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6.24莆田市因暴力执法致户主死亡纪实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暴力执法 致死村民
     漠视生命 阻扰死者家属上访 (博讯 boxun.com)

     ——6.24莆田市因暴力执法致户主死亡纪实
    开头:毛泽东说过:“人民政府为人民”,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然而发生在2008年6月24日的莆田市公务员暴力拆迁致户主死亡一事,引人深思。四川5.12大地震,多少人为了挽救更多生命,不惜牺牲自己,而在这里却是另一景象。
    
    事情经过:2008年6月24日上午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龙桥街道洋西村片区改造地在这天上午拉开了暴力拆迁的序幕:
    拆错房,致死人命,现场指挥领导见死不救
    现场图片
    
    在洋西片区拆迁指挥部刘晶洁(城厢区纪委书记)的指示下,该指挥部领导林少敏(龙桥街道办事处主任)、曾广霖(区法院审判员)带领两、三百名的武装警察到洋西片区拆迁户D—58(被法院判定为强制拆迁户)处实施拆迁。立即封锁现场,把围观群众隔离出拆迁现场。D—58紧挨着的D—59(没有被审判为强制拆迁户)。为了避免拆迁错误,,D-59号房户主吴金丹(死者的妻子)与拆迁组林国春交涉:“在拆D-58号时不要把-D-59号拆掉,我把D-58号的东西都搬到D-59号房里。”林国春说知道,但在实际拆迁过程中先拆掉了D-59号房的一面墙。吴金丹与龙桥办事处主任林少敏交涉,林少敏却说:“没事,早晚都要拆迁。”在吴金丹的再次交涉下,林少敏说:“东西要的话就去搬,去搬。”就这样吴金丹被骗到D-59号房里搬东西,曾祖阳坚持与现场指挥领导林少敏再交涉,现场指挥的领导都不理睬,甚至任凭拆迁队继续错拆,过了一会有一位陈**过去看到曾祖阳坐在上坡龙眼树地上(当时周围很多人),他就过去打了招呼,见曾祖阳(从后面看往左侧)倒在地上,一只手撑地,他开始有点害怕大喊:“曾祖阳都这样子了,你们快点来救他,快点来救他。”见其没人反应,之后他就跑到D-58主房上,不忍又回头一看,见曾祖阳已经在椅子上斜躺着。吴金丹在其屋内整理东西五分钟后没有听到曾祖阳的任何声音,情急之下跑出去看到曾祖阳斜躺在椅子上面,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拆迁队的人员陆陆续续有人开始逃跑,继而引发大规模逃跑,在距死者曾祖阳旁边不到3米,且中间没有任何障碍物的地方,城厢区法院执行庭审判员曾广霖翘着脚表情冷漠的看着。吴金丹拉着丈夫的手一直叫他,却一直没有反应,继续口吐白沫,吴金丹向周围的人和曾广霖一直求救有5分钟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时现场拆迁干部张志凌,孙曙文过来,听到吴金丹求救声就对吴金丹说:“叫什么叫,不要叫了,我去找个医生过来给他看一下。”
    案发现场图 这时现场过一会现场来了医生,经医生一检查,发现曾祖阳心跳,脉搏越来越微弱,立即说:“赶快打120,人快不行了。”此时除了现场人都跑光了,在不到3米距离的曾广霖一听到医生说这样的话,马上绕到上坡跑掉,在路上边跑边叫:“这次我死定了,这次我死定了。”医生立即让现场剩余几个人用竹榻抬着曾祖阳出去等救护车,等救护车拉人走的时候,D-59已经被夷为平地。同时曾春林(死者儿子)接到现场领导打的电话:“你爸快不行了。”在村口送煤气回来的曾春林一听到消息,立即向家里赶,并打电话通知远在广东的弟弟吴虎、叔叔曾祖贤、堂叔曾文兴等前去医院看望,同时吴虎(死者儿子,随母姓)接到此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其三位好友,并请其立即各带一万元前去医院全力抢救。在龙桥的东圳路十字路口,其中一位好友郑*看到一辆救护车上有几个人停在那里,并且地上放一担架,盖着白布,露出双脚,穿着军鞋,立即上前去看并问到:“你们怎么不抢救,把人拉到这里停在这里干什么?”医生反问道:“你是什么人?家属吗?”“是”“他快不行了”说完之后又把死者抬到车上送往根本没有急救能力的城厢区医院进行抢救。
    在曾文兴(死者堂弟)赶到城厢区医院的时候,在二楼看到第一间急救室内有一个躺在床上的,并且门口有十多个警察,待认真再看一下,里面并没有医护人员。这时有个警察过来当场把他拦住,并说:“你是什么人?到下面大厅去等,医生等下会给你解释”。曾祖贤(死者弟弟)刚到二楼楼梯口就被警察以同样的理由拦到一楼大厅等侯,直到目前为止,医生还未向家属提供任何口头或书面的解释。随后两个朋友黄**与郑*也赶到城厢区医院,在二楼看到福山殡仪馆的担架出来,就立即上前问道:“曾祖阳怎么样了?死了?”现场有很多民警到场,有一领导问到:“你们是什么人?”“曾祖阳是我朋友的父亲。”说着,警察就把他们挡开了,同时把曾祖阳从后门拉走,拉到福山殡仪馆准备强行火化(医院在此时未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居民死亡殡葬证》,更未实行法医鉴定)。
    下午在14:30时死者家属就在福山殡仪馆处要求见死者,殡仪馆人员和民警以还在医院抢救、殡仪馆规章制度、马上向领导汇报为由拒绝让亲属见面,17:30快下班时才同意并且只能死者家属才可以进去,但拒绝并禁止拍照取证,家属与其交涉多次都没有结果,19:00由刚到来的村干部跟其交涉,仍然不准拍照,而且一次只能5人去看,只是冷冷的答应看完后21:00一定将死者相片送到死者家属手里,到现在都没有结果。
    
    二、设置重重阻扰,死者家属:坚决上访
    2008年6月25日,死者所在地村民大多目睹这场惨剧。气不过,当时在场的拆迁指挥领导对人命的冷漠,都要求死者家属坚决上访。并且纷纷自发来到死者家中,陪同死者家属到莆田市政府“讨个说法”。气愤的村民,写了横幅,全村能来的都来到了市政府门口。
    (见图)
    市政府也紧急派遣了上百个警察进行阻止。
    由于伤心过度,天气炎热,死者弟妹看到现场的警察在这惨剧面前仍然显示出如此冷漠,当场气晕了过去
    (见图)
    ,现场在场的这些两、三百个警察,不仅没有一个人上前救助,而且任凭死者亲属怎样恳求、下跪依然无动于衷,其冷酷态度令人发指。
    当天下午,死者家属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去殡仪馆看望早已僵硬的曾祖阳。在赶到殡仪馆时,却接到殡仪馆的告诉:派出所所长林一虎命令“殡仪馆死者家属看尸体,只能让他们看尸体脖子以上部分,身体部位坚决不能看”家属无奈只能看“尸体脖子以上部分”,再偷偷看脖子部分时,看到的是:死者耳朵、脖子部位肿黑,显然是受了硬物猛击。
    死者照片
    
    三、省政府上访,有人24小时跟踪
    2008年6月26日,死者家属在凌晨5点天还没亮,就马不停蹄赶去福州,在村口就碰到警察在拦截去省政府上访的人员,于是死者家属绕道坐车往福州反方向做车到仙游区打的到福清,然后再换车坐高速福清直达福州的汽车,准备向福建省政府信访局上访。8:20赶到省政府门口时,惊奇的发现洋西片区指挥部人员、洋西村干部、龙桥办事处人员也跟踪到了福州(可见,这些人在案发后对死者家属进行了24小时跟踪)。
    省信访局协调处周处长接待信访,当时看到他跟洋西片区指挥部人员一起开门叫亲属派人进去,然后不顾家属要求洋西片区指挥部人员先出去的情况下,不容分说就判定说此拆迁合法,死了人尸检后才知道原因,态度极其恶劣,并且站起来用手指着死者儿子恐吓道:“这些人都是你指使来上访的,你马上带他们回去,少一个人或者路上发生任何问题你都要负全部责任。”
    这是人民政府的申诉部门吗?省信访局协调处周处长在没接到死者家属上访时就知道这事,而且还是“跟洋西片区指挥部人员一起开门叫亲属派人进去”,很明显,周处长早就是和洋西片区指挥部人员沟通好,一起威胁上访家属。如此作为,群众能对信访局放心吗?还怎么为民申冤?!
    
    四、死者家属:恐吓电话一直不断
    就在死者家属的两次上访后,一直有恐吓电话不断打来。“不要再告了,给你10万好不好?” 死者家属问“你是谁?”,对方就赶紧挂掉电话。还有的“10万不行,给你12万好了”“不要再告了,再告对你没好处”……诸如此类的电话一直有打进来。每次都是说一两句这样的话后赶紧挂掉,说话的人声音都不一样。
    五、80多岁高龄的老母亲,天天在家里盼望儿子归来
    
    家里人怕她老人家伤心过度,身体吃不消,一直不敢告诉他真相,骗她说儿子正在医院里面治疗,老人家心里惦记着儿子的安危,天天在门口焦急的等待儿子平安归来。
    希望社会各界能为死者申冤,抱不平,还死者一个公道,以慰他在天之灵,拜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建仓山监狱连续5个月禁止黄维忠亲属会见—莆田征地案通告(8)
  • 福建莆田村民抗拒当局大规模迁村计划
  • 暴力拆迁莆田之最
  • 莆田官商勾结暴力拆迁是对文明的蹂躏
  • 福建莆田秀屿飞达鞋厂特大火灾真相:死伤90人
  • 莆田农民代表黄维忠狱中被严管
  • 莆田涵江出现几十例“登革热”病人
  • 福建莆田后塘暴力拆迁隐藏什么?
  • 莆田后塘血腥暴力拆迁后面隐藏什么
  •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 欧氏开发商“黑心”赚钱 莆田政府成了“助推器”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5)(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4)(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3)(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2)(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 (组图1)(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
  • 救救孩子吧!莆田一位十二岁小学生被教师毒打致肛裂
  • 在莆田“对现实不满”也能构成罪状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福建莆田村民面对大硕鼠无能为力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八)一个村民的纪实诗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就别说谎话蒙骗视听
  • 莆田居士与寺院高僧的对话录
  • 莆田学院与文通公司联办软件基地 欺骗学生成为学校和公司挣钱机器
  • 一位学生家长诉说被骗记:莆田学院录取 却就读民营培训企业 毕业不知院系所属
  • 《我想当个官》/莆田广大被侵权农民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