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6个月6名中国女性拯救了这国濒危语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观察者网
    
    6名中国女士为瑞士拯救一门濒临灭绝的语言作出了贡献?瑞士《每日导报》1月8日称,瑞士《罗曼什语词典》前13卷电子版于12月初上线,是“瑞士语言史上的里程碑!”
    
    

    
    瑞士联邦是一个典型的多语种国家,罗曼什语是瑞士除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外的第四种官方语言,但只有0.5%的瑞士人会说这种语言,且大多生活在山区。由于使用人数不断减少,罗曼什语被收录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濒临灭绝语言的地图上。 
    
    从16世纪开始,“Dicziunari Rumantsch Grischun”词典就存有纸本。瑞士政府迫切希望能制作《罗曼什语词典》电子版,但由于制作复杂,任务繁重,在瑞士本土难以完成。最后,瑞士方面把这项任务外包给中方,6位中国女性花了6个月时间完成这项壮举。更有意思的是,这几位中国女性对这门语言一窍不通。
    
    

    

    6个月6名中国女性拯救了这国濒危语言


    据瑞士资讯网12月18日发布的一则视频中显示,六名中国女性正在对罗曼什语词典进行电子化,她们飞快地输入单词,超过10万页A4纸大小的词典,仅花了6个月时间;而且为了避免错误,每个单词都必须输入两遍,一旦前后单词对不上,电脑就会自动提示有误。
    
    这家南京转录中心的负责人葛新华(音)称,“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门语言,现在知道它的存在了;过去一直以为瑞士人说得是德语。”
    
    


    

    该项目总监乌尔辛·卢茨在解释这个项目为何必须在中国进行时表示,“数字化必须在中国进行,如果必须在瑞士或欧洲做,我们负担不起。”这个项目的电子化共花费20万瑞士法郎(约合140万人民币)。
    
    6个月6名中国女性拯救了这国濒危语言


    罗曼什的没落
    
    瑞士的格劳宾登州是三语州,罗曼什语仅在该州列为当地官方语言之一;而格劳宾登州的各市政府也可自由指定本市的官方语言,因此罗曼什语主要分布在苏尔塞尔瓦区、上哈尔布施泰因山谷、下恩嘎丁以及瓦尔米施泰尔地区。
    
    1938年,瑞士联邦政府对“瑞士第四种语言——罗曼什语应该作为瑞国语”的提案举行全民公决和各州投票表决,结果以绝大多数人赞成获得通过。从此罗曼什语完全和德、法、意三种语言一样,被列为瑞士国语。瑞士宪法第116条补充为:“瑞士以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为国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为联邦官方语言。
    
    1996年3月10日,瑞士政府发起全民公决,以绝对多数通过罗曼什语上升为罗曼什地区与瑞士政府之间的沟通语言的提案,从此罗曼什语成为瑞士联邦政府与罗曼什人联系的“半官方”语言。
    
    格劳宾登州的官方语言包括德语、罗曼什语和意大利语。历史上,一直到1850年,列托罗曼什语都是该州首要语言。不过从1880年开始,当地人口日益增多,使用德语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到2000年,仅有14.5%的格劳宾登州人将罗曼什当成主要语言,大多数人认可德语(68%),另有10%认可意大利语。
    
    此外,由于传统农业、农用手工业等产业提供的工作岗位不断减少,不少操罗曼什语的人也远走他乡。旅游业逐渐成为当地重要经济产业,长期或暂居此地的外来人口逐渐增多;德语媒体传播广泛,使用人数增多使得成本下降,因此当地人获得的大部分信息是德语的。
    
    当然,方言的分裂性和缺少统一的书写语言(直至1980年),也是造成罗曼什没落的原因。在2010年生效的语言法规定,瑞士联邦应出台一系列措施促进列托罗曼什语和意大利语的发展。
    
    


    瑞士四种语言分布图,橙色为法语,土黄为德语,绿色为意大利语,灰色是罗曼什语/德语 图片来自瑞士资讯网
    
    保住罗曼什是场艰苦的战斗
    
    2013年8月28日,《青年参考》刊发一篇文章称《瑞士第四官语奄奄一息》,开头就引述一句19世纪的口号称,“起来!保护我们古老的罗曼什!”
    
    文章称,在瑞士承认的四种官方语言——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和列脱罗曼什语中,后者地位岌岌可危,想保住它是场艰苦的战斗。在说这种语言的格劳宾登州,其他语言不断涌进来。(注:罗曼什语是列托脱罗曼什语中的一种。)
    
    列脱罗曼什语区不足以让操其他语言的人充分融合进来。在2005年出版的《瑞士语言大观》中,对2000年的人口统计进行了分析。联邦统计局发现对比很鲜明:当越来越多的人在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区开始说起当地语言时(多亏移民(专题)的增加),格劳宾登州里操列脱罗曼什语的人却在变少。
    
    小学教师安德烈亚斯·乌里希生活在上恩嘎丁河谷的萨梅丹,那里18%的居民来自33个国家。乌里希主要负责双语教学,他确信,自2000年以来,列脱罗曼什语的境遇并未发生好转。
    
    乌里希指出,因为德语是工作语言,所以对外来人口来说,德语一般会成为他们融入当地的工具。但是学一种新语言并不容易,所以在建筑工地上,大家往往说意大利语。
    
    “葡萄牙人说意大利语,西班牙人也说。而且有段时间,我们有非常多的来自前南斯拉夫的工人,他们在工地上干活儿也说意大利语。说得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沟通显然无障碍。”他说。
    
    同时,在格劳宾登州发生外来语“反客为主”的现象并不稀奇。列脱罗曼什语源自拉丁文,由罗马人带入,并且强烈冲击了当地古老而鲜为人知的瑞特语。但从一千多年前开始,德语系人对当地的影响越来越大,并在这一千年间,将列脱罗曼什语区缩减得越来越小。
    
    格劳宾登州多高山和深谷,这些地理屏障将村落打散在山间谷地。同许多流传于偏僻地区的语言一样,列托罗曼语也演变为不同的方言,总的来说有5种书写方言。
    
    有山,就意味着有隘口,而隘口意味着过境交通。芭芭拉·里德豪瑟供职于罗曼什语总会,她的工作是推进方言Sutsilvan的使用,特别是在沿途经斯普吕根山口至意大利的这一地区。
    
    在以前讲Sutsilvan语的主要地区,这种语言已近乎绝迹。只有山谷里尚有20%的居民说这种语言。
    
    “要想赚钱,我们必须懂得邻居的语言。或许这也是讲列脱罗曼什的人在变少的原因。”里德豪瑟说,“如今,许多列脱罗曼什语区的人讲德语要比讲列脱罗曼什语好。以前,列脱罗曼什语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语言,但如今我们要使用因特网和其他许多媒介,才能和这个世界的其他地区沟通。如果遇到复杂些的事情,用德语肯定能知道更多。”
    
    “你可以用罗曼什表达所有东西,但如果和意大利语比较一下的话,你就会发现,罗曼什受到德语影响。”
    
    在列脱罗曼什语中,你能发现很多德语词汇,这并不是新鲜事。在语言自然构词的过程中,一种语言变得更丰富的同时,两种语言之间的界限便越来越模糊。而如果一种语言变得贫乏,那是因为人们不能完美掌握母语,无法首先用这种母语描述感觉。这导致该地区形成了一种列脱罗曼什语与德语混用的情况。
    
    乌里希也同意这种观点:总是不断地有德语词挤进口语,甚至还夹杂着英语词。他谈到,书写方言之一的Ladin语正在努力保存“真正的”罗曼什。
    
    有趣的是,在一段时期内,这种被称作Ladin的书写语言,完全比照着南部邻居——意大利语来制定规范,并且里面充斥着意大利文。不过在100年前,当地人有意识地付出很多努力,将大部分意大利文剔除了出去。
    
    而Sursilvan,这种在列脱罗曼什语区最常用的口头方言,与德语的接触越来越多,受德语影响的也已不仅仅是词汇。“有些Sursilvan的语言结构简直刺痛我耳朵,因为它是从德语借过来的。”乌里希说。
    
    为了保持语言的生命力,学校要发挥重要作用。在例如萨梅丹那样的地区,只有小部分人讲列脱罗曼什语,约占16%,学校所起的作用就要因情况而异。
    
    “如果一个班级里许多孩子来自德语家庭,那么肯定和大部分都是列脱罗曼什语家庭的班级不一样。班级总体情况影响着语言的发展,尤其当孩子们互相交流的时候。这是自然而然的,无法干预。新来的孩子会顺应本班级的大趋势。”
    
    对那些讲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以及“越来越多的”葡萄牙语的孩子也是一样。事实上对这些拉丁语系的人来说,学习罗曼什比学德语要容易。
    
    孩子们“跟风”学习,成人则开始有意识地学习方言。有些地区组个班都很不容易。初级班的学生数量很少能超过6个,很多撑不过一年,就因种种原因放弃了学习。其他人就算想继续学,也要等凑够人数才可以。
    
    但里德豪瑟相信,这些人会让罗曼什焕发活力。“如果有人选择学习这种语言,并且向周围人‘炫耀’,那么就会给罗曼什语者一种感觉:啊,我们的语言和文化多么特殊,其他人也很感兴趣。我们有其他人所没有的,‘这确实很好’。”
    
    使用Sursilvan语的人不少,所以没有类似的麻烦,有足够多的人想学习它。有的是在这一语区居住的,有的是选择了罗曼什语者作为伴侣的,还有本身有当地血统的。
    
    英文教授泰莎·穆特尔8年前在一个列脱罗曼什语区的小村庄里买了幢房子,现在她已上了连续4年的Sursilvan暑期班。
    
    穆特尔知道,她永远都不会说得像当地人一样好,但语言班改变了她与邻里的关系。邻居们每天都乐于听到,她今天又学了什么。有时,她学到的东西连邻居们也不知道。而且他们都很尊重她下的功夫。
    
    一名妇女带来了牧师的笔记,以便让穆特尔了解村子里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另一位女性开始跟她说水果与蔬菜的名字,并拿来了多份菜谱,让她慢慢尝试。
    
    “这很好。以前这个村庄对我来说就是个度假地,自从开始学习当地语言,我确实产生了一种感觉——这里变成了我的家。”穆特尔说。
    
    多语种国家的“难”
    
    不过,身在多语种国家的学生们显然语言学习负担也更大。
    
    瑞士资讯网2014年9月4日的一篇报道中曾提到,在瑞士德语区,已有两个州决定:小学不再开设法语课程,这一举动在瑞士法语区引起了轩然大波。图尔高州议会最近作出了一项决定:将法语课程延至中学阶段开设;下瓦尔登州也于本周积极响应;而其他德语区各州则举棋不定。瑞士人民党(SVP/UDC)发起的一项动议宣称,学习两门外语令小学生负担过重,由于不得不集中精力学习语言,他们的德语和理科成绩因而受到影响。下瓦尔登州对这一动议表示支持。
    
    CIIP-瑞士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教育委员会表示,该趋势威胁了瑞士的团结。瑞士西部的许多民众认为该作法是对讲法语的少数人口的一种排斥。
    
    在瑞士,文化教育的主导权掌握在各州手中。2004年,瑞士26个州的教育部长决定,为了维护国家团结,德语区的小学生们从三年级开始学习英语,五年级开始学习法语。
    
    在瑞士的四种官方语言中,有64%(460万)的人口母语为德语(口语多数为瑞士德语,而书面用语及少数口语为瑞士标准德语), 20%(150万)人口的母语为法语(多数为瑞士法语,亦包含部分法兰克-普罗旺斯语方言),6.5%(50万)人口母语为意大利语(多数为瑞士意大利语,亦包含伦巴第语方言),还有少于0.5%(3.5万)的人口母语为罗曼什语。
    
    德语区约占瑞士面积的65%,主要分布在瑞士西北部、东部、中部,大部分瑞士高原和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大部分地区,有17个州将德语作为唯一的官方语言。伯尔尼州、弗里堡州及瓦莱州三个双语州则将德语和法语作为官方语言,在三语州格劳宾登州亦有超过一半的人口说德语,其他人则说罗曼什语或意大利语。
    
    瑞士法语区包括瑞士日内瓦州、沃州、纳沙泰尔州、汝拉州以及上述三个双语州的法语区。瑞士有190万人口(占总人口24.4%)居住在法语区。不过,“瑞士法语区”一词仅用于区分瑞士的法语使用者,政治上并不实际存在。
    
    瑞士意大利语区包括了提契诺州及格劳宾登州南部。在瓦莱州的茨维施贝根也有意大利语使用者。意大利语区面积约占3500km,居民约35万,瑞士全国的意大利语使用者约为47万人。
    
    罗曼什语仅在三语州格劳宾登州被列为该州的官方语言,而该州各市政府也可自由指定本市的官方语言。罗曼什语主要分布在苏尔塞尔瓦区、上哈尔布施泰因山谷、下恩嘎丁以及瓦尔米施泰尔地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5718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车祸后飙骂歧视语言 女教师被抓丢饭碗 (图)
·视频:又是霸座,有的说,“暴力是他唯一能听懂的语言”
·科学家计划制造与外星人交流的“通用语言”
·机器翻译正在消除语言障碍,人类专业翻译会下岗吗? (图)
·失踪12天!精通四国语言中国女博士死亡 (图)
·中国语言逾130种 7语言使用者不足百人
·印度一学校所有学生双手写字 有人双手写不同语言
·双语独特优势 易学第3语言
·移民容易,语言关难过 (图)
·老外在深圳:语言不通 宠物狗下场悲催 (图)
·你知道吗?英语不是美国全国官方语言 (图)
·不只中国人避名讳,看看这些国家的语言禁忌
·患自闭症32岁小伙 通晓56门语言
·天才 他17岁会8国语言进了斯坦福 (图)
·老人带老伴骑摩托游3国 语言不通全靠比划 (图)
·丈夫频施语言暴力 法院发出人身保护令
·56岁大叔川普游历25国 语言不通成签证优势 (图)
·建沟通桥梁 英中语言家协会在伦敦成立 (图)
·外媒:全球常用语言超7000种 中国语言达300种
·你意想不到的学习语言最佳方法 (图)
·北京语言大学新新社遭注销学生:坚决不承认
·北京语言大学「新新青年」社团遭打压被注销 (图)
·中国留学生被控性侵虐狗全因语言障碍? (图)
·陆网络监控跨足海外 可监测53种语言舆论
·香格里拉对话 中称语言差异中国有理说不清 (图)
·停止语言暴力,别做孩子心中的“暴君”
·中国在新疆伊犁、和田等地收缴民族语言教科书
·向国际宣传十九大 上外推九种语言搜索平台 (图)
·19大国际宣传 陆推9种语言搜索平台
·高校教师被纪委通报:有人向女学生发送淫秽性语言 (图)
·达赖喇嘛呼吁学习境内同胞保护好语言文化 (图)
·伊利夏提:用生命捍卫维吾尔族语言 新疆不再有阿凡提的故事
·老茧:语言学家刘伶和他的儿子老侠的故事 (图)
·湖大中国语言文学学院院长刘再华病逝 享年51岁
·周濂:暴力的语言必然导致暴力的思维
·纽约时报:中国国安局招聘通少数民族语言者
·网络时代的语言暴动与教主现象
·焦点对话:中国语言暴力,重创汉语之美?
·官方发布语言生活状况报告:网络语言低俗需治理
·教育部:"逼格"等低俗语言涌现 到了非治不可程度
·林彪元帅的经典语言
·王玉江:人类语言的类型:身体语言和工具语言
·贸易战中的图像语言与逻辑问题 (图)
·高洪明:中国藏族语言与文化保护之我见
·王玉江:人类语言会统一吗?
·谢选骏:中文不是中国全国官方语言
·春秋戈:博讯能否少用王八蛋语言,什么叫“震动北京”?
·随想:语言和共产主义 /吕洞宾
·谢选骏:女人这样解读男人的肢体语言
·中文哪一天崛起为加拿大官方语言?
·刘瑜:控制思想的第一步,从语言开始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方志恒:捍卫我们的语言文字,就是捍卫香港自治
·慕容雪村:中国语言风格的堕落 (图)
·解龙将军:汉奸张筱平伙同鬼子搞出了一个“回族语言”
·曾伯炎:“获得感”——忽悠人的语言花招
·杨继昌:抄袭语言伪术 难护你校我城
·谢选骏:指鹿为马是语言发展的动力
·李卫红委员:网络新词是语言自我发展的途径 (图)
·李平:表扬与批评的语言艺术 (图)
·区家麟:689语言伪术练习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