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府有责任和义务保证“房价不能成为民生之痛”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4日 转载)
    
    综合报道  
    
    
政府有责任和义务保证“房价不能成为民生之痛”

         居住在唐家岭的李立国、白万龙坐在床上,演唱自己创作的《蚁族》,感动了前来看望他们的全国政协委员何永智、张礼慧、严琦(由外往里)
      “那天政协委员突然到我们住处找我们,把我们吓了一跳,房东还以为我们犯了大事,提出要赶我们出门,后来才知道是过来调研蚁族生活状况。”唐家岭村两兄弟李立国、白万龙说,“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唱歌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
      唐家岭村,一个绝少北京出租车司机能找到的地方,近段时间来却火了。不是因为风景古迹,却是因为这里成为北京蚁族群体最聚集的地区之一,也是因为这个北京已经不多的房租适合蚁族容身的地方遭遇到城市化拆迁,更是因为全国政协委员两会前一天亲身前往考察,由此引发舆论对蚁族群体的强烈关注。
       6万蚁族聚居唐家岭村
      梨 3斤5元、盖饭快餐5元一份、房租从百余元起步至千元以下,当地人告诉记者,这里最引以为豪的是,唐家岭村有着全市最便宜的菜市常记者调查了解到,这里的物价比市区低了一半以上。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在距离市区至少2小时车程的村子里聚集了近6万租户,而其中70%为大学生。
      唐家岭村两兄弟,哥哥李立国1979年出生,辽宁锦州人;弟弟白万龙1987年出生,北京通县人。他们两人,就是让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落泪走访唐家岭村时的主角。
      从上个月25日开始,两兄弟坚持下午5时至7时在唐家岭村南站牌旁,抱着吉他深情吟唱他们创作的《蚁族》之歌。他们告诉记者,这首歌令他们唱哭了无数下班落魄归家的蚁族兄弟姐妹,也是这首歌将他们唱到媒体的聚光灯前。
       5平方米小房月租160元
      相比在人前的受关注,两兄弟的生活却显得十分落寞,2年前,这两位披头士打扮的兄弟成为唐家岭村的蚁族一员,“只因这里的房租便宜。”李立国指着他们那仅容下一张床、转身都困难的房子告诉记者,为找到比原来180元/月更低价的房子,他们费时大半个月。
      5平方米的小屋,三面灰黑墙,一张不足1米宽、却得挤下两个大男人的简易床,两排7层砖和一块破木板组成的临时桌子,构成了这两位蚁族分子的“穴”,他们喜欢这里,原因只有一个——每个月160元的房租,堪称北京最低价。
       靠在地铁通道唱歌谋生
      2008年,两兄弟新搬到这里,他们主要依靠“唱通道”谋生,在北京地铁上下客最密集的地区东直门,这两名地下歌手每月咧着嗓子换来了1000元左右的收入。
      也是在这个离家2小时车程以上的繁华地区,他们看到白领挤地铁挤成“照片”,每天的生活就像巢穴中的蚂蚁一样。2008年,在网络“蚁族”一词灼热的时期,他们完成了他们的得意之作——《蚁族》。“我希望,在北京生活的北漂们,不要放弃自己最初的梦想,蚂蚁虽小,意志却坚强。”李立国说,“尽管我们的歌曲夺去他们的眼泪,但希望眼泪过后,是永不放弃的坚强。”
      2008年7月,北京电视台举办花样年华歌手大赛,优秀奖被两个抱着吉他的男歌手夺得,他们都是来自网上许巍群,素未谋面却一直网聊甚欢,他们就是李立国和白万龙。这以后,两人决定组团,实现自己的许巍式梦想。

  唱哭政协委员的歌——《蚁族》
      什么地方是我们天堂,什么地方是我们梦想,什么地方是我们的希望,什么地方让我们飞翔;什么地方有我们家乡,什么地方有我们梦想,什么地方有我们希望,什么地方让我们疯狂。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有坚强,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还在幻想,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有力量,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不怕冷落……冷落!
       蚁族生存现状调查:多为穷二代有家难回

  百万“蚁族”:读书改变命运?
      廉思对本报记者说,在调研开始前,很多人不相信居然还有大学毕业生在北京过着这样的生活。“有刚加入调查团队的学生还问我,廉老师,这是不是真的?”但这一切的确是真的。“生存之上、生活之下。”廉思说,“这些怀揣着梦想的大学毕业生们,满怀理想地走出校门,但残酷的现实却让他们认识了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尽管身处这里丝毫感觉不到京城的气息,但由于交通便捷、生活成本低廉、就业创业机会多,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怀揣梦想来到这里暂时安家。他们当中不乏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每月领着1000多元的工资,租着两三百元/月的床位,每天只吃两顿饭,到工作单位要坐两个小时以上的公交车。
      廉思在自己的调查报告中给他们概括出一个贴切而又让人心酸的称谓:“蚁族”。
      郑章军,是最让廉思印象深刻的一位受访者,这个1982年出生的大男孩来自内蒙赤峰市林西县。郑章军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中还有一个弟弟。他北京科技大学本科毕业,专业是计算机科学。小时候的郑章军很淘气,成绩也不好,但他有幸遇到了一位很好的语文老师。这位老师常常鼓励他。念五年级之前,村里没有通电,郑章军常常点着煤油灯看书。高三时,学习很紧张,父母很早就上炕休息了,他却从不觉得困——无论多晚才睡,第二天一早起床,又立刻精神抖擞。“我懂事以后,一直都想着要考出来,从来没有变过。”郑章军说。2002年夏天,大学录取通知书快递到了林西这个小县城,村长亲自敲锣打鼓,把通知书从村口一路送到了郑章军的家门口。
       两种前途:搬出“蚁族村”或回老家
      2006年7月,郑章军大学毕业。踏出大学校门,他拦了一辆出租车,把一箱书和一箱衣服运到了位于二里庄小月河的亿展学生公寓,成为一名“蚁族”。
      6 人一间房,每人每半年付1350元房费,能在这个不到20平方米的地方找到一个睡觉的铺位,三张上下铺占据了屋子的大部分空间。某个夏日,下铺的室友一觉醒来,发现鼻子堵得慌——居然是一只小蟑螂爬进去了。他们下决心杀蟑除害,周末关上门,狂喷一通杀虫剂,下午回来一开门,“满地都是蟑螂尸体,一两百只都不止。”
      郑章军家收入水平在当地中等偏下,除了学费,他不愿意再向父母伸手要钱。因此,本科四年,他几乎做过所有的兼职,派传单、家教、节日促销。如今,郑章军是一家国企的软件工程师。工作稳定后,郑章军还常在网上找“私活”,利用周末的休息时间干。
      郑章军曾有个女朋友,“这个女孩起初说她不爱逛街,我们就开始谈恋爱了。谁知她其实很爱逛街。”女友承认自己很现实,曾说:“如果你今天买了房,我今天就嫁给你。”毕业后,女友回了江苏老家,郑章军留在北京闯荡,他们自然就分手了。
      高中时,郑章军曾草拟了一份计划表,希望督促自己不断努力,“上大学——考研——工作两三年——出国继续学习——回国工作——从政——开自己的公司”。现在回想起来,“这真是一份宏大的计划”,虽然不切实际,当时却有挥之不去的激情。
      谈到目前的计划,郑章军一脸严肃,他的目标是开个小饭馆。他还计划5年内拥有自己的软件公司。到时,租间每月1000多元租金的房子,既能生活得更舒适,还可以作为办公场所。郑章军非常努力,对他而言,时间无比珍贵。
      廉思介绍说,他们曾对北京、上海、武汉、广州、西安五个城市进行了抽样调查。据估计,全国约有超百万人次的“蚁族”。在北京,“蚁族”的数量约为十多万人;上海、武汉的数量也大抵如此。在北京,这些大学毕业生的主要聚居在城乡接合部;在上海,大多聚居在被分成数个格子间的公寓里;而在广州,“蚁族”则主要聚居在城中村。
      “蚁族”以5年内毕业的大学生为主,毕业不满一年的人最多;毕业5年以上的,只占6.8%。“5年是个坎,三十而立,经过5年的打拼他们不可能再漂了。”廉思说,5年后,对“蚁族”来说只有两种前途:混得好些的,搬出聚居村,搬到北京北五环外回龙观、天通苑等地,七八人合租一间三居室,两人一间房;或者回老家。
       “蚁族”心态
      廉思认为,对“蚁族”的研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们和其他弱势群体大不相同。“蚁族”们受过高等教育,会逐渐成长并进入社会的“准精英阶层”,而一个人年轻时的经历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他的心态。 “试想一个人在年轻常遭到冷遇,或自认为被社会鄙视、常遭到不公待遇,那么,当他进入四五十岁,事业获得成功后,他会如何看待和回报这个社会?如何教育自己的下一代?从这个意义上讲,关心"蚁族"就是关注中国的未来。”
      《蚁族》一书出版后,廉思接到了很多“蚁爸”、“蚁妈”的电话。一位“蚁妈”说她流着泪读完了整本书,说她不会再让自己的孩子在大城市里做“蚁族”。女友曾对郑章军说过的那句话“如果你今天买房,我今天就嫁给你”,也在网络上引来无数回帖。
      电视剧《蜗居》的热播使一些重要问题得到了凸显,道德的坚持还有没有意义?什么是幸福?如何才能成功?有车有房是否就是成功?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

  有家难回
      根据调查组的研究分析,“蚁族”产生的原因,既有国家就业形势严峻、大城市吸引力强大、大学生择业观相对滞后、高等教育与社会需求有差异等宏观因素,也有城乡接合部或城中村生活成本低廉、追求群体认同等主观因素。
      尽管日子清苦,不到万不得已,“蚁族”从不愿意离开大城市回老家。
      “有些人说让"蚁族"回家。让他们怎么回去?”廉思说,据调查,“蚁族”中50%以上来自农村,20%来自县级市。“也就是说,八成以上的"蚁族"来自农村和县城,来自省会和大城市的"蚁族"不足7%。他们是典型的"穷二代",很多家庭年收入不超过5万元。一个"蚁族"从家里出来,身上肩负了父母的希望、弟妹的嘱托,和全家的期望,他怎么能回去?”
      在调研中,他们曾做过一次问卷调查,问这些大学生们“你留在大城市的原因有什么?”“蚁族”们的选择包括:为了梦想,希望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为了父母,要把父母接来大城市一同生活;为了下一代,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为了爱人,大城市机会多等等。
      “你会发现这些选择几乎都是在为别人着想,很少是为自己。所以说,"80后"身上体现了一些特别传统的东西。”廉思说,这反映了相当一部分“80后”最真实的想法和生存状态,他们既不是人们以前所说的是“自私的一代”、“不负责任的一代”、“最放纵的一代”;也不是光鲜亮丽的“鸟巢一代”、“奥运一代”,他们有彷徨、有迷茫,他们也坚强,同时又在为梦想打拼。
      “很多蚁族对我说,他们的梦想是3年买车,5年买房。很多北京本地人都觉得难以实现这一梦想,尽管我们没有资格去评价"蚁族"们选择的道路,但是,如果3年以后没有车,5年以后没有房,他们会怎么看待这个社会?梦想破灭了,他们该怎么办?也许到那时,他们的悲剧才刚刚开始。”
       全国政协委员称高房价会挤碎“中国梦”
      对于“高房价”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天津侨联副主席潘庆林3月2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老百姓的购买力来看,目前北京的房价已经超过日本东京。过高的房价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将有损“中国梦”的实现。
      曾定居日本达到25年潘庆林表示,100万元人民币,在距离市区二十分钟的东京郊区,可以买到一幢三居室,而同样的价格在北京的郊区很难买到同样的住房。对国内许多普通的工薪阶层而言,动辄上百万元的房价已经成为一个天文数字。中国有些地区的房价更是高得离奇。判断中国房价高不高,不能看商人与高收入阶层,而应该更多地以普通老百姓的收入来衡量。
      潘庆林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高房价泡沫破灭后,迎来20年的经济低速发展。我自己在东京世田谷区有一幢价值15亿日元的房子,目前的价格约为2亿日元,只有原来的13%。日本房价从顶峰时到现在,降幅在八成以上的比比皆是。这方面,中国应该吸取日本的教训。”
      潘庆林承认,当年,因为日本房价虚高,他回到中国谋求发展。现在国内的房价高得让人震惊。现在他又想回日本发展了。
       蚁族需要的不是眼泪而是一个平等的氛围
      每每看热播的电视剧,我都慢人一拍,而最近我在赶看的恰恰就是大家热议的《蜗居》。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看见街上比比皆是的“蚁族”,除了同情,根本就没做好任何准备,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其中一员。到时候,掉眼泪已经不管用了。
      在上大学之前,《蜗居》以及“蚁族”概念根本没有,我们只知道成为一个大学生是一种趋势,有好的前途,要勇往直前甚至奋不顾身;可没多久之前,《蜗居》、“蚁族”以及因为学校拒绝母亲留居宿舍而走向绝路的大学女研究生等三个故事将我的美梦彻底击碎。
      想想,确实有些揪心,但再往深里想,其实这也是时代裹挟下的残酷现实,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正像那句话说的“人算不如天算”,“80后”工作的时间段,恰好赶上了凡是都市场化的年代,我们承担了过多的重负,没有任何依托与靠山。
      说真的,这个是一个残酷的年代,即便我们告诉别人我们有着高学历,那又有什么用,还是一样要承受高涨的房价以及高额的医疗费用,沦为“三高”群体;同时衍生出来的又是一个名叫“三无”的群体,没房子,没家庭,没有了温暖。
      其实,我们常说的那句“适者生存”在这个多元化的世界是适用的。没有能力就滚蛋;即便有个小聪明,不会做人做事,也纯属扯淡。但“蚁族”们依然不离开,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着一个梦想,都有着成功的信念,这是他们聚集的根本动力,即便成为“蚁族”,即便要“蜗居”,也义无反顾。这恰恰反映的是他们的坚持。
      这年代,女人真的只能像海藻一样接受宋思明“二奶致富”这条捷径的邀请吗?而男人,只能充当国际大都市这个舞台中光线照不到的角落上的尘埃吗?
      借着两会期间,如何落实城乡户口制度,外来打工者的落户问题,如何对热得烫手的房地产业进行强有力的调控,如何解决这群“蚁族”的就业问题(可以让单位与高校进行联网合作),如何构建和谐社会等,都是委员们可以“上书”的切实问题。
      “蚁族”们需要的真不是眼泪,而是怀揣着梦想,通过自身的努力,得到全社会的肯定与温暖。
       y高房价下的蜗居之痛,有些人永远不懂
      全国政协的各项提案之中,关于房地产市场的提案几乎占据半壁江山,而其中对保障性住房、物业税征收以及房地产信贷调控成为关注焦点。民革中央提案建议,加快制定《住房保障法》,完善住房保障制度,以法律形式保障公民的住房权和基本住房需求。(见3月3日《中国证劵报》)
      近年来房价之高、房价之痛,一直是蜗居在城市里的人们的焦点话题。许多普通人买一套房,需要不吃不喝几十年才能办到。同样是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代表崔永元指出,北京三环以内差不多都是一平方米三万元到四万元。央视大楼附近的楼就是一平方米四万多元。而北京市职工2008年的年平均工资为44715元,也就是说北京市的职工2008年一年的收入,仅够买一平米多一点的住房面积。
      对此有的政协委员指出,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对于中小套型住房,在财税、土地、信贷政策上予以优惠;使房地产开发的供给结构与中低收入家庭真实需求逐步相吻合,以满足广大民众的住房需求。而郭松海委员则指出,增加普通商品住房、经济适用住房、廉租房的土地供应。
      笔者以为政府应该增加多种住房形式的供给,以满足不同层次、不同消费群体的不同住房需求。把没有购买能力的居民,从只有购买商品房一条路的选择中解放出来。让具有购买能的居民购买经济住房,让没有购买能力的居民,通过选择政府提供不同形式的住房方式,做到居者有其屋。
      有的政协委员建议以税收手段,通过加大征收土地增值税等来控制地价,增加开发商囤地成本,抑制开发商囤地。笔者以为不妥,政府加大税收后,这部分成本就必然被开发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抑制开发商囤地,就应该从开放商的身上入手,对于开放商在承诺的期限内不开工的现象,就要撤销开发商的开发资格,并对囤地的开发商进行严厉的处罚。开发商囤地哄抬土地价格,不能让购房者连坐。
      2009年杭州市卖地收入为1200亿元,而上海市紧随后可望创造超过 992亿元的土地收入,北京市也当仁不让,以922.7亿元的卖地收入位居第三。许多地方政府在卖地获得大量资金的同时,却出现了普遍对于建设积极性不高的现象。去年上半年全国各地新开工经济适用房,仅仅约占全年指标的37%。对此有政协委员建议,国家应尽早出台《住房保障法》,以法律形式保障公民的住房权和基本住房需求。把政府义务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对于拒不履行政府义务的官员,追究法律责任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民安才能国泰,作为政府有责任和义务保证居民有一个体面的居住环境,不能再让高房价成为民生之痛。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协委员语出惊人:房价不能打压也打不下去
  • 河南平顶山开发商售虚拟楼数百套 土坑卖洋房价(图)
  • 沿海用工荒调查:高房价低收入吓跑外来工
  • 中国大城市房价暴涨:警惕步80年日本后尘
  • 27国炒家奔赴三亚房价一天涨5000元
  • 房价问题成北京人大代表关注焦点(图)
  • 北京市长:不会打压房价
  • 北京市长表示 不会用政策手段限购汽车打压房价
  • 海南开发未雨绸缪:省委书记强调不能陷入房价泡沫泥潭
  • 仇和:昆明房价不低 存在巨大贪污腐败(图)
  • 北京市政协会议23日开幕 房价医疗成关注焦点
  • “城漂”大学生:房价一路飙升 工资却没涨
  • 2010年心语:钱袋鼓一点 房价降一点
  • 温家宝再谈地产 外媒料中国房价将要降温(图)
  • 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也承认:房价增速有点可怕
  • 促房价上涨措施中央要让大量农民落户城镇
  • 温家宝回应网民反映房价涨得太快问题
  • 未来10年中国最大挑战:贪腐和高房价居首
  • 挑战四:高房价与低收入矛盾
  • 不除高房价 流民满京城/韩令国
  • “让利于民”方能解房价“死结”
  • 海归对中国房价的几种心态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中国房价多高才是顶 取决于统治者的贪欲
  • 房地产没泡沫 从没人说房价要跌
  • 地价跑赢房价 政府还在“躲猫猫”
  • 海地地震将导致中国高房价崩溃
  • 房价高涨 中国中产“被消失” 中产的精神世界
  • 中国房价问题的“阶级分析”/蔡历
  • 沈晓杰:高房价激起民怨沸腾,温家宝面临空前挑战
  • 你自己在抬高房价 房价将在2010年再次暴涨
  • 刘义良:政府是拉高房价的真正推手
  • 温总理为何对降房价避而不谈/贾卧龙
  • 房价地价沉浮全看政治走向/陈云峰
  • 房价高涨 地方政府兵不血刃/颜沧海
  • 韩令国:房价崩盘将至少蒸发掉30万亿住宅资产价值
  • 房价疯涨 “只要政府……是可以做到控制的”/邋遢道人
  • 牛刀:这轮调房价的实质是政府借机再捞一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