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煤改风声越来越紧 煤老板或步山西后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5日 转载)
    
    来源:大河网
     (博讯 boxun.com)

    河南煤矿整顿的风声越来越大了。邻省山西煤老板的出局,和炒得愈来愈热的河南煤企整改,让河南众多煤老板开始坐卧不安。
    
    同样焦灼的,还有煤炭中间商们。在谜底揭晓之前,他们也在猜测,作为同一个经济链条上最直接的利益相关者,自己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个案 一个煤炭零售商感慨“唇亡齿寒”
    
    “做了12年煤炭营销,对这一行早就轻车熟路了。”王炎(化名)点起一支烟,有点激动,“谁想改行啊!但如果中小煤矿都关停,我们没有了货源,只有死路一条。”
    
    早打算,早安生。这是王炎一贯的做事理念。
    
    1997年,王炎贷款12万元买了一辆翻斗货车。利用同学在郑州西郊一家电厂做主任的关系,成功进入这一行,开始为电厂供煤。
    
    “刚开始从小矿上买煤50元一吨,送到电厂价格是130元。煤炭最不景气的那几年,你去矿上拉煤都不说一吨多少钱,只要说好一车的价钱,你能装下,就随便装。”王炎说起那几年的好光景,很是感慨。
    
    而现在,王炎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从矿上现款650元一吨拉来的煤,卖到电厂不过710元,刨除运费和工人工资,你说还有什么利润可言?”王炎愤愤地说,“更别说这边结账还拖得厉害,一压就是几百万,还怎么运转?”
    
    即使如此,如今连这样的生意可能也没法做了。在山西煤炭整合之后,河南也拉开了600多座中小煤矿整顿的大幕。
    
    唇亡齿寒,届时自己没了货源,除了改行,也许别无他法。
    
    群体 做好改弦更张的准备
    
    王炎的看法充满悲观,应该说是河南数千家依赖中小煤矿生存的小零售商的共识。
    
    省工业和信息化厅负责煤炭经营资格证申报的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在河南取得煤炭经营资格证的中间商大概有3000多家。
    
    这只是官方登记在册的数字。而在这3000多家之外,更多的是像王炎这样挂靠在大批发商下面的小零售商。
    
    从前年底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的正式挂牌,到去年永煤集团主导的河南煤化工集团,注入新的血液。从鹤煤、中原大化和焦煤集团,进行更大力度的重组,到郑煤集团和义煤集团的重组正式排上日程。随着大型煤企的重组,不少小煤矿或将被淘汰出局。
     许多人猜测,河南中小煤矿的老板们,还有宛若同一条绳上的蚂蚱的中间商们,是不是也要和出局的山西煤老板们一样,就此消失?
    
    黑云压城的时候,不安的人都在寻找退路。王炎的供货方,义马一个小煤矿的老板,已经在等待政策出台,筹划把煤矿脱手,“然后在当地开个五星级的酒店。”
    
    他的老乡张海超(化名),一个年销量千万的煤炭中间商,一个月前在新密租下了一处六层高的新楼,“准备涉足洗浴,做高端洗浴行业。”而在渑池开煤场的老范(化名),因为本地进不来煤,只得从邻近省份的陕西榆林进煤。
    
    命运呼叫转移的时候,也许顺应潮流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挣扎 小零售商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改行说起来容易,但那是一件容易的事吗?
    
    去年下半年的时候,王炎把资金全部撤了出来。半年的时间,他考察过超市、快捷酒店、饭店,却总是不满意。“不是位置就是租金,总之,离开了自己熟悉的行业,一点底气都没有。”
    
    不是逼得没办法,没有人愿意离开自己驾轻就熟的领域。
    
    家住天下城的宣老板(化名)说起自己的生意,满腹怨言。好日子似乎都在1999年之前。从1999年第一次煤矿安全整顿开始,小煤矿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2000年规定煤矿必须年产量6万吨才有经营资格,2001年9万吨,后来到15万吨,一直到现在的30万吨。”
    
    随着一大批小煤矿的关闭,煤炭的价格也开始上升。“从100元到300元,一直到现在的600多元,跟坐了飞机一样,涨得吓人。”
    
    在宣老板看来,关闭小煤矿并不是解决煤矿频出事故的唯一办法。“卖方对市场的垄断,结果是煤的价格越来越高,电厂的成本越来越大。”与之相应的是,宣老板的生意越来越难做。“现在再合并重组小煤矿,大矿上的煤直接对着电厂,我们这些小零售商直接被跳过去,你想不被PASS都难。”
    
    “但毕竟我们这些人也对活跃煤炭市场,推动经济发展做出过一定贡献。所以希望国家出台政策的时候,也能兼顾一下这些群体的利益,能有一些引导退出的辅助政策。”宣老板有些不甘地说。
    
    大批发商
    
    要么做大,要么转行重新创业
    
    大浪袭来的时候,最早被掀翻的总是那些小舢板。
    
    相比起王炎这些小零售商,大批发商张明的境遇似乎要好些。他觉得这一次的整顿,对自己的影响不会有多大。“因为我们有抗风险的能力。”
    
    张明也是新密人,做煤炭贸易15年。虽然也是从汽车运煤开始,但与谨慎的王炎不同,因为敢冒险,他早就把生意拓展到很多领域。
    
    煤炭最不景气的那几年,国营煤矿积压大批煤炭,“从熟人那里一打听价格,便宜得跟捡来的差不多。就在煤矿附近的农村租了一小片地,把那几万吨煤全盘了下来。”人走运的时候,挡都挡不住。一年后,煤价翻番,张明就在这一笔生意里完成了原始积累。
    
    从这一年开始,张明从汽运进入火车运输,从省内的电厂和热力公司发展到江苏、浙江等几个省份。随着销量的增大,他有了自己的站台。
    
    2006年的时候,他有计划地在一些效益好的熟人的煤矿投入股份。现在,张明的煤炭营销公司年销量已经达到一个多亿。“去年上半年金融危机还未消散,工厂企业用电量比较少,我们的生意也受些影响。但从下半年开始,随着经济和工厂生产能力的复苏,电厂发电已经开足马力,所以我们这七八个月生意反倒好了。”
    
    虽然国家关停小煤矿,重组河南煤企的风声越来越大,但张明对自己的生意还是很乐观。他觉得自己有资金实力,有稳定的进货来源和成熟的销售渠道。即使关停了小煤矿,作为煤炭企业的常供户,还有议价的权利。
    
    他说:“从1999年开始,我们也经历了10多波安全整顿了,多少道坎都经过了,这一关也会过去的。”
    
    这位在业内浸淫10多年的“老煤炭”觉得,随着国家经济结构的调整,国家环保安全标准的提高,小煤矿的合并重组成为大趋势,小煤矿老板和中间商退出历史舞台成为必然。
    
    “分化几乎是必然的。在我们面前,路似乎只剩下了两条:一条是拓展各方面的关系,通过联合壮大自己,努力成为大的中间商;一条是壮士断腕,转行重新创业。”张明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官员就煤改与山西接触遭冷遇
  • 从私有化到国有化 官员们的临汾煤改(图)
  • 山西煤改陷僵局 煤矿估价之争多方博弈(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