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神木县公安局收取70余名煤老板的赞助费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0日 转载)
    
    今天从网上可以看到两个新闻。一个是陕西神木县公安局大柳塔分局以“花钱买平安,平安促发展”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原则”收取70余名煤老板的赞助费 300余万元(央视网11-9);一个是深圳市宝安区政府负责人在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用对讲机砸人致人死亡后“与死者家属谈判”,先行向家属“垫付20万元”(新华网11-9)。两者的共同点是“都有政府参与,都与用钱解决问题有关”,以陕西这家公安局的说法就是“花钱买平安”。
     (博讯 boxun.com)

    从表面上看,这两个地方政府机关的做法都有他们的道理。大柳塔分局收煤老板的“赞助费”是因为“刑事案件的频发,使公安机关并不宽余的经费更加紧张”,所以需要煤老板们“有钱的出钱”,“大力支持”警察的工作。他们那个活动的名目叫“平安协调座谈会”,跟“治安综合治理”的提法也看不出矛盾的地方。现在煤矿事故多,需要警察的地方自然多,多支持警察工作——至少从情理上讲也是应该的。
    
    而深圳宝安区政府的做法可能“道理”更充分。街道办事处人员用对讲机砸人而致人死亡是“执行公务行为”(全市统一部署的打击摩托车非法运营专项行动),政府自然责无旁贷。安抚死者家属自然在情理之中。
    
    但表面的“合理”并不能掩盖本质的荒谬。这表现在:一、他们都违背了公权机关要“依法办事”这个大原则,二、有用金钱冲击公平和正义的倾向,三、本质上都是滥用公权。
    
    一、违背公权机关要“依法办事”这个大原则。公安局是执法机关,经费由财政保障,经费紧张可向财政申请拨款,按规定无权自收“赞助费”(政府机关所有“收费”都应该于法有据)。大柳塔分局的玩法显然是“违法收费”。深圳宝安区政府的错误在于越权。这“越权”既有事先的,也有事后的。“事先”是给与“街道办事处人员”执法权,“事后”代替执法机关处理刑事案件。前后都没有“依法办事”,有以权代法的嫌疑。
    
    二、都有“用金钱冲击公平和正义”的倾向。这一点陕西神木的公安机关表现得比较明显。“花钱买平安”是什么话?不给钱会怎么样?没有钱的怎么办?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们还能期待执法机关维护公平和正义吗?陕西的警察到内蒙(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仑镇的神东宾馆迎宾楼二楼会议室里)的地方去 “集资”,而且还都是“穿着便衣”,可能是正常的事吗?而“拿了人家的钱”之后,怎么能够保证“执法公正”?
    
    深圳宝安区政府在死人事件中应该是有责任的——其责任应该在“授权街道办事处人员执法”上。那么,事后由区政府出面与死者家属“谈判”就使区政府同时扮演了“裁判员与运动员”双重角色。这当然至少有违“程序正义”。而“垫付20万元”,则有推托责任之嫌——因为这个事件应该有“刑事”和“民事”两个部分,在“民事”部分,区政府(或者市政府)很可能成为“被告”(致人死亡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是在政府授权下“执法”的)。
    
    三、本质上都是滥用公权。神木警察违法收钱是借助于手中的“执法权”,宝山区政府“授权没有执法资格的人执法”与“出面给钱平息事态”是借助于“政府行政权力”。虽然从程度上看,神木的警察问题更严重一些。但在“滥用公权”这一点上,两者却没有本质的区别。
    平安是好事。但“花钱买平安”绝不会是好事。特别是政府、执法机关一旦介入“花钱买平安”,则滥用公权就会成为必然,“依法办事”就必然会成为一句空话,社会公平与正义就必然与我们越来越远。这当然是一件很麻烦、也很危险的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