市政府这样做?是什么原因,促使莆田市政府胆敢造成国有资源流失至少在20亿元以上的大动作?是什么原因,促使莆田市政府让欧氏集团可以从后塘片区改造整个商业街过程中,获取纯利上百亿元。
    现在莆田众多的干部、群众抱怨:既然,莆田市政府明明规定的基准价、浮动价,为什么不作坚决执行?为什么对欧氏集团可以在莆田一路大开绿灯?为什么纵容欧氏集团明目张胆地在后塘搞黑心开发?众多民众不知欧氏集团其后台是何方神圣?让我们带着这些疑问追寻去,由此折射出一圈圈诡异的“怪圈”。
    
    政府是在公开挂牌 还是在搞“暗箱操作”
    
    后塘片区旧城改造关乎800多户,4000多老百姓的身家大事。莆田市在事前未与群众“商量”,至今,也未召开后塘拆迁“听证会”,更没有经过立法程序,仅凭莆田市国土局一纸“请示”报告,加上“经莆田市人民政府批复”,就于2004年11月19日“合法”地挂牌出台。12月24日,该地公开拍卖,中标人是号称“中国房地产百强”排名第43的欧氏江西“正荣”,土地出让金总额1.01亿元。
    2004年11月17日,莆田市国土局在新华网福建频道发布拍卖结果,上面登录的时间是:“2004-11-17 8:33:46”。人们注意到:为什么拍卖结果在前,而挂牌出让在后?
    莆田市政府有关方面,在事实面前不能排除因时间颠倒,引起的政府“暗箱操作”之嫌?若是,那就必须有人为此担责。作为一个莆田市政府部门的决策者,如果不是预见不到,造成巨额国有资源流失,在“执政为民”的大背景下,问责是理所当然、不容置疑的。
    
    欧氏资金明确不到位 政府与银行联手作假
    
    2005年4月26日,市国土局与“正荣”置业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合同”规定:受让人于2005年2月28日前交清全款,如不能按时支付,延期超过6个月,出让方有权解除合同,收回土地,受让人无权要求返还定金。
    此前,开发商“正荣”公司,于2004年12月16日交定金500万元。
     截止,2005年7月20日,“正荣”交1000万元。此后,一拖再拖,未再交纳余款。
     2006年1月19日,莆田市府办召开有“正荣”置业参加的办公会议,达成于2006年1月28日前交清全额的会议“纪要”。詹毅市长与“正荣”老总欧宗荣在“纪要”上签字。哪料到,又拖至2006年4月4日,“正荣”才付清余款8600万元。前后延期达14个月之久。政府与欧氏的合同变成为儿戏吗?为什么总没有人出面追究开发商的违约责任?
    
    开发商欧氏“正荣”,究竟是不是中国房地产界的一匹“黑马”,还是一匹“空手套白狼”的黑手?或是其背后疑问是多多的“空壳”公司?
    经多方查证,截至2006年10月31日,“正荣”存入莆田兴业银行的存款为零,存入莆田建设银行的存款154万元。
    相反,多方查证的结果是,欧氏在取得后塘地块后,于2006年9月1日,以部分地块作抵押,向福州交通银行申请贷款5000万元。
    据报载,“正荣”投资后塘片区改造16亿元。按规定,其必须有全资的30%,即4.8亿元存入银行,专款专用,由银行实行监管。
    但是事实上,“正荣”置业分文未存进银行,也是说根本就没有钱存入银行。问题是,在此种拆迁补偿专项资金未到位的情况下,莆田兴业银行、建设银行也与“正荣”签订所谓“资金监管协议”。
    为什么政府和银行要联手作假?明眼人再胡涂,也不会看不懂其中的猫腻,也不难猜中其几分原因。
    
    欧氏集团实行霸王拆迁 政府明目张胆联手打压拆迁户
    
    在目前,后塘的拆迁程序中,欧氏开发商位处“链条”的上游,后塘房屋产权人不能享有平等的谈判地位。由于欧氏“正荣”单方面泡制所谓实施条例和细则,对于补偿的计算以及评估标准有较大的随意性,后塘群众斥之为“霸王条款”。与莆田周边相邻的片区比较,后塘片区的补偿标准是全莆田市最低的,而安置房价是全莆田最高的。
    拆迁户们一再而三地发问:难道莆田后塘也实行“一国两制”?
    土地价款。
    “正荣”从市国土局以每平方米486.93元买得,可是在“细则”中补偿给拆迁户每平方米只有200元。
    拆迁户再次发问:在莆田市中心市区每平方米200元地皮哪里去买?光这一笔,“正荣”净赚5570多万元。
    房屋拆迁补偿费。
    “正荣”给各拆迁户房屋价格是按1997年标准评估,拆迁安置却是以2006年标准向其购房。这9年中莆田市房价上涨了很多,根本就违背了公平原则。
    正如过去电影中,演示的地主搞“大斗进,小斗出”一样,纯粹是愚弄、盘剥拆迁户。一位律师说,评估套用旧文件,购房适用新文件,等同于伪造文件。
    按照“正荣”开出的“细则”清单,经业内资深工程师、会计师计算,“正荣”总付出4.9878亿元,售房后总收入14.4亿元,短期内赚9.8922亿元。加上土地差价款,按比较保守估计,“正荣”置业至少获利10.5亿元。
    
    开发商此种财富的暴涨让人眩晕,因此,拆迁户拒迁且开始上访,但市里不予接见,不予回答和解决问题。屡屡上访受阻,拉大了政府与民众间的距离,也加剧了被拆迁户们的抱怨情绪。
    
    滥用职权,拦截、暴打上访民众。
    莆田市信访局局长郑瑞锦,多年来一直暴力对等付莆田访民冤民,甚至晋京城、上榕城抓访民回莆判刑、劳改、劳教、刑拘等。2006年11月24日,市信访局局长郑瑞锦带领工作人员200多人,在福建省信访局大厅对后塘片区被拆迁户120多上访人员拦截、暴打达一个多小时,当场打伤10多人,而后强行押回莆田审讯、录像,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和合法上访权。
    
    
    祸起强制暴力介入 后塘暴力拆迁升级
    
    后塘片区拆迁至今,欧氏“正荣”一直隐身幕后,而进入人们视线的尽是荔城区120多名干部的影子。开发商与被拆迁人不对等的博弈,加上政府行政强制力的介入,不但使拆迁问题越加敏感,还为当前和谐社会累积了隐患。
    在“拆迁指挥部”的指挥下,120多名干部分成18个工作组,挨家挨户,以关心骗人,以小利哄人,以文件压人。他们不是拆迁当事人,主体错位,工作越位,不是以权威的第三者协调、平衡处理拆迁人与被拆迁人的利益冲突,在应做的份内事上缺位。看上去,怎么成了开发商的打工仔?原来,“钱能通神”,欧氏“正荣”悟出其中三味,借搞“福利”为名,给每位工作队员每天补贴100元,每丈量1平方米又多补助10元。这些政府公务员,拿国家固定工资,一年下来从欧氏“正荣”那里多领几万元“灰色收入”,人人有份,算不算“集体腐败”?
    2006年11月24日,后塘片区120多被拆迁人自发集结到福建省人民政府上访,才走到省信访局大厅,便遭到由莆田市信访局郑瑞锦局长,带队的200多名工作队员截访、暴打,当场打伤10多人。下岗女工李梅贞被林建斌等10几人殴打10多分钟,致脸部留下“破相”。林建斌丢下一名狠话:“打了又怎么样?再上访,我再打!”。郑瑞锦局长公开揚言:不但可以打你们,还还可以判你们的刑!
    春节前夕,欧氏又给每个工作队员2万元“红包”,似此变相 “行贿”,人们基本没辙。
    传闻莆田市五套班子年前开会,由市政协主席翁毅彪布置类似嘉禾 “先侵权,后补偿”的后塘拆迁事宜。年后,市领导和工作队员被欧氏邀至家中,借闹元宵,为其父祝寿,还请来歌星、明星助兴,花去200多万元。
    春节一过,一场大拆迁开始了。开发商用“无形的手”,通过政府“有形的人”,加快了对后塘拆迁的速度,推土机、怪手的轰鸣声、扒房声,拆迁户的叫喊声、哭泣声,一再而,再而三地从后塘巷大地,扩大到后塘片区的忠巷里、御史巷大地上。
    “拆迁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公安、武警、防暴队人员,上门骚扰,砸门破窗,推土机、怪手强迫扒房,被拆迁户合法权益得不到保证,被强拆迁人无处搬迁安身。有的住户被强行停水、停电、道路堵塞;有的家庭连电器、家具、衣物都被推土机填埋;有的拆迁户被非法殴打。
    抗日时期参加新四军的郑玉煌,其儿子郑春雷因抵制野蛮拆迁,被工作队员暴打致左臂、左膝关节骨裂,左肋骨也断一根。受害者难讨公道,施暴者打了白打,这个无情的现实极具威慑性!
    莆田强暴拆迁,成为当前社会热点,其复杂程度够得上任何一部大部头小说,虽然给开发商带来巨大的挣钱商机,也给一部分拆迁户的心灵植入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离休老干部宗树清说:“1942年,我家房子被日本鬼子烧了,我才参加八路军。如今开发商要我的房子,政府作后台,不补偿安置好,我肯吗?”。
    在后塘许多人家,都是共和国功臣,有几代老军人,有几代老干部,有几代老工人….可是,在共和国的大地上,共和国公民拥有《土地证》、《房产证》仍然还在开发商暴力强拆之中,欧氏开发商可以让莆田政府动用公安、武装警力,可以雇用社会流氓打手,可以实施强迫暴力拆除,其一连串暴行与旧时的土匪无异。
    请看着,许许多多居所的围墙大门,被暴力拆迁毁坏,许多道路被阻塞,许多房子被“指挥部”纠集的几百人土匪,配合推土机、怪手强制拆除……
    我们不禁从心里涌出一阵阵悲哀,哀莫大于心不死。现在,政府与开发商联手的非法拆迁,法院不能受理,上访政府无门,在中国大地上是黑暗到的没有地方可以诉求。
    
    欧氏明目张胆为非作歹 根本原因在其后台够硬
    
    为什么莆田后塘的拆迁,可以明目张胆地置国家法律而不顾?为什么在欧氏集团与莆田政府官商勾结的后塘拆迁项目中,所拥有受宪法保护的《土地证》、《房产证》已经存在几十年,上百年的建筑物,都成是“违章建筑”物?所有后塘拆迁片区不接受他们制定的“霸王条款”的人,都成了“违法之徒”?
    
    原因是,后塘片区旧城改造项目,是欧氏集团勾结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和莆田市委书记袁景贵的一起官商勾结项目!
    
    原因是,后塘片区旧城改造项目,是一起典型的权钱交易、权权交易的集体腐败案件。
    
    原因是,莆田许多官员为了讨好省、市委书记,显得格外卖力,频繁地出动公安、武警,每一次都以数百人公安、武警暴力和上百人黑社会暴徒力量,强行摧毁后塘上百户至今手持受宪法保护的《土地证》、《房产证》合法的两证,只是坚持得到公平、合理补偿,其要求之低,却成了弱势的拆迁户,得不到当地政府的一丝一毫保护。
    
    事实证实:凡与站队与欧氏同一战线,并极力为其卖命者,或“暗箱操作”,或暴力镇压拆迁户访民者,官员均得提拔。现在至少有厅级、处级20多名官员,在该“项目”中涉嫌渎职侵权犯罪,其中至少有10名被提拔重用。如,莆田市信访局局长郑瑞锦,长期以来,坚持做到无视公民的基本权利,亲自上省城、晋京城,以暴力拦截上访民众,以强暴逮押甚至往死里折磨莆田上访冤民,暴力押回冤民回莆审讯、录像、劳教、判刑。为此,获地方“土皇帝”的高度赏识,郑瑞锦不但被评为全国2006年度先进信访个人,还在今年4月份提拔到莆田市规划局局长的宝位上。莆田市国土局傅冬阳局长,4月份正式提升为莆田市副市长。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5)(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4)(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3)(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2)(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 (组图1)(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
  • 救救孩子吧!莆田一位十二岁小学生被教师毒打致肛裂
  • 在莆田“对现实不满”也能构成罪状
  • 坑农 莆田村官与国土勾结大发横财
  • 福建莆田拆迁,上百干部成“钉子户”
  • 莆田:江口西刘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莆田农民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封公开信
  • 莆田:江口前面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莆田:江口新前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福建莆田:谁来保护西刘村农田保护区?
  • 莆田:商业运作官场模式祖师 --郑海雄
  • 莆田民众再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万言书(三)
  • 莆田民众再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万言书(二)
  • 莆田民众再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万言书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福建莆田村民面对大硕鼠无能为力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八)一个村民的纪实诗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莆田居士与寺院高僧的对话录
  • 莆田学院与文通公司联办软件基地 欺骗学生成为学校和公司挣钱机器
  • 一位学生家长诉说被骗记:莆田学院录取 却就读民营培训企业 毕业不知院系所属
  • 《我想当个官》/莆田广大被侵权农民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