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托儿”党处处设党托/林泉
(博讯2005年12月17日)
    作者:林泉
    
     “托儿”是一种骗术,是奸商推销伪劣产品、政客诱导欺骗民意的一种有效的无耻手段,在世风日下的当今中国社会,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托儿”已经无处不在,充满了百姓的日常生活,使老百姓深受其害。 (博讯 boxun.com)

    
     其实使用“托儿”骗人的真正行家里手是中国共产党。别人使用托骗人,都是暗托,不让其他人看出来,这样才能使托达到更充分的效果。托一旦露馅变成明的,骗术也就该收场了。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前,也是使用暗托,而在夺取政权以后,有了暴力做后盾,不愿意受使用暗托的条件限制,开始广泛地使用明托,这就大大地扩展了托的使用范围,明托明骗,接受不接受都得接受,简直就是明火执杖,打家劫舍。
    
     就象说谎一样:别人说谎,得把谎说得跟真的一样才有效果,否则不仅谎言起不到作用,连人的信誉也完蛋了。但是对於共产党来说,谎言能说圆最好,必要时说不园也楞说。例如六四,全世界人都在电视上看到天安门广场暴力镇压死了成百上千人,但是共产党硬可以说一个人也没有死。不仅在中国说,迟浩田甚至敢到美国五角大楼去说。可以预见,迟浩田必将象秦朝奸臣赵高指鹿为马一样,其谎言故事经典千古,经典中国,经典世界。
    
     首先说说粉饰共产党独裁本性的八个花瓶民主党派,其实就是共产党的民意托,民主托。
    
     早在国共两党斗争时,共产党不仅在国民党内发展和派遣间谍,也往每一个民主党内发展和派遣间谍。国民党内的共产党间谍成了共产党潜伏在国民党肚子内的蛔虫,洞悉国民党的一举一动,及时向共产党通报,那国民党能不失败吗!而其他民主党派内的共产党员,纷纷钻营成为各民主党的骨干,这些骨干暗藏共产党身份,影响这些民主党的舆论和政策取向,支持共产党。解放前,这些民主党派是共产党的民意托,解放后是共产党的民主托。
    
     对於那些名望不高的民主党派领袖,或者司机取而代之,或者在条件成熟时把他们发展成共产党员,共同潜伏在该党派内为共产党做“托儿”。而对於那些有名望的民主党派领袖,例如宋庆玲一类,即使他们要求入党,共产党也要劝说他们保持党外身份,因为他们的身份敏感,难以隐瞒,很容易使暗托变成明托,失去或降低“托儿”的作用。不过这些名人周围的骨干已经都成为共产党员,这些名人或有感觉,或已明知,但早已身不由己了。他们拿着共产党的俸禄活命扬名,除了给共产党做托,已经别无选择。
    
     这些秘密都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的父亲是某个民主党派的主席,在七十年代初期去世,去世前我们单位谁都不知道他父亲是共产党员。他虽然知道他父亲是共产党员,但那是党的机密,他不能泄漏,所以被红五类排斥在外,文化大革命中受了不少屈辱。他父亲死了,他反而翻身了,因为共产党宣布了其父亲的共产党员身份,而且是老革命,我的朋友一下子成了单位的香饽饽,为此我的朋友真是感慨万千。
    
     其实人死了,共产党也不愿意宣布他们是共产党员,因为那实在是暴露了共产党手段的阴暗。但是不宣布家属不干:为革命在民主党派中潜伏了一辈子,生前忍辱负重,远离红色利益集团,虽不是黑色反革命,但民主党派也不过是块灰色阵地,随时可以因政治斗争需要被推向黑色。一旦如此,作为个人百口莫辩,只能吃哑巴亏。活着背了一辈子包袱,死了不能再让家属继续背包袱。何况还有许多秘密共产党员潜伏在各个民主党派内继续做托,不能让活着的人寒心,否则或许会因此捅出许多见不得人的漏子来。所以共产党在权衡利弊之后,也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在他们死后宣布他们的共产党员身份。好在枪杆子已经握在手里,明欺明诈,那些民主党派内的共产党同床异梦者,也只能装聋充瞎,卖痴作傻。
    
     老百姓早就看清楚了共产党的这套把戏,不过在共产党的淫威下,从前没有人敢说。这次荣毅仁死了,共产党公布了他的共产党员身份,网民们终於说话了:堂堂国家副主席,原来是共产党欺骗资本家,欺骗私人企业主,欺骗民主党派,欺骗全国人民,欺骗全世界的“托儿”。他这个托儿做得实在美,当别的资本家被斗争得家破人亡的时候,他却因此在政治经济上搂得盆满钵溢。
    
     再说说共青团,工会,妇联,文联,作协,等等等等,哪个不是共产党的托儿?哪个不是替共产党说话的?哪个替老百姓谋利益?它们的功能多半就是发个电影票,戏票,参观卷,组织党的绵羊代表去旅游,疗养,替党施舍小恩小惠,然后就是去开定期的“代表”大会,假充门面。或者参加国际相应组织的活动,假装代表相应团体的利益,实际上推销共产党的货色。就拿工会来说吧,矿工待遇那么低,工作条件那么差,成百甚至数百人一批批地死,工会什么侍候发出过哪怕一丝丝的声音?反过来是处处帮助共产党灭火,实际上完全是做着工人内奸的角色,那不是共产党的托是什么呢?
    
     实际上,这还得是强势人群,共产党才给你安个托,骗骗你,对於弱势人群,连托都不用了,连骗你都嫌麻烦,还得发电影票,开代表会。例如什么农民啊,教师啊,等等。农民问题就别提了,至今还有千千万万乡村民办教师每个月才拿几十元人民币。即使这么低,连活命都难的工资,还有许多教师甚至被成年地拖欠。他们简直就是靠喝西北风活着啊。但凡教师有个自己的利益组织,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存在啊。至於民间自发组织的团体,能阻挡则阻挡之,阻挡不了的,或者通过收买,或者通过打入,把它变成党的托。阻挡不了,也收买不了,又打入不进去的,就想法打击,破坏,直到整垮为止。
    
     再说说司法系统吧,同样是共产党的样子货。法官判案听党委的,明摆著就是党的托。至於律师嘛,不太好办,但是不做托,就别想好过,共产党宁肯和你拼个鱼死网破,例如高智晟案件,共产党连脸都不要了。政协也是个托,但是中国共产党最大的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人都说人大就是个橡皮图章,那不就是个托吗!人大假充人民的最高权力机关,却代表共产党上层一小撮人的利益坑害全国人民,是中国最大的托,民意托。
    
     如何施展托的欺骗技巧,对共产党来说,已经成了一种文化。没有托的存在,共产党一天也存在不了。不仅中国共产党如此,所有各国建政的共产党都如此,但是中国共产党尤其登峰造极,已经成精化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