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沧州伤医事件仍在侦办 患方疑手术拖延起争执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7日 转载)
    
    来源:澎湃新闻网
    
    患者女儿史某提供的“保证书”。
    河北沧州伤医事件仍在侦办 患方疑手术拖延起争执


    患者家属翻拍的病历。
    河北沧州伤医事件仍在侦办 患方疑手术拖延起争执


    院方讳莫如深,警方避而不谈。近日备受关注的“河北沧州伤医事件”一度迷雾重重,医患双方纠纷究竟因何而起?
    
    连日来,澎湃新闻辗转联系当事各方了解到,这起纠纷因患方怀疑医院手术不及时而起,而被打医生并非患者主治医师,他疑因劝说争执中被伤。针对患方的指责,涉事的主治医师向澎湃新闻回应称,患者经抢救后病情平稳,“没有几点钟必须动手术的必要”。
    
    患者家属:要做手术的科室主任当时在外地做手术
    
    澎湃新闻9月2日报道,沧州市人民医院8月30日发生了一起伤医事件,该县神经内科的一名任姓男医师疑被多人殴打,沧州警方向澎湃新闻证实称,该案正在侦查中,“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澎湃新闻9月3日联系上患者女儿史某,她对澎湃新闻讲述称,8月29日晚,她父亲(56岁)开车在路上,头部突然剧疼,送到沧州市人民医院急诊后做了一个CT,显示脑部出血,随后转至住院部神经内科。该科主治医师孙某接待了他们。
    
    孙某告诉澎湃新闻,患者送到医院的时间是29日的21时35分。
    
    孙某于当天晚上21时45分向患者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单。澎湃新闻在这份通知单上看到,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高血压病;糖尿病;通知单上写到“患者病情危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患者家属于22时30分在该份通知单上签字。
    
    对此,孙某向澎湃新闻解释称,“蛛网膜下腔出血可能引起并发症,出血(原因)可能是颅内存在动脉瘤。出血后可能引起血管痉挛造成出血后梗死,也有可能引起急性梗阻性脑积水,或继发性癫痫的可能”,因此她才下达了这份病危通知单。
    
    据孙某介绍,院方当时向家属详细告知了上述情况,“家属表示理解”。
    
    澎湃新闻在一份医院的“谈话记录”上看到,谈话时间为,8月29日22:00,患者或代理人意见为“对谈话内容理解,同意”,主治医生及患者家属分别在该份谈话记录上签字。
    
    孙某告诉澎湃新闻,蛛网膜下腔出血诊断很明确,医院对患者进行了积极和必要的治疗。“包括止血,防止血管痉挛,因为患者入院时头疼,恶心,我们进行止疼,保护胃粘膜等。”
    
    “她说简单地不能判断我父亲的病情,还得需要做造影检查,之后才能确定用哪种方式来做这个手术。”史某对澎湃新闻说,孙某告诉她次日12点由他们科室主任黄某来做造影。
    
    为何要安排次日动手术?对此,孙某向记者解释说,当时做脑血管造影的机器正在心内科做手术被占用;而如果被检查出有血管瘤,栓塞手术必须要等科室主任来做。
    
    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常务副主任田恒力看来,蛛网膜下腔出血后多久进行手术要看具体病情,这个病整体比较紧急,但不绝对,患者情况允许的话(发病后)十几个小时候进行手术也是可以。
    
    “我们好多家属求着大夫,说咱们能提前做就提前做,她说行。”史某告诉记者,30日不到12点,她就联系孙某询问是否能做造影,但被告知主任还在手术台上。“她也没说在哪(做手术),我以为在他们医院呢。我就说行,咱再等会。”
    
    据史某说,等到下午1点多,她再与孙某联系,“她(孙某)说我们主任在做的这个(在外地的)手术比较麻烦,您还得再等会。”
    
    “后来我们就打听到这个主任并没有在这个医院做手术,而是去其他地方做手术了,距离我们这边有一百多里地。当时我就懵了,他要是要赶回来得多长时间啊。”史某说。
    
    对此,主治医师孙某告诉记者,家属在当天14点左右催过她“到底我们什么时候能做?”她再次和主任联系后确定,“(主任说)没有特殊情况,(下午)4点半(可以)。”
    
    期间,孙某把黄姓主任的手机号给了史某。史某称她打电话过去时,有人告诉她“主任在做手术,待会再打来”。半小时后,她再次拨打该电话,是该主任本人接听,“他说沧州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回去了,我现在动身马上往回赶。”
    
    史某说,她担心路上有一段堵车,最好绕道走另一条路。等到半小时后,她再次拨打黄姓主任电话,是另一个人接听,“说我们主任还在这边做手术,您等半个小时后再打。当时我就火了。”
    
    澎湃新闻试图联系上述黄姓主任核实当天手术等相关情况,他在接听记者电话后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让记者联系医院宣传科。而该院宣传科负责人马玉枝表示称,公安部门及时成立了专案组介入调查,现仍在周密调查中,一旦有结果会尽快通报。
    
    “(当时)我们真的等不了了,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史某说。
    
    主治医师:患方让我出具保证书
    
    但对于患者家属关于院方拖延手术时间的指责,主治医师孙某向澎湃新闻解释称,经过先期的治疗后 “患者的病情很平稳,没有必须几点钟做手术的必要性。只是说有可能存在动脉瘤的情况,我们得做下一步的检查。”
    
    在另一位神经外科专家,上海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陈左权看来,按沧州院方所述其做的止血等急救措施没有问题,“蛛网膜出血原因很多,一般建议尽快诊断治疗,但没有脑外伤等那么紧急。要根据医院的技术能力、设备条件、工作安排统一考虑,一般来说三甲医院会在24小时内进行造影诊断和治疗,其他医院可能会择期处理,在急性期过了之后进行处理,这都是正常的。”
    
    “但这是一般情况,具体还要看病人情况。最怕的是病人继续出血,但继续出血的发生率大概只有2-3%,所以医疗法典上对时间没有具体限制。”陈左权对澎湃新闻说。
    
    冲突在上述几次交涉后爆发。“(下午)3点42分,家属找我开始有情绪,认为我们故意给他拖延手术,找我理论。我想和他解释,当时他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了,推推搡搡辱骂而且恐吓。”孙某说,患方让她出具一份保证书,“说我们故意拖延,因此任何闪失由我们沧州市人民医院负责,要我(照这么)抄。”
    
    孙某认为“这份保证书的内容不真实,就更正了”。澎湃新闻在患者女儿史某提供的“保证书”上看到,“患者诊断蛛网膜下腔出血明确,因造影台未空闲,主任在外行手术,因手术不顺利,期间通电话三次,如没有特殊情况,主任16:30能到单位,现患者家属着急,要求转院。”
    
    在写保证书的过程中,双方发生了争执。孙某称“家属推搡辱骂恐吓,但没打我。”
    
    孙某称,一位护士陈某在一旁拍照,被家属“摁在地上抢手机并且摁出了红痕。”在这个过程中,“任大夫就过来了说你们怎么还打人,这是最激烈的时候,他就被打了。”
    
    澎湃新闻未能联系上陈某核实上述情况,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被伤的医生任某,但他未接听电话。
    
    沧州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张洪宝告诉澎湃新闻,这一案件最新情况警方正在跟进,侦办进展不宜公开。 (博讯 boxun.com)
17501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北沧州近千村民围堵公安局 (图)
·河北沧州肃宁县700名县聘代课教师成“黑户”
·河北沧州一大学现"学霸班" 30人考研29人过线 (图)
·河北沧州一礼花厂爆炸 已确认1人失踪
·河北沧州南大港一罐车爆炸致2人死亡
·河北沧州“红水”污染续:涉事公司希望所有人忘记
·河北沧州一老人焚烧麦秆时诱发热射病死亡
·河北沧州药物过敏致残少女一审获赔47万余元
·河北沧州一家4口遭灭门嫌疑人当场自杀身亡
·河北沧州9.15反日大游行,组织者系交警队长
·河北沧州大雾致高速路多车相撞造成1死27伤
·河北沧州访民周秀坤天安门喝农药地方决绝救治/视频 (图)
·河北沧州政府欲掩盖特大杀人案真相/郭起真
·揭露:河北沧州96年特大杀人案,媒体播谣
·郭起真:最强烈抗议河北沧州市网监局非法阻止上网
·为夫伸冤 遭河北沧州驻京报复迫害 (图)
·河北沧州荷花池小区非法拆迁跟踪报道之二/郭起真
·河北沧州恶警和非法拆迁写真/郭起真
·河北沧州郭起真的声明及他的文章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