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煤老板被抢千万现金 劫匪5个蛇皮袋装钞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7日 转载)
    
    来源:山西晚报
     4个生意落魄的老板、整整6个月的周密策划、多达1000万的现金……连日来,一起罕见的入室抢劫案成为很多临汾市民茶余饭后的焦点话题。
    
    4月25日,临汾市公安局召开庆功表彰大会,这起被称为“临汾建市以来的最大入室抢劫案”揭开神秘面纱,记者第一时间赶赴临汾,采访了案件背后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
    
    
    
    “1000万!一分不能少!”
    
    
    
    “要不是信息灵通,这案子估计就石沉大海了。”4月28日,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警大队长左永杰说,“案发十几天了,受害人一直没有报案。”
    
    2008年4月上旬,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民警在辖区调查走访时获悉一条线索,临汾一煤老板遭抢,“数额大得吓人”。
    
    直属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彭亚声迅速派出两个组明察暗访,民警首先约见了“传说中的亿万富豪”王建军(化名)及妻子。
    
煤老板被抢千万现金 劫匪5个蛇皮袋装钞票(图)

    
    王今年50多岁,在临汾当地开有两座煤矿,尽管身家上亿,但夫妻俩行事低调、朴实依旧,面对民警的询问,他们不约而同、矢口否认,但邻居、小区保安的回答却截然相反,“这早就不是秘密了,都传糊(临汾方言,传遍)了。”
    
    直属分局刑警二中队负责人曹荣生被安排“再探一次”,“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受害人忽然掩面痛哭。”
    
    王建军的剧烈反应令曹荣生和同事面面相觑。说到涉案金额,王似有顾虑,沉默不语。再三询问,这位煤老板脸色凝重,缓缓伸出一个指头。“十万?”“一百万?”
    
    煤老板继续摇头。
    
    曹荣生顿了顿,“一千万?”“而且是现金。”煤老板的声音发颤,“我不敢再想,那是一场噩梦。”
    
    据王建军回忆,4月10日一大早,三名青年男子敲开他在临汾某小区的家门,“你闯荡社会这么多年,怎么能随便让陌生人进家?”民警禁不住插问,“他们穿着警服,还拿着工作证,我再咋,也不能将警察拒之门外啊!”王委屈地回答。“警察”登门,王建军夫妇让座倒水,好不热情。其中一名“警察”示意,“有要事详谈”,王建军毫无戒备,将“警察一行”让进里屋,就在关上门的刹那,一直笑容满面的“警察同志”突然凶相毕露,他们不由分说将王建军五花大绑,一把短把双管猎枪顶住了他的后腰。紧接着,留在客厅的妻子也被歹徒用刀控制,发出阵阵哭喊。这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兄弟们出来混,要钱不要命。”
    
    “要钱好说,你们说个数。”王建军惊魂未定,强作镇静。
    
    煤老板的表现反而令歹徒乱了阵脚。负责控制王妻的男子迟疑地看着同伙,竖起了一个指头,这是他们预先约好的“保底数字”,100万,站在王建军身边的一名持枪歹徒心领神会,但他狠狠心,给煤老板伸出了两个指头。
    
    “万一煤老板讨价还价,还能保证一百万。”落网后,他们如实“剖析”了“一变二”的奥妙。
    
    此中奥妙却被王建军“误读”了,他“冷静”地与歹徒谈判,“2000万太多,1000万怎么样?”
    
    “1000万,一分不能少!”面对这场“史上最意外”谈判,歹徒强压狂喜,故作豁达,双方成交。
    
    
    
    “我压根不指望你们破案”
    
    
    
    案情火速上报,临汾市公安局新调任的局长安占功总结了“三个天大”,“这真是天大的胆子、天大的案子、天大的压力。”临汾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杨通顺被调往一线坐镇指挥,市公安局和直属分局的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侦查工作紧锣密鼓,一一展开。
    
    令专案组心情沉重的是,和受害人接触多了,彼此熟悉了,他竟然吞吞吐吐地请求,“破不了,还是我的麻烦,干脆算了吧,”他心灰意懒地摆摆手,“反正,我压根就没指望破案。”
    
    老板何来此言?王建军的妻子悄悄告诉民警,价钱谈妥之后,丈夫获准与外界联系筹款,中午时分,1000万现金全部到位,歹徒命令王建军,所有现金统一送往王在老家的另一处住宅,有人在那里接应。歹徒临走时,只留下一句话,“若敢报案,杀你全家。”
    
    来源:山西晚报
     除了杀气腾腾的威胁,最令王建军心悸的,是歹徒对他的熟悉程度。他们不仅了解王建军的司机在其另一处住宅常住,甚至知道这里养着一条“花20万”买来的藏獒。前往该处取钱的途中,歹徒特意打电话吩咐王建军,“把司机调走,把藏獒锁好”。
    
    专案组先调取了小区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4月10日早7点半,一辆黑色本田轿车与其他进出车辆明显不同,忽快忽慢、走走停停,车上下来的几个人“眉眼更不对”,他们虽然一身警服,但神色紧张、东张西望,上楼时,有前有后,“故作互不相识”。专案组组长彭亚声立即安排民警调取临汾到王建军老家沿途收费站的录像,果然,这辆“本田”在案发当天再次出现,一查车牌号,“和我们预料的一样,假的。”左永杰说。
    
    王建军夫妇派上了用场。经过一番辨认,两人指着录像里的几名“警察”,连连点头,“就是他们。”
    
    “35岁以上男子……”整个临汾市,接近或符合条件的有几十万人,大海捞针,几十万到几万, 几万到几千,再到几百、几十、27人……4月16日,专案组传来喜讯,一名姓曹的吉县男子被锁定,民警连夜前往吉县调查取证,结果大出他们意外,今年37 岁的曹某是当地有名的老板,开有吉县第一家超市,据说开业当年,就盈利100万。家人反映,几天来,他一直在太原。
    
    4月17日凌晨,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局长石有派出“最豪华”阵容前往太原实施抓捕,带队的陈晋民副局长坦言,“成败在此一举,没有任何退路。”
    
    
    
    “该归案的,全归了”
    
    
    
    连续几天的调查摸排,曹某终于浮出水面,民警从天而降,他正在某汽车城,喜滋滋地与刚买的尼桑越野车合影,为他拍照的也是一名吉县人,巧的是,他也刚刚购买了一辆新车。陈晋民立即安排就地突审,没有几个回合,曹某和自己的“摄影师”同乡垂头丧气地承认,正是他们,“和另两个哥们”,策划、制造了轰动临汾的“4・10特大入室抢劫案”。
    
    “我们早在半年前,就开始筹划了。”“摄影师”张某说。
    
    现年35岁的张某,在吉县小老板中,也曾占有一席之地,开有一家石料厂,但因经营不善,连年亏损,“为了补窟窿,几个哥们一商议,抢吧,临汾城有的是煤老板。”
    
    王建军是他们几经考察、一致认同的理想人选,“富得流油、活动规律”,为了“打有准备之仗”,他们甚至在王建军所住的小区附近租房半年,每天早出晚归,与王建军形影相随。就在“战斗打响前一天”(张某语),他们再次尾随王进了其小区,考虑到几个大男人目标太大,遂将事先物色的一名年轻女子呼至小区,展开“贴身”侦察,“务必摸清具体住址”,该女子接令后,故意与王建军在电梯邂逅,并做“一见如故”状,王家到了,女子特意跟出来,与王建军挥手再见。
    
    4月10日清晨,曹某、张某与多年的生意伙伴师某、党某在出租屋会合,简短的“战前动员”后,几人根据女子提供的情报,乘坐张某的本田轿车前往王家。
    
    “事情太顺了,顺得都反常了。”张某说。
    
    1000万现金,约有三四百公斤,“仅蛇皮袋就装了五袋”,四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不得不往返数趟,将五袋巨款搬运到本田车上,在吉县一个十字路口,几个人开始分赃,“一人250万”。此前,几个人有过经济纠纷,甚至为此闹过别扭,现在当场还钱,长退短补,张某得了300多万,其余人分别获得数百万。
    
    最初几天,他们也曾胆战心惊,但王建军确实没有报案,几个人开始蠢蠢欲动,他们将手头的生意贱价处理,不约而同来到太原,“存钱、看房子、买车”,为了彻底摆脱嫌疑,他们甚至将作案用的本田车开到某饭店门口,故意不锁车门,扬长而去。
    
    一切安排妥当,几个人分道扬镳。
    
    4月20日,曹某、张某被押解回临汾,安占功局长亲自前往高速路口,迎接凯旋将士。
    
    据曹某交代,另两名犯罪嫌疑人党某、师某分别在阳泉、四川落脚,4月23日,躲藏在阳泉某矿区一居民楼的党某被蹲守民警擒获。在他的床头柜下,藏着一个大纸箱,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摞摞现金,民警当场清点,竟有200万。
    
    追捕师某成为当务之急,直属分局刑警中队长周文泉主动请缨,带领数名专案组成员前往四川,不巧,就在前一天,师某与一名年轻女子离开四川,去了海南,抓捕组马不停蹄,急赴海南,正赶上强台风,侦察员们冒着生命危险,抢渡广州,终于到达海南,但, 还是晚了一步,就在半小时前,师某离开海南,去了湖北。
    
    4月25日凌晨,直属分局刑警大队进来一个神情沮丧的男子,踏破铁鞋无觅处,这名男子,正是专案组“朝思暮想”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师某,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师某决定结束逃亡生涯,“是死是活,认了。”一进门,师某声泪俱下,“我错了,我犯了大罪。”
    
    在看守所里,这些曾经跃跃欲试“绑个大款当大款”的犯罪嫌疑人整日以泪洗面、悔不当初。“他们本来有自己的事业,但异想天开、无视法律,最终害人又害己。”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局长石有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