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霞影展与艾未未对话 谈不愿面对刘晓波去世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5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活动当天现场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法广RFI弗林)中国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住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周六出席了于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文化活动。他在活动中与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和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对话,并表示自己不愿面对刘晓波的去世,需要每天按时服药。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得奖当时,成为了自德国记者卡尔·冯·奥西茨基1935年在纳粹监狱中获奖后,第二位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士。2017年6月外界被告知仍在狱中的刘晓波因身患肝癌晚期、已获准保外就医的消息。然而,在国际社会和舆论长达数月的多重呼吁之下,被送往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受治疗的刘晓波,直至过世也未能获得完全自由,并于当年7月13日傍晚去世。他的遗孀刘霞随后被当局继续软禁,直至2018年7月10日在德国等各方的外交努力下,被允许出境现居柏林。
    
    刘霞在当天于法兰克福参加了西冷画廊举行的,名为“我闭上双眼”的个人摄影展览,并与在场的艾未未和林培瑞进行对话。这也是刘霞在过去7个多月以来的再次公开露面。在谈话中,她也向外界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和近况。刘霞在谈到刘晓波时悲伤地表示,“她现在还没有办法从这些记忆疏离出来”。刘霞说,“他基本上就是我的全部;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每天怎么过的,要是如果我就一个人,我就会躺着不动”。她还介绍说,到德国后认识一些新朋友,他们就会找各种缘由,叫她出门,陪她上街、喝咖啡。刘霞说,“他们就不想让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真的是就想躺着”。
    
    面对主持人林培瑞提问,你是一个有愉快性格喜欢笑的人,要怎么样消灭这些难过的经验往前走,刘霞回答称:“不知道怎么面对,每天按时服药。”她坦承其实到现在还是一直在逃避,总是不敢面对。刘霞说,“我不愿意面对,我心里到现在都不愿承认晓波走了。跟晓波所有被迫进行的告别仪式,我觉得都是演的,都是演戏,都不是真的”。 (博讯 boxun.com)
46823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久卧病榻获刘霞赠围巾 (图)
·刘霞在美与侄儿好友过圣诞 顾及弟弟不谈政治 (图)
·刘霞首次公开露面 指精神状态仍在恐惧中 (图)
·德国驻华大使:刘霞获释背后没有政治交易 (图)
·廖亦武获奖将与刘霞一起参加颁奖典礼 (图)
·刘霞新照曝光 好友指不能公开露面 (图)
·王军涛谈北京为何将刘霞释放出国 (图)
·刘霞和中国恐惧症 (图)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图)
·刘霞可能不出席刘晓波追思会 (图)
·刘霞出国内幕:习近平点的头 条件是··· (图)
·刘霞在德生活照曝光 笑得像个孩子 (图)
·人质:“货如轮转” 送走刘霞重判秦永敏13年 (图)
·刘霞出国前夜 法新社秘访见闻 (图)
·刘霞获自由 中国网民绕过审查表达祝福 (图)
·遭刘霞疲劳轰炸?中外交部不耐烦了 (图)
·中国一手放了刘霞 另一手却重判了他 (图)
·刘霞嫁“敌人”:爱刘晓波是“无期徒刑” (图)
·刚放了刘霞 中国重判秦永敏13年 (图)
·刘霞走后中国无名异议人士秦永敏命运引关注 (图)
·刘霞与艾未未见面手执酒杯笑容灿烂 (图)
·郝建:刘霞与恐惧笼罩的中国
·谢选骏:德国企图利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法媒:刘霞获自由并不意味着北京放松监控 (图)
·刘霞被释放,就能把自由寄希望共产党?/范惊宇
·软禁8年不放,中共为何现在放刘霞出国? (图)
·费加罗报: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终于获得放行 (图)
·谢选骏: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世界报:廖亦武指中国食言刘霞仍是个囚犯 (图)
·廖亦武:刘霞已被中国当罪犯 处于高度危险 (图)
·高洪明: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廖亦武:把自由给刘霞 (图)
·高洪明:要求中国当局礼送刘晓波遗孀刘霞出国
·刘霞:我厌倦了(中英文)
·李金芳:世界,请不要忘了刘霞 (图)
·高洪明:质问中国当局,为何非要置刘霞女士于死地?
·刘霞的律师呼吁国际社会站出来 (图)
·高洪明: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被保护得消失了!你懂得?
·王超华:痛悼晓波,心系刘霞 (图)
·杨明华致习近平的恳请信:请关注弱女子刘霞的自由 (图)
·天安门母亲: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