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博讯2005年6月04日)
    螺杆更多文章请看螺杆专栏

    有位朋友从美国回来,聊起六四的话题,他说了这么一件事:海外华人普遍肯定六四的历史意义,所以每逢六四周年,都有纪念活动的。这年,他所在的教会又举办了座谈会,教友中不乏有六四的学生和见证人,正当大家义愤填膺控诉中共暴行,心情沉重地悼念亡灵时,却有一个不和谐的音符跳出来了,一位自称从北京来,也是“六四见证人” ,平时对上帝极虔诚的,人缘也忒佳,每次聚会都能掏出几块美金做奉献的老大姐,记得是姓赵,争抢着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先是痛陈了一段文革史,说自己也受过四人帮迫害,然后话锋一转,就批评起六四的学生来,大意是说学生有错,政府是被迫开枪,又说六四微不足道,其微不足道的程度,相当于家长教训不听话的子女, 又说中共对学生的屠杀,与中共的改革开放成果比起来,简直是件小小的,芝麻大的事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竖起小姆指来形象这个比喻,话音未落,全埸已是一遍哗然,教友们面面相觑,都奇怪一个信主的人,怎么会讲出这种没人性的话来?

     我问这位朋友:后来呢?后来,就再也没见这位赵大姐到教堂去,听说是到加拿大去了,朋友说。 (博讯 boxun.com)

    象赵大姐这类人物,我想她现在大约已经周游列国,遍布全地球了。看来中共不愧是搞无赖舆论的玩家,这些年来,竟能动员一大批吹鼓手和打手出没于世界各地,为中共歌功颂德,诋毁民运,围攻“境外敌对势力”,企图把一埸血腥的大屠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心可昭。都说北美遍地是中共第五纵队,看来所言非虚。不过我觉得中共的第五纵队,绝对是不能与纳粹德国的第五纵队相比的,人家是个庞大的,有高度组织化专业化素质的间谍网络,而中共这个第五纵队,只能算使馆特务 + 爱国愤青 + 亲共奸商 + 人蛇组成的乌合之众。这支杂牌军虽然跷勇骠悍,但它并非是为国家为民族出征,而专门是与中国境外民主阵营对垒,是专与同胞打内战的。物以类聚臭味相投,嫖客找婊子屎壳螂滚粪球,它们是中共政权为苟延残喘,一路招兵买马拼凑起来的一股阴暗的浊流。就说这因特网,每逢六四祭日之前,必是未雨稠缪,总会有这类赵大姐式的人物,钻进民主论坛,不失时机地大撒漂白粉,搞得到处是停尸房的味道,但嗅过腐尸的人都有体会,那漂白粉或来苏儿的味道再浓烈,也是掩不过尸臭的。

    不错,历史的淡出就如人的情感,仇恨与恩情,思念与怨忿,这些靠记忆来存在的东西,固然是与时间和距离都成正比,时过境迁,一切都会变化。不过“共和国”的五十年,这段并不漫长并不久远的时间,被中共大法师一变化,竟然能时空倒错,硬是抹去了三十多年,而且这段历史谁一提起,谁就是翻老皇历 。成吉思汗康熙乾隆的皇历可以翻,孙中山蒋介石的皇历也可以翻,唯独这三十年老皇历不可以翻,因为在这三十多年中,中共杀害了八千多万人民。对中共来说,这三十年是痛处羞处,是癞疤,是痔疮,是碰不得摸不得的隐私。所以就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上下五千年减去三十年,到文革六四,就戛然而止了,好象中共的历史只是从九十年代才开始,在此之前的一切都是个黑洞。以中共愿望,真是恨不得全世界的六四见证者,全都患了健忘症,把昨天忘个一干二净。其实六四这个话题犹如恶梦,中共自己才是最想忘却的。现在网络上大灌漂白粉贴子的,在时政论坛上大谈风花雪,东扯葫芦西扯瓢的,不正是企图掩盖这个话题吗?

    现在的中共,是任人怎样羞辱,任人怎样遣责,它只是装做没听见没看见,象那驼鸟一样,面对国际社会的是屁股不是脑袋,不过,一遇羞辱遣责,就将脑袋这么一藏,借网络特务的嘴放几个臭屁了事,岂能长治久安?中共不要以为天安门广场的血砖全换了光滑大理石就完事大吉了。六四英烈非村魂野鬼,这笔血债是要偿还的,秦桧后人愧姓秦,万代耻辱累子孙,邓屠虽死恶名代代远扬,李刽虽生骂声时时近耳。这笔债欠得越久利息将会越大,因为历史已清楚地将这桩极为残暴的反人类罪行记录在案了。六四血案和南京大屠杀一样,即使中国人自己不清算,也会有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来清算,如此重大的反人类罪,就凭日本右翼势力一伙人,能抹掉吗?日本人只能改写它自己的历史,却改不得世界历史,中共也一样,只能改写它自家的党史,能改得了中国历史吗?再说,那中共党史又算什么玩意儿呢?不过是中共自己的一块什么都擦,脏兮兮臭哄哄的破抹布而已。而六四不仅是中国人民的,也是世界人民的,六四留在人类历史上的,是中国民主事业的一座高大丰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螺杆:外星人所为的“救星石”? (图)
  • 螺杆: 将你的钱兑成欧元
  • 螺杆:娘和大哥是随便乱认的吗?
  • 螺杆:连宋之流是秦桧吗?
  • 螺杆:依样画葫芦的的招商引资
  • 螺杆:中共第三次操国民党
  • 螺杆:鸡鸣鸭叫各唱各调
  • 螺杆:西大反日学潮之我见
  • 螺杆:请梁燕城先生尊重历史事实
  • 螺杆:开发精神病资源讲政治
  • 不锈钢螺杆:“芝麻开门”的二十三条
  • 不锈钢螺杆:也来简单画条狗
  • 不锈钢螺杆:华国锋与四人帮
  • 螺杆:政治暗杀是恐怖主义吗?
  • 螺杆:中共解决台独的招更狠
  • 螺杆:技术官僚和法西斯美学
  • 不锈钢螺杆:抗美援X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不锈钢螺杆:应该告诫中国人的事情太多啦
  • 不锈钢螺杆:讲几个报应故事
  • 螺杆:党国讹术大观(全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