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杨勇:5.12汶川大地震岷江上游考察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2日 转载)
    
    [日期:2008-06-12] 来源:参与 作者:杨勇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震讯 □
    
     2008年5月11日上午,我和CCTV探密摄制组一行十余人驶离成都,向横断山脉腹地甘孜州巴塘境内一个隐秘的雪山丛中进发,去揭示那里面的一个神奇景观:措普温泉群和冰川湖泊群。
    
     12日一早,康定城阴云密布,当汽车穿过覆盖大约在3500米高度的云层,折多山口阳光普照,我们站在云层端,贡嘎山雪山峰林在云腾雾绕中耸立,这壮丽景象让大家激动开怀。
    
     在著名的剪子弯山上,二条手机短信让我停下车来,一条是新加坡联合早报张晓中先生发来的,“请速回电话”,一条是我儿子杨帆发来的:“成都地震了”,手机上记录的短信时间分别是14:23.22和14:38.21,我立即回电:汶川发生了大地震!
    
     龙门山断裂带,岷江断裂带,新华夏构造体系第三隆起带,青藏高原—川西平原过渡带,中国地形地貌第三台阶,岷江流域水电群,叠溪地震海………,一连串与地震有关的要素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下午到巴塘,我看到的第一个电视画面,是温家宝总理在急赴地震灾区飞机上的庄严号令。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国难时刻。
    
     根据综合灾情信息,我于12日晚和13日上午分别向有关人员发出短信建议:
    
    地震灾区各江河流域水库立即放水腾库,以防水库溃坝。
    紧急组织人员克服一切困难,调查水库破坏情况,调查地震引发山体崩塌滑坡,特别是有可能形成的河道堵塞和堰塞湖态势。
    根据人工和天然水库的调查情况,做好应对预案,防止溃决性洪水灾害发生。
    重灾区覆盖人口近500万人,60%—80%分布于偏远农村山区和岷江峡谷高山上,次灾区上千万,地震波及数亿人口,抢险救人应向偏远山区深入,媒体报道应说明受灾人口分布和自然地理态势,更能引起国内外的关注和援助。
    
    赶赴汶川
    
     我放下巴塘的考察摄制工作,于14日晚赶到芦山县,这里是进入地震灾区汶川等地的唯一通道。芦山、宝兴,人们已全面开始在户外的防震避震生活,宝兴河上的电站水库已全部开闸放水,其龙头水库硗碛大坝安然无恙,水位已放至最低水位,坝下左岸绕坝公路涵洞出现泥石流冲毁殃及6户村民,幸无人伤亡,老百姓正在收拾残迹。
    
     小金河、摩梭河没有出现大险情。
    
     杂谷脑河:上游龙头电站红叶电站(米亚罗红叶区)已经停工,施工区和区间公路有不同程度的崩塌滑坡,路边摆放着不少被崩落的石头砸毁的车辆。
    
    
     岷江上游河谷地震灾情描述
    
     宝兴河(青衣江)是岷江支流,发源于邛崃山脉南段的夹金山,沿江从上到下分布着宝兴县、芦山县、雅安市、洪雅县、夹江县,最后在乐山市汇入岷江。是“5.12”汶川大地震中西区靠近震中较近的河流,也是水电站分布较为密集的河流,共有18级水电站,地震中沿江各地均有较强震感。
    
     5月15日凌晨4时许,我们一行5人在芦山县旅馆里被二次较强的余震惊醒,马上驱车启程,在夜幕中沿宝兴河而上进入大山峡谷中。
    
     沉睡中的宝兴县城河边空地广场搭满了营帐,道路两旁停满了汽车。人们告诉我们,地震之时,城中震感强烈,楼房晃动,但垮塌不多。
    
     宝兴河及其支流上已建成小型水电站50多座,近年在其干流上建成中型电站6—7座,在建电站2座,水库总库容近10亿立方米,我们看到,沿江水库已提闸放水,沿江河谷局部崩塌形成坡积扇,被损线路正在抢修。
    
     硗碛电站是宝兴河上游的龙头电站,水库库容近3亿立方,2005年5月建设时,曾发生过溃决险情,这座大坝的安危是我最担忧的,此时的水位已由震前的2140米退至2070米,泄洪量36立方米每秒,已接近水库死水位,库压已大为减轻。心中的担忧这才消去。
    
     左侧绕坝公路一过洪涵洞因设计断面太小而被地震时引发的山洪泥石流冲毁,导致坝下6户农户房屋被埋,幸无人员伤亡。
    
     宝兴河上暴涨黑色浑水,所有电站均放水腾库,库压减轻,对下游暂无威胁。
    
     翻过海拔4200余米的夹金山口,进入大渡河流域的小金河,干流上只见两座电站,均已提闸放水,但河谷两岸有局部崩塌和欲滑危岩,应引起注意。四姑娘山景区日隆镇藏式石楼垮塌严重,部分宾馆被震裂。
    
     沿着小金河支流抚边河而上翻过梦笔山,此河上有在建电站工地,河谷两岸受震危害较小。
    
     梦笔山口4400余米,进入同为大渡河流域的梭磨河,来到阿坝州府所在的马尔康,此地受震轻微,不少抢险车辆和人员在此云集,忙碌紧张,我们速去州政府办好通行证,此时已是5月15日下午4时40分,向灾情不明的理县、汶川方向进发
    
    
     岷江上游:
    
     岷江汶川以上有3条主要支流,从西到东杂谷脑河、黑水河和源于松潘弓嘎岭的岷江干流。
    
     根据5月12日到14日我们通过新闻得知的震区信息,此次地震主要是沿着映秀—北川—青川这一北东方向的地质构造断裂伸展,同时向两翼广泛地区波及。地震分布图上有两组同方向的活动断裂,这就是龙门山地震带。报道显示,岷江河谷中映秀,涪江上游峡谷中的北川,嘉陵江上游峡谷中的青川灾情最为严重。而岷江上游理县、汶川、茂县等地区由于震后交通、通讯阻断,几天内没有任何消息传出,令政府和人民极为牵挂。
    
     联想起我多次考察过的岷江上游各河谷:稀疏的植被,密集的地质灾害,悬吊于陡峻山体上休眠中的古滑坡体,临空的欲崩山体,频发的泥石流沟,座落在陡峭高山上的藏羌山寨和谷两岸密集分布的村落、城镇、工矿以及繁忙的九黄旅游热线,还有近年来集群式开发建设的电站水库群。强地震中,如此脆弱的地质环境将会导致什么样的景象,我想到了可怕的后果。
    
    
     水电建设情况:岷江干流已投入运行水电站大坝29座,其中8座为国家电力系统,一部分为水利系统,还有部分为没有注册的归属不明电站,还有相当一部分在建违规电站更是难以统计。
    
    
     青衣江干流18级
    
     杂谷脑河1库8级 黑水河2库5级
    
     沿杂谷脑河的213国道已成为进入灾区西线的生命线,经过武警水电部队的全力抢修,已经能够通行,虽然还有多处不断的塌方飞石,但一辆辆救灾车辆冒险通过,很多被砸坏车辆仍在急驶。我们的车也被飞石砸出一阵阵响声。
    
     从古尔沟温泉镇开始,地震破坏的景象开始出现。
    
     理县杂谷脑河边,我躺在帐篷里不时被频繁的余震惊醒,身下紧贴着的大地,一会像摇床,让人缓慢的摇晃,一会又像筛子,把人抖的骨肉分离。不时的垮岩声,雨点敲击篷布的声音使人觉得一阵阵恐惧,我不敢想象明天我们能不能冲过飞石垮岩的线路到达汶川?
    
    我们是16日晚深夜到达理县城的,城内的空地已搭满了居民的帐篷,路卡警察歉意的
    
    让我们自己在城外寻找地方过夜。
    
     天亮雨停,归心似箭的心情容不得我们多想路途的危险,驾车上路。
    
     经过沿途电站村镇和重要的山体滑坡处,我们停车观察,调问灾情,掌握第一手资料。
    
     走走停停,不到100公里的路,冲过无数次飞石险区,8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汶川城。
    
    
     灾情特征:
    
    地震+崩塌复合型灾害
     213公路沿线村庄几乎受到地震和山体崩塌的双重打击,大部分电站设施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建成电站基本上已提闸放水行洪,理县城倒塌房屋不多,但相当一部分开裂严重,甘堡藏寨大部分石头房屋垮塌,桃坪羌寨石头房屋垮塌也较严重,两根标志性的碉楼顶上也被震垮。据当地干部和老百姓讲,位于高山上的藏羌寨几乎被夷为平地,由于山崩路毁,到现在(15日—18日)还没有山上的消息。
    
     已建成和在建电站均受不同程度的破坏。
    
     汶川县城虽然房屋倒塌不多,但是留下不少开裂的危房,河谷两岸垮山不止,尘埃四起,整个县城被烟雾笼罩。进城公路多处被震毁和崩塌阻断。
    
    新生地质灾害形成。
     伴生后续地质灾害隐患加剧,其特征是持续时间长,成灾规模大,诱发成灾条件简单。桃坪羌寨对面桃山村台地已整体下坠近10米,长300余米,古城电站5号支洞就在这个滑坡岩体中施工。地面和岩体多处开裂,已形成为一处大型欲崩危岩,罗卜寨滑坡台地移动下滑阻断汶川至茂县的公路,其威胁更大。
    
    地质环境更加恶劣,人居环境基本丧失,已不适合重建条件。
     岷江河谷多段和上游三条支流多段河谷两岸山体被强震振动,休眠中的古老的滑坡体休止角改变,开始复活,不少山头成为“鬼剃头”,新的山崩开裂生成,处于成灾临界状态,如遇雨季或其他施工建设活动,随时可能密集成灾。
    
    沿江电站设施外伤不重,内伤有待评估,但面临的地质条件更加恶劣,施工建设对
    地质灾害的诱因急剧升级。电站恢复重建面临一系列重大难题。
    
    新建成的九黄旅游高等级公路遭受重创,路基塌陷、桥梁断裂变型,隧道堵埋,安全隐患加剧。
    
    
     成灾原因:
    
     此次大灾具有地震+山体崩塌和生成持续地质灾害的复合型特征。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特征呢?根据我们的观察初步认为是这样一种灾害模型:强烈的地质应力释放+破碎陡峻的河谷地质环境+集群的工程建设爆破开挖弃土+后续持续性地质灾害规模性生成。
    
     这是需要认真研究和反思的课题。
    
    
     灾后重建和反思:
    
    1. 大灾后面临艰巨的重建恢复任务。此次地震重灾区大部分地区遭到毁灭性破坏,特别是山区村镇几乎是整体消失。地质灾害频发,新地质灾害生成,震区地质环境更为险恶,不少地区已不适合人类居住。灾区人口500余万,需要重建安置人口占相当数量。
    
    2. 据不完全统计,灾区共有上百座大中小水电站和在建水电站,地震中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要进行全面的评估,确定病库、病坝和继续面临灾害和构成威胁的程度。
    
    3.重新审视我国西部当前水电密集开发态势。大渡河水电开发地处鲜水河地震活动带,雅砻江水电开发与安宁河——则木河地震活动带相邻,金沙江溪洛渡电站位于雷波——永善地震活动带,虎跳峡一库八级位于丽江——程海地震活动带,澜沧江——怒江水电站规划电站群位于三江并流构造活动带。上述江河水电规划建设布局与岷江流域处于相似的地质环境背景和地震、地质灾害威胁,通过5.12大地震的深入研究和深刻反思,我们是不是应该科学的调整水电建设现状。
    
    4.把灾后重建纳入成都市及相邻城市群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发展规划中,建立地震安置城和藏羌移民城,将5.12地震灾区的标志性地区和岷江河谷地震遗址规划为世界地震地质公园,开辟为地震地质科学研究和旅游观光的胜地。与周边世界自然文化遗产遥相呼应,成为人类在大自然中抗争的永久纪念地,以警示人类要尊重大自然。
    
    5.天府之国和成都平原一直靠岷江水养育,“5.12”地震带来了巨大灾难,同时也留下了深重的隐患,要密切监视和整治岷江河谷新生的地质灾害体,提早应对,确保天府之国的永续安宁与繁荣。
    
    
    紫坪铺电站考察概况:地震以后,我们是第一支深入到坝区和库区周边调查的人员,攀危岩闯岩石崩落区,钻密林,全身伤痕累累,衣衫湿透,尘土满身,饥渴交加,对紫坪铺坝肩地震开裂区,滑坡区,崩落区,坝体变形部位和库区两岸山崩区开裂区以及映秀重灾区进行了观察和测试记录,紫坪铺震后概况:右岸坝肩山体出现大面积山体裂缝,裂口宽10公分—30公分不等,长度数百米,裂缝区宽度数百米,裂缝走向多于河谷平行,迎江临空面形成一系列崩塌形滑坡和泥石流,接近坝体的护坡水泥桩部分开裂,顶部有岩体崩落现象,砸向谷底发电厂房和泄洪设施。

    大坝顶部右段有沉陷迹象,沉陷深度20公分至80公分,长度近200米,大坝面板砌石松动,部分拱起,大坝内侧附属设施震裂震垮较多,泄洪泄沙提闸建筑严重损毁变形。库区两岸山体崩塌形滑坡大面积生成,在前端狭窄库段两岸见左岸有近500米高的山体崩塌,右岸台地生成宽约200—300米的裂缝区,成为欲崩危岩。映秀镇四周生成大面积山体崩塌滑坡。民用建筑、学校、工矿企业等几乎被夷为平地。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8/6/12) (Modified on 2008/6/1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勇:地震和水电站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定性(图)
  • 杨勇:西线调水背后的危机
  • 杨勇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冬季考察发布会(组图)(图)
  • 台湾“金庆12号血案”赔付闹上法庭,杨勇家属状告四川省劳务开发公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