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学毕业生反乙肝歧视挑战卫生行业潜规则
请看博讯热点:乙肝歧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3日 转载)
       乙肝病毒携带者被拒之于社会门外,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大学生找工作难,乙肝病毒携带的大学生就更难,本在健康方面已经是弱势,又遭遇不公平的潜规则。雷闯以夸张、奇怪的行为,以单人之力挑战社会规则,有人叹英勇,有人骂其是中国最搞的学生。其实他只是想找到一张走进正常社会的门票。卖门票的往往用他们制定的社会规则丈量每一个人,但凡不同于这个尺子的都打上异类的牌子,然后引起社会主流人群体内一种病毒的整体发作,这种病毒叫歧视。
    
       与其说雷闯的行为太出格,不如说是我们的社会病得太重,重病需要重治。李凌 (博讯 boxun.com)

    
      一个重庆崽儿的搞怪式抗争
    
      郁闷 首次举牌上街抗议乙肝歧视
    
      目睹哥哥因系乙肝病毒携带者,找工作被拒录之后,雷闯想到了自己,“我将来会不会也要遭受这样的不公?”
    
      根据我国最近颁布的《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再被禁止从事食品、餐饮行业。8月21日,雷闯作为《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颁布之后的试水者,希望以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取得食品从业人员健康证,但没有成功。
    
      这只不过是雷闯两年来的多次失败中的一次,但他固执地认为,下周,他有可能取得这个对他而言无用的健康证。
    
      雷闯作为一个学子选择了一条维权路——挑战卫生行业潜规则,挑战用人单位的不公。
    
      正如河北一所高校校长在给他回复的信件中内容所描述的那样,“雷闯,不错,有社会责任感……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你不是自私的,在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时候想到的是群体。”
    
      雷闯,重庆忠县人,浙江大学应届毕业生,被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学就读研究生。
    
      雷闯说,他反乙肝歧视来自于哥哥的遭遇,更重要的是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希望将来找工作时能够一帆风顺,得到普通人的待遇。
    
      2007年,雷闯的哥哥大学毕业后,与武汉的一家公司签订了合同,但因系乙肝病毒携带者,始终没有走进公司的大门。
    
      这一事情,在雷家引发轩然大波,给他们带来了颇大的影响。
    
      “妈妈一直在自责,她跟我们说,我们中学时被查出有乙肝,她就隐约感到迟早有一天会受到这个东西的影响。后来,哥哥的事情发生后,妈妈老说,为什么携带乙肝病毒的不是父母,而是孩子。这可能毁了孩子的一生。”
    
      相对妈妈而言,爸爸平常表现得很大气,但私下里,却痛苦异常,“爸爸的一个工友说,爸爸在外做工,晚上常常哭泣。”
    
      千里之外读书的雷闯那段时间很是郁闷,他想找个方法消除社会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偏见。
    
      2007年8月的两个周末,杭州最繁华地段的延安路上,雷闯肩上扛着一个牌子,上书:“乙肝传播途径为:性传播、血液和母婴传播,不会通过食物和水传播,也不会通过工作场合偶然传播!我也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您还担心……吗?”
    
      前来帮忙的同学帮雷闯举了一会牌子之后放弃了,他受不了那种被人用奇怪眼光看的眼神。
    
      但雷闯认为,他有阿Q精神,“那么多人,他们不可能记得住我。”
    
      怪异 数次行为艺术 索取拥抱理解
    
      雷闯自街头举牌子之后,他的艺术行为一发不可收拾。
    
      2008年,雷闯的浙大学姐,因系乙肝病毒携带者被浙江一家电信公司拒录。
    
      “很多人都去了,我们就举着牌子抗议。”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导致那家电信公司的营业厅几乎无法营业,最终不得不报警。
    
      巡警找雷闯记录了下他们行为,“甚至没让我把牌子放下。”
    
      这件事让他感到了“火”,抗议的现场实录在浙大BBS成了热门帖子,但第二天中午就被删除了。
    
      毫无疑问,社会上热门的行为,总能被雷闯迅速效仿。
    
      今年初,在郑州二七广场,雷闯和他的两名乙肝“战友”带着“乙肝不会通过拥抱等日常接触传播”的牌子,向过往人群“索取”拥抱。
    
      这个被当地媒体称为国内第一次由乙肝病毒携带者自发组织的“抱抱团”活动,先后向101个人发出邀请,82人张开双臂欣然接受拥抱,19人拒拥。
    
      4月,3名大学生,脸贴白色面膜,身着“乙肝求学门”T恤,先后在北大和清华大学门口手举“乙肝”、“歧视”牌子,组成“囧”字。他们对外宣称是为了抗议名校拒录乙肝学生。
    
      这起事件的策划者,雷闯承认是他。
    
      7月22日,雷闯再一次策划出了另类“喜羊羊和灰太狼”行为艺术:北京某幼儿园门口,两女生面戴喜羊羊面具,扮成“大三羊”和“小三羊”,另一男生则面戴灰太狼面具,手持木斧头,凶神恶煞,胸挂“乙肝歧视”牌子,还不许大小三羊上幼儿园。“大小三羊代表乙肝大小三阳,而灰太狼则代表着乙肝歧视”。
    
      很多事情充满了巧合。
    
      8天后,卫生部发出《托儿所幼儿园卫生保健管理办法(草案)》,明确规定所有托儿所幼儿园不得拒收乙肝表面抗原呈阳性但肝功能正常的儿童。
    
      雷人 向500院士求助 给千余校长寄信
    
      全国两会、高考,雷闯似乎总是爱在热门事件上插一杠子,而行为总是那么雷人。
    
      2008年8月,作为被保送学生,雷闯想选择中科院就读研究生,但从侧面了解到,该院招生设置“乙肝”门槛,雷闯写信给524名中科院院士报告反映并求助。
    
      “没想到,反响那么强烈。”这个事件,经过媒体报道后,很是热闹了一阵。“其实就算他们录取了我,我也不会去。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肯定会给学习和生活带来不便。”此后,该院以面试不合格为由没有录取雷闯。天津大学和上海交大却给雷闯递来了橄榄枝,最终他选择了上海交大。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雷闯把邮局给“雷”倒了。
    
      2009年7月8日,雷闯蹬着三轮车,把成捆的信件堆到了邮局柜台上。工作人员问他有多少封信,雷闯说,1997封。工作人员说,那就不数了,你就付1997封信的钱吧。
    
      这些信的内容只有一个——《乙肝学子希望高考平等录取乙肝考生的恳请信》,雷闯打算把信发给全国高校的校长。
    
      雷闯认为,他的努力确实不是在白做,“最起码已经反映上去了。”
    
      雷闯指的是2009年全国两会前,他将关于乙肝歧视的问题通过邮件发送给了147个代表和委员并得到了部分答复。
    
      据解放军报报道,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总医院主任医师李小鹰将雷闯发给她的《关于高考体检取消乙肝标志物检查的建议》、《关于保障乙肝携带者幼儿入园、入托权利的建议》递交给了有关部门。
    
      相对部分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在遭遇不公平待遇时的悲观,雷闯说他直到现在都很感谢乙肝。
    
      “关注乙肝,我的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从来没认为因为乙肝而失去了什么东西,反而是得到了很多东西。”
    
      对话动机:
    
      8月21日下午,乙肝病毒携带者雷闯申请食品从业人员健康证失败。
    
      之前,雷闯被众多乙肝病毒携带者寄予了很大希望,他被视为《食品安全法》颁布之后的“首例”试水者。在该法的实施条例中,将受到限制的“病毒性肝炎”明确界定为“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这就是说,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办理健康证,从事食品行业。
    
      杭州市卫生局医政科给了雷闯明确答复:经咨询区、市疾控中心及监督处,目前尚未接到关于乙肝“大三阳”是否可以办理健康证的通知,现在尚未能明确可以办理健康证。
    
      雷闯说,他有信心在下周内办到健康证。即便他认为自己并不需要这个证件。
    
      初衷 自己不推动还能指望谁
    
      记者:乙肝给你带来了什么影响,让你如此执着的去维权?
    
      雷闯:应该说是我哥哥被用人单位拒录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
    
      记者:当时是怎样一个情况?
    
      雷闯:我和哥哥是初中普查时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我哥的事情发生后,我妈说,当时就隐约感觉到我们可能受到乙肝的影响。
    
      记者:这就是你第一次在杭州街头举牌子的动机?
    
      雷闯:我迟早有一天也要毕业,所做的事情只能是减少歧视,不要自己有这样的遭遇,这也是我尽力做的一个原因。
    
      作为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如果连自己都不去推动,还能指望谁?
    
      记者:第一次站在街头上,遇到了什么?
    
      雷闯:当时只知道想做点东西,但不知道怎么办。后来就想到在杭州街头举牌子。
    
      连续两个周末宣传的效果很好,但心理压力也很大,最大的担心是城管啊,还有其他部门来管我,但事实上没管理部门的人来找我。来找我的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家人,他们只是希望我能帮他们一把。其实,我那会儿都不知道怎么办。
    
      记者:担心别人的异样眼光吗?
    
      雷闯:举牌子意味着我把自己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曝光给了公众。有人盯着我看,很怪的眼神。我就盯着他看,微笑,他们一会儿就不盯了。
    
      不过,来帮忙的同学举了一会牌子就放下了,他说受不了别人的眼光。
    
      记者:但在你的总结中,第一次举牌子似乎很酸涩。
    
      雷闯:确实是,当时还真以为干的是件伟大的事,媒体过来报道一下。没想到还被人呛了一顿。一个在路边发传单的人问我,这是干什么?我说,宣传。他说,有钱吗?我说,没有。他说,那你还干什么?
    
      助人 从光杆司令到火爆事件
    
      记者:既没经验,又没得到想要的效果,当时有没有打算放弃。
    
      雷闯:当时尽想着成立社团的事了,觉得成立了社团,人多了,事情就好做了。
    
      但是,我认识的人没人关注,学校对乙肝比较敏感,当时很想放弃。包括上课,午休,一直是很无助、很焦虑的,但一定要坚持下来。
    
      原来我们学校有个社团叫“浙大阳光科普志愿者协会”,我就接手过来,就我一个人,光杆司令。但这个社团发展到现在,队伍壮大了,也改名了。
    
      记者:当司令的事,有没有听取家里人的意见?
    
      雷闯:最开始我爸爸支持我干。他认为这个事情还是需要人去做的。不过,后来发生了在闹市抗议那家电信公司不录取学姐的事情后,家里人就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做些有风险的事,他们认为这样做起来没什么前途。
    
      记者:当时抗议的事,给你带来了什么影响?
    
      雷闯:那事是很火爆。但人家报警了,巡警过来找我登记了一下。不过,学校BBS上的帖子成了热门。
    
      但我因为这个事情没有入成党,老师跟我的谈话是,“思想觉悟不高,政治敏感性不够。”
    
      记者:同学们怎么看这个事情?
    
      雷闯:貌似支持我的人很多的,但也有很多风言风语,网上说,“你明知道自己有乙肝,你还告诉大家。我看你到哪里吃饭。”
    
      我从此之后就拿饭盒打饭,就不跟大家一起吃了。
    
      维权 致信500院士获得面试权
    
      记者:去年,你向中科院524名院士求助的事情当时闹得很大。
    
      雷闯:当时学校定了我有被保送读研究生的资格,一个在中科院读书的学姐说不招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研究生。她还举了个例子,原来有个考了第一名的研究生,中科院就没录取。
    
      记者:这就意味着,你没办法进中科院的大门?
    
      雷闯:反正通过正规渠道肯定没戏。就想找院士帮忙,估计发邮件没多大希望,干脆就写信。
    
      买邮票比较搞笑,头一回去分两次买了320张,服务员都呆了。第二回去,我要330张,他们把仓库的邮票都掏空了,才凑了300来张。
    
      记者:当时中科院让你去面试了。
    
      雷闯: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搞的,让媒体知道了,他们就报道了我向500多院士求助的事,可能迫于压力吧,让我面试了。不过,后来还是没被录取。
    
      去不去中科院是我的自由,而能不能去中科院则关系到我的权利,我必须去争取我的权利。
    
      信发了以后,我就想,就算什么都通过了,就算中科院叫我去,我都不去!
    
      记者:上海交大录取了你。
    
      雷闯:上海交大面试完后,我找老师谈课题方向。老师就说到浙大的雷闯写信给中科院院士的事,后来我就说我就是雷闯,当场把老师雷倒了。
    
      战果 行动有回报校长鼓励他
    
      记者:今年怎么想到了给全国高校的校长写信。
    
      雷闯:最开始想法,是给所有高校招生办的邮箱发邮件,希望他们在招生过程中,不要有歧视乙肝学生的行为。但都不如给校长写信来得直接,就写信给校长了。
    
      记者:就算收集全国校长的地址和姓名,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雷闯:是啊,我最开始底线是只给1000所高校校长写信。就在BBS上发帖,征集志愿者,收集高校信息,找到了一些志愿者,每人负责收集200个高校校长信息。后来干脆都发吧,就发了1997封,可能有校长要收到两封,因为信息有点乱。
    
      记者:你是一个家庭并不富裕的学生,钱哪里来?
    
      雷闯:当然,这个信息我也发到了外网上,有北京的乙肝“战友”在10分钟内,打了3000块钱。这个人我不认识,也从来没联系过。
    
      当然,也有捐20元的,但是也让我很感动,他们是对反乙肝歧视的一个支持。
    
      记者:有校长回复吗?
    
      雷闯:只有两个校长。其中一个是河北师大的校长的回信,让我很感动,他说我有社会责任感,敢于为大家的利益去做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他还鼓励我坚持下去,不仅仅是这样一件事情。
    
      争议 “愤青教授”遇上“刺头”
    
      记者:从2007年第一次举牌子开始,你似乎就没停止过行为艺术。
    
      雷闯:原来没想过行为艺术的概念,我4月份提出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倡导反对乙肝歧视。
    
      记者:从在郑州二七广场搞“抱抱团”、北大和清华门口搞囧字、再到在幼儿园门口搞“喜洋洋和灰太狼”,你觉得行为艺术能改变现状?
    
      雷闯:大众在对一个事件关注度不够的时候,我觉得通过行为艺术的展示,是个很好的方法,让大家关注这个问题。我对行为艺术的看法是,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只能提出问题。真正要解决问题,需要切实落实法律法规和政策,单单通过舆论解决不了现实的,比如真正的取消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招用工检查,还是不现实的。
    
      记者:似乎由你策划的行为艺术现在已不仅仅局限于反对乙肝歧视方面。
    
      雷闯:8月份,我们就搞过一个人体红绿灯,我跟四个同学在斑马线旁边,红灯一亮我们就手拉手,白色短袖背后写着“为了你安全,请勿闯红灯”。
    
      记者:你策划的这些行为艺术,学校怎么看?
    
      雷闯:人体红绿灯第二天媒体就报道了,我去买报纸只剩最后一份,恰好我们学校党委副书记,就是在网上叫“最牛愤青教授”的郑强也来买。他就直接跟我说,雷闯,我出几天差你在学校里面搞的啥事情。
    
      记者:你跟最牛愤青教授很熟悉?
    
      雷闯:他是四川人,我是重庆人,他平常都喊我老乡。
    
      去年本来打算搞一个联名信的方式希望消除教育领域内的乙肝歧视。他知道后,就以老乡的身份来谈,表示“关心”,希望采取更好的方式。
    
      记者:最搞的学生遇到最牛愤青教授确实让人想笑。
    
      雷闯:4月份,在北京搞完囧字后,郑强说我是浙大有史以来最牛的学生。上到他这个校党委副书记,还有学工部部长、团委副书记、系主任、系书记、系副书记、前学院副书记,叫我一起吃饭。说白了,希望毕业之前,雷闯你不要再搞了。
    
      我觉得郑强至少还是站在学生立场上考虑的,也是比较支持理解学生的。
    
      记者:看来,你在浙大的风头很劲。
    
      雷闯:很多人认为我喜欢出风头,我真的很不爽的。我只是喜欢对看不过眼的事情过问一下,尽自己的努力看能不能改变。
    
      很多人有偏见,认为我雷闯,只要我参与的事情不是好事情。
    
      我在学校里是刺头,比较难剔。但班主任说,雷闯,我还是认可你的。
    
      本报记者 郎清湘 杭州报道
    
      相关法规》》
    
      2009年6月1日实施的《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患有痢疾、伤寒、病毒性肝炎等消化道传染病的人员,以及患有活动性肺结核、化脓性或者渗出性皮肤病等有碍食品安全的疾病的人员,不得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的工作。
    
      而在7月24日发布并实施的《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中,将“病毒性肝炎”改为“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乙肝病毒携带者并不在禁止行列之中。
    
      美国、日本等国家相关法律也不限制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食品、餐饮行业。
    
      卫生部要求,除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卫生部规定禁止从事的一些工作外,其他用人单位不得以就业人员携带乙肝表面抗原为理由拒绝招聘或者辞退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用人单位还不得强行将乙肝表面抗原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
    
      资料》》
    
      乙肝不会经空气食物传播
    
      我国有1亿多乙肝感染人群。乙肝的传染性到底如何?世界卫生组织明确指出乙肝病毒不经受污染的食物或水传播。
    
      乙肝病毒传播有三个途径,一是母婴传播,二是血液传播,三是性传播。不论是小三阳还是大三阳,传播的途径都只有这三种。乙肝不会通过呼吸道和消化道等途径传播。因此,和乙肝患者同工作、同吃饭、交谈、握手、拥抱受到感染的几率很低。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乙肝病毒携带者被炒状告原公司获胜
  • 卫生部表示常规体检删除乙肝项目并非官方意见
  • 中国幼儿园将有条件接受乙肝幼儿
  • 大学生清华大学前抗议歧视乙肝(图)
  • 两千多名乙肝携带者呼吁温家宝重视其就业权利
  • 政策强制抽血化验乙肝,2040人联署温家宝請願
  • 调查显示:8成企业仍强查乙肝,歧视行为更隐蔽
  • 15岁以下有望普种乙肝疫苗 具体政策正在论证
  • 中国近九成乙肝患者不敢公开病情恐怕受到歧视
  • 晓树:关爱乙肝患者,反对就业歧视
  • 乙肝宝宝可能达80万 谁剥夺了乙肝宝宝受教育的权利
  • 第二届乙肝携带者社群大会成功举行
  • 山东大众报业集团人事劳资部门违规体检并拒录乙肝携带者被起诉
  • 结石乙肝艾滋手足口病——中国的“危机宝宝”(图)
  • 云南74名乙肝学生被令退学 状告学校终获胜
  • 云南74名乙肝学生被令退学状告学校胜诉
  • 中国乙肝病毒携带者状告诺基亚 投诉东莞中院二审暗箱操作
  • 检举太原市卫生局公开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孕产妇
  • 愤怒谴责乙肝携带者网站"肝胆相照论坛"再次被无端封禁
  • 乙肝歧视延伸到中学招生
  • 广东一企业炒掉百名乙肝患者 目前员工就医无门
  • 新闻周刊:为乙肝病原携带者“平反”
  • 因系乙肝病毒携带者而被要求离婚,我需要援助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致温总理关于消除教育领域乙肝歧视的联名信
  • 专业知识网站都不放过, 肝胆相照乙肝论坛被封锁
  • “乙肝歧视”或使中国经济转入萧条/刘正山
  • 乙肝患者高娟、王西萍求助信(附件带病毒)
  • 蒙难的雪莲花----新疆乙肝岐案再一次暴露中共本质
  • 四军医大阎小君教授攻克乙肝的神话:不要毒害一亿多条生命/罗宏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