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紫阳县贪官如此处理医疗纠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9日 转载)
    
    是什么原因让医院赔了20多万?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下午一两岁半小孩因病医治无效死亡。而死者的亲属雇人大闹医院,殴打院长,软禁医生长达九小时之久。并对医生进行人格侮辱。后又不让对死者进行实尸检,就无凭无据索赔二十八万。后经远方和政府出面赔付了二十二万五千八百元。为何如此天价赔付?我们来看一下死者家属的关系网就知道了。死者的一个外祖父周礼军刚从紫阳县调至安康市卫生局任纪检书记。周礼军又和县里个别领导关系亲密。而另一个外祖父周礼伟是紫阳县卫生局局长。因为他们的权力让医院在没有任何责任的情况下给死者家属赔付了225800元。现任纪检书记和卫生局长的周氏兄弟你们的权力在这次事件当中已经发挥的淋漓尽致了。可以自动下台了。 2008年12月31日晚在县医院儿科大夫被软禁9小时之后,紫阳县卫生局长周礼伟带副局长陈模玥前往陈大夫家中看望。当时周局长就满怀诚意的说:“我一是以公来看你,这事你没有责任,你受委屈了。好好休息。二是死者与我是亲属关系,他们对你的不礼貌我给你赔礼道歉。”然而元月1日死者家属又在县医院门口用电喇叭对陈大夫进行辱骂,污蔑。你制止了吗?他们元月1日大闹县医院是县医院在当日无法正常上班,你制止了吗?身为卫。生局长你管了吗?周氏兄弟在没有进行尸检的情况下,就强行索赔。你们是不懂还是你们在幕后操作。在此次事件中周氏领导应付主要责任。这样处理是对陈大夫的侮辱,是对县医院的强奸。是对全县30多万人民的侮辱。 (博讯 boxun.com)

    
    
    
    
    紫阳县医院医务人员告全县人民书
    突发安全事故,战斗在第一线的,是我们医生!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的,是我们医生!
    一天二十四小时,手机不能关机,时刻处于战备状态的,是我们医生!
    然而,就是我们这些起早贪黑,任劳任怨,悬壶济世的医生,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遭受了巨大的侮辱和伤害!
    今天,我代表紫阳县医院全体尽职尽责的普通医务工作者,告诉全县人民一个真实的事件!
    一、 真相还原
    2008年12月29日上午8点,患儿吴**因发烧两日,咳嗽腹泻一日为代诉,在紫阳县医院儿科门诊就诊。经专家诊断为“胃肠性感冒”,给予0.9氯化钠150ml+克林霉素0.3静点,同时给与口服药对症治疗。患儿于上午十点输液完毕后回家。下午四点五十五分,患儿因病情加重,来县医院儿科住院部抢救,病情已进入“微循环衰竭”,经积极抢救无效,患儿于晚上七点四十七分死亡。此后,医院按照惯例,迅速组织本院专家及相关医护人员进行死亡病案讨论。讨论结果认为:患儿入院时,已进入微循环衰竭期合并多脏器衰竭,诊断明确,抢救措施到位。并对可能引起微循环衰竭的原因作出如下分析:
    第一, 爆发性脑炎(休克型)注解:该病早期可表现为感冒症状;
    第二, 中毒性脑病;
    第三, 有机农药中毒(患儿入院后查胆碱酯酶为3200,正常值为4200~4500,明显低于正常值,不排除有机磷中毒);
    专家(安康市专家组)会诊意见:
    患儿吴**,紫阳县医院诊断正确,抢救措施到位。多脏器衰竭为病程进展结果。克林霉素的副作用致患儿死亡的可能不能排除。
    对于上述情况及专家会诊意见,我们医院医生提出如下质疑:
    质疑一,患儿从上午十点至下午四点五十五之间未在县医院治疗。此时间段内,除医院开出的口服药之外,患儿是否接受其他院外治疗未知。(据悉,患儿外祖父系紫阳县协和医院名誉院长)
    质疑二,患儿胆碱酯酶如此之低,是否有人为投毒或误食中毒情况。(如敌敌畏之类皆可导致)
    质疑三,患儿二度脱水不可能在短短几小时内造成死亡。(住院病历为证,患儿应属于一度脱水)
    质疑四,患儿家属坚决不进行尸检,不走司法程序,是否说明患儿家属心中有鬼。
    质疑五,患方一再坚持患儿死亡属于误诊误治的医疗事故,为什么不走医疗事故鉴定赔偿程序?
    我们认为:
    第一, 患儿出现了中断治疗的情况,因此死亡原因不明了(未做尸检),不能确定责任是否在院方;
    第二, 高度怀疑有机磷农药中毒(胆碱酯酶活性明显减低,是诊断有机磷农药中毒的主要指标);
    第三, 既然患方一再声称该事件属医疗事故,就应该按照医疗事故赔偿条例(国务院颁发)进行赔偿。却为何在理赔时采用“人身意外伤害赔偿办法”?!难道是我院医务人员用棒棒把他打死的吗?!!是我们开着救护车把他撞死的吗?!!这恐怕是患儿亲属,时任卫生系统主管部门重要领导的某人与医院领导班子的某些人内外勾结,暗箱操作,无视事实与法律,无视医务人员的劳动与尊严,进行了高额赔偿,创陕西省全省之最!!!
    二,讨回公道,捍卫尊严
    事发之后,患方纠集五十多人围攻医院,聚众闹事。悬挂侮辱中伤医院医生的横幅,将患儿尸体摆放在会议室办公桌上,并以此为威胁。囚禁老专家、院长及其他医务人员,并与外界失去联系长达九小时。期间,对老专家进行漫骂,人格侮辱,恐吓,甚至殴打院长。要求专家、院长为两岁的患儿披麻戴孝。医院正常医疗秩序受到严重干扰,医务人员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下列行为属违法行为:在医疗机构内寻衅滋事的;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的;侮辱、威胁、恐吓、殴打医务人员的;非法限制医务人员人身自由 的;占据办公、诊疗场所,影响正常工作、诊疗活动的;在医疗机构内、外拉横幅、设灵堂、张贴大字报、堵塞交 通、干扰诊疗环境;抢夺尸体或拒不将尸体移放太平间,经劝说无效的;其他扰乱医疗机构正常医疗秩序的行为。
    试问,法律,保护了谁?!纵容了谁?!
    紫阳县医院近十年以来,县上指派行政官员担任领导,在医院这样特殊的机构里,缺乏专业知识的外行难以进行管理,没有医院发展规划,造成医院设备落后,人才缺乏,人才流失严重。为改变现状,医院职工自发集资要求购买CT机以改善诊断手段,但历经三任院长,都遭到了某些官员的严重干预而无法实施。全院医护人员只能在不理解的声音中,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却依旧坚持全心全意的为保护全县人民的生命健康而默默奉献。
    危难发生之时,冲在最前线的始终是我们医生。无论是7.13特大洪水灾害面前,还抗击非典的最前线,无论是瓦房店的沉船,还是“奶粉事件”,无论是学校的群体性流行性感冒,还是农村的集体食物中毒,我们不分昼夜,不顾个人安危,不计较个人得失,抛开了家人,义无反顾的冲在最前线,为县政府排忧解难,为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保驾护航。只因我们知道自己是人民的医生,这是我们的责任与使命,我们为了承担这份责任与使命,可以牺牲家庭,可以牺牲个人!然而,当我们的尊严和权益受到无端的践踏和侮辱,当我们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保证,我们连为人民服务的场所都受到威胁的时候,公理何在?!法律何在?!
    2009年的第一天,紫阳县医院全体医务人员,眼里流着泪,心里流着血,凄惨地度过了这本应充满希望充满期待的新年第一天。不是我们不想看病,而是我们真的不敢看病了啊!平心而论,尽管收入可怜还无法保证,但是我们既然穿了这个白大褂,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自己的义务和责任。可是,有良知的市民们啊,你们来看看,一个医生在这种心惊胆战,战战兢兢的状态下,还能毫无差错的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吗?!这件承载着人民寄托于信任的白大褂还有人敢穿吗?就在医院在宣布赔偿的那一刹那,大家起立,走出了会场,是无奈,是悲哀,是愤怒,是心凉了啊!医院关门也好,医生罢工也好,最终受害的是广大人民啊!
    为死去的患者致哀,为县医院的医护人员,致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焦作市唯一一例最大的医疗纠纷赔偿案被害家属鸣冤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