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厄瓜多尔前外长隆接受专访 为您“解密”阿桑奇被捕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15日 转载)
    厄瓜多尔前外长隆接受专访 为您“解密”阿桑奇被捕事件


    厄瓜多尔前外长隆与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资料图片
    法新社图片
    
    (法广 RFI 弗林)维基解密创始人、47岁的朱利安·阿桑奇4月11日,在厄瓜多尔政府与英国官方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被伦敦警方强制从厄瓜多尔大使馆带走。作为21世纪的一大争议人物,阿桑奇政治避难被去,获将面临美国引渡的事件引起全球哗然。
    
    阿桑奇到底是一个勇敢面对不公的“吹哨人”,还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口中“敌对情报机构”的领袖?法广有幸请到曾在2016年美国大选维基解密风光一时期间,担任过厄瓜多尔外交部长的吉雍·隆先生(Guillaume Long)为您解读他所认识的阿桑奇,及对阿桑奇被捕事件的解析。
    
    法广:您在什么时候获知阿桑奇被英国警方从厄瓜多尔大使馆中带走的消息,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您最初的反应是什么样的?
    
    隆:我在事发几分钟后获知这一消息。由于在事发前几天,我们观察到了许多信号预示着厄瓜多尔政府,在对这一决定所带来的影响作准备,包括应对媒体介入等。所以,我们对这一事件的发生在事前是有所预计的。而我本人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个反应是悲哀的。我认为阿桑奇被(英国警方)带走,无论对于言论自由,对于新闻工作者,还是对于“吹哨人”们来说都是非常悲哀的一天。在此之前经过各方努力,我们在保护知情人爆料制度的建立,也就是对于“吹哨人”的保护上取得了很大进步。这包括美国在内,美国国会于1989年颁布了《吹哨人保护法》,根据这一法律法院不再将体制内爆料人,视为之前将他们所划入的“间谍”对待。
    
    但此次阿桑奇被捕的事件则是一次巨大倒退。显然,我现在担心阿桑奇的人权状况和其个人的未来命运,但更广泛地来说,我还对该事件将给全球记者所带来的影响和未知而感到担忧。在我看来,这本质上是一个恐吓性措施,具有明确的目标,那就是针对阿桑奇公开美国机密文件的行为而对他本人采取报复。同时(突破厄瓜多尔对阿桑奇的政治庇护)还有另一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告诉那些世界上试图揭露这些恶略罪行,特别是针对有时是美国所犯下罪行的人们,如果你要这样做,将会面临严峻后果。
    
    法广:您在2016年3月至2017年5月曾担任厄瓜多尔外长,您是否认识阿桑奇,在您眼中的阿桑奇又是怎样的一个人,且您如何看待他的工作?
    
    隆: 是的,我与阿桑奇曾数次会面,这并包括我在担任外长前与他的见面。我们私下之间也有过很多次令人感兴趣的辩论,但我并不同意他所有的观点。不过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厄瓜多尔政府之所以接受了阿桑奇的政治避难申请,是因为厄方对他会为其作为记者、“吹哨人”所从事的工作而受到政治迫害感到担忧。根据在国际法体系下有关避难的规定,厄瓜多尔政府在作出这一决定时,认为有义务依照国际法向受到外部政治迫害的个人提供保护。不过就在我眼中,阿桑奇十分清楚他所面临的遭遇,他明白自己激怒了非常具有权势的力量,清楚自己会遭到不幸对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桑奇身上具有无私的特性。自从他在2009年至2010年间披露了那些机密材料后,他就清醒的知道其个人生活会变得十分困难,他在自己的安全和人权问题上也会因此而面临巨大的风险、危险。他一直都对此非常明白,因此我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我对他怀有敬意。
    
    法广:作为为阿桑奇提供保护的庇护国,厄瓜多尔政府是否曾对他的工作采取了跟踪或介入?在您担任外长时是否在工作上与阿桑奇有过冲突?
    
    隆:总的来说,在我担任外长期间厄瓜多尔政府与阿桑奇的关系是不错的。我对伦敦使馆的情况十分了解,对他来说生活在如此小的空间中,在一个近乎没有自然光的房间里活动,同时无法外出并被警方严密包围,甚至他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处于监视当中是很难承受的。因此,有时厄瓜多尔政府与阿桑奇的关系需要特殊管理,有时也会较为困难,但我们跟他在那段时间的关系还是可以的。但从宏观来讲,显然有比阿桑奇在使馆中日常生活更为重要的担忧。尽管我们也曾尽最大可能让他在使馆中的生活适于居住且说的过去。
    
    在这期间,我能想到与阿桑奇发生冲突的事件,是当他在2016年11月公布了希拉里竞选主席波德斯塔的邮件(Podesta emails),给予希拉里的选情造成伤害。其内容包括美国民主党内部如何阻止,希拉里的对手桑德斯赢得党内初选。我们认为维基解密在当时这一时段发布的材料,可以被认为是在帮助特朗普竞选。所以我们采取了强制措施并以正式宣告的方式,通知阿桑奇不能从厄瓜多尔的主权领土上干预美国大选。但这一矛盾大概持续了2至3周的时间,并不长。我认为这与他在现总统莱宁·莫雷诺(Lenín Morenoà)任期内和官方发生的冲突有很大差别。
    
    法广:您是否同意阿桑奇是记者的身份,他从事的工作也仅是新闻工作?
    
    隆:是的,厄瓜多尔一开始之所以同意他的政治避难请求,则是出于对他记者身份、出版人身份的认同。从很多方面来看,他所从事的行为就是新闻人的日常工作。记者们从各种渠道取得信息,并对这些渠道提供保护。他们同时根据编辑规章,对这些材料的真实性和可信性作出判断,并在这之上作出艰难的新闻决定。而这正是阿桑奇所从事的工作,由此来看他是一名记者。此外,维基解密刊登的众多材料都被全球各大主流媒体纷纷采用。这些媒体包括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时报》​​、法国《世界报》等。这些媒体都刊登过维基解密交给他们的文件,因为这些媒体相信该组织的材料具有公信力。幸运且存在悖论的是,然而没有任何来自这些媒体的记者因为这一事件受到政治迫害,或面临着被美国法院审判的可能。
    
    法广:您如何看待厄瓜多尔现政府与英国政府达成的协议,把阿桑奇转交英国警方的决定,并同时宣布暂停他的公民身份?据我所知,正是莫雷诺总统政府在先前给予了阿桑奇厄瓜多尔国籍,是否属实?
    
    隆:这是真实的。莫雷诺政府的这一决定几乎没有具有合理解释的存在,此举显然是前后矛盾的,同时莫雷诺如此行事也缺乏国内外的法律依据。他的这一决定明显地违反了国际法体系中有关政治难民内容的规定,特别是违反了不推回原则(国家不得以任何方式将难民驱逐或送回至,其生命或自由因为他的种族、宗教、国籍、参加某一个社团体或具有某种政治见解而受威胁的领上边界)。作为国家有权在不给出理由的情况下拒绝个人的避难申请,但一旦接受了避难申请,就有义务在申请人避难初衷仍存在的前提下,继续对他提供保护。在阿桑奇案例中,他申请避难的原因显然依然存在,那就是美国政府针对他的引渡要求。所以,这一事件违反了国际法,该观点并得到联合国和美洲人权法院等国际组织强调。我认为莫雷诺政府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法广:那么我可以认为您并不同意莫雷诺在视频中提出的“经过主权衡量,厄瓜多尔决定取消数次违法国际法和日常规范阿桑奇的避难身份”?
    
    隆:是的,我并不同意他的这一发言。我认为莫雷诺之所以将阿桑奇交给英国政府是出于两种考虑,且均与厄瓜多尔主权无关。恰恰相反,第一,莫雷诺自上台后致力于将厄瓜多尔与美国利益及特朗普政府的站位对准。你可以在当局的多个层面上观察到这一点,其中包括外交政策。莫雷诺政府彻底改变了在西半球的政策,在所有问题上都对特朗普表示支持。在他的领导下,厄瓜多尔成了美国的代理人。据《纽约时报》的最新披露,美方的一项重要要求就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厄瓜多尔提供42亿美元贷款的承诺中,包含厄方交出阿桑奇的要求。要知道,美国在该组织拥有一票否决权。因此,莫雷诺的决定显然不是基于主权,而是有条件的决定。
    
    第二,我认为莫雷诺这样做是他个人对阿桑奇的报复。因为,莫雷诺正在国内面临着严峻的贪腐指控,涉及所谓INA文件门(INA Papers)事件。莫雷诺被指有两个与他有关的海外银行账户。而那些希望与厄瓜多尔当局合作的大企业则为其从中提供贿赂。莫雷诺的兄弟直接对这些账户拥有控制权,并用这些钱去进行海外私人采购等。而维基解密曾发推披露了这一调查。莫雷诺对此非常生气,他登上电视并数次发表讲话,几天后阿桑奇就被交到了英国政府的手中。这与厄瓜多尔的国家政策或安全考虑无关,是莫雷诺对阿桑奇的个人恩怨。
    
    法广:前总统拉菲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将莫雷诺比作是“厄瓜多尔和拉丁美洲史上最大的叛徒”。因此我们是否能认为,除了来自美方的压力外,厄瓜多尔国内政治斗争局势也是致使阿桑奇被送出伦敦大使馆的原因?
    
    隆:我不知道政治斗争是一个很好的描述,反而如果说当局政策大转变可能更为确切。莫雷诺与国内反对派的对峙,显而易见地影响了厄瓜多尔的国内政治对话。目前反对派由科雷亚领导,而由他领导的反对派大多数人甚至都不在国内。由于受到政治迫害,科雷亚政府的前官员们,包括他本人都现已流亡海外。与厄瓜多尔当局和反对派的对峙相比,阿桑奇的事件更受到了我们刚提到的,莫雷诺政府的外交及政治政策大转弯的影响。
    
    法广:科雷亚前总统在厄瓜多尔国内也面临着指控?
    
    隆:对,但对他提出的指控与腐败无关。
    
    法广:您认为对于厄瓜多尔政府或作为一个国家来说,莫雷诺以与英方达成协议的方式交出阿桑奇会带来如何影响?
    
    隆:我认为他的这一决定将载入厄瓜多尔史册,厄瓜多尔民众也会对此感到耻辱。我们一开始就认真对待对阿桑奇提供的庇护,厄方也从未反对将他引渡至瑞典接受询问,或就英国对其提出的逃避保释指控将他送交英方,而阿桑奇本人也曾对此表示认同。但自2012年后,厄瓜多尔一直要求英方或瑞典提出,不会再将阿桑奇引渡至美国的承诺。厄方认为,希望他接受瑞典检方质询,不愿干预瑞典的司法正义, 但我们需要他们承诺,不会因为阿桑奇从事的维基解密新闻工作而将他引渡至美国。
    
    但我们从未从瑞典政府得到这一承诺,英国也同样未就阿桑奇逃避保释案给出相应的承诺。鉴于切尔西·曼宁(Chelsea Manning)被判处35年监禁,仅是在奥巴马当政的最后时间中将他减刑,最终出狱。但此前,曼宁一直被关押在极端环境当中,例如单独监禁等。而很多国际组织认为这是(美方)对她施加酷刑。这正是我们希望避免阿桑奇受到曼宁似的人权迫害。可疑的是,英瑞两国此前没有一方愿意给出这一承诺,现在我们却面对着阿桑奇将很可能被引渡美国的情形。
    
    法广:据您所知,厄瓜多尔反对派对阿桑奇事件的最新进展是否有所反应,是否采取措施?
    
    隆:这个事件刚发生不久,但我们可以看到还是有很多人行动起来。他被捕的当天有很多人前往厄外交部外抗议,当局不得不派遣警察采用暴力驱赶人群。要知道,在我印象中,民众前往外交部前抗议在厄瓜多尔这还是第一次。所以,我们将会看到来自厄瓜多尔国内更多的反对声音,及国际社会的相关要求。要明确的是,阿桑奇以受害者的身份在使馆中滞留,与他作为受害者被送往英国政府面临引渡不是一回事。我们将对国际社会的反应拭目以待。而在英国,工党现已表达了对引渡阿桑奇去美国的反对。
    
    法广:您认为阿桑奇从事这一事业的动机是什么呢?
    
    隆:正如我提到的,虽然我并不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但我认为,他做这些事情的动机从本质上还是很有道德基础的。我觉得驱动他的动力是根据基本道德来干正确的事,不论对立面是全球最具权势的力量与否,还是仍然要揭露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我认为这是令人钦佩的,从这点角度来看他是一个真正的“吹哨人”。他希望向全世界揭露真相。
    
    法广:最后,阿桑奇作为记者也是在行使和构架舆论导向的公权力,您认为新闻行业应在某种程度上接受管理和追责的特性吗?
    
    隆:有关言论自由的政治思想辩论是一个大命题。因该有某些管理措施。与此同时,我个人认为言论自由是社会契约的一部分,因此就如其他自由一样应得到尽可能地促进,到一定程度后具有某些限制。正如社会契约的奠基石所表达的不侵犯他人自由的自由的含义。但我不认为当具体谈到维基解密时,这两个概念存在矛盾。首先,维基解密拥有对发布内容的编辑规章,这些规定有时比我所知道的很多媒体的工作方式都更要严格和严谨。很多媒体在不对发表内容进行检查,或对消息来源进行确认就直接向公众披露信息,但我知道维基解密不是这样做的。
    
    此外,就算你相信应有管理措施存在,我认为对新闻自由的限制绝不应是以对阿桑奇和维基解密的政治迫害形式出现。我还要指出,在这一事件中我们需要做针对涉及方的权利评估,显然阿桑奇的工作针对的不是无力的平民百姓,而是要求公权力的庞然大物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幸的是,他的被捕再次证明这将是一个危险之旅。任何敢于这么做的人也都将面临危险。 (博讯 boxun.com)
6200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胡耀邦之子否认“被赶出胡耀邦故居
  • 运用“996”人生失败“久久六”
  • 他与“老迷妹”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 黑暗中的惊鸟逆行者“郭桑奇”
  •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 震撼发声!向松祚:民企为什么要设立一个党组织?
  •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 电脑是魔鬼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 天下事期望无限美好奈何世道无常
  • 罗列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 许之远说谎者垂死挣扎邪教主洗脑失败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38)
  • 余志坚中共大使:不懂普通话还谈什么人权
  • 纪念堂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
  • 万生“零的突破”仍是空
  • 自由魂丑态百出到末路
  • 金镳驳谋论
  • 寄盧另辟蹊径谈台选玩弄话术藏祸心
  • 李迪别看广告看疗效
  • 余志坚中国钢琴家文革遭迫害为保双手哀求打脚
  • 章小舟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 余志坚“袁府”大院有何秘密?官方调查疑点重重
  • 张成觉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谢选骏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8家豪华饭店被取消五星级资格
  • 两岸三地对斯国旅游警示升级:避免前往
  • 美取消进口伊朗石油豁免 国际油价应声上涨
  • 海军成立70周年 习近平称“中国人民热爱和平”
  • 美国正考虑将芬太尼列为大杀伤力武器
  • 日海上幕僚长率舰访华 旭日旗未被作为问题
  • 韩国瑜松口:不计得失荣辱愿为守护负起责任
  • 亚洲经济从第二季度起转向复苏
  • 中国强拆模式不要泛滥“一带一路”的呼声
  • “不,华为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
  • 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 美仅派上校出席
  • 美加紧制裁不再豁免8国购买伊朗石油
  • 特朗普自信国会不会对他启动弹劾程序
  • 法新社:一法国人在斯里兰卡连环爆炸中身亡
  • 美国决定封杀伊朗石油出口
  • 雷诺-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被以新罪追加起诉
  • 英媒:斯里兰卡复活节“大屠杀”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