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寻找惠真法师/牟传珩
(博讯2005年10月17日)
    
    牟传珩
     (博讯 boxun.com)

    慧真法师早年生活在民国时期国共两党割锯战地区,深受暴力革命与阶级对抗之害;中共建制后,又历遭政治迫害,最终顿入佛门。“6•4”时期,慧真因同情学生运动,被逐出寺院,流离失所,多经磨难,后经人介绍,来青岛湛山寺挂单,继而转至青岛法海寺。1998年,慧真法师写了一封《致中共的公开信》,反对对台湾文攻武胁政策,通过朋友转来,要我对外推荐发表。我鉴于慧真的敏感身份,便与燕鹏、孝柏等朋友找到法海寺,想动愿他先立稳脚跟,暂勿发表。记得当时青岛法海寺正在内部修整,未对外开放,寺内肃穆、沉寂,大殿、宽院加高高的银杏树,给人以佛家净土的神圣之感。
    
    我们找到慧真法师的禅房,只见他慈眉善目,一身僧老风范,令人颇感亲切。当时大家初次相见,我们说明身份,彼此都不陌生。法师即合十施礼,说等我们好久了,有缘总能相见。于是我们彼此交谈起来。
    
    自古有言:道家言无,佛家言空。出家人本应超脱凡俗,但慧真法师不然。他崇尚大慈大悲当入俗普渡的观念,故颇关心时政,反对暴力与对抗。我们的价值观如出一辙。但从技术的角度出发,我仍劝他暂勿公开发表那封足以触怒中共的公开信,导致其无法在青岛立身。但法师表示宁甘再遭迫害,发信之意决绝,其高人风骨令人敬佩。我们只好答应遵嘱。临走时,我将以《新文明圆和宣言》为主干的多篇新文明理论文章交给法师。法师看完了我的《新》文,大为赞赏,立即认认真真地写来一封信,通过当时我在律师界的一位同学好友转交给我。法师高抬说,《新》文是纲领性文献,应以“文章千古事”的“执着与沉毅”,修改的尽善完美,并为此谈了很具体的修改意见,令我十分感动。
    不久,慧真法师又远道来到市区,打听到当时在青岛银河律师楼工作的那位律师朋友,表达要见我之意。那位律师朋友不避女性陪同僧人的行动不便,专程送法师来寒舍与我促膝长谈。后来我们的交往,堪称佛俗间沟通的典范。当时慧真法师以一个出家人的特殊身份,反对“文攻武胁”台湾的公开信,由燕鹏寄发在海外洪哲胜先生主办的《民主论坛》上,发表后立即引发中共高层震怒,果然法师不久便又被逐出青岛。临行前慧真法师来我处道别,我与燕鹏恋恋不舍地为他送行。从此,法师又开始居无定所,浪迹天涯的生活。由此可见,在这个共产国度里,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敢提出不同意见,结局是同样凄惨的。我为此愤然不平,撰写了《一个现代“比丘”的不幸遭遇》一文,发表在《民主论坛》和《大参考》刊物上。
    
    慧真法师被驱逐出青岛后,于2001年春又来过我家一次。正恰那时浙江范子良老先生蒙难,被关进看守所。我特托法师有机会去浙江湖州时,代我慰问一下这位不可多得的赤诚老战士的家属。结果法师果然不避风险,亲自探访了范宅,了了我的心愿。可以说,是新文明理论吸引了法师,也是新文明思想上的共识,架起了我与慧真法师交往的桥梁。也正是这年,我蒙难入狱,从此便与法师失去了联系。2004年我出狱后,一直在寻找他,但至今不知这位很少与世俗交往的不凡僧老的下落。不知惠真法师是碾转出国了,还是遭遇到世所不知的迫害?
    
    惠真法师你在哪里?我至今为你牵肠挂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给青岛市长、书记的公开信
  • 我没有国庆节——狱中《写给共和国》/牟传珩
  • 回忆在台湾蒙难的燕鹏先生/牟传珩
  • 言论自由、言者无罪──简评张林案/孙文广、牟传珩等
  • 批判者之歌/牟传珩
  • 21世纪中国思想治罪经典案——牟传珩政治冤狱再申诉
  • 牟传珩:守志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