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为弱势百姓打抱不平的刘宾雁/魏京生
(博讯2006年1月30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不久前,著名作家和记者刘宾雁先生去世了。国内外许许多多的朋友,以各种方式纪念他。因为他是一位超越了信仰和政治立场而受到广泛尊敬的老前辈。刘宾雁先生以他耿直的性格,替弱势百姓打抱不平的立场,讲真话而不畏权贵的勇气,赢得了人们的爱戴与尊敬。用中国的传统标准来衡量,这是一位真人,真实性情中人。用西方的现代标准来衡量,这是一位正真的知识分子,具有独立思考精神而不为金钱权势所左右。我认识的刘宾雁,就是这么一个符合东西方传统和现代标准的楷模 -- 做人的楷模,我所尊敬的前辈。

     我认识刘宾雁先生很晚,知道刘宾雁的大名却很早。几十年前我还是年轻学生的时候,一批被打成右派分子的忠诚的共产党人的遭遇,引起了我最初的不解与疑惑。刘宾雁先生的大名,就列在这批著名的右派分子之中。当我从青年步入中年之时,在监狱中唯一准许阅读的报刊上,被批判为精神污染分子的名单中又发现了刘宾雁的大名。当时心中暗笑,看来这种第二种忠诚的老共产党人,是个天生的反对派了。又过了几年,精神污染终于引起了颜色的改变。89年民主运动中,刘宾雁那兴冲冲返国充当急先锋的身影,再次引起了我的主意。我开始想研究一下,这第二种忠诚的反对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想从人的角度而不是什么文学家名记者的角度去了解刘宾雁这个人。遗憾的是,我太忙了,没有太多的机会,至今也不过是作为旁观者远远地了解一点而已。 (博讯 boxun.com)

    认识刘先生很晚,是在97年欢迎我到美国的宴会上。人很多,你一言我一语的,没机会深谈。几个月之后我拜访刘先生的时候,才有机会坐下来深谈。记得那次刘先生请我去他家,还特意从餐馆订了一个我最喜欢吃的菜---红烧肘子。酒足饭饱后喝着茶,在这惬意而又放松的气氛中,刘先生露出了他的本色。他上来就批评我用人不当--没有充分利用我刚出来的热乎劲儿为民运做更多的工作。当然,像老共产党的作风一样,先表扬几句,趁你得意之时才开始暴风骤雨般的批评。我赶紧解释说,我蹲监狱十几年,乍一到美国谁也不认识,只认识刘青一个人。我只能是有什么就用什么,没法儿挑挑捡捡。刘先生表示理解之余,仍不停地抱怨我没能充分利用机会。他对受苦受难的百姓们的赤诚之心,着实让我感动了不少日子。挨了批评还很感动,在我这种顽固性格的人来说,真不多见。

    过了不知一年还是两年。有一次我在龙应台家做客,她非得拉我去参加海德堡大学的一场演讲,说是让我去给刘宾雁和郑义助阵。盛情难却我就去了。结果刘宾雁和学生们吵起来了。不但和亲共的学生学者吵,而且跟反共的学生学者吵。因为刘宾雁认为共产主义的理想是好的,只是中共这上上下下一群歪嘴和尚把经给念坏了。其顽固的态度使几位共同讲演者大为光火,说是得开个小会修理修理这糊涂老头儿,都什么时候还替共产党说好话。我倒是认清了刘先生真诚的一面。这不是伪装出来表忠心的假真诚。而是实实在在地忠诚于自己的信仰。我父母和他们那一代的老共产党,有许多人就是这种人。所以我理解老刘的心情。共产党坏事做尽是该骂,但不能亵渎了那美好的理想。那也是人类共同的美好理想呀!老头儿们糊涂就糊涂在,不理解马列主义是把最漂亮的空想和最丑恶的手段结合起来,只能给人类带来灾难。现在没有什么理想了,只剩下最丑恶的手段,所以比毛泽东时代还坏。老头儿们太天真,不懂这些,所以他们的忠诚,只能是不合时宜的第二种忠诚。但是即使是错了,也错得可爱,错得真诚,错得仍然让人尊敬。比起那些很时宜地骗共产党饭吃的伪君子,刘先生这样的真君子的人格,要高出一大截子。这就是为什么我和老刘见面就抬杠,但却喜欢他的原因。和那些伪君子,我很难成为朋友。

    我希望年轻人要以刘宾雁为做人的楷模。不要以很合时宜而且到处吃得开的伪君子为榜样。这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精粹。靠这种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我们过去发达过几千年,别丢了这个传统。

    (写于2005年12月24日)

    魏京生基金会及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以推动中国的人权与民主为己任。我们欢迎任何形式的帮助与贡献。我们愿与世界上为人权与民主而奋斗的人们一起努力。

    我们希望您能够帮助我们散发我们的资料。但请标明出处与我们的网址:www.weijingsheng.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图)
  • 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下)
  • 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上)
  • 胡平: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
  • 刘宾雁笔建无数功勋, 从未笔造悲剧/陈世忠
  • 安得尽除人间妖?评刘宾雁的特写《人妖之间》/李贵仁
  • 安得尽除人间妖?——评刘宾雁的特写《人妖之间》
  • 关于建立刘宾雁纪念馆的倡议书
  • 中共必须反思刘宾雁现象/吴郁
  • 王希哲与吴倩的电话:吴倩否认撰写评论刘宾雁的文章
  • 亚洲周刊: “民运的良心”刘宾雁/吴倩
  • 黄河清在刘宾雁追思会上的发言
  • 曹思源悼刘宾雁诗一首
  • 刘逸明: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 纪念刘宾雁:不枉此生留英名/秦晋
  • 李贵仁等: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 悼刘宾雁先生/南峰
  • 胡绩伟:和谐社会,岂容游子有家不得归─沉痛悼念刘宾雁老友
  • 给刘宾雁先生献上一朵小白花
  • 陈光诚致信朱洪老师纪念刘宾雁
  • 北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刘宾雁逝世的消息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