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踏入水污染密集爆发阶段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6日 转载)
     观察与思考
    
       如果把2005年冬天的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作为起点,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水污染高发期,那么今年夏天的这一系列事件,则正式表明中国踏入了水污染密集爆发阶段。 (博讯 boxun.com)

    
      形势危急,国家环保总局使出了权限所能允许的最大行政处罚权——流域限批,誓言要铁腕治污,在下半年实施环保“五大战役”。然而,本来就处于弱势的环保部门能否在这次战役中打一场漂亮的攻坚站,却是我们一直担心的问题。
    
      -观察记者(实习)刘 静
    
      2007年的夏天,注定是让国家环保总局各级官员难熬的一个夏天。
    
      沉默无言了数年的蓝藻,终于在5月29日全面爆发,太湖水美的歌谣一去不返,无锡城中家家水臭,人人自危。
    
      紧接着,时间刚跨进6月份,安徽巢湖上的蓝藻也蠢蠢欲动起来,西半湖出现了小面积“井喷”,而一直被视为净土的东半湖也露出了点点痕迹。安徽省环保局下发通知,巢湖可能面临蓝藻暴发。
    
      7月2日至4日,江苏省沭阳县自来水停水44小时,而原因是来自上游的不明污染团。
    
      ……
    
      如果把2005年冬天的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作为起点,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水污染高发期,那么今年夏天的这一系列事件,则正式表明中国踏入了水污染密集爆发阶段。
    
      形势危急,国家环保总局使出了权限所能允许的最大行政处罚权—流域限批,誓言要铁腕治污,在下半年实施环保“五大战役”。然而,本来就处于弱势的环保部门能否在这次战役中打一场漂亮的攻坚站,却是我们一直担心的问题。
    
      现状:哪里还有干净之水
    
      你家的水臭不臭,在那段蓝藻困扰无锡城的时间里,这句话无疑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候语”。
    
      5月29日傍晚,家住无锡市震泽新村的宗先生刚打开水龙头,一股难闻的臭味就扑面而来,他以为是水没放干净,就再等了一会,可臭味还是久久不散,“开始还以为是毛巾没有洗干净呢。于是,我就用香皂多洗了两下,没想到洗后毛巾更加臭了。”宗清波用脸盆盛了满满的一盆自来水,不一会整个厨房间里飘散着一阵阵臭味。“这味道和我们在太湖边闻到的蓝藻味很像啊。”宗清波的妻子惠赛娟不禁疑惑起来。
    
      的确,这次的罪魁祸首就是在太湖里疯狂生长的蓝藻。太湖蓝藻问题由来已久,几乎每年夏季都会小面积爆发,不过问题并不严重,一两天就会过去,从未给生活用水带来任何困难。然而今年的情况却有些特殊,持续的高温,以及长久的东南风向,使得这次的蓝藻生长占具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也让无锡成了爆发的中心地带。
    
      在无锡市城市饮用水取水口区域,水面漂浮着厚厚一层蓝藻,腥臭味随风迎面扑来。远远望去太湖湖面呈碧绿色,让人联想到浓稠的绿色油漆,蓝藻中还不时伴有死鱼的尸体,记者随便抛了一个石子,沉降得很慢,蓝藻就像一层厚厚的棉被覆盖着水体。
    
      水污染直接造成了数百万居民的用水困难,洗澡、洗衣、吃饭都成了难事。市民们纷纷涌到超市排长队购买纯净水,仅几个小时,无锡全市几乎所有超市的纯净水已经断档。街头卖散装桶水的由原来的8元涨到了15元一桶,平常几毛钱一吨的水,瞬间成了比猪肉、蔬菜还贵的抢手货。
    
      近年来,蓝藻俨然成了破坏水体的一大杀手,安徽巢湖岌岌可危,云南滇池早已被蓝藻所吞没,南京玄武湖出现了蓝藻造成的“黑水”现象。今年,贵阳红枫湖蓝藻首次爆发,同样,武汉市内湖面上漂浮着由于蓝藻肆虐而致死的20万斤死鱼。
    
      如果说水体富营养化造成的水污染是一种显性灾难,那么重金属残留引发的水污染则更让人有种寒彻入骨的恐怖。2006年8月份,甘肃徽县一名儿童无意间被检查出血液中铅含量超标,至此村民们投诉10年得不到解决,一直怀疑却拿不到证据的一系列问题,都因“血铅超标”事件的暴发而显露出来。
    
      徽县的孩子都有一些共同的毛病,发育迟缓、个子矮、挑食,有些高度弱视,换牙时,新牙却怎么也长不出来。长久以来,孩子的父母虽然心里焦急,却总找不出原因。“现在我们知道了,就是喝了被村子附近生产粗铅锭的冶炼厂污染的水!”村民们忿忿不平。
    
      医护人员介绍,铅中毒可导致智力下降,伴有昏迷、惊厥等铅中毒脑病表现,儿童铅中毒可伴有腹痛、便秘、贫血、多动、易冲动等,对儿童中枢神经和细胞的损害是不可逆转的。
    
      小白旭是留在医院接受治疗的11名甘肃徽县铅中毒患儿中最小的一个,但他的病情却最严重—血铅含量619微克/升(正常的人体含铅量为100-200微克/升)。他6岁半的姐姐白蕊,躺在他旁边的病床上。
    
      不只是小白旭,经检查,白家一家四口全部血铅超标。除白蕊、白旭姐弟俩外,父亲白志强的血铅含量高达466微克/升,母亲的血铅含量是277微克/升。
    
      目前,徽县从小孩到成人,已经有300多人被查出血铅超标。
    
      癌症、铅中毒、克山病、大骨节病、甲状腺肿、氟牙,愈演愈烈的重金属水污染,犹如一个恐怖的潘多拉之盒,变着花样地蚕食着饮用者的肉体。
    
      随着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工厂违反规定突然排放的大型污染团也成为了水污染的又一大元凶。7月2日至4日,江苏省沭阳县20万城区居民度过了难熬的两天,因饮用水源受到严重污染,整个沭阳县城停水整整44小时。
    
      7月2日下午3时许,沭阳县地面水厂监测发现,城区生活供水水源遭到严重污染。由于水质经处理后仍不能达到饮用水标准,自来水厂关闭了取水口。沭阳县环保局局长胡道良介绍,经过水质检测,发现取水口的氨氮含量达到28毫克/升,浓度超过取水口水质标准34倍。经初步调查结果表明,污染来自新沂河上游地区有关省、市的超标超量排污,短时间内,大流量的污水侵入到位于淮沭河的自来水厂取水口,造成了城区20万人断水的景象。
    
      愈演愈烈的水污染突发事件,已经从农村蔓延到了城市,从偶然变成了常态。
    
      我国原本就是一个水资源奇缺的国家,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人均只有23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在世界排第110位,是全球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若扣除难以利用的洪水径流和散布在偏远地区的地下水资源后,现实可利用的淡水资源量更少,仅为11000亿立方米左右,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约为900立方米,并且其分布极不均衡。
    
      目前,全国有超过一半的城市缺水,而水污染又使用水形势更为严峻。今年的5月下旬,国家环保总局的6个检查组分赴黄河、长江、淮河以及海河流域调查流域污染现状,最终得出的结论令人震惊:四大流域的整体污染现状已经成为常态。7大水系中有26%水质为五类和劣五类,9大湖泊中7个是五类和劣五类,而五类和劣五类水是连农用水都不能做的“废水”,更不用说拿来饮用以及接触人体!我们不禁要问,在这片广袤的祖国大地上,究竟还有多少干净的水?究竟我们还能喝什么水?
    
      应该看到,水污染不仅仅是一个环境问题,水是生命之源,哪里有水污染,哪有就有对水资源的争斗和掠夺,失去了水,谁都无法生存,水污染事件严重影响着社会稳定与和谐。中国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指出:“近年来,因环境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以平均每年29%的速度递增。”仅2005年一年,全国发生环境污染纠纷5.1万起。自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发生以来,全国平均每两天就发生一起突发环境事件。
    
      水污染,就像一片乌云,时时刻刻笼罩在我们的头顶之上,挥之不去,越积越大。
    
      原因: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经济:GDP崇拜之痛
    
      太湖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近千家乡镇企业,他们多半从事纺织、服装、机械、电子等加工行业,进行着快速的非农化转变。这些企业始创于改革开放初期,在80年代达到发展的高潮,以不到全国0.4%的国土面积创造着约占全国1/8的国民生产总值,城市化水平居全国之首,这就是曾经享誉全国的“苏南模式”。
    
      近3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苏南模式”一直是个寓意深长的历史符号。当年正是苏南乡镇企业的义军突起,带来了农村工业化和市场化的变革,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起到了历史性的推动作用。
    
      作为奔小康的先行者,苏南的确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就经济水准而言,太湖流域富甲天下,是全球第十九大经济区域,人均GDP相当于中国平均水准的近5倍,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准都有了长足进步。然而这次对于苏南模式的旧话重提,却多半是反思与痛心。
    
      “当你只认GDP时,污染的高发期就会到来”,实际上,当大家只认GDP时,经济的发展就必然会走上歧途。
    
      长期以来,中国普遍存在着“唯GDP崇拜”的观念。无疑,GDP是一个好东西。它是一把国际通用的尺子,公平衡量着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表现标准。GDP越高,就代表着实力越强,地位越高,越受别人瞩目。
    
      因此从建国初期,我们就一直用GDP来衡量各个省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且尝到了甜头。随着招商引资,兴建项目,政府有了发展的资本,人民也富了起来,我们需要用GDP的增长来让我们解决温饱,政府也需要用GDP来让人民活下去,从这个角度来看,GDP的确有它的魅力。
    
      那么,我们的GDP真的代表着一切吗?答案是:它也许涵盖了所有,却忽略了环境;它也许代表着增长,却不等于科学发展。
    
      作为环保重拳出击的绿色GDP,可谓命运坎坷,濒临夭折。当2004年国家环保总局宣布选择10个省市作为“绿色GDP”的核算试点时,许多地方都有参与的积极性。但是当第一次报告发布后,许多地方已经是谈绿色变,想方设法要退出了。毕竟,剔除了环境成本的GDP会令长期以来依靠单纯的经济指标“升官发财”的人处于难堪的境地。因此,在绿色与政绩的博弈中,大家还是选择了后者。
    
    监管:九龙混杂之乱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15日17:00 观察与思考
    
      用“九龙治水”来形容现行的环保管理体制并不为过。
    
      目前流域水环境保护体制上存在的最大缺陷就是“垂直分级负责,横向多头管理”。这个部门管调水,那个部门管污水处理;这个部门管农业面源污染,那个部门管工业污染;这个部门管技术资金,那个部门管发展资金。这样一种分割管理方式直接导致了“责权利”的不统一,从而形成了各部门争权不断、推责有余的景象。
    
      以太湖蓝藻的事件为例。太湖流域处于长三角发展的黄金中心点,地跨江苏、浙江和上海两省一市,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嘉兴、湖州等大中城市也围绕其周。这次虽只有无锡爆发严重灾难,但水体污染的制造者肯定不只无锡一家,但这种天然的行政区隔,却为周边诸城环保部门的监管带来了难度,也为他们的责任推诿提供了条件。大家都有份,却划不清界限,遇到了事故,也查不清责任,当然都逃之夭夭。而最终的结果,就造成了太湖人人用,人人污,人人弃之不管,太湖俨然成了一个难以溯及的管理盲区。
    
      而纵观我国大部分的河流,哪个不是横跨多省几市,我们不禁要问,现行“九龙治水”的管理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因此,太湖治理的正确做法是保护整个流域的生态系统以维持其水质,而不是仅仅关注清除蓝藻,甚至也不仅仅是关注无锡城一时的水荒。
    
      可是依照我们的监管体制,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首先,地区之间的行政目标并不在一条线上,比如太湖防洪标准,由于江苏和浙江的意见不一致,目前仍在协调之中。其次,涉及各部门的分工不合理也是问题的关键。环保部门主要职责是监督水环境,却由于城市污水和江河不在其管理范围,大量城市污水被直接排入江河而无法进行管理;河道虽属水行政管理部门管理,但河道水政部门对于水污染管理缺乏法律依据;渔业养殖对水环境有重大影响,但是却属于其他行业主管部门。
    
      因此,在治理太湖的具体措施上,这种职责不明、分工不细、缺少统一协调的问题,将会大大阻碍对太湖的治理。如果无法打通区域和部门之间的隔阂,那么,再大的“流域限批”也管不了区域。
    
      观念:落后自大之哀
    
      长期以来,我们对于环境保护,始终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例如我们的《水污染防治法》,在1984年才出台。如果在30年前和老百姓来谈环保,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我们还没填饱肚子,哪有条件来谈环保?
    
      但这种笑声却恰恰证明了我们的愚昧和无知。的确,我们需要发展,需要通过发展来让人民填饱肚子。而且毫无疑问,发展也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
    
      那么,难道这就是一道单选题吗?选择发展就不能保护环境,保护环境就不能发展。
    
      错,两者当然可以共存,发展和环境的博弈只是一个大小问题。我们只要坚持科学发展,坚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基础上的发展,就能实现在自然生态能够曾受的前提下的可持续发展。其实,现在要找出“发展经济和环境保护同步推进”的例子是一点不难的。
    
      除了这道长久以来纠集不开的单选题,极端的“人类中心主义理论”对我们的影响也是不可小看的。
    
      人类是地球上最文明的动物,其余的一切都无法和人类抗衡。于是,整片的山林被砍倒,清澈的河水被污染,自大的人类中心主义直接导致了“人类是自然的主宰”一说。于是,“征服自然”“无度地向自然索取”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人类真的有这么大的权利吗?在对待环境的问题上,西方发达国家走的是一条“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英国美丽的泰晤士河,在一百多年前,它因人类的工业文明成为了一条濒临崩溃的“黑河”。由于经济发展以及泰晤士两岸人口的激增,使泰晤士河水水质严重恶化。1878年,驶于河上的“爱丽丝公子”号游船不幸沉没,造成640人死亡。然而事后调查发现,大多数遇难者并非溺水而死,而是因河水严重污染中毒生亡,甚至这黑臭的河水造成了英国历史上的四次霍乱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水污染:环保无力对付政治关系
  • 死亡的湖泊与疯狂的蓝藻:安徽水污染调查(图)
  • 沭阳水污染调查:苏浙淘汰化工转移之痛
  • 如何破解水污染频发困局?环保总局副局长开药方
  • 江苏山东2省互相推诿:沭阳水污染天灾人祸?(图)
  • 潘岳:中国目前进入水污染密集爆发阶段
  • 松花江上游嫩江水污染治理项目开工
  • 中国:2001到2004年水污染事故有3988起
  • 潘岳:中国平均两三天发生一起水污染
  • 污染企业由沿海向内陆转移 水污染随之“内迁”(图)
  • 中国平均每两至三天发生一起水污染事故
  • 吉林:松花江遭化工废水污染,污染带长5公里
  • 广东三叉江水污染 四万人无水喝
  • 中国:內地再爆76宗水污染
  • 松花江水污染后全国共发生73起与水相关的环境污染事故
  • 陕西榆林水污染事故 约二千吨废水入无定河 (图)
  • 每年248万吨化肥农药流入珠江,广东农村水污染情况严重
  • 300多个城市地下水污染造成供水紧张
  • 重庆綦江河受硫酸废水污染
  • 2006:水污染考验中国/张兴水
  • 何天谷:水污染事又发,国家环保总局反应仍迟钝
  • 网民热评: 松花江重大水污染事件
  • 北海青年:松花江水污染将导致长期的生态灾害
  • 刘晓竹:从哈尔滨水污染事件想到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