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数万名退役军人遭受核辐射 健康受损未获补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6日 来稿)
    近日,我们收到广东省曾从事铀核浓缩产品的数万名退役军人代表的投诉,反映他们当年从事铀矿开采及铀浓缩活动时,造成身体严重受损的情况,来自广东河源市军人代表刘振雄等人还向我们提供一份详细的材料。
    
    随后,我们在网上查到一篇广州日报2006年11月23日发表的名为《广东铀成就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文章,该文介绍,“在中国爆炸的第一颗原子弹中,大约有2/3的重铀酸铵材料来自于广东”“ 在短短1年时间里,705地质大队就向国防工业办公室上缴了15公斤制造原子弹所必需的重铀酸铵材料”。(相关网址:http://news.sina.com.cn/o/2006-11-23/090910575760s.shtml)。
    
    据广东退役军人代表在向我们提供的材料中介绍,他们是七十年代初应征入伍进入原基本建设工程兵第203师。该师前身所在的矿和地质大队就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铀原料的主要生产地和供应地。据介绍,203师是1971年由广东741矿、743矿、 745矿等六个地质大队“工改兵”成部队编制的,1984年,203师又“兵改工”,部队撤消,改成了广东矿冶局和相关企业。在203师存在的十多年时间,每年有大量义务兵入伍,义务兵入伍后,这些义务兵主要来自广东地区,十年期间人数高达数万人。
    
    广东退役军人们表示,当年他们在部队还从事核燃料生产,并担负为核试验基地提供保障燃料任务,故长期接受核辐射和有毒有害化学物质。士兵们在部队服役少则三年,多则达13年之久,每个战士都百分之百受到了核辐射。
    
    广东退役军人代表说,当年203师有的部队的营区就建在矿脉上,提炼镭、铀、钍放射性产品。这些放射产品侵入人体后,破坏肺细胞导致癌变,一些放射性物质将可能和人的寿命同在,长年累月接受核辐射,其体内的积累剂量也将伴随人的终身。
    
    据广东退役军人的材料介绍,根据不完全统计,当年部队死亡率在10﹪以上,其余绝大部分人都患有程度不同的慢性疾病,而且很多人一个人就身患多种疾病,部分人员脑神经功能损害,轻的神志不清,思维能力低下,语言表达沟通能力低下,中度是痴呆,脑萎缩,重的精神分裂,神经错乱。材料当中提到了许多受伤害的个案,如“余林远,朱月清,欧志华……等神志不清,痴呆,脑萎缩等病症已无钱医治,许多战友先后得了头发脱落,未老先衰的严重症状” “蓝立增,黄克勇等许多人得胃病,肝炎,肝硬化,上呼吸道感染,淋巴系统疾病,白内障,听力障碍”“巫映雄先后生育两胎,都是‘头颈软瘫症’的婴儿。”
    
    材料中介绍说:“原267团团长卞玉田不足六十岁病逝,一营营长崔峰六十多岁死于皮肤癌,其夫人王元祯﹙高工,原化验室副主任﹚不足六十岁死于咽喉癌,一营二连有一个班组同年入伍12人,死亡10人,除一人死于肝癌外,其余九人同死于同一癌症——咽喉癌,鼻咽癌”
    
    随后,我们又联系上了当年203师的一位陈团长,他现在在北京工作,与核工业部有许多联系,前不久他还接受过广东退役军人的上访。他说:“当年士兵们从事铀提炼活动,肯定受到了核辐射”“十年期间这样的士兵几万人是有的”“至于说他们身体因核辐射受伤害的程度有等进一步确定”。
    
    现在,这批复员军人绝大多数都生活在农村,部分原安排了工作单位的,也几乎全部下岗失业,不仅生活困难,还随时面临病痛的折磨。从2006年开始,广东省各地的受核辐射的复员军人们就多次联合到北京等地上访,最近的一次是2007年12月8日。可政府直到现在还不承认他们是涉核军兵种,不对他们进行补偿。不仅如此,复员军人们上访时,政府派出大量官员、公安人员、司法、武装部人员,对大家的上访维权活动进行干扰和压制。
    
    民生观察呼吁各级政府善待这些用生命健康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军人们,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的发展。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7-12-26
    
    广东数万名退役军人遭受核辐射 健康受损未获补偿
    
    广东数万名退役军人遭受核辐射 健康受损未获补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