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公民吴菊芳的十一黑监狱噩梦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0月08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10月8日,本网获悉:2019年10月6日下午,被非法绑架拘禁在密不见阳光黑屋子里度过一十三日所谓国庆节的南京公民吴菊芳女士,终于被政府从黑监狱释放回家了。
    
     吴菊芳女士是在2019年9月24日中午,被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打昏后,套上黑布头套关进黑监狱的,被限制了一切自由,甚至连官方拘留所、看守所都具有的看电视权利、放风的权利、看书写字的等等权利都被完全剥夺,没有一丝一毫自由,黑监狱的第一天甚至连饭都不给买,睡觉的床是薄薄的一条没有床单的垫子、被子及枕头连套子也没有,吴菊芳奋力抗争,才赢得了化纤床单、被套、枕套。

    
    事情缘于2014年11月19日,吴菊芳位于南京市鼓楼区滨江风光带的两证齐全合法房屋被鼓楼区政府非法毁灭,其凭着永不放弃、顽强拼搏的信念自学法律,将政府诉至了法院,获得(2014)宁行复第304号、(2015)宁行初字第140号、(2016)苏8602行初356号胜诉判决书。
    
    然而,由于问责机制不启动,政府败诉无人承担过错责任,故使得一份份胜诉的判决书没有得到执行,甚至鼓楼区政府连诉讼费都没有返还吴菊芳。被非法毁灭的房屋及贵重财物、财产等问题仍然丝毫没有解决。诉讼不解决问题,吴菊芳被政府逼的进京走访维权,一个昔日的人民教师变成了维权上访户。
    
    在进京上访中吴菊芳自始至终“依法信访、理性维权”,户籍所在地南京市玄武区政府却一次次暴力将吴菊芳关入黑监狱,抢走现金、手机等财物且不归还(在诉讼中),串通黑监狱辖区的派出所不立案,不出具决定书、告知书,甚至连报案回执也拒绝出具。
    
    早在2019年7月份,南京市玄武区政府就早早为吴菊芳“配备了专车、专人服务”,起初配备的专车还是在租赁公司租赁的商务车,2019年8月26日起才又换成了苏A-0210B的公务车。
    
    南京市玄武区政府将吴菊芳关入了黑监狱期间,指使谢浩等人殴打了比他们母亲还大许多的吴菊芳,致使吴菊芳头部、腹部、腰部、腿部多处受伤严重。2019年10月3日起吴菊芳病情日益严重,腿脚发软、走路不稳、脸色苍白,视觉模糊,头部眩晕、胀痛,提出要求请医生进黑监狱来检查或去医院诊治。于是,2019年10月6日下午南京市玄武区政府的相关人员将吴菊芳套上黑布头套带出,故意在高速上、隧道里等多处绕了2小时之多,才将吴菊芳丢到其家附近,便仓皇离开。
    
    《宪法》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无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政府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宪法法律,已涉嫌“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
    
    本网呼吁最高当局能严查黑监狱,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政府依法行政带头遵守国家法律。 (博讯 boxun.com)
33220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去国家信访局的访民全关黑监狱
·北京维稳已经升级,所有去国家信访局的访民全部强行送《黑监狱》马家楼
·重庆蔡邦英被殴打关黑监狱 (图)
·惊天黑幕: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黑监狱非法关押大量访民 (图)
·苏州吴小燕恐再被关黑监狱 (图)
·苦苦追寻真相12年 证实母亲在黑监狱中并非“猝死” (图)
·王扣玛苦苦追寻真相12年 证实母亲滕金娣在黑监狱中并非“猝死” (图)
·王扣玛苦苦追寻真相12年,终于证实母亲滕金娣在黑监狱中并非“猝死”
·上海丁菊英夫妇因上访被关“黑监狱” (图)
·上海市多位在京遭“绑架”后被关黑监狱维权人士今回家
·无锡访民殷锡金再被关黑监狱
·江苏常州天宁区政府私设黑监狱,江国兴仍被非法拘禁黑监狱
·常州天宁区政府私设黑监狱江国兴被非法拘禁 (图)
·无锡徐菊英在黑监狱被逼跳楼 (图)
·中共开两会 上海维权人士遭刑事拘留、关黑监狱、强迫失踪情况通报(续集)
·无锡66岁孙进良进京上访遭绑架殴打后被关黑监狱,经多次报警获释后仍被控制家中
·中共开两会 维权人士遭刑拘关黑监狱强迫失踪情况通报 (图)
·孙洪琴“进博会”期间被关黑监狱维权系列报道之四 (图)
·孙洪琴“进博会”期间被关黑监狱维权系列报道之三 (图)
·江苏毛黎惠在黑监狱里遭非人折磨 (图)
·“黑监狱”注解出中国法治的实质
·马亚莲:人代会的“福利”:黑监狱和暴殴 (图)
·我眼里的全章律师:亲历青龙山黑监狱第一人孟宪杰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刘水
·黑监狱遍布全国,陈光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刘铁
·公开的“绑匪”、“黑监狱”谁来治理/马波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图)
·网民对北京黑监狱的新看法
·刘逸明: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端掉黑监狱还须查处黑雇主
·中国「黑监狱」再现的背后:权大于法/北方可可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