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晓波生前好友发文称刘霞说“走不了就死家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0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好友、流亡德国的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本周在互联网上发文,讲述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近况,并公布了一段据称是他与刘霞的电话录音。廖亦武在文中写道,刘霞对他说:“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里。晓波已走了,这个世界再没什么可留恋,死比活容易,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

    
    廖亦武写道,刘霞在电话里哭喊着说:“我他妈惹急了就死在这儿,死了拉倒······”
    
    廖亦武称,由于刘霞泣不成声,他与刘霞的通话无法进行下去。
    
    廖亦武在文中称,“国保警察们”多次“许愿”,“保证让她出国治疗深度忧郁症”,但此后“先是吩咐等到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后,接下来是吩咐等到今年3月的人大、政协两会闭幕之后。”
    
    美国之音多次尝试联系廖亦武,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旅美人权捍卫者滕彪说,刘霞的情况非常令人担忧。他说:“现在,在刘晓波去世之后,还是继续对刘霞进行严密的看管,这就是毫无道理,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也违背最基本的人道主义。”
    
    滕彪说,他担忧如果刘霞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刘霞可能做出“让人不想看到的决定”。
    
    他提出,如果国际社会,特别是一些“有影响力的民主大国”能够持续关注刘霞的情况并施加压力,或许可以帮助解决刘霞的困境。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曾表示,刘霞是中国公民,“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
    
    中国社会活动人士、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在推特上写道:“从2011年8月到现在,我曾逾三十次到她家楼下。有几次和她有过交流。当她说自己恐惧和崩溃时,我最大的担忧就是她从自家南面或北面的阳台跳下来。”
    
    在一阵哭声后,录音中可以隐约听到一个哽咽的声音:“这是在逼着我做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来源:voa (博讯 boxun.com)
11311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霞清明独自在家祭刘晓波 出国事没进展
·刘晓波遗孀刘霞孤独过年出国治疗毫无音信 (图)
·六四天网创办人被控泄密!步刘晓波后尘 (图)
·因“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詹惠东取保获释
·胡平:重返毛泽东时代了?毛粉也认为刘晓波是英雄?
·暗悼刘晓波后 陆网络节目被消失 (图)
·海祭刘晓波被关 黎学文获释:无罪可认
·“海祭刘晓波案”被捕湖北作家黎学文获释
·海祭刘晓波案:詹惠东被以涉嫌“聚扰罪”刑拘
·暗批封锁刘晓波去世消息 脱口秀节目遭删 (图)
·中国网络脱口秀谐音暗悼刘晓波 遭下架删改
·讥中共封锁刘晓波死讯 内地清谈节目遭杀 (图)
·网络主持斗胆曲线悼念遗失的旅行包(刘晓波)节目极速下架 (图)
·刘晓波62岁冥诞 诺贝尔奖官方推特和网友发帖悼念
·晓波虽逝、精神不朽 自由刘晓波工作组更名为“晓波助澜会”
·“海祭刘晓波”案再有一人被抓捕
·刘晓波海祭案又1人被捕 另7人遭网上追逃 (图)
·“空椅”纪念刘晓波被抓 艺术家胡嘉岷获释
·刘晓波遗孀刘霞获准会友 港人要求释放 (图)
·创作纪念刘晓波壁画的艺术家在中国下落不明 (图)
·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证词》附录
·谢选骏:刘晓波盟友王希哲承担了国安特务
·西方献媚刘晓波病逝使海外民运顿成“孤儿” (图)
·孟浪:《同时代人:刘晓波纪念诗集》前言 (图)
·李金芳:请不要让胡石根成为第二个刘晓波
·高洪明:要求中国当局礼送刘晓波遗孀刘霞出国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图)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滕彪: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图)
·林培瑞:《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图)
·王德邦:不意一别成永诀——深切缅怀刘晓波老师
·何清涟:刘晓波与他代表的“非暴力抗争”路线 (图)
·刘水:我与刘晓波往事 (图)
·黎安友:刘晓波之死和中国当局的恐惧 (图)
·视频:史密斯议员谈如何延续刘晓波精神遗产
·纪思道:刘晓波,我们想念你
·冯崇义:刘晓波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宪政转型
·再祭刘晓波:民主铁人是如何炼成的 (图)
·高洪明:对刘晓波先生“七七”祭奠日的祭奠!
·高洪明:要求警方无条件释放马强,因祭奠刘晓波无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