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博讯2005年7月14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笔者根据“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和科学“认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得出的一个结论,认为『文化是把一种叫做“人”的生物毛坯,训练、加工成合格的“社会人”的方法或手段』(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文化的升级和统一是21世纪的当务之急》)。只是开始形成时,不同的民族或社会,受到物质文明条件(如文字、语言、交通和通讯等)的限制,因不同地理环境(气候、土壤等生态环境条件)的局限,各自只能“因地制宜”地、按照大自然生态环境中必须遵守的“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根据自己的具体条件,形成不同的文化,并通过社会的风俗习惯来传承、延续,期间一部分文化,又根据“优胜劣汰”法则,被其它文化合并或同化而消失。几千年来许多国家或民族分分合合,到了今天,大致形成了西方(欧美)、东方(以中国文化为代表)和伊斯兰文化的“三足鼎立”之势。如果再深入、更接近本质一点,还可以把西方文化看成是强调物质作用的“物质文化”;把伊斯兰文化看成是强调精神作用的“精神文化”;而东方文化是介乎于两者之间的“中庸文化”,其作用关键而微妙,可以起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从这种客观“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来研究、认识今天的国际社会表象,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

     由于某种现在还说不清道不白的原因,古代中国人就开始受到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加工,具备了高超的智慧和能力。虽然历史记载中的所谓“四大发明”和后来在西方沉船中,打捞出来的中国当时产品早已证明,如果把这样的智慧和能力用到发展物质文明方面的话,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小菜一碟”,而中国人却在发展科学技术方面偏偏“适可而止”,没有一鼓作气地“宜将剩勇追穷寇”。其实非但不是“落后”,反而是这种文化的极高明之处--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也。果然,中国在五十年代的“两弹一星”研制中,再次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因为那种文化早就在潜意识中,反映了人类社会要和平的最高终极诉求。 (博讯 boxun.com)

    接下来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有了物质交流和商业活动,流通领域范围也从国内开始扩大到国与国之间,甚至到了洲际。而在没有“知识产权”意识的年代,产品输出的同时,也一定会伴随着技术的输出(比如新中国年代,日本人到中国来“参观”中国的宣纸制造,就“顺便”掌握了制造的诀窍)。由于物质文明是一种可以叠加的矢量,所以西方在中国已经达到的基础上,获得启发,对自己原有的东西加以进一步完善、提高,取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否则岂不是要承认自己是进化不到位了)而无需以此大惊小怪做文章的。而且他们在尝到甜头后,基于条件反射原理,将人的自私、贪婪天性,在没有人性的控制、制约下,一发而不可收拾,膨胀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们压根不知道,由每一个个体都有不同个性的人,和这些各个不同的人所组成的社会的复杂性,是任何自然科学研究的、只有共性没有个性的对象所能相比的。却反而自以为是地,把根据自然科学取得成功所产生的“经验主义”方法,用到认识和解释自己社会,在达尔文“进化论”这种矛盾百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至今都经不起质疑的理论基础上,完全无视人类已经走出“丛林”的老环境坐标系统,理论上就不适用“丛林法则”的事实,反而根据自己那个时代现实利益的需要,在新坐标系统(人造社会)中运行老规则。终于“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地炮制出一套绝对有根本方向性、原则性错误的社会理论。在一味地发展包括高科技杀人武器在内的物质文明而忽视精神文明同步制约的情况下,由量变到质变,物极必反地给人类社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也许这正是宇宙大自然或“造物主”的特意安排,以便给人类创造一个“有比较才有鉴别”的客观条件。不然的话,也许不是中国人在“知足常乐”的教条影响下,到今天还在不思进取地满足于不断翻着改朝换代的“葱油饼”;就是美国人想利用现代化高科技武器,借口“文明冲突”,把伊拉克等伊斯兰国家、最后可能还要包括中国,炸回到“石器时代”,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因此“两败俱伤”地跟着一起“回老家”的可能!

    那么,我们能不能把东西方文化简单地来一个所谓的相互“取长补短”呢?要是中国把西方行之有效的制度一一搬过来(有人正在这样做):而西方也开始学一点中国人和平礼让的“君子之道”,“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地,把各自的优点结合在一起,这国际社会岂不就可以和平共处、相安无事了吗?这可能也是社会相当一部分人士的共识,其良好动机无可非议。可惜这种看似有理的说法,用《新理论》和科学“认识论”判断,只不过是一种毫无可行性的“痴人说梦”而已。因为这种一厢情愿的说法。完全没有考虑天性和人性在社会生活中起的不同作用和互动。

    以自私、贪婪等为代表的天性,是大自然赋予地球上一切生物的共性,使它们能够在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按照丛林法则的运动规律生存、生活、繁衍并维持地球整体的生态平衡。而具有控制、约束(包括自己在内的)天性能力的人性,则是人所唯一拥有的特殊性,是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畜牲的本质区别。人类就是依靠这种特殊性走出丛林,建立了一个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开始了任何其它生物都做不到的物质文明进程。

    在中国文字中,有“上进”和“堕落”这样一组词汇,科学般准确而又形象地表达了天性和人性的互动关系中深刻的哲理。可以认为,相对人性而言,天性这种生物共性的本质,对社会效果而言,绝对是负面或破坏性的,而且不可能被消灭,只要环境适合,其对社会的破坏性,随时会表现出来,所以站在社会的角度,它具有本能(向下)“堕落(回到动物世界)”的趋势。也就是说,自私和贪婪、性欲等天性,只要没有外力介入加以约束,就会自动地扩散膨胀,最后要靠运行“丛林法则”产生相互间的制约,来达到自然界的动态平衡。而人性则是天性真正的“克星”,人类就是就是靠人性的自我约束,得以依靠集体分工合作(而不是竞争)来走出丛林,创建了自己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开始有了享受物质文明的可能。

    但是社会所依靠的人性,是绝对违背客观大自然支持的天性的,甚至可以明确地说,天性在自然界被认为是合理、必要的所有行为表现,恰恰是人类社会要限制、约束的。所以只要不人为地努力“上进”,来克服或起码抵消天性“堕落”的自然趋势,还要不断加强维护、巩固自己的人性,否则,社会就会如“逆水行舟”般地、产生“天性进,人性退”的结果,最后有退回到原始野蛮起点的可能。我们也许可以从所谓“史前文明”的消失中,找到类似的启发。

    这就是今天人类社会发生的、许多令人担忧的现象的本质原因。因为事实上,今天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化,或以那些文化基础上建立的社会理论,还没有一个能够从本质上认识、解释天性和人性,以及它们之间的互动制约关系。即使博大精深如中国文化者,也只能从表象上有一个较正确反映事实(如采用上面的那组词汇)、但也说不清道不白的认识,才会提出如“大公无私”之类,因违背自然天性规律,所以永远做不到的解决之道。在让一部分人上当受骗的同时,更造就了大量口是心非,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让自己文化背上“落后”的黑锅。不仅坏了名誉,更给西方文化产生的“真小人”,有了理直气壮批评或拒绝中国文化的借口。

    现在有一部分人从社会表象上,分别认识到各自社会的问题,更发现对方的文化中,就有着可以解决自己问题的借鉴。比如中国人发现可以引进法制来解决“人治”的弊病;美国人又想仿效中国提倡道德的模式,来解决自己社会因过度自由放纵产生的难题;总之,“相互学习”似乎真是“可行之道”。但是实际并不如此。

    我们要是站在“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来认识一下,就不难发现这些人犯了一个“认识层次不到位”的典型错误。因为他们都是从社会现实产生的表象上来认识社会问题,完全不知道本质上还有一个更深刻的天性和人性之间的互动因果关系,就自以为是地提出各种解决办法。而根据科学“认识论”的判断,由这样认识层次找到的解决方案,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这只要看看今天全世界各社会的现实就知道了,现在还可以对这种判断作进一步的解释。

    其实,今天人类社会出现的所有令人不安的具体问题或趋势,本质上都可以归咎于是在一部分个体社会人身上,局部发生“天性压倒或战胜了他们的人性”的结果。要是这种结果(如贪污腐败、假冒伪劣以及卖淫嫖娼盛行等)扩大蔓延到整个社会,社会就一定会出现不稳定,甚至呈现类似动物世界的行为取向。而不同的国家或社会,会根据自己的文化、价值观来从表象上认识这些问题,并找出对应的解决办法。于是中国人找到从精神上进行“道德说教”,以为只要反复灌输,就会“溶化在血液里,落实在行动上”;而西方则根据在发展自然科学中形成的经验主义,以为只要准备一条叫做“制度”的栏杆,配以“法律”的鞭子威慑,社会人就可以像猪羊那样,沿着栏杆往前“进步”了。只是因为东西方的文化都没有能真正达到必要的认识层次(知其所以然),都不能认识或掌握天性和人性的本质和区别,以及相互之间的互动、制约关系。只知道根据社会的表象来谋对策,最后只能“殊途同归”地,像吃错药的病人那样,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有日渐加重的危险。于是又想起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说,以为可以借鉴对方的方法,来解决自己社会的问题。

    记得香港出过一部名叫“越堕落越快乐”的电影。应该承认这名字从表象上正确反映了今天社会在追求幸福快乐过程中,无意中走上堕落的事实。印证了天性有堕落趋势的结论。所以,当我们仅仅从表象上去看一个社会,不了解产生这个社会的文化,一定也会同时产生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副作用。而那种以为可以只学优点、拒绝缺点的“又要马儿好,还要马儿不吃草”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不仅不可能,而且还要事与愿违,因为我们忽略了天性有堕落趋势的影响,以至于我们想的是学习其他社会的优点,先学到的,却永远是能够让天性产生共鸣、极力要想仿效的东西,最后给社会制造更多麻烦。

    事实就是如此,比如东方要向西方学习,社会却先引进了那里的“黄、赌、毒”。而在西方社会卓有成效的“法制”,到自己社会用起来却成了“豆腐渣”;而美国人更早已经不知不觉地,从中国的大队会计那里学会做假账,从官员那里学会对自己国民和国际社会说“假大空话”,从孙子和毛泽东那里学兵法和游击战术来对付恐怖活动。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学秦始皇,想用武力征服全世界,实行本质上跟老秦毫无区别的专制和独裁。

    这就是本文的题目为什么不用“见贤思齐”“相互学习,共同提高”之类的吹捧之辞,而不客气地称之为“跟屁虫”的原因。

    可以断言,只要不从批判抛弃错误的社会科学理论着手,在这样的基础上另起炉灶,重建能够正确认识和解释人和人类社会的真正科学的社会理论,就不要指望找到什么出路,前面等待着这一轮人类的,除了恶果,还是恶果。走着瞧吧!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50714.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我们的确在自食其果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